美以軍演:“薩德”加盟“大衛盾牌”
2019年03月05日11:36

原標題:美以軍演:“薩德”加盟“大衛盾牌”

“這種合作很有必要,但不必與地區形勢聯繫起來。”以色列國防軍新聞官孔里庫斯4日宣佈,以色列與美國正舉行聯合反導演習,包括從本土抽調的美國陸軍防炮旅的“薩德”反導單位,而且“薩德”將在以色列南部部署,增強以色列防空反導能力。不過他特意強調,美以反導演習屬於例行演習,與中東形勢無關。但外界認為,“多餘的解釋”引來更多的思考。

圖說:當地時間2018年3月15日,美國海軍的黃蜂級兩棲突擊艦“硫磺島號”(LHD 7)停靠以色列北部的海法港。視覺中國

一手托著“兩個熱點”

裝備F-35隱形機的以色列國防軍擁有中東最強悍的製空能力,但隨著彈道導彈和遠程火箭彈在周邊擴散,尤其2011年後伊朗革命衛隊與黎巴嫩真主黨在敘利亞的實質軍事部署,加上加沙哈馬斯的“冰雹”火箭彈射程越來越遠,以色列全力強化國家導彈防禦,並尋求美國幫助。此次演習由以色列空軍防空司令部與美國陸軍導彈防禦部隊共同主持,“薩德”單位的骨幹都從美國本土布利斯堡的第11防炮旅抽調。該旅恰恰也保障著駐韓國星州的“薩德”連,可謂一手托著東亞和西亞“兩個熱點”。

俄羅斯《軍火庫》雜誌主編穆拉霍夫斯基分析,美以2001年起就通過代號“杜鬆眼鏡蛇”的聯合反導演習錘煉情報共享與交互指揮關係,對中東地區彈道導彈和巡航導彈“意外發射和威脅打擊”作出反應。此次演習也不例外,但融入攔截中程導彈效果更好的“薩德”後,將更有效地完善以色列一體化防空反導網,讓“大衛盾牌”更有效地應對伊朗“逼近的威脅”。伊朗自2017年以來實施多輪導彈測試,射程超過2000公里,而且具備無依託條件下的應急發射能力,加深了以色列的不安全感。

據觀察,美以演習出動了“薩德”、“愛國者PAC-2/3”、“箭-2/3”、“大衛投石索”等武器,並結合美國天基紅外衛星、以色列“綠鬆石”雷達等先進傳感器,尋求情報交換和數據傳遞等作戰協同方法的最佳途徑,“在最短時間里協調好戰區防空作戰問題”。

圖說:2018年3月12日,美國和以色列舉行“杜鬆眼鏡蛇2018”聯合軍演。視覺中國

美軍事存在“常態化”

儘管以軍聲稱演習同中東形勢無關,但這種宣示顯得有些蒼白。和之前曆屆“杜鬆眼鏡蛇”演習相似,美以反導演習都有具體“敵國想定”,且此次演習臨近4月以色列大選,巴以和談陷入危機,敘以衝突不斷,伊朗與以色列相互發出“毀滅警告”,因此演習的風向標意味不可忽視。

穆拉霍夫斯基指出,美以都把伊朗視作共同威脅,因此兩國升級參演武器,甚至出現美軍在以色列境內部署的跡象,會讓中東緊張局勢進一步加劇。2017年9月起,美軍歐洲司令部就在以色列南部名城比爾謝巴附近運營一個基地,與以色列防空司令部合署辦公。以色列空軍防空部隊司令海莫維奇準將稱,“這是以色列曆史上首次建立飄揚星條旗的永久性軍事基地”,美軍在以領土上的存在傳達一個信息,“我們與美國的夥伴關係是重要的”。該基地在過去一年多里沒有美國作戰部隊駐紮,但隨著“薩德”連的駐紮,這種情況將會改變。

事實上,今年以來以色列突襲敘利亞境內伊朗軍事目標的頻率顯著增加,還多次揚言要打擊伊朗本土。美國全面製裁伊朗措施已在去年11月全面“落地”,進一步刺激關繫緊張的以色列與伊朗發生衝突的可能。鑒於去年10月伊朗曾向盤踞敘利亞的極端組織發射8枚射程超過750公里的彈道導彈,同時也門胡塞武裝使用疑似帶有伊朗技術的“火山-H2”導彈襲擊過1300公裡外的沙特首都利雅得,因此以色列急切希望與美國實現更高層次的軍事捆綁,給自己增添“保護傘”,為打擊伊朗或其他反以組織騰出更多精力。

新民晚報記者 吳健

我要爆料聯繫電話:021-22899999新民網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