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崩塌 百度危矣?
2019年03月04日17:51

  就在剛剛過去的2月份,李彥宏欣喜地宣佈,2018年百度營收突破千億元(1023億元)大關。

  根據百度披露的最新財報數據,其2018 年全年的營收包括核心業務和其他,其中核心業務(Baidu Core,即搜索服務與交易服務的組合,更直觀點就是競價廣告+信息流廣告的組合)收入783億元,較2017年增長22%,占百度總收入的 76.5%,可以說,廣告業務仍然是百度收入的主要來源。

  的確,在 PC 時代,百度憑藉搜索引擎與騰訊、阿里三分天下,並且一度成為中國市值最高的互聯網公司。然而隨著移動端流量的爆發,對移動端流量入口的忽視導致百度廣告收入增長放緩,百度的市值逐漸與阿里、騰訊拉開差距。另外,由於對雲計算等新興技術的誤判(目前似乎可以這麼說),百度又錯過了一次可以與AT匹敵的機會,“百度掉隊BAT”的聲音也越來越多。

  當然,在這裏我們不能忽略百度近些年在AI上的發展。目前來說,百度在語音識別控製、自動駕駛、智能音響領域的技術積累,是 BAT 三者中最有優勢的。但是,不管是自動駕駛還是智能音響的市場爆發,其實都需要挺漫長的時間等待。所以在此之前,百度的發展其實還是依賴於其廣告業務的收入。但是,廣告收入能否撐起百度愈來愈下滑的市場表現還是需要打一個大大的問號。

  為什麼這麼說呢?其實,這還要從一篇國外對Google發展的分析文章說起。

  我們都知道,百度始於牆外,成於牆內,盛於Google被牆。百度的發展很大程度上都有Google的影子。

  最明顯的就是在產品佈局方面,百度可以說是緊隨其後:Google出了“地圖服務”後,Baidu也推出“百度地圖”,Google推出“桌面搜索”,Baidu就出“百度硬盤搜索”,Google出“工具欄”,Baidu也出“搜霸工具欄”,Google推出“新聞快訊訂閱”,百度也出“郵件新聞訂閱”,Google推出“Google Answers”,百度也出“百度知道”,Google推出“AdSense”,百度就出“百度主題推廣”。

  可能,李彥宏也不會想到,1996年那個夏天,自己在雪梨大學講座結束時,曾向自己請教問題的兩個美國斯坦福大學的學生,會成為自己創業路上的模仿對象(儘管對此李彥宏一直持否認態度)。如果知道的話,他還會不會把自己最核心的研究心得向他們兩人做介紹?

  當然,這個世界沒有所謂的“如果”。誠如在搜索引擎方面的技術和理念吊打拉里.佩奇和謝爾蓋.布林的李彥宏,其所創立的國內搜索引擎巨頭—百度的發展卻被Google遠遠的甩在了後面(目前Google市值7932.01億美元,百度市值566.26億)。

  但是,強如Google也在近些年遭遇了不少水逆事件,導致市場對其前景持懷疑態度。而作為Google“影子”的百度,又是否能夠逃過Google這些“劫”呢?尚未可知吧。

  筆者之所以在以下對Google的分析之前提到百度,並不是說完全的將這些內容照搬到百度身上,只是感覺對於其而言或許有借鑒意義。

  以下便是對“Google帝國可能的崩塌方式”的完整分析,enjoy!

  Google幾乎所有的收入都來自廣告。它曾是一個蓬勃發展的行業,但後來卻不是了。以下是科技行業有史以來最壯觀的崩盤之前的情況。

  Google的基石正在崩潰

  搜索是Google唯一明確取得的勝利,也是它的主要收入來源。因此,當亞馬遜迅速超越Google成為頭號產品搜索目的地時,Google的根基開始動搖。正如許多人當時指出的那樣,在線廣告業在2010年代中期經曆了從搜索到發現的重大轉變。

  雖然Google保住了自己在垂死的搜索廣告市場的壟斷地位,但Google在在線廣告領域的最大競爭對手Facebook卻站在了這一趨勢的正確一邊,以其in-feed原生顯示廣告主導了在線廣告。

  2015年末,Google在移動領域的主要競爭對手Apple在手機和平板電腦上增加了一項功能,允許用戶屏蔽廣告。

  據估計,運行iOS系統的設備為Google帶來了移動搜索廣告收入的75%,因此,通過這一舉措,Apple同時果斷地參與了2010年代的大廣告攔截辯論,並對在線廣告的未來造成了重大打擊。

  越來越多的用戶屏蔽手機廣告,且沒有任何放緩的跡象

  一年後,隨著互聯網移動化,廣告攔截也隨之移動化。從2015年到2016年,在移動設備上屏蔽廣告的人數增長了102%;截至2016年底,全球約有16%的智能手機用戶在使用移動設備瀏覽互聯網時屏蔽了廣告。在美國,台式電腦和筆記本電腦用戶的這一比例高達25%,而美國占Google總收入的47%。

  最有可能屏蔽廣告的人群也是最有價值的人群:千禧一代和高收入者。

  年輕用戶是技術未來的一個很好的指示器,他們是廣告攔截軟件的重度用戶

  互聯網用戶曾經表示過,他們討厭廣告。

  2017年初,Google宣佈計劃在其廣受歡迎的GoogleChrome瀏覽器中嵌入一個廣告攔截器。Google的廣告攔截器只會屏蔽那些被廣告聯盟認為無法接受的廣告,從而有效地允許該公司利用其占主導地位的網絡瀏覽器來加強其已經占主導地位的廣告業務。

  即使在做出這一令人絕望且法律上有問題的舉動之後,Google很快就會明白,儘管廣告質量有所改善,但廣告攔截數量將繼續上升。Google讓更多的人體驗到了沒有廣告的互聯網體驗。

  該公司發現,人們不喜歡的不僅僅是惱人的廣告,而是所有的廣告。

廣告業試圖弄明白為什麼人們如此討厭廣告
廣告業試圖弄明白為什麼人們如此討厭廣告

  Google服務廣告的一個關鍵平台是YouTube,該公司於2006年收購了YouTube,並迅速成為其最大的實體之一。但是,即使世界上有六分之一的人每月都訪問這個視頻分享巨頭,YouTube也從未盈利。為了對抗廣告攔截器的影響,YouTube在2015年末推出了一種無廣告訂閱模式,但訂閱數量並不令人印象深刻。

  2017年初,隨之廣告客戶在廣告投放爭議中開始撤出,巨大的收入來源開始離開該網站,YouTube本已無法克服的問題成倍增加。

  甚至那些沒有屏蔽廣告的人也開始訓練自己完全忽略它們。研究人員將這種現象稱為“旗幟盲點”(又稱廣告的盲目性,指網站訪問者自覺或不自覺地忽略橫幅樣的信息)。橫幅廣告平均只有0.06%的瀏覽者點擊,其中大約50%是偶然的。

  研究顯示,54%的用戶表示,他們不點擊橫幅廣告的原因是缺乏信任,33%的用戶覺得完全無法忍受。這些數字為在線廣告的可持續性描繪了一幅相當嚴峻的畫面,尤其是對Google在業內的地位而言。

  Google強大的引擎開始熄火。

  Google錯過了一個轉向的機會

  如果說失去大部分觀眾和惹惱其他觀眾還不夠糟糕的話,Google也未能領先於科技歷史上最大的變革之一。雖然他們認識到人工智能的重要性,但他們的方法沒有切中要害。自從Google的搜索支柱變得不穩定以來,該公司在很大程度上依賴於其人工智能戰略。

  “我們將從移動優先發展到人工智能優先。”

  Google的首席執行官桑達爾•皮查伊(Sundar Pichai)曾在2016年做出過著名預測:“‘設備’的概念將逐漸消失,這將是下一步的重大進展。隨著時間的推移,計算機本身——無論它的形式如何——將成為一個智能助手,幫助你度過每一天。我們將從移動優先轉向人工智能優先。”

  Google能夠認識到即將到來的趨勢,但卻未能走在它的前面,這讓許多觀察人士想起了它在蓬勃發展的社交媒體和即時通訊行業的災難性失敗。

桑達爾·皮查伊(Sundar Pichai)想知道如何從虛擬助手身上賺錢
桑達爾·皮查伊(Sundar Pichai)想知道如何從虛擬助手身上賺錢

  Google vs. Amazon

  與此同時,亞馬遜在2014年發佈了一款名為Amazon Echo的產品,這是一款小型音箱,可以放在家裡回答問題、執行任務,還可以在網上為你買東西。Echo 大獲成功。兩年後,Google發佈了山寨產品Google Home,但已經來不及了,而且他們也沒有明確的收入戰略。

  另一方面,Echo 內置的助手Alexa很快就被整合進了幾個產品和服務中,其盈利模式清晰、可行,最重要的是對未來友好。Echo使得通過亞馬遜訂購產品變得很容易,每次有人用它來購買東西,亞馬遜就會賺錢。

  Google通過將虛擬助手構建到Android系統中,擴大了虛擬助手的使用範圍,但這樣做仍然無法解釋這項技術如何產生足夠的收入,以維持Google不斷擴大的一系列昂貴創新。

  Google的廣告依賴於屏幕,但語音互動完全顛覆了屏幕。Google曾短暫地嚐試在Google Home上播放音頻廣告,但消費者遠未接受。投資者從2017年開始表達他們的擔憂,但桑達爾•皮查伊(Sundar Pichai)告訴他們不要擔心,這讓他們認為Google將使用他們古老的策略,分析用戶的語音搜索,這樣用戶就可以在帶有屏幕的設備上看到更合適的廣告。

Alexa慶祝戰勝Google
Alexa慶祝戰勝Google

  2017年初的頭條新聞宣稱,“Alexa剛剛征服了CES。下一個是世界。”隨後,亞馬遜將他們的技術提供給了第三方製造商,使兩家公司之間的距離進一步拉大。亞馬遜曾經打敗過Google一次,在2016年佔據了雲計算市場54%的份額(Google只有3%),而他們才剛剛起步。

  到2017年初,亞馬遜已經開始包圍整個零售行業。

  廣告不會永遠持續

  在其鼎盛時期,Google擁有數量驚人的龐大而忠實的用戶群,但廣告收入是將一切聯繫在一起的粘合劑。隨著這一數字的減少,Google的核心業務開始在龐大帝國的重壓下萎縮。

  自1998年Google以顛覆性的方式進入以來,它一直是科技行業的驅動力。但在一個人們鄙視廣告的世界里,Google的商業模式並不利於創新,他們錯過了幾個轉向的機會,最終導致他們眾多宏偉而雄心勃勃的項目難以為繼。創新是要花錢的,但Google的主要收入來源已經開始枯竭。

  短短幾年時間里,Google就從一個有趣、普通的動詞變成了一個提醒人們巨人可以多快墜落的符號。

  悲哉 遲哉

  撰文:張蘇月

  來源: 人稱T客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