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科男成了“水果獵人” 自掏數十萬滿世界找奇特水果
2019年03月04日13:20

原標題:工科男成了“水果獵人” 自掏數十萬滿世界找奇特水果

自掏數十萬滿世界找奇特水果 光榴蓮他就品嚐過一百多種

  “水果獵人”,顧名思義就是到處尋找千奇百態水果的人。河南小夥楊曉洋原本是一名精密製造行業的工程師,但他另一個身份卻是“水果獵人”,每年自費幾十萬元去東南亞一些熱帶雨林或全球著名的水果市場尋找不尋常的水果,有人說他是中國吃過水果種類最多的人,光榴蓮他就吃過100多種。近日,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與楊曉洋取得了聯繫。楊曉洋說,他之所以與水果結緣,一方面是為了豐富人們的果盤,另一方面以水果為媒介,通過水果科普讓更多的人認識水果,瞭解植物,意識到它們的可愛和寶貴,從而達到人人都有心去保護植物的目的。

工科男成了“水果獵人”

到新加坡學機械,一出機場就被熱帶植物迷住了

2008年,楊曉洋高考後被國內一所211高校基地班錄取,但可能是命運使然,拿到了全額獎學金的他有機會出國讀書。為探知世界,他就去了新加坡,學的是精密儀器製造。從小就對山野植物感興趣的他,一出新加坡的機場就被美麗的熱帶植物迷住了。從小生長在中國北方農村的他,抓住在新加坡求學的機會,一有時間就帶著相機去植物園或野外瞭解當地的植物,仔細觀察,並為每一個細節拍照。

楊曉洋說,自己孩童時曾將自家院子的每個角落都栽滿了野花野草,父母都為之感歎,這孩子怎麼對植物這麼癡迷!2013年,楊曉洋正在從事精密儀器零部件製造,新加坡卻遭遇了一場大霧霾,空氣汙染指數飆升至400。後來才知道霧霾來自印尼的“燒芭運動”,當地一些企業為開墾土地,焚燒野生植物,等灰燼的肥力發揮殆盡,換個地方接著燒。

“這種做法太令人心疼了,印尼植物種類總量粗略統計在3萬-4萬種,很多還是未被科學界研究發現的物種,有的植物曆經千萬年,沒有被殘酷的競爭淘汰,卻可能因為人類短短幾十年的干涉而滅絕。”楊曉洋做了一個“瘋狂”的決定,辭職“搶救”植物。他首先將見到過的植物擬定中文名稱,按照科屬分門別類整理照片。

至今,他已給1800多種東南亞植物擬定了形象易讀的中文名,建起了自己的“東南亞植物數據庫”,在東南亞華人範圍內推廣中文名字,幫助解決了部分華人在東南亞不知當地植物中文名的尷尬。因為熟知東南亞植物,他曾為中國科學院華南植物園做引種保育,幫助中國自然標本館豐富植物類群名稱,還跟不少高校的植物學教授合作寫科學論文。

“我覺得工程師可能不缺我這一個,最初看到華人在東南亞植物研究領域的空白,接觸了這個植物圈子後更加深入瞭解植物,才發現人和植物之間的溝通還存在很多‘冰牆’,破冰最好的方式就是在兩者之間建立和諧而美好的關係,水果就是很重要的媒介,人類需要植物,植物也需要有人為它們發聲。”楊曉洋結合自己的愛好,且從小就有願望吃水果要吃到飽的他,終於在植物和大眾之間尋找到了媒介——那些不尋常的水果。

在蘇門答臘找水果,差點遇到老虎

水果資源不是按國家來分的,是按地理環境來分的。水果獵人通常有一個獵尋清單,按照月份去尋找,但有時也會因遲了一步沒採摘到,辛苦一趟白跑。在東南亞也有水果季,一個是6月到8月份,另一個是12月到次年2月份。這兩個季節,會跑得比較勤一點。他去過婆羅洲基納巴唐岸河,他看到水椰林隨水流漂移,像行走的山脈;也爬過印尼蘇門答臘島的火山口,在火山周圍尋覓野果的蹤跡。

最近,他去南方的福建,偶然找到了幾種野生水果:飛龍掌血、杜莖山、平葉酸藤子、闊葉獼猴桃。“平葉酸藤子很神奇,甜味經過測試,達到了13點多,在甜度上和橙子有一拚了,重要的是它的酸味。”楊曉洋說,他試吃了一下,認為用來做果醬肯定很不錯,有一定的開發價值。

楊曉洋按照水果的果期排日程,深入國內和東南亞各國的集市,比如,去過泰國知名的丹嫩沙朵水果市場,還去過美攻鐵道市場,通過水果瞭解當地的文化。在馬來西亞、印尼,有很高的樹,還要專門考個“爬樹證”,有專業人士教怎麼爬樹,借助什麼樣的工具。

楊曉洋去過爪哇島採摘過“香波果”,他說,這種水果很神奇,吃了後打嗝出汗,甚至放屁都有紫羅蘭的香味。

他在婆羅洲獵尋過大杯橄欖,跟國內吃的橄欖是親兄弟,不同的是頭上有個杯狀的大帽子,再加上當地名字為“dabai”,因此得名。

他獵尋過一種叫咬人狗(海南火麻樹)的水果,藍色的果托可食用,其它部位密集了大量的小“注射器”,不小心碰到會像是被咬一樣又麻又癢;品嚐過“指橙”,也叫手指檸檬,魚子醬般的口感,清爽別緻;還有“翅果竹芋”,甜度據說是蔗糖的3000倍;還有小果榴蓮,世界上最小的榴蓮,只有拇指那麼大。

在尋找水果過程中,楊曉洋還見過了許多難得一見的特有物種,《鬼吹燈》里有一種植物叫屍香魔芋,它真實存在於東南亞蘇門答臘島的熱帶雨林裡面。最高的可達3.73米;還有大王花,一朵花的直徑可達1.5到1.6米。

獨自在幽深的熱帶雨林有時也會遇到危險,有一次他去印尼的蘇門答臘找水果,結果嚮導不靠譜,嫌棄他一直拍植物,走得太慢,就自己往前面先走了,說在前面等他,楊曉洋就一邊拍,一邊爬山,爬了半個小時一直沒見嚮導的蹤跡,喊了很多聲也沒有人回應,結果還沒拍一會兒就發現了老虎的腳印,瞬間毛骨悚然。原來當地人說的山上有老虎傷人的事情是真的,他趕緊撒腿就往回跑。楊曉洋說,曾也遇到過熊、灣鱷、眼鏡王蛇、網紋蟒等野生動物。不僅如此,有一次他試吃一種叫瓜馥木的水果,引起過敏,話都說不出來了。因此,他一般試吃水果時,每次只吃一點點,再吃第二口會間隔比較長的時間,這樣中毒的可能性就微乎其微。

出了專著,九百多張照片全是原創

他品嚐過100多種榴蓮,有獨到見解

楊曉洋說,全世界榴蓮已知的品種有600多種,他吃過100多種,而在國內能吃過七八種榴蓮的人就很少了,他在淘寶上也賣過榴蓮,後來因經常要去獵尋水果,店舖也關了。

東南亞榴蓮中非常出名又非常有標誌性的品種是“貓山王”。馬來西亞正宗的貓山王榴蓮果肉綿軟,香氣濃鬱,層次感非常強。在國內吃到的金枕榴蓮味道與之相比差得很遠。貓山王榴蓮品質穩定,即便它的果子很小,果肉依然很棒。由於受追捧,其價格也是其它榴蓮的好幾倍。他曾到馬來西亞檳城,在收榴蓮的那裡坐著看,一個榴蓮園園主帶了一大筐榴蓮過來,賣了後賺了幾百塊錢;另外一個榴蓮園園主直接拎兩個貓山王過來,也換了好幾百塊錢。頭一位園主就非常鬱悶:“我種了那麼多榴蓮樹有什麼用?不如全砍掉種貓山王。”

在楊曉洋看來,如果滿分為100分,貓山王榴蓮只能打分70分以上。他吃過很多更好吃的榴蓮,比如在檳城吃到的老樹紅蝦榴蓮,只有巴掌那麼大,當時看管榴蓮山的朋友送給他一個。“我還納悶,我是專業的榴蓮獵人,怎麼就給這麼小的一個?但朋友說,你吃了就知道了。”楊曉洋說,他吃了那麼一小塊,讓他記了三年,它的味道無與倫比。他還吃過一種榴蓮,味道和芬芳一直強烈地“轟炸”著味蕾,層次感非常強,到達頂峰後慢慢地它會持續一段時間再降下來,在降的過程中感受到麻味、花蜜香味、果香味,甚至酒香味。

之所以舉這個例子,他說,因為國內榴蓮品種少,基本上都是從泰國運過來的。早期泰國榴蓮進到中國,主要是金枕品種,國內人一吃金枕覺得好吃肉多,於是大家都吃金枕。“其實好吃的榴蓮並不在於肉多果大,可人們認為花那麼多錢,買了肉少的豈不虧了,所以不在乎味道,全都買肉多的。金枕越多,市場上銷得越快,泰國那邊就大量種金枕;泰國種的金枕越多,我們這邊選擇性就越少。”楊曉洋說:“這就屬於缺少和植物之間的溝通,缺乏瞭解,以至於被隔離了,以為果子大就一定好吃。”

開微博和粉絲互動,引領大家親近大自然

紫牛新聞記者注意到,楊曉洋每次有新奇的發現都會發微博(網名“不乖書生”),目前已有了一定數量的粉絲,不少粉絲對他十分崇拜和羨慕,對於粉絲們提出的一些問題,楊曉洋都會耐心一一回答。有時,他發現了某個不尋常的植物或水果,也會通過發微博問大家是否知道在當地叫什麼名稱、有什麼用途,以形成互動交流。

不僅如此,楊曉洋還寫了第一本個人專著——《東南亞水果獵人》,並出版發行。在書中,他先介紹了人和水果之間的關係,看了後讓人感歎水果的“心機”。還以37種水果為主線,串聯著講了200多種水果,900多張照片全部原創,並且介紹了自己尋找的經曆,將這些水果不為人知的部分展現出來,介紹它的學名、科屬、中文名、主要特徵、產地等信息。

心聲

“主要是讓讀者跟著我的認知一起來接觸水果,讓大眾對水果有更加全面的認知,刷新他們的水果觀,進而引起大家對水果、對植物、對自然的興趣,在每個人心中重新埋下一顆親近自然的種子。”楊曉洋認為,人和自然是可以建立這種和諧而美好的關係的。

最佳深度媒體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摘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