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人圍一圈 課堂變“沙龍” 上課“排排坐”變成“團團坐”
2019年03月04日16:33

原標題:四人圍一圈 課堂變“沙龍” 上課“排排坐”變成“團團坐”

四人圍一圈 課堂變“沙龍” 上課“排排坐”變成“團團坐”

開學了,給學生們排座位又成了老師們的小煩惱。怎樣排座位才能提高學習效率?是按身高、按表現,還是有其他標準?

春晚小品《占位子》擊中了萬千父母的焦慮,小品中,家長們為了給孩子搶到所謂的“C位”各顯其能;而在現實中,從選擇學校到選擇班級、老師甚至選擇座位,家長們也是想方設法,希望給自己孩子最好的學習環境。記者注意到,在北京部分學校,座位的擺放正悄悄發生變化,不再是傳統的一前一後“排排坐”,而變成了四人圍一圈的“團團坐”。

專家指出,科學、合理地為學生編排座位,可以有效地調動學生參與學習的積極性,也讓老師們的工作事半功倍。

課堂

四人“碰頭會” 氣氛“很熱烈”

在北京市十八中附屬實驗小學,從二年級到六年級,所有教室里的座位都變成了4人圍坐。開學第一週,本報記者在六年級2班“觀摩”了一堂特別“熱烈”的語文課。

一進教室,記者看到,每4個課桌椅湊在一組擺成個方桌,學生圍坐在桌旁,面向同組的同學。這節課的主題是“北京一日遊”,主要教學任務是讓學生們根據給出的各類圖文信息,給一位來北京遊玩的孩子設計一日遊線路,門票花費不能超過50元。地圖上標註了頤和園、水立方、景山、北海、故宮、天安門、國家博物館的位置及門票價格,任務單上方寫清了來京遊客的具體需求和時間、金額限製,下方還有一些網友對景點的評價……

“接下來的15分鍾交給大家,本組內可以相互交流討論,之後再用5分鍾時間完善自己組的遊覽計劃,然後我們一起來評價。”老師話音剛落,教室內就瞬間開啟了“熱鬧”模式,學生們面對面以小組為單位展開了討論。

這個小組,4名同學趴在課桌上頭對頭地看著任務單,七手八腳地標註出地圖和文字上的關鍵信息:“8點半開門”、“週一閉館”、“是拍夜景的好地方”、“門票30元”……那個小組,已經有心急的同學開始執筆規劃第一站:“先去國家博物館,免費的!”立即被邊上的同學攔住:“不成,你看,這寫著週一閉館,去不了!”每個小組各自為戰,組里的4名學生七嘴八舌地討論著,整個教室中沒有一個學生遊離在討論之外。

隨後,一組同學還被隨機抽選站上講台,4個人你一言我一語地展示著自己組規劃的遊覽線路:6點半到8點半去北海公園,花費10元;8點半到10點半到景山,花費2元;10點半到15點半到頤和園,花費30元;15點半到18點半到水立方拍夜景……總共花費42元,沒超標,而且去了4個景點……

展示完自己的方案,還得“邀請”其他小組的同學對自己的方案進行評價。一位著急舉手幾乎要站起來的同學搶到了第一個“評價權”:“我們組和你們的路線是一樣的,但是你看,5月6日是夏天,你們是下午3點半到6點半在水立方,天應該還沒黑,拍不了夜景,而且你們沒有考慮路上和吃飯的時間……”這位同學開始自信地介紹起自己組的安排:“中午我們留出了一個小時吃飯時間,5點到7點我們準備去吃串串香(同學們都笑了),7點到9點去水立方,這樣又逛又能拍夜景。”

討論還在進行,學生們不但成功地避開了任務單圖文信息中設下的“陷阱”,還碰撞出許多新思路:有的規劃出最慳錢的地鐵出行,有的考慮到故宮單向進出,有的想到了水立方正在改造……在這節課中,老師“講檯面授”的時間也就10分鍾左右,大部分時間同學們議得熱烈、評得認真。而當老師統一講學的時候,學生們就會調整好自己的方向,面向黑板。

學生說

課堂“透明人”變成了“積極分子”

課桌椅擺放的變化,帶來課堂學習氛圍的變化,而最有感觸的就是學生們。他們不再大部分時間背著手“聽”,而是開始更多地去“說”,去積極與其他同學分享自己努力探究的成果,學習效率非常高,而且在同學關繫上也有了很好維護。

從五年級開始就進入這種學習模式的王梓涵,對這種新的上課方式非常喜歡。“以前上課就是一個人的事情,聽老師講課,聽著聽著有時就容易走神兒,不會的也不太敢問老師,上課時經常當‘透明人’。”王梓涵告訴記者,“組團”學習後4個人成了共同體,問題都要大家討論著來,根本沒有走神兒的時間,有些以前覺得很難的題,在大家互相交流討論中也似乎變得簡單了,“我也很願意積極加入到學習中。”

“以前學習是自己思考問題,思維是孤立的,現在4個人一起,4條思維線互相交錯,碰撞出許多新思路,能夠有更多的方法去解決問題。”紀天奇也對這種學習方式給予了肯定。對於他來說還有另一種收穫:“當討論中有不同意見時,我不再覺得非黑即白,而是學會去傾聽每個人的見解,大家一起分析,試圖去說服對方,或是吸納對方的意見,從傾聽開始,經過交流,最終形成共識。”

面對各類問題,孩子們組成一個學習的整體,全程充分參與,在平等溝通中,鍛鍊著自己的思維,也提升了團隊合作的意識與能力。課堂,不再僅僅是接受知識的場所,更是孩子們探究知識、運用知識的舞台。在這樣的“學習共同體”中,沒有“C位”,也可以說個個是“C位”。

老師說

把課堂還給學生 讓思維發生碰撞

“把課堂還給學生,以學習者為中心完成學習任務。”十八中附小教學副主任陳輝告訴記者,從2017年十八中附小就開始探索“學習共同體”模式,教室空間結構變化是第一步,每位班主任都克服了很大困難,在自己班里“排兵佈陣”,桌椅碼放採用4人對坐或“飛機形”模式,取代以前插秧式“排排坐”的形式。

“開始有家長擔心,孩子如果不面向黑板,扭著聽講是不是對孩子不好。”陳輝解釋說,學習共同體如果還是照原來的樣子講課,就不叫學習共同體了:“老師不講那麼多,要走下講台,走進孩子中間,用精心設計的學習活動激發孩子們的探究興趣。需要讓學生看黑板的時候,會讓學生整個身體面向黑板,不會允許孩子扭著坐,而且小組內部位置會頻繁輪換,配合各個小組間的大輪換,不會影響孩子的坐姿和視力。”

“以前上課是老師要講三四十分鍾,現在老師最多也就講十幾分鍾。課堂上的教學活動更是發生著本質的變化”,陳輝介紹說,別看講解的時間短,但老師們課前做了很多準備工作,教師之間率先形成了共同體,每個學科以教研組為單位,研究如何推動“學習共同體”教學,每個教研組都要研討“學習共同體”心得和詳細具體的教研計劃。教師的教學設計要能夠基於學生已有知識進行,讓學習真正發生,思維發生碰撞,學生在課堂上與其他同學一起探究同一個問題。比如這節“北京一日遊”,按照常規的教學方式,可能主要是老師講,而學習共同體則“把課堂還給學生”,教師在備課的過程中就需要設定好背景,讓孩子們通過討論自己去尋找答案,通過共同學習,得到的不僅僅是老師講的知識,而是學生自己獲得的能力。

在教學過程中也對教師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陳輝說,比如學生說話聲音小,老師不能說“你說得太小聲了,我沒聽清楚。”而要說“剛才那個同學講得好有趣,我們再聽他說一遍好不好?”“剛剛那位同學說的是什麼意思,你能用你的話說一下嗎?”要更多地使用類似“你的想法從哪裡來”、“接著上面同學繼續談談你的想法”之類的表達方式,幫助學生把學到的知識串聯起來,讓學生把自己和其他同伴聯結起來。

陳輝表示,下一步準備嚐試橫向整合各個學科,開發涉及解決綜合問題的課程,實現“從教課本知識到培養學科能力與素養的轉變”。

觀點

讓每個學生都變成

學習的主人

十八中教育集團全面開展“學習共同體”模式兩年多來,“組團”學習的模式不僅在高中、初中部得到了實現,在十八中附小也擴展到二至六年級各個班級,孩子們開始習慣於在“組團”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共同學習。據悉,這種“學習共同體”模式也在北京市和其他省市的多所中小學校開展著,一場教育改革正在靜悄悄地到來。

率先將“學習共同體”構想引入教育改革實踐的國際著名教育專家佐藤學教授,在走進十八中進行觀摩時表示,在“學習共同體”的模式下,學生和教師都能感受到一種強大的安全感,這種安全感讓學生敢於發表自己的看法。學習共同體的本質是:強調整體的參與、平等、溝通、合作。教師要通過搭設階梯而不是一味講授的方式引導學生自主獲得知識。要敢於將課堂還給學生,積極地創設情境和設計挑戰性課題,努力激發學生的探究欲和學習欲,讓學生自發地參與到學習中來,讓每個學生都變成學習的主人。

本報記者 孫穎 文並攝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