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古思英雄:意大利文藝複興時代的人文主義英雄觀
2019年03月02日08:34

  來源:返樸

  撰文 | 張羿

  彼得拉克被認為是文藝複興時期人文主義的奠基者。在歐洲中世紀最黑暗的黎明前,他開始向古羅馬時期尋求古典文化對人性的光照。西塞羅、小加圖、西庇阿、卡米盧斯等誕生於那個時代的英雄,深深地激勵著包括他在內的那個時代的學者。本文通過敘述這些古羅馬英雄的生平和成就,展示了他們留給後人的精神文化遺產,以及這些精神是怎樣影響了文藝複興時期的人文主義思想。

  For he [Cato] gives his opinion as if he were in Plato‘s Republic, and not in the cesspit of Romulus。by Cicero

  人文主義者對古代英雄的“再發現”

  十四世紀的意大利桂冠詩人與人文主義之父彼得拉克(Francesco Petrarch,1304-1374年)(圖1)是在文藝複興早期極少數再次發現並理解古代羅馬魅力與光輝的人,也是第一個將天主教統治下的歐洲中世紀明確稱為“黑暗時代(Dark Age)”的人。他於14世紀30年代末期創作了講述第二次布匿戰爭時羅馬對陣漢尼拔的長篇拉丁文史詩《非洲》(Africa),熱情謳歌了在戰爭中成才起來的羅馬年輕統帥西庀阿·阿非利加努斯(Publius Cornelius Scipio Africanus, 公元前236–前183年)(圖2)的業績,這首長詩為他在羅馬與巴黎同時贏得了桂冠詩人的榮耀。在他的一生中,他將已經逝去的羅馬偉人如西塞羅(Marcus Tullius Cicero, 公元前106-前43年)(圖3)、維吉爾等人當做自己的朋友,經常以給他們寫書信的形式將自己的想法記錄下來。彼得拉克的這一做法使得人文主義學者再次將注意力聚焦在羅馬共和時代的成就與創造這些成就的眾多英雄身上,而古代羅馬共和的理念也因此深入人心。

[圖1] 彼得拉克,大理石雕塑,19世紀製作,現陳列於烏菲齊博物館牆上壁龕內。(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圖1] 彼得拉克,大理石雕塑,19世紀製作,現陳列於烏菲齊博物館牆上壁龕內。(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圖2]公元前1世紀羅馬青銅雕塑,西庀阿·阿非利加努斯,現陳列於意大利拿波里國立考古博物館。(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圖2]公元前1世紀羅馬青銅雕塑,西庀阿·阿非利加努斯,現陳列於意大利拿波里國立考古博物館。(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圖3]公元1世紀中期羅馬大理石雕塑,西塞羅,現陳列於意大利羅馬卡匹托立博物館(Musei Capitolini,Roma)。(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圖3]公元1世紀中期羅馬大理石雕塑,西塞羅,現陳列於意大利羅馬卡匹托立博物館(Musei Capitolini,Roma)。(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正是彼得拉克等人文主義學者對古代英雄的生平與業績的再發現,使得文藝複興時代的人們認識到:偉大人物不是神,更不是中世紀天主教描繪的那些道德完美的宗教聖人。對人文主義者來說,古代希臘羅馬的英雄們之所以偉大,並不是因為他們道德上的完美,而是因為他們的成就、業績與留給後世的精神文化遺產,比如我們在後面將要反複提到的西塞羅,他雖是羅馬共和製的擁護者與捍衛者,但同時因為文學、學術與羅馬共和的終結者凱撒保持著親密的關係。當他追隨小加圖(Marcus Porcius Cato Uticensis, 公元前95-前46年)與偉人龐貝(Gnaeus Pompeius Magnus, 公元前106-前48年)等共和派人士領導的軍隊在希臘與凱撒對陣時,因為意識到必敗的結局而逃回意大利求得凱撒的寬恕,這與小加圖最終為共和理想而自殺獻身形成了鮮明對照。但西塞羅的缺點並不能掩蓋他對歷史的貢獻,他留下的文獻對羅馬共和體製的運作與優點以及當時的形勢進行了準確的描述,是對羅馬共和時代政治、法律製度的最好總結,西塞羅的思想對文藝複興與啟蒙主義有著無可估量的影響,而他對拉丁語言文學的貢獻更是功不可沒。

  對人文主義者說來,人們應該謳歌古代羅馬英雄們的業績,緬懷他們的成就,讓未來的人們可以因此受到激勵而去為人類開創新的文明篇章,因此不應該也沒必要用神的標準去要求人。筆者認為我們不應該輕看人文主義思想中的這一觀點,它實際上直到今天都強烈影響著西方世界對人的價值判斷,尤其是對公眾人物的價值判斷。人們可以在相當程度上在法律框架內接受有瑕疵的公眾人物,同時更加著眼於他們的成就,這是西方與古老東方的民眾在思想價值體繫上的巨大不同。

  錫耶納市政廳繪畫中的世俗美德

  從中世紀末期的11世紀,意大利中部城市錫耶納就擺脫了封建統治並建立了城邦共和國。它延續了400多年,在14世紀達到了最強盛的時期,1555年它在戰爭中敗給了由西班牙支援的佛羅倫斯,成為美第齊家族統治的托斯卡納公國的一部分。14世紀到15世紀初,錫耶納曾是可以和佛羅倫斯並駕齊驅的文化藝術中心,湧現出了眾多流傳史冊的畫家與繪畫作品。

[圖4]錫耶納市政廳,始建於13世紀末,鍾樓為1344年完成,原為錫耶納共和國政府所在地。(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圖4]錫耶納市政廳,始建於13世紀末,鍾樓為1344年完成,原為錫耶納共和國政府所在地。(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我們現在要介紹的圖5的作者、錫耶納畫家塔迪奧·德·巴爾托羅(Taddeo Di Bartolo, 1362-1422年),曾經活躍於錫耶納、比薩、佩魯賈以及聖·吉米尼亞莫(San Gimignano)等地。他的作品主要為基督教題材的宗教繪畫,但他於1413-1414年接受錫耶納共和政府的委託,繪製了一幅表現世俗美德與羅馬歷史人物的大型壁畫。圖5這幅作品可說是開創了文藝複興時代在世俗政府建築內繪製古代希臘-羅馬偉大人物形象的潮流,為文藝複興時代世俗政府內部的裝飾起到了典範作用。

[圖5]塔迪奧·德·巴爾托羅,寓意形象與羅馬歷史人物,濕壁畫,1413-1414年作,現位於意大利錫耶納市政廳。(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圖5]塔迪奧·德·巴爾托羅,寓意形象與羅馬歷史人物,濕壁畫,1413-1414年作,現位於意大利錫耶納市政廳。(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整個圖5分成兩部分,左邊上方是象徵正義(Justice)的女性形象,在她下方從左到右分別是西塞羅、小加圖和西庀阿·納西卡(Publius Cornelius Scipio Aemilianus Africanus Numantinus Nasica, 公元前185–前129年);右邊上方是象徵寬容(Magnanimity)的女性形象,在她下方從左到右分別是馬尼烏斯·庫里烏斯·登塔圖斯(Manius Curius Dentatus,生年不詳,公元前270年去世)、卡米盧斯(Marcus Furius Camillus,約公元前446–前365年)和西庀阿·阿非利加努斯。我們下邊對他們分別作簡單介紹,希望讀者能通過瞭解他們的業績來體會文藝複興時人文主義的歷史觀與英雄觀。

  01西塞羅

  西塞羅是羅馬共和末期的政治家、雄辯家,也是著名哲學家與拉丁文學家。西塞羅心目中的理想羅馬共和政體是第二次布匿戰爭時期在元老院領導下的羅馬共和。他最大的不幸是生活在100多年之後,羅馬的疆域已經從意大利擴大到了整個地中海周邊國家和地區,雖然名為共和國,但羅馬早已經是一個事實上的帝國。所以雖然都是愛國,但他與文學上的朋友、同時又是政敵的凱撒有著政治理念上無法調和的矛盾。無論如何,出生於羅馬城或附近的意大利精英組成的元老院無法真正體察、更談不上有效治理他生活時代的遼闊疆域。

  當然這並不一定會妨礙後世欣賞並研究西塞羅有關共和政體的論述文章,並從中發現閃光且有價值的觀點。另外,他流傳下來的書信也是研究羅馬共和末期歷史的最珍貴資料。對於15-18世紀時歐洲文藝複興的人文主義學者與後來的啟蒙主義人物來說,西塞羅對羅馬共和體製那充滿激情而又條理清晰的論述,毫無疑問是他們挑戰封建專製製度的有力武器。他那優美的拉丁敘事與辯論文章的文筆,直到今日仍然是歐美學校中的學生們必修之課程。

  02小加圖

  小加圖是羅馬共和時代末期政治家,是當時堅持古代羅馬剛毅質樸的傳統生活美德的典範,同時也是篤信並捍衛傳統羅馬共和體製的中堅人物。正是他那堅定的政治信念導致了他與試圖改革羅馬政製的凱撒之間不可調和的尖銳矛盾,也是由於他那堅定不動搖的政治立場令他推動元老院作出了剝奪凱撒公職的決定,以致後者為保衛自身生命與屬下將士安全而最終率軍跨過盧比孔河進攻羅馬,開啟了羅馬的內戰。小加圖在內戰最後兵敗自殺,成為了他自身信仰的犧牲者。

  從他去世到文藝複興到19世紀,小加圖在不同時期都有其崇拜者,人們把他當做為共和主義而獻身的理想主義政治家。但筆者不得不指出的是,小加圖的理想與西塞羅類似,完全脫離了當時羅馬的現實環境,而促使小加圖不計後果的反凱撒行為,也許多少源於他的祖上老加圖以堅持羅馬共和傳統美德反對西庀阿·阿非利加努斯所獲得的成功。如果說公元前187年老加圖是得到了運氣的幫助,能在布匿戰爭勝利15年後以莫須有的貪汙罪名成功整肅並放逐了個性張揚的羅馬救國英雄西庀阿——一位完全意義上的共和將軍,不會像後來擁兵自重的羅馬將軍們如馬略、蘇拉用軍隊來反抗不公——那麼小加圖想借助傳統與元老院打擊凱撒則是徹底打錯了算盤。100多年以後經曆了諸多歷史變故的凱撒早已不是羅馬傳統意義上的共和將軍,相反,凱撒的政治目標就是要打破元老院那不一定合法的、發號施令的權威,對其進行改革,建立一個相對個人獨裁、但同時更能代表當代羅馬、具有更加廣泛基礎的資政式元老院。

  03西庀阿·納西卡

  西庀阿·納西卡是羅馬貴族、國務活動家與常勝將軍。他是救國英雄西庀阿·阿非利加努斯的養孫,因此又被稱為小西庀阿。第二次布匿戰爭結束後,羅馬很快征服了希臘與近東的廣大地區。隨著國力上升,在西庀阿·阿非利加努斯去世以後,羅馬的對外政策發生了根本轉變,由於軍事上的自信,羅馬在處理外交危機時越來越傾向用軍事手段解決問題。在對待戰敗並已成為羅馬盟國的迦太基時,小西庀阿一直堅持保留迦太基為獨立國家,但元老院中的反西庀阿派逐漸占了上風。更為不幸的是,迦太基領導層誤把小西庀阿的寬容當成了羅馬的軟弱,並因此違反了它與羅馬的和平協議。對迦太基來說,這真是非常不幸,羅馬元老院終於作出了滅亡迦太基的決定。儘管一直反對羅馬滅亡迦太基,但作為羅馬王牌戰將的小西庀阿卻被元老院指定為最終率領羅馬軍隊在公元前146年滅亡迦太基的軍事領袖。

  在迦太基即將毀滅的時刻,這位取得勝利的羅馬常勝將軍禁不住淚流滿面,他想到了特洛伊、亞述、波斯與馬其頓等在歷史上曾經輝煌一時的帝國。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他詠出了一句荷馬史詩中特洛伊總司令郝克托爾的話:

  “神聖的特洛伊被毀滅的一天終將到來,而國王普里阿摩斯與他的人民將會被屠戮。”

  站在他身後的正是希臘史學家波利比烏斯,後者問他何出此言,他回答說:“迦太基曾經享盡榮華,但我們現在卻站在這一偉大帝國的滅亡瞬間。此刻,我心中沒有勝利的喜悅而只有悲哀。我在想,羅馬或許也會迎來這樣的時刻吧!”

  正是小西庀阿的一系列軍事勝利最終將地中海變成了羅馬的內海。勝利帶來的財富與繁榮給羅馬帶來了一系列的新問題,有些甚至是非常嚴重的社會問題或危機,如貧富急劇分化與土地分配問題等,羅馬迫切需要改革。此時小西庀阿深孚眾望,似乎理應成為改革領導者,但他卻選擇了退縮,因為他深知這種劇烈改革必須要集權,作為共和體製的堅定信奉者,他仍然堅持在共和框架內解決問題。因此有人說他是羅馬最後一位真正共和意義上的偉大將軍。

[圖5a]西塞羅,小加圖和西庀阿·納西卡,圖5局部。(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圖5a]西塞羅,小加圖和西庀阿·納西卡,圖5局部。(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04馬尼烏斯·庫里烏斯·登塔圖斯

  馬尼烏斯·庫里烏斯·登塔圖斯是一位平民出身的軍事活動家和政治家,多次當選為羅馬共和國執政官。公元前290年,他領導羅馬軍隊在對陣山地民族薩莫奈人的戰爭中取得決定性勝利,為羅馬最終統一意大利半島徹底掃平了道路,因而名垂史冊。他的另一偉大業績是在公元前275年率領羅馬軍隊挫敗了希臘伊庀魯斯國王、同時也是古代地中海名將的皮洛士,這一勝利標誌羅馬開始成為整個地中海地區的強國。 雖然長期擔任高官要職,但庫里烏斯·登塔圖斯卻以廉潔和簡樸著稱,是羅馬共和傳統中剛毅質樸的生活方式的代表。

  05卡米盧斯

  卡米盧斯被稱為羅馬共和國的第二個奠基人。他曾因遭人陷害而被流放,但當羅馬被高盧人占領、國家處於生死存亡之際,他從流放地率軍趕來,驅逐並戰勝了高盧人。在他的領導下,羅馬重新走向強盛,許多史學家認為他在羅馬史上的作用僅次於建立羅馬的第一任國王羅穆路斯。雖然出身貴族,但在貴族與平民的爭鬥中,卡米盧斯部分放棄了貴族立場,他有效地勸說元老院的元老,使貴族與平民通過對話達到一定妥協,從而緩和了羅馬的階級矛盾。公元前367年,作為具有卓越戰功與空前威望的獨裁官,卡米盧斯在去世前最終推動元老院通過了《李希尼法案》(Lex Licinia Sextia),該法規定羅馬的任何國家公職,包括執政,統統由選舉產生並向平民開放。此前,羅馬元老院僅由任過國家高級公職且政績卓著的人組成,《李希尼法案》為平民進入元老院敞開了大門,保證了羅馬的社會流動性。

  06西庀阿·阿非利加努斯

  西庀阿·阿非利加努斯是羅馬救國英雄,“阿非利加努斯”是全體羅馬人民送給他的名字,意為征服非洲之人。作為出自名門的羅馬貴族,他17歲起從軍並征戰四方,在羅馬對陣漢尼拔的生死關頭,他主動請纓前往西班牙開闢第二戰場,有效牽製了迦太基對漢尼拔的增援;在西班牙取得勝利後,他又率軍登陸北非並在紮馬(Zama)戰役中最終打敗漢尼拔,為羅馬贏得了第二次布匿戰爭的勝利。西庀阿是青春羅馬的象徵,他堅信共和體製並兩次拒絕了送來的王冠,尤其是在第二次布匿戰爭勝利之後,羅馬人民希望他成為國王,也被他堅定地拒絕了。作為一個有教養的羅馬公民,他非常仰慕並精通當時先進的希臘文化,正因為對先進文明的理解,使他成為羅馬當時最優秀的外交家,就連包括漢尼拔在內的羅馬敵國將領,也對他非常尊重,甚至還保持著一定的私人友誼。

[圖5b]馬尼烏斯·庫里烏斯·登塔圖斯,卡米盧斯和西庀阿·阿非利加努斯,圖5局部。(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圖5b]馬尼烏斯·庫里烏斯·登塔圖斯,卡米盧斯和西庀阿·阿非利加努斯,圖5局部。(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錫耶納畫家博納爾迪諾·方戈爾(Bernardino Fungal, 1460-1516年)在15世紀末繪製的《西庀阿的克製》(圖6),是另一類有關羅馬英雄人物的繪畫作品,它更加註重作品的戲劇性。這幅作品講述了西庀阿·阿非利加努斯征戰西班牙時發生的一件事情。 西庀阿於公元前210年登陸西班牙並主動出擊,奇襲並奪取了漢尼拔家族在西班牙的統治中心、迦太基在西班牙的都城新迦太基城(New Carthage),這是羅馬在第二次布匿戰爭中取得的第一次輝煌勝利,極大振奮了整個羅馬的信心。在西庀阿奪取新迦太基城之後,對西班牙本地人民施行了一系列寬容政策,當地人出於感激,決定將他們最美麗的公主獻給西庀阿,但當西庀阿得知這位公主已有戀人時,拒絕了他們的好意,並將她的未婚夫請來,為他們主持了婚禮(詳見 Livy, Roman History, XXVI, 50)。 西庀阿並非不喜歡女人,在歷史記錄里他也有和美麗女人來往的記錄,但當時他在西班牙的這一行為以及其它有效政策,爭取了西班牙當地人對羅馬的支援,為羅馬在西班牙戰線的勝利奠定了基礎。

[圖6]博納爾迪諾·方戈爾,西庀阿的克製;油彩與蛋彩混合繪製,15世紀末,高62釐米,寬166釐米;現陳列於俄羅斯聖彼得堡冬宮博物館。(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圖6]博納爾迪諾·方戈爾,西庀阿的克製;油彩與蛋彩混合繪製,15世紀末,高62釐米,寬166釐米;現陳列於俄羅斯聖彼得堡冬宮博物館。(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筆者希望指出的是,羅馬共和的主體為SPQR,即Senātus Populus que Rōmānus,直接翻譯就是元老院與羅馬人民。元老院是極少數羅馬貴族與平民精英彙聚的地方,作為元老院議員要有過硬的政績與經曆,並被元老院議員所接受;元老院有議政權,通過元老院的決策與勸告來影響國家政治,但元老院沒有直接統治權,其決策要經過公民大會的批準才能施行;“羅馬人民”指的是羅馬公民大會,它由全體具有羅馬公民權的人組成,任何國家公職人員都要通過競爭由公民大會選舉產生,每年春天在羅馬的戰神廣場召開公民大會,進行公職選舉並討論通過重要的國家事務。羅馬的公職,或說官位,在任期內大都有相應事物要解決,而在廣場辯論中能夠拿出最好解決辦法、並因過去的從政經曆而讓人信服的人比較容易當選,因此也容易取得成就。雖然有其獨特性,但這顯然是源於城邦政治的製度,因此羅馬共和製度發揮得最完美的時期是公元前3-2世紀,即羅馬統治範圍基本在意大利境內的時代。

  隨著布匿戰爭的勝利,羅馬疆域不斷擴大,在沒有現代化通訊與交通技術的時代,羅馬共和體製開始出現問題。因為按照傳統,作為參政議政的元老院議員都來自羅馬,至多也就是羅馬附近的意大利地區,這就使得元老院的決策經常過於狹隘;而每年至少舉行一次的羅馬公民大會又很難反映整個羅馬共和國疆域內全體公民的意願。可以說,西塞羅與小加圖的悲劇在某種程度上是不可避免的。文藝複興時代的人文主義學者與後來歐洲啟蒙時代的思想家們之所以青睞西塞羅筆下的所謂理想的羅馬共和製度,與當時歐洲封建主義的神權政治或是君主專製體製橫行有著重要關係;另一方面,當時的歐洲國家版圖都比較小,因此即便是有想像力的政治家也會認為公元前3-2世紀理想的羅馬共和製是更加可行的社會政治製度。

  影 響 深 遠:

  吉蘭達約與佩魯基諾繪製的類似題材的壁畫

  塔迪奧·德·巴爾托羅的作品(圖5)雖是文藝複興時代有關古代英雄的早期壁畫,卻影響深遠。 我們在這裏將要簡單介紹兩幅文藝複興中期偉大畫家吉蘭達約與佩魯基諾繪製的類似題材的大型壁畫(見圖7、圖8與圖9等)。讀者很容易就會看出這些作品在構圖上受到了圖5的影響。

[圖7]佛羅倫斯舊宮百合花大廳東牆與南牆一部分。(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圖7]佛羅倫斯舊宮百合花大廳東牆與南牆一部分。(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多米尼克·吉蘭達約(Domenico Ghirlandaio, 1449-1494年)是15世紀後半期佛羅倫斯最重要的畫家之一,尤其擅長大型公共繪畫作品,他還是米開朗基羅的老師。1482-1484年間受佛羅倫斯共和政府的委託,為當時共和國的議政宮(現稱舊宮)繪製了大型壁畫(圖7)。

[圖7a]多米尼克·吉蘭達約,佛羅倫斯舊宮百合花大廳東牆壁畫(局部),作於1482-1484年,底邊寬度為4.22米。(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圖7a]多米尼克·吉蘭達約,佛羅倫斯舊宮百合花大廳東牆壁畫(局部),作於1482-1484年,底邊寬度為4.22米。(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圖7b]多米尼克·吉蘭達約,佛羅倫斯舊宮百合花大廳東牆壁畫(局部),作於1482-1484年,底邊寬度為4.06米。(圖片來自維基百科)
[圖7b]多米尼克·吉蘭達約,佛羅倫斯舊宮百合花大廳東牆壁畫(局部),作於1482-1484年,底邊寬度為4.06米。(圖片來自維基百科)

  在整面牆壁上其中有兩個主要部分(見圖7a與圖7b),表現的是羅馬歷史上的英雄人物,三人一組的排列方法,明顯受到了圖5的影響。雖然在璧畫頂端仿照圓形大理石浮雕形式繪製了五位羅馬帝國皇帝與一位皇后,但共和時代的六位羅馬英雄顯然是繪畫的主題。關於吉蘭達約的這幅作品,筆者過去在《賽先生》上發表的文章《關不住的絢麗春色——吉蘭達約的繪畫與他的工作室》有較為詳細的介紹,在這裏就不一一贅述。 筆者在此唯一想指出的是,在六位羅馬共和英雄的選擇上,雖然吉蘭達約畫中的人物與圖5的人物不盡相同,但其背後的哲學則是基本一致的,佛羅倫斯共和政府希望通過吉蘭達約的畫筆來讚頌的明顯也是公元前3-2世紀時的羅馬共和製度以及因其而產生的歷史偉人。

  佩魯基諾(Pietro Perugino, 1446-1523年)是15世紀後半期意大利文藝複興最重要的畫家之一,他在世時與達·芬奇並稱意大利的畫神,他還是拉斐爾的老師。他在1497-1500年間為當時佩魯賈市的金融行會(Collegio del Cambio, Perugia)繪製的兩幅《古代名人》(圖8和圖9),明顯受到了圖5與圖7a、圖7b的影響。一件有趣的事情是,歷史上的許多藝術史學家在18世紀到20世紀的相當長的一段時間里一直將這幅作品的創作時間定為1510年前後,這樣就可以把它的作者歸為拉斐爾。但隨著各種新技術的發明以及與此畫相關的收入-稅務文件的發現,我們現在終於可以確定它的作者為佩魯基諾,而創作時間也是在1497-1500年間。我們還可以確定參與此畫設計的人文主義學者為佛朗切斯科·馬圖蘭琪奧(Francesco Maturanzio, 1443–1518年),他出生於佩魯賈,青年時代曾經遊曆希臘,會講流利的希臘語。回到意大利後,他先後在多所大學任教,1490年代中期,他在故鄉的佩魯賈大學得到了一個榮譽極高的終身教授職位。在做教授的同時,他還曾擔任過佩魯賈共和城邦政府的公職,先後作為大使出使羅馬與佛羅倫斯等國,1503年,他做過政府的總理。他撰寫的《佩魯賈編年史》是我們今天研究文藝複興的重要文獻。這兩幅畫作(圖8和圖9)一起試圖講述整個古典希臘與羅馬最輝煌的歷史及人物,應該說這是一個極其大膽且相當成功的嚐試。

[圖8]佩魯基諾,古代名人(1),濕壁畫,作於1497-1500年,高293釐米,寬418釐米,現陳列於意大利佩魯賈市政府內的原錢幣兌換行會大廳內。(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圖8]佩魯基諾,古代名人(1),濕壁畫,作於1497-1500年,高293釐米,寬418釐米,現陳列於意大利佩魯賈市政府內的原錢幣兌換行會大廳內。(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圖9]佩魯基諾,古代名人(2),濕壁畫,作於1497-1500年,高291釐米,寬400釐米,現陳列於意大利佩魯賈市政府內的原錢幣兌換行會大廳內。(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圖9]佩魯基諾,古代名人(2),濕壁畫,作於1497-1500年,高291釐米,寬400釐米,現陳列於意大利佩魯賈市政府內的原錢幣兌換行會大廳內。(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圖8與圖9在結構上基本相同,每幅圖畫分為兩部分,在圖畫上部每位象徵世俗美德的女性下方有三位古代英雄。我們下面作一簡單說明。

  在圖8左上部代表“謹慎(Prudentia)”的女子下方從左到右的三位古代人物為費邊·馬克西姆斯(Fabius Maximus, 公元前275-前203年),羅馬共和時代的軍事家;蘇格拉底(Socrates, 公元前470或469年-前399年),古代希臘時期雅典的哲學家;努馬,他為羅馬帶來了秩序、法律與一套開放的宗教系統,為之後羅馬能夠不斷融合其它民族打下了重要基礎。在右上方代表“正義(Justitia)”女神下方從左到右的三位古代人物為:羅馬共和國的第二奠基人卡米盧斯;古希臘七賢之一的庇塔庫斯(Pittacus of Mytilene, 公元前640-前568年),第一位主張貴族與平民在法律面前平等的統治者;圖拉真(Trajan, 公元53-117年,公元98-117年為羅馬皇帝),將羅馬帶入全盛期的羅馬皇帝。

  在圖9左上部代表“勇毅(Fortitudo)”的女子下方從左到右的三位古代人物為:魯舍斯·西雪梨烏斯(Lucius Sicinius, 公元前540-前480年),羅馬平民的領袖,帶領平民用罷工等和平形式與貴族抗爭並取得了貴族階級的讓步,他在公元前493年被羅馬平民大會選舉為第一任護民官;列奧尼達斯(Leonidas I, 公元前540-前480年),古希臘斯巴達國王,在溫泉關抗擊波斯大軍時犧牲;豪拉提烏斯·科克萊斯(Horatius Cocles),羅馬共和早期的守衛羅馬的英雄。在右上方代表“克製(Temperantia)”的女子下方為:羅馬救國英雄西庀阿·阿非利加努斯;伯里克利(Pericles, 公元前495–前429年),雅典黃金時代的領袖;昆特斯·辛辛那圖斯(Quintus Cincinnatus, 公元前519-前430年),羅馬共和早期政治家、軍事家,有超強的能力卻從不貪戀權勢。在羅馬共和英雄的選擇上,佩魯基諾畫作在原則上沒有什麼變化,讀者可以自行查找歷史資料來體會。我們下面分別簡要介紹兩位古代希臘與後來羅馬帝國時代的人物。

  伯里克利(圖9右起第二位人物),雅典黃金時代的政治與軍事領袖,雅典民主政治在他領導下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伴隨著經濟發展,雅典的學術與藝術等各方面都進入了空前的繁榮時期。伯利克里掌權時期為公元前461–前429年,他年年被選為國家的最高領袖,在雅典的普選民主製度下,不得不說是個奇蹟。兩千多年後的今天,西方文明世界仍然十分懷念他統治的時期,認為那是人類歷史上最光輝偉大的時代之一。

  圖拉真(圖8右起第一位人物)是羅馬第一個出生在意大利地區以外,憑自身能力被羅馬權勢階層選中而達到權力頂峰的人,他是一位用智慧與美德來統治整個羅馬帝國的的偉大皇帝。在他統治的近20年時間里,羅馬達到了它整個歷史的全盛時期,此時羅馬帝國疆域最為遼闊,國內的公共建築與社會福利都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水平,他還大力普及教育,設立專門基金支援對所有貧困家庭孩子的教育。我們現在在羅馬仍能見到圖拉真凱旋柱等一系列他遺留下來的宏偉建築遺蹟;在意大利以外地區,他統治時代建造的圖書館、橋樑等公共建築遺蹟也有不少保存了下來。 但丁曾在《神曲》中盛讚其文治武功,他也因此成為意大利文藝複興時代最為人懷念的羅馬皇帝,代表了意大利過去的光榮與偉大。 圖拉真生活在羅馬賢君時代(公元96年-180年),皇位是養子繼承製,即在任皇帝在帝國境內選拔最有能力的人過繼為自己養子,經過考查後令其繼承皇位,圖拉真正是因其早期的軍事政治才能被前任選中而成為羅馬皇帝的。

[圖10]圖拉真大理石胸像,古羅馬公元2世紀初作品,現陳列於大英博物館。(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圖10]圖拉真大理石胸像,古羅馬公元2世紀初作品,現陳列於大英博物館。(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筆者希望指出的是,眾多歷史書中都盛讚伯里克利對雅典民主政治的貢獻以及他的時代所達到的文化高峰,但應該看到,伯利克裡實際上是利用雅典民主政治製度實施了相當程度的獨裁統治。他毫無疑問是一位能力超強的人物,在他去世以後,雅典迅速衰落,在伯羅奔尼撒戰爭中敗於斯巴達,從此淪為希臘的二流國家。相對來說,羅馬帝國是一個更加成熟的國家,圖拉真之後,還連續出現了數位優秀的皇帝,帝國的和平與繁榮持續了近百年。

  結 語

  文藝複興無論是在文化上還是在觀念上都多方面地開啟了西方現代化的進程,具體到古代歷史題材的繪畫,借助歷史與考古的發展,再加上藝術家與歷史學家的共同不斷探索,逐漸變得更加成熟,在18世紀-19世紀早期才達到其高峰。 我們在下面給出幾個例子(圖11,圖12),不做過多解釋,大家可以和上面提到的文藝複興時代類似歷史繪畫作品進行比較與欣賞。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