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最失望之隊沒丟希望!他們也擁有著寶藏
2019年03月02日15:23

巫師
巫師

  2018 年 12 月 17 日,巫師隊和太陽隊達成了一筆交易,巫師用烏佈雷和小裡弗斯同太陽交換到曾經在華盛頓效力過的艾列沙,而這筆交易也是為了衝刺季後賽,因為當時的巫師隊戰績並不理想,他們需要更多的即戰力來補強陣容。但是,到了 18/19 賽季的交易日,巫師卻進入了和賽季初預期相反的境地——因為禾爾的賽季報銷,他們沒有足夠的競爭力和其他東岸準季後賽球隊去搶一個季後賽席位——所以他們在交易日非但沒有補強,反而送走了奧托·波特和馬基夫·莫里斯兩位球隊核心。而這兩筆交易,也正式傳達出巫師隊擺爛的意圖。

  目前為止,巫師以 25 勝 37 負的戰績排在東岸第十一位,雖然他們理論上還有衝擊季後賽的機會,但我相信沒有多少球迷還看好他們能夠在熱火、黃蜂、魔術的包圍中脫穎而出。而常規賽進行到這個階段,他們也無法徹底擺爛到紐約人那個地步,用不上不下這個尷尬的詞彙來描述這支球隊現在的處境應該會比較恰當。

  應該很多球迷會認為,巫師是這賽季最令人失望的球隊之一。當然我對這個看法表示認可,這支球隊管理層的運作能力實在傷了球迷的心。

  但我認為,在吐槽一支球隊有多糟糕的同時我們也應該去嘗試挖掘並且認可他們做得好的地方——像紐約人這樣聯盟墊底的隊伍,他們仍然有米曹·羅賓遜這樣的閃光點,以及下賽季招募球星的雄心——同樣的,特區球隊同樣也有一些值得我們拿出來討論的亮點。

  除了入選了全明星,以及成長為東岸最強分衛的比爾,巫師還有不少因為主力傷停救火而上位的驚喜:頂替禾爾的薩托蘭斯基,和頂替侯活的湯馬士·拜仁。

  在禾爾受傷後,薩托蘭斯基交出了場均 11.2 分 4.8 籃板 6.5 助攻的全面表現,雖然這份數據看起來似乎平平無奇,但薩托蘭斯基的數據和他的球風一樣,都著重於細節處。你可以仔細品味一下薩托蘭斯基的小數據:這位波蘭後衛在場均送出 6.5 次助攻的同時,僅僅 1.9 次失誤,這樣的助攻失誤比可以和許多頂級後衛相提並論;而且在二月份的比賽中,薩托蘭斯基場均可以傳出 1 次“二次助攻”,這也足以體現他的分配球能力。

  當然,薩托蘭斯基的球風也和普通的控球後衛不同,作為高控衛的他其實還兼備一些側翼的工作——我認為他在巫師的角色定位和馬刺的戴歷·懷特有一些相似,他們都屬於這一類全能型控衛,並不局限於持球組織,反而更多細節工作才是球隊更需要他們去做的——例如,薩托蘭斯基每場可以拿到 1.3 個前場籃板球,這可並不是隨便一個控球後衛就能做到的;以及球隊需要他去攻堅得分時,他也可以像丁偉迪那樣突破到禁區打開局面。

  實際上,比爾才是這支球隊的進攻核心,也是某些時段的組織核心,但薩托蘭斯基能夠在比爾拿球時,通過無球跑動發揮他的威力,這也是歐洲籃球體系下成長的優勢:薩托蘭斯基本賽季每次定點接球後投籃或者突破可以拿到 1.236 分,高於全聯盟 92% 的球員;每次空切,他的得分收益也達到了 1.531 分,也是聯盟頂尖水平。還有,在外線遠投方面,44% 的三分命中率足以體現出他的穩定性。

  在比爾身邊,薩托蘭斯基很充分地展示了他的適應性,他在不添亂的同時能給球隊帶來積極的正面貢獻,雖然他不如禾爾那樣大包大攬,他的存在能讓球隊變得更加平衡,也讓禾爾賽季報銷後的巫師一號位變得殘破不堪。

  比起一號位,巫師的五號位似乎更加破敗。而史葛·布魯克斯教練嘗試過侯活、馬辛米、馬基夫·莫里斯,但最終解決問題的是被湖人棄用的湯馬士·拜仁。

  或許一些球迷會對拜仁有一些認知誤區,認為他是防守護框型內線,但他上位的原因更多是因為在進攻端契合巫師變陣後的小陣容:薩托蘭斯基、比爾、艾列沙、傑夫·格連、拜仁。

  而二月份的比賽里,巫師能打出聯盟第九的每百回合進攻得分,拜仁在其中有重要作用。

  拜仁其實在進攻端身手很全面,可以在等空位接球吃餅,能夠衝搶籃板完成二次進攻,也懂得和後衛打擋拆,不論是順下還是彈出投籃;雖然看起來是個“糙漢”,但這賽季拜仁練出了命中率 38.2% 的三分球。

  如果就進攻效率來說,拜仁已經是聯盟一流:他每回合補籃、轉換進攻的得分收益都在聯盟 95% 球員以上;作為擋拆人、空切、定點接球後投籃或突破這三項吃餅技巧每回合分別為 1.218 分、1.374 分、1.109 分。

  毫無疑問,我們可以把拜仁列入專業的“吃餅俠”行列,賽季的一場平歷史紀錄的 14 投 14 中是他交給組織的最好答卷。其實,他的打法、效率,很難不令人聯想到卡培拉。但是,卡培拉在吃餅之餘,防守端也是火箭隊重要的護框利器,而防守並不算出色的拜仁還沒有做到這一點。或許這也是為什麼最近的兩場比賽,拜仁的正選位置被波蒂斯取代的原因。

  當然,拜仁還只是拿著底薪的二年級新秀,拿已經成名的卡培拉和他做對比顯然有些欺負人。但在拜仁的比賽內容上,可以說有一些卡培拉的影子:熱情、態度、執行力。

  從侯活後備成長為準全明星中鋒,這是卡培拉為人熟知的上位經歷。而拜仁也是“擠掉”了侯活,成為正選。對於重建的巫師來說,他們顯然更需要一個“卡培拉”,而不是侯活。

  比起薩托蘭斯基和拜仁的逆襲,查巴利·帕加的處境顯然更為不同,他是這支球隊選秀順位第二高的球員,就預期天賦而言,作為榜眼的帕加顯然要比許多隊友高出一籌。但是,查巴利·帕加並沒有像薩托蘭斯基和拜仁那樣被重用,而且和他一同被交易到巫師的波蒂斯也要比他更對球隊口味。

  但是,在代表巫師的這些比賽里,我認為查巴利·帕加有展現出久違的天賦:帕加更多是作為後備出場,而有趣的是,布魯克斯教練沒有給他製定明確的戰術打法和位置,他更像是以自由人的狀態去參與進攻,打出一些反擊,以及突破後的精巧傳球,這些都是他這兩個賽季非常少有的表現。

  打個不知道恰當與否的比方,他現在就像一個大號版本的蘭斯·史提芬森。

  加盟巫師的第一場比賽,帕加就打出了 7 分 11 籃板 9 助攻的準三雙表現;而加盟至今,他超過半數的比賽都創造了 4 次或以上的助攻。

  可以說,自公鹿的最後一賽季開始,帕加就在“戴著鐐銬跳舞”,而布魯克斯教練現在沒有給他上銬,反而給了他比起在公鹿和公牛都要更充裕的自由度,所以帕加現在打出了讓人耳目一新的想像力,這是我在最近觀看巫師比賽讓我感到驚喜的地方。

  當然,更多的自由度能夠體現帕加的想像力,但也讓他暴露出狀態不穩定的短板:帕加有出場 20 分鐘但沒有得分的表現,也有 0 助攻 7 失誤的尷尬紀錄……而且來到巫師後,雖然帕加已經創造了 30 次助攻,但失誤也有 25 次。

  經歷了大傷、成為自由球員、被公牛棄用,帕加現在的角色和地位變得非常微妙——他需要證明自己的能力,而巫師能不能給他這個機會?不僅僅是短期的出場時間,而是在長期的發展計劃中佔據一個位置——對於巫師而言,我認為他們也在觀望帕加究竟能打出怎樣的水準,尤其是帕加現在年薪 2000 萬的合同對於球隊的薪資空間也是一種壓力。

  試問一下,巫師有騰出 2000 萬去賭潛力股的盈餘空間嗎?我認為沒有。

  對於巫師來說,他們需要挖掘隊內潛力股們的價值,像薩托蘭斯基、拜仁、帕加、波蒂斯。。。。。。但同時,巫師也需要考慮到其中的成本,畢竟他們手裡還握著兩份超級頂薪,以及馬辛米的溢價合同。

  雖然現在的巫師隊內依然有不少閃光點,但多少能被球隊真正應用起來呢?這還是個未知數,因為薩托蘭斯基、拜仁、波蒂斯都是合同年,而帕加下賽季是 2000 萬年薪的球隊選項……而且這些拿得出手的亮點,不一定願意留在巫師繼續重建。

  (brad)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