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喜傳媒2.17億投拍《囧媽》 徐崢片酬占總成本18.4%
2019年03月01日00:02

  歡喜傳媒2.17億投拍《囧媽》 主創徐崢稅前酬勞8700萬

  每經記者 畢媛媛 溫夢華 每經實習編輯 杜毅

  繼《我不是藥神》《瘋狂外星人》之後,歡喜傳媒和徐崢再次因一部影片引發關注。

  2月26日晚間,歡喜傳媒發公告稱,歡喜首映與北京真樂道達成了拍攝《囧媽》的電影製作協議,並透露了電影的製作成本,總共2.17億元。其中,徐崢光是個人獲得的導演費、監製費、編劇費和演員費就合計達8700萬元。

  據瞭解,《囧媽》是徐崢執導的“囧系列”第三部作品,已提前預定2020年的春節檔,與《唐人街探案3》“提早”狹路相逢。

  事實上,徐崢和歡喜傳媒的合作由來已久,二者不僅在作品方面深度合作,同時徐崢也是歡喜傳媒的股東。無論最終影片票房如何,徐崢都將成為最大的贏家。

  徐崢片酬占總成本18.4%

  歡喜傳媒2月26日晚間的一份公告,揭開了早已定檔在2020年1月上映的《囧媽》的“外衣”。

  公告顯示,歡喜傳媒全資附屬公司歡喜首映與北京真樂道簽訂電影製作協議,徐崢有條件擔任導演、監製、編劇、主演。歡喜傳媒將支付給徐崢的公司真樂道3000萬元製作費,徐崢個人2700萬元導演費、1000萬元監製費、1000萬元編劇費和4000萬元演員費,總共1.17億元。此外,歡喜傳媒還將另外1億元給徐崢用於第三方支付。以上費用皆是含稅價格。

  因此,簡單說就是這2.17億元的總成本中,徐崢的片酬占18.4%,而徐崢個人所得(即導演、編劇、監製費)比例約40%,影片製作比例為13.8%。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相比以往,每次被問及演員片酬以及影視劇成本時的模棱兩可,此次歡喜傳媒對影片包含主要演員片酬在內的各項費用進行了詳細的公告。

  一直以來,蒙著神秘面紗的演員片酬備受關注。去年8月,視頻網站聯合多家影視製作公司提出演員、嘉賓總片酬不得超過製作總成本的40%,主要演員片酬不得超過總片酬的70%。

  以此為參考,記者大致算了一筆賬。按照《囧媽》總製作成本共2.17億元計算,全部演員的總片酬不能超過製作中成本的40%,即演員總片酬不能超過8680萬元;主要演員片酬不能超過全部演員片酬的70%,即主要演員片酬不能超過6076萬元。徐崢在影片中的演員費為4000萬元,並未超過6076萬元。

  此前,據崔永元曝料,范冰冰曾和《大轟炸》簽訂表演合同酬勞為稅後1000萬元人民幣。後來,據新華社報導,范冰冰出演《大轟炸》,在劇組拍攝過程中實際取得片酬3000萬元,只有1000萬元申報納稅。

  2020年春節檔戰火提前打響

  公告指出,北京真樂道擁有電影劇本的全部版權,但作為《囧媽》的最大投資方,歡喜首映有權享有電影版權在全球範圍內的所有收益,包括電影票房、發行及出售所得利益、第三方新媒體獨播權等,且歡喜首映可全權酌情決定將新媒體獨家權轉讓予其他第三方。

  值得一提的是,徐崢是北京真樂道的實際控製人,他和妻子陶虹擁有真樂道51%和25%的權益,徐崢還是歡喜傳媒的非執行董事,並為主要控股東泰嶸控股(持有該公司已發行股本約15.03%)的唯一最終實益擁有人。

  不管怎麼看,徐崢個人已在影片上映前鎖定了一筆相當可觀的收益。說得通俗點,就是歡喜傳媒拿出2.17億元給徐崢個人以及徐崢的公司拍攝《囧媽》,徐崢作為歡喜傳媒的股東及簽約導演,還將在影片上映後獲得收益分成。

  在《囧媽》之前,歡喜傳媒的多部作品都獲得了市場的關注,讓股東成為導演,是歡喜的核心競爭力,也被內部叫做“導演合夥人製”。據悉,成立不到4年的歡喜傳媒目前已經擁有寧浩、王家衛、徐崢、陳可辛、顧長衛、張一白等股東導演,同時與包括賈樟柯、文雋、李揚、陳大明等在內的知名導演建立了緊密合作關係。

  今年春節檔上映的、由寧浩導演的《瘋狂的外星人》便由歡喜傳媒製作,製作成本超4億元,還被王寶強的樂開花影業保底發行。2月25日晚間,歡喜傳媒發佈公告稱,公司已經全數收取由《瘋狂的外星人》帶來的7億元人民幣保底收入。

  2020年春節檔的戰火早在一年前便打響,除了《囧媽》,由萬達影視出品、陳思誠導演的《唐人街探案3》,周星馳導演的《美人魚2》,《紅海行動》導演林超賢指導的《緊急救援》等不出意外,都將定於2020年開年後上映。

  《瘋狂外星人》由歡喜傳媒出品

  作為演員,徐崢在2018年可謂過足了戲癮。

  公開資料顯示,2018年上映的影片《幕後玩家》《超時空同居》由徐崢出演並擔任監製,而《一齣好戲》《江湖兒女》也由徐崢作為演員參與。

  貓眼專業版影人榜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至今,在中國電影史男主演單人票房總成績中,徐崢以13部影片共82.64億元的票房成績位列第7名。資料顯示,截至目前,徐崢參與的影視作品超100部。

  這些年徐崢從話劇演員,走向電視劇、電影演員,再到導演、監製、老闆,體驗了各種角色。與此同時,作為一名商人,徐崢也早已開啟商業和資本的大門。

  記者查詢天眼查發現,與徐崢有關係的企業共5家,徐崢不僅是上海真樂道影視文化工作室、上海徐崢影視文化工作室的法人代表,同時也是北京真樂道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北京真樂道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嘉興真樂道投資管理合夥企業的股東,以及上市公司歡喜傳媒的股東。

  2018年,由真樂道文化參與出品的電影《幕後玩家》最終票房3.58億元,同檔期的《後來的我們》則是歡喜傳媒投資的電影,影片最終票房為13.61億元。隨後獲得31億元的票房成績的《我不是藥神》出品方中也出現真樂道文化、歡喜傳媒的身影。今年春節當歡喜傳媒出品的《瘋狂外星人》,截至目前,累計票房21.79億元。

  不管電影市場競爭如何激烈、片酬收入如何,徐崢作為背後的投資人或股東,在這些電影投資上均有收益。

  此外,以較低成本收穫8.98億元的票房《超時空同居》,光線傳媒保底5億元。真樂道文化作為第一出品方,以51%股份直接控股的徐崢會得到一筆豐厚的公司收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