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多版本《倚天屠龍記》,哪個張翠山的兵器拿對了?
2019年03月01日16:34

原標題:這麼多版本《倚天屠龍記》,哪個張翠山的兵器拿對了?

2月27日,金庸熱門武俠小說《倚天屠龍記》又登上電視螢幕。這是本作第15次被改編為影視作品,第8次被改編為電視劇。《倚天屠龍記》第一卷的男主角是張無忌的父親張翠山。而作為前期的主角,電視劇版的張翠山卻往往不受導演和編劇重視,經常發生拍攝失誤、沒有理解原著內涵的現象。最為典型的一個現象就是張翠山的兵器拿錯了,編劇給了他不趁手的兵器。

李東學版張翠山

張翠山在武當七俠之中排行第五,人稱張五俠,是武當派掌門張三丰的關門弟子(殷梨亭、莫聲穀其實是宋遠橋代師傳授)。張翠山是張三丰最疼愛的弟子,文武雙全,武當七俠中天賦最高,可以說七個弟子中他最像張三丰。張三丰對他來說,是亦師亦父,除了將一身武術傳授他以外,也傳給了他一身文學修養。

張翠山第一次出場是在第三章“寶刀百煉生玄光”,他的形象借龍門鏢局鏢頭都大錦之眼顯現出來。都大錦“見馬上乘者是個二十一二歲的少年,面目俊秀,雖然略覺清臒,但神朗氣爽,身形的瘦弱竟掩不住一股剽悍之意”,道:“在下便是都大錦,閣下可是江湖上人稱‘銀鉤鐵劃’的張五俠麼?”

武俠小說里,兵器是習武之人的第二生命,亦是第二姓名。金庸小說也經常以兵器為綽號,給江湖人士命名,如“君子劍嶽不群”“一字電劍丁堅”。張翠山也同樣如此,“銀鉤鐵劃”顧名思義“銀鉤鐵劃張翠山”,銀鉤指“爛銀虎頭鉤”,鐵劃指“镔鐵判官筆”。江湖人士以筆為兵器在金庸小說里並不罕見,《笑傲江湖》中梅莊四友的老三禿筆翁也以判官筆作為兵器。禿筆翁在法中融合書法,包括是從顏真卿所書詩帖中變化出來的《裴將軍詩》,一共二十三字,每字三招至十六招不等。張翠山也是如此,他自得了“銀鉤鐵劃”外號後,深恐名不副實,為文士所笑,於是潛心學書,真草隸篆,一一遍習。這一設定告訴讀者,張翠山雖是道家子弟,卻有一身儒學修養和儒生氣質。這也為他後來的悲劇埋下了伏筆。但在眾多電視劇版本中,很多編劇將“銀鉤鐵劃”這一關鍵設定給忽視了。

包貝爾版禿筆翁

1978年、1986年,TVB兩次將《倚天屠龍記》改編成電視劇,張翠山分別由夏雨、任達華出演。這兩個版本的張翠山都是一手提爛銀虎頭鉤,一手握镔鐵判官筆。任達華雖然扮相玉樹臨風,神清氣爽;但他出演張翠山時31歲,比原著大上十歲;且皮膚黝黑。看慣了任達華的黑社會大佬形象的大陸觀眾,現在回過來看他名門正派形象,有些難以習慣不過,這一版故事情節比較忠實於原著,將張翠山和殷素素的情節基本拍攝出來。全劇40集,張翠山就占了10集。

任達華版張翠山

不過大部分內地觀眾記憶中張翠山的兵器是江湖人士的最常用兵器——劍。這一印像是馬景濤版張翠山帶來的。1994年,台灣電視公司製作了長達64集的電視劇《倚天屠龍記》。這部片子上映後,很快席捲兩岸三地,成為經典的金庸武俠劇。

馬景濤版張翠山

台視版《倚天屠龍記》對原著改編非常之大。馬景濤的張翠山雖是書生打扮,一身白衣飄飄加書生紗巾,劇中卻沒有顯現出一丁點文采。這版的張翠山和殷素素在第一集就相遇了,而且非常突兀。殷素素和殷野王在湖邊爭執,比試武藝。不明真相的張五俠拿著寶劍策馬而出,打走了殷野王。兩人的初次見面,張翠山以救苦救難的俠士出現。而原著和TVB兩版電視劇,張翠山是為了查明三師兄俞岱岩受害之真相,誤打誤撞在西湖邊見到了殷素素,“忽聽得琴韻冷冷,出自湖中,張翠山抬起頭來,只見先前在鏢局外湖中所見的那個少年文士正在舟中撫琴”。這版的張翠山還被改成一個“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的痞子,為了整殷素素,使用了各種小伎倆。當然,以“咆哮帝”堪稱的馬景濤在劇中也免不了咆哮場面,實在與那個文武雙全的青年聯繫不起來。

這是五俠還是痞子

金庸把“銀鉤鐵劃”配給張翠山作為兵器,當然與兵器有對應的武功。這個武功便是倚天屠龍功。倚天屠龍功是張三丰感傷俞岱岩因屠龍刀被人致殘,苦思“武林至尊、寶刀屠龍;號令天下,莫敢不從;倚天不出,誰與爭鋒”二十四字所含深意時創出的武功。在七名徒弟中,這一武功僅被深諳書法且正巧看到張三丰練功的張翠山所習得。師徒倆心神俱醉,沉浸在武功與書法相結合、物我兩忘的境界之中。張三丰寫完後還問張翠山這一路書法如何。張翠山意猶未盡,想讓大師哥他們出來一齊瞻仰。張三丰卻搖頭道:“遠橋、鬆溪他們不懂書法,便是看了,也領悟不多。”這部分情節告訴讀者張翠山獨有的文武修養。而這個顯現張翠山文武修為和鋪墊張翠山結局的關鍵劇情,台視版《倚天屠龍記》沒有拍出來。在浙東王盤山揚刀大會上,馬景濤版張翠山和謝遜比武,他在石壁上寫字的兵器也自然變成了劍。

以劍寫字

2001年,TVB再次播出了由莊偉建監製的《倚天屠龍記》。此劇為TVB拍攝製作第三部同名劇集。該劇在內地播出時被分為《倚天劍》和《屠龍刀》兩部分。這一版本的張翠山由知名演員劉鬆仁出演。52歲的劉鬆仁出演張翠山雖是硬傷,但編劇恰到好處的改編使張翠山文武雙全的形象更加豐滿。本劇的張翠山和殷素素(米雪飾)初次相會在杭州的字畫展賣會上。一堆俗人不識張旭草書《肚痛帖》,只有他倆識寶。殷素素買走了《肚痛帖》後,張翠山因躲雨與她在西湖亭邊談論書法。

劉鬆仁版張翠山

字畫展賣會

張翠山、殷素素探討書法

本劇是第一個將張三丰創倚天屠龍功橋段拍出來的電視劇。不過,令人遺憾的是,這一版本的張翠山只有“銀鉤”,沒有“鐵劃”;也就是說石壁上的字是勾出來的,而不是鐵筆寫出來的。

張三丰創倚天屠龍功

2003年,乖乖虎蘇有朋又演張翠山、張無忌父子兩人。眾所眾知,蘇有朋是演員中少有的學霸,但編劇卻沒給學霸拿筆的機會。與馬景濤版的張翠山一樣,他也沒有向張三丰學倚天屠龍功的機會。

蘇有朋版張翠山

2009年,古裝美男張智堯飾演張翠山。在此之前,張智堯出演過很多古裝劇,他的花滿樓讓80後、90後印象頗深。本版張翠山保留了原著的設定。他一身道服,左手爛銀虎頭鉤,右手镔鐵判官筆,可謂儒道雙修、文武雙修。

張智堯版張翠山

師徒合練倚天屠龍功

由於武器齊全,張智堯讓觀眾原汁原味地見識到了原著中石壁張翠山寫字的場景,“身形縱起丈餘,跟著使出‘梯雲縱’絕技……他左手揮出,銀鉤在握,倏地一翻,鉤住了石壁的縫隙,支住身子的重量,右手跟著又寫了個‘林’字……須臾間二十四字一齊寫畢。” 在全書中,王盤山石壁寫字是張翠山唯一一次同時展示文武修為的高光時刻,甚至蓋過了其師張三丰。謝遜凝視著石壁上那三行大字,沒有作聲,不得不服:“我寫不出,是我輸了。”書中還寫道:“就算張三丰本人到此,事先未曾有過這一夜苦思,則既無當時心境,又乏凝神苦思的餘裕,要驀地在石壁上寫二十四個字,也決計達不到如此出神入化的境地。”

張智堯版寫字

可見,張翠山在習得倚天屠龍功後,與“銀鉤鐵劃”相輔相成。他不但能空手施展,也可用爛銀虎頭鉤、镔鐵判官筆當兵刃使出。隨著劇情展開,讀者可以看到:倚天屠龍功這二十四字不但是貫穿《倚天屠龍記》全書的詩句;也是貫穿張翠山一生的經曆。憑藉倚天屠龍功,張翠山還曾輕取龍門鏢局三個鏢師、少林派的圓音跟圓業等四名師兄弟。後來他偕妻兒從冰火島回到中原時,在往武當山路上力鬥高麗青龍派第二代掌門泉建男,也用判官筆展開倚天屠龍功把他擊敗。

況且,許多讀者評論張翠山冠以“迂腐書生”,相比用他的文學修為來顯現書生氣質,用兵器不是更能直觀地表達這一點嗎?張翠山的死,有一部分要歸結於他的性格。謝遜評價張翠山一家三人:“你心地仁厚,原該福澤無盡,但於是非善惡之際太過固執,你一切小心。無忌胸襟寬廣,看來日後行事處世,比你圓通隨和得多。五妹雖是女子,卻不會吃人的虧。我所擔心的,反倒是你。”張翠山深受儒家影響,一心想成為正義的俠客;但他在友情、兄弟情和愛情之間徘徊著,最終無法掙脫這些感情的羈絆,不得不自殺。而這迂腐書生的性格,作者已經通過張翠山的兵器“銀鉤鐵劃”告知了讀者。電視劇中的張翠山要是沒有了“銀鉤鐵劃”,也就沒有了倚天屠龍功,張翠山這一角色就失去了原本的靈魂。

近日,2019版《倚天屠龍記》終於與觀眾見面了。此次,李東學版張翠山的兵器又換成了寶劍,同樣也沒有張三丰師徒合練倚天屠龍功的劇情。不過,最大的槽點已經不是這兩點了。這版的張翠山是所有金庸小說所有人物中武功最高的一位,沒有之一。因為王盤山上的字是張翠山用手在地上刻出來的。那可是王重陽也達不到的境界。

李東學版寫字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