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的浪漫旅行2》:為什麼現代人的婚姻幸福感變低了?
2019年03月01日15:35

原標題:《妻子的浪漫旅行2》:為什麼現代人的婚姻幸福感變低了?

《妻子的浪漫旅行2》開播後,熱度始終居高不下。一來這是第一季延續下來的口碑和熱度,二來這一季開播前各種爭議從不間斷。尤其是章子怡要參加該綜藝的消息傳出後,有章子怡的資深粉絲怒而發文表示要脫粉,在輿論引起好一陣討論。

《妻子的浪漫旅行2》的節目形式延續了第一季的主要設定,第一現場妻子去旅行,第二現場丈夫和主持人在棚內遠程觀察妻子的旅程。節目一共邀請了包文婧和包貝爾、章子怡和汪峰、袁詠儀和張智霖、張嘉倪和買超4對夫妻。

《妻子的浪漫旅行2》海報

雖然節目目前在豆瓣的評分6.8分,並不算高,但如果撇開對個別嘉賓的偏見,節目並不難看。自2013年《爸爸去哪兒》開播後,中國綜藝界開啟了真人秀時代,但大多數真人秀都給觀眾過分劇本設計和“假”的觀感,其問題就出在嘉賓身上。比如很多旅行類節目,邀請的少男少女彼此陌生,卻要在一個節目中努力地表現和諧與親密,很容易露出破綻。但《爸爸去哪兒》《幸福三重奏》《我家那閨女》《妻子的浪漫旅行》等幾檔節目的可看性就高出不少,原因在於嘉賓本來就是親子、夫妻、父女關係,足夠熟悉足夠親密,可以放下諸多戒備和偽飾,真實真誠得多。這幾檔真人秀由此也能觸發觀眾對於與親人關係的思考。

《妻子的浪漫旅行2》就是一個觀察親密關係的極好樣本。

幸福的婚姻總是相似的

節目中的4對夫妻,相處狀態截然不同。

張智霖與袁詠儀的“仙靚夫婦”,相識27年,結婚18年,是一種非常舒服非常協調的老夫老妻狀態。像第1期(先導片)我愛你大挑戰的任務,丈夫為妻子準備一場約會,讓妻子自然地說出“我愛你”。張智霖的約會地點是在沙灘,袁詠儀得知後的第一反應是,這麼冷去沙灘怎麼會浪漫?接著又吐槽,張智霖千萬不要提出什麼漫步沙灘,她不想沙子進鞋。

這就是過了熱戀階段的老夫妻狀態,他們較難被小年輕愛玩的浪漫橋段所感動,或者更確切地說,浪漫已經化為他們日常生活中的點點滴滴,是日常。因此當袁詠儀得知這是節目組的任務時,她的回應是:“我每天都愛他啊,怎麼可能只因為他準備了燒烤我就愛他呢?”

仙靚夫婦的相處狀態非常舒服

包貝爾和包文婧的“雙包夫婦”,相識14年,結婚4年。很明顯,包文婧是這對關係中愛得更深更投入的一方,因為她不像包貝爾那樣在外面有事業,她的小天地就是這個家——以包貝爾為中心,照顧女兒,整理家務。包文婧在包貝爾面前完全是迷妹狀態,老公是她的天她的地她的一切。第1期節目包貝爾帶包文婧到他們剛戀愛時租的幾平米的小屋,當年包貝爾一無所有,包文婧無怨無悔跟著,是挺打動人的。

包文婧其實蠻可愛的,她深愛包貝爾

買超和張嘉譯的“買嘉秀夫婦”,相識7年,結婚4年,男帥女靚,播出後圈粉無數。這對小夫妻都有著少女心,都很可愛,也愛撒嬌,倆人在一起互動時的畫面簡直就甜寵劇的翻版,各種粉紅色泡泡冒不停。比如第2期張嘉倪說到的“帶著殼的兔兔”和“脫了殼的龜”,是一種非常少年感、非常童話的浪漫。

買超和張嘉倪就是甜寵劇的現實版

汪峰和章子怡的“怡峰夫婦”,相識6年,結婚4年,他們與仙靚夫婦有相似又有不同的地方。相似是因為他倆都曾經曆過許多,尤其是種種輿論上的狂風暴雨,因此當他們進入婚姻時,成熟得多,少去許多棱角,省去大量磨合。不同的地方在於,哪怕已經結婚4年,怡峰夫婦依舊處於輿論的風暴眼,公眾對他倆有諸多的刻板印象和誤會,他們仍舊需要強大的內心來面對這一切。

汪峰寫給章子怡的信好幾頁,節目只能二倍速快進了

汪峰與章子怡很契合,一方面他懂章子怡,像第2期節目最後丈夫給妻子寫信,汪峰洋洋灑灑寫好幾頁,還分好幾點,每一點開頭都是“你們熟悉卻也不太瞭解的子怡”。另一方面汪峰“好為人師”,這個咖位的章子怡物質上榮譽上已得到太多,唯獨缺少的是當她孤獨面對輿論風暴時,一個懂她、陪她一起、能夠開導她、給她做心理建設的人——汪峰剛好特別擅長這些。第3期有一個小細節就將汪峰愛講大道理、好為人師(都是中性形容詞,非貶義)的特點表現出來,演播廳幾個丈夫在進行嗑瓜子比賽,汪峰第一名,贏了之後還認真地教起其他人怎麼嗑瓜子。有一種反差萌。

汪峰演示嗑瓜子,不放過每一個當老師的機會

幾期節目下來,不少觀眾在熱議哪一對夫妻的相處模式最好,甚至有人煞有介事地在總結所謂的“禦夫術”。其實這是看真人秀節目最應該警惕的一個誤區:我們可以從中學習、反思,但不能以節目中的人為標尺,來要求身邊的人。

像買超通過這個節目圈粉無數,估計不少觀眾希望自己的愛人能夠像買超一樣可愛一樣甜,不自禁地便拿伴侶與買超比,你看人家買超怎麼怎麼樣,你卻不怎麼怎麼樣,不滿和矛盾可能由此產生。換句話說,觀眾的情感閾值提高了,本來親密關係挺幸福的,結果在這種攀比思維下,他/她會感到不足,並輕易地就發現了自己的“不幸”。

為什麼這是一個誤區?因為幸福婚姻的根本奧秘在於——合適。節目的四對夫婦都很幸福,因為他們彼此契合;他們都足夠優秀,吸引的都是優秀的人;他們的相處方式,也沒有高下之分。不可能每個男性都是買超,也不可能每個女性都是張嘉倪;買超適合張嘉倪,卻不見得適合包文婧。

難點就在於,夫妻間的合適是怎麼來的?真有那麼巧的一個蘿蔔一個坑嗎?並不盡然。兩個帶有棱角、毫無血緣關係的人如何建立親密的關係?因為愛。沒有天然的合適,只有雙方不斷地調適、磨合,有人讓步、有人包容,久而久之才能形成默契。

這四對夫妻都挺打動我的,除了偶像劇、身邊零零散散相愛的例子(不相愛的例子更多),還能夠看到真實的相愛夫妻的狀態。無論是張智霖哽咽地說總有一天只有一個人去旅行,包文婧10多年一如既往地全情去愛,還是買超遮掩不住的充滿愛意的眼神,汪峰長信里對妻子點點滴滴的介紹——這些都是愛,把對方掛記心上、願意為對方付出和犧牲的愛。

為何親密關係中的幸福感在減少

第2期結尾章子怡談到參加節目的初衷時說,“我覺得現在的人缺乏幸福感”。

幸福感哪裡去了

這的確是部分事實。網上不難檢索到各種調查,願意結婚的人越來越少、覺得婚姻不幸福的人越來越多等。當然,這些現象背後與個人主義、獨居社會的到來以及女性平衡事業和家庭的艱難等有關;明星比普通人更幸運的地方在於,他們不會為物質所困,不像普通人那樣要遭遇種種形而下(房子、孩子教育、贍養父母)等生活壓力——這些很能磨損愛情和婚姻。但也應該看到,這世上有諸多不公平,但無論你貧窮富貴,公平的是——我們都有人愛、我們都有愛人的本能,這些不以其他外因為前提。因此幸福感越來越低主要來自於內因:現代人越來越不懂得如何處理一段親密關繫了,我們從中獲得的幸福感越來越稀少。

就比如看了節目,我們都知道一段好的婚姻關係要合適,合適的關係又離不開愛。問題是,很多時候我們都是等對方做調整來適應自己,等對方來愛自己——而不是主動付出。

我們在面對愛情和婚姻時,愈發理性了,我們太懂得計較了。

這尤其體現在我們對雙包夫婦的態度上。包文婧太愛包貝爾,甚至可以說,愛到有點失去自主和自我,她心甘情願,包貝爾也愛她。但筆者的朋友就說,包文婧的這種愛沒有女性的自主意識,挺可怕的,如果所愛非人,下場肯定很慘;她補充一句,她是不可能讓自己的女兒以後這樣“沒有底線”地愛一個男人的。

包文婧從包貝爾住五平方的出租屋時就陪著他,一開始經濟來源主要也是包文婧,雖然我們在感歎這份愛情的純粹時,也不妨做個假設:如果我們愛一個人,當他/她一無所有,並且以後也幾乎不可能像包貝爾那樣大富大貴時,我們是否還會如此堅定?

我們還能接受五平米出租房的愛嗎?

很多人是不會。明碼標價的愛情在這個時代挺普遍的,“相親價目表”隱秘地藏在很多人的腦海中。就連張智霖袁詠儀這樣的老夫老妻2017年首次買房只寫張智霖名字,網友也要議論好幾天。我們還未動情時,可能已經在計算他/她是否有戶口,是否有房子;才開始交往時,也精準地計算著投入與付出,他/她付出得有比我多嗎?他/她愛我是否多一些?如果答案是“否”,我們已經在打退堂鼓,或者心猿意馬有所保留,隨時做好退出這段親密關係的準備。

如果每個人都那麼精確,每個人都是“商人思維”談戀愛,結果是每個人都等不到一份全心全意的愛。

因為“愛就是不問值不值得”。這句話是張愛玲說的,千真萬確不是偽造。但張愛玲卻常被營銷號當做負面典型,把她描寫成愛得卑微到塵埃里,結果愛了個渣男,最後遍體鱗傷的形象。於是我們這個時代的愛情主旋律是:愛得理智一些、愛得有保留一些。各色情感作家冒出來,他/她們在公眾號里講述著愛情,說一個人忙於工作忽略你就是不夠愛你,我們在親密關係中一定要留一手有所保留,我們要熟練掌握種種PUA理論……總之,要控製我們在一段感情中的投入度,才能在關係破裂時及時止損、瀟灑離開。

因為我愛你啊,所以一切都是“我願意為你”

於是愛得驚天地泣鬼神的瓊瑤劇,在這個時代已經顯得過時了,紫薇和爾康的深情台詞成為搞笑表情包;魏瓔珞才是這個時代的愛情代表。《延禧攻略》最後一集,瓔珞大獲全勝後告訴繼後,她贏得乾隆寵愛的秘訣是“愛他,也不要告訴他”“先說出口的人,就已經輸了”。你看,魏瓔珞最愛的還是自己。於是繼後說,“可笑,太可笑了”。

繼後愛得癲狂,還是“敗”給魏瓔珞

的確可笑,這裏愛不是不問值不值得,而是無時不刻不在計較值不值得,它要求你控製住自己愛的機製和本能,它要求你愛得絕對安全,彷彿愛情就是戰場,一不留神你就會被殺得片甲不留。——而這恰恰成了我們這個時代最常見的愛情模式,有所保留地愛、斤斤計較地愛、充滿猜忌地愛。

愛從來都是相互的,我們愛得自私,怎麼能奢望別人愛得無私?畢竟不是每個人要麼有才要麼有財要麼有顏,我們多是一切都那麼普通的平凡人,我們不願去愛,愛不會自己長腳過來。“你要相信世界上一定有你的愛人。他一定會穿越這個世界上洶湧著的人群,他一一地走過他們,走向你。他一定會找到你。你要等”這種廣為流傳的煽情語錄,是一種話術,你毫無作為,大概率是等不到的。哪怕像買嘉秀夫婦,的確是買超走向張嘉倪,但如果張嘉倪在這段婚姻中沒有付出和犧牲(一個事業上升期的女明星結婚三年生倆娃不是付出是什麼),他們不會有如此甜蜜的狀態。

當然這個世界到處有所托非人的故事,但錯的是那個人,而不是愛情本身,我們不能因為怕遇到負心漢,就閹割了自己愛的慾望和能力。汪峰和章子怡之前的情感曆程都不順利,但若不是依舊相信愛、投入愛,他們不會遇到彼此。我也不是鼓動大家愛得盲目、肆意揮霍愛,如果你認為愛情不是必需品,你認為自己比愛情重要,那麼這是值得尊重的選擇,你可以理性可以功利;但如果你渴望愛情,那麼當你真的認定他/她了,可否先擱置空洞理論、擱置種種盤算,敞開自己,試著憑著你的感覺深愛一個人?

旅美作家王昭陽有一段描寫愛情的語錄精準而迷人:“愛情是敞開自己。生命曆程和動物直覺中最原始、率真,甚至非常羞恥的層面,赤裸裸袒露給對方。一觸碰便弄得血肉模糊,痛不欲生。由此長出另一個稚嫩生命。不是肚裡的胎兒,而是非常纖細、被不太準確地稱之為‘我們’的東西。”

《妻子的浪漫旅行2》的夫妻們都讓我看到那種稱作“我們”的東西。祝福他們繼續幸福,祝福我們一樣幸福。

哪怕一個人的旅行很快樂,但沒有你,我很不習慣。因為早已不是“我”和“你”,而是“我們”。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