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曉群︱五行占:鼔妖之寵樹私戚
2019年03月01日14:57

原標題:俞曉群︱五行占:鼔妖之寵樹私戚

班固漢誌在聽之不聰目下,有鼔妖一項。如《南齊書·五行誌》所言:《聽傳》曰:“不聰之象見,則妖生於耳,以類相動,故曰有鼓妖也。”一曰,聲屬鼓妖。前文已記《漢書》《後漢書》以及《晉書》鼔妖例目,包括雷震。本處續記《晉書》例目如下:

其一,惠帝永康元年六月癸卯,震崇陽陵標西南五百步,標破為七十片。是時,賈後陷害鼎輔,寵樹私戚,與漢桓帝時震憲陵寢同事也。後終誅滅。永興二年十月丁醜,雷震。

其二,懷帝永嘉四年十月,震電。

其三,湣帝建興元年十一月戊午,會稽大雨震電。己巳夜,赤氣曜於西北。是夕,大雨震電。庚午,大雪。案劉向說,“雷以二月出,八月入”。今此月震電者,陽不閉藏也。既發泄而明日便大雪,皆失節之異也。是時,劉聰僭號平陽,李雄稱製於蜀,九州幅裂,西京孤微,為君失時之象也。赤氣,赤祥也。

其四,元帝太興元年十一月乙卯,暴雨雷電。永昌二年七月庚子朔,雷震太極殿柱。十二月,會稽、吳郡雷震電。

其五,成帝鹹和元年十月己巳,會稽郡大雨震電。三年六月辛卯,臨海大雷,破郡府內小屋柱十枚,殺人。九月二日壬午立冬,會稽雷電。四年十一月,吳郡、會稽又震電。

其六,穆帝永和七年十月壬午,雷雨震電。昇平元年十一月庚戌,雷。乙醜,又雷。五年十月庚午,雷發東南方。

其七,孝武帝太元五年六月甲寅,雷震含章殿四柱,並殺內侍二人。十年十二月,雷聲在南方。十四年七月甲寅,雷震,燒宣陽門西柱。

其八,安帝隆安二年九月壬辰,雷雨。元興三年,永安皇后至自巴陵,將設儀導入宮,天雷震,人馬各一俱殪焉。

其九,義熙四年十一月辛卯朔,西北方疾風發。癸醜,雷。五年六月丙寅,雷震太廟,破東鴟尾,徹柱,又震太子西池合堂。是時,帝不親蒸嚐,故天震之,明簡宗廟也。西池是明帝為太子時所造次,故號太子池。及安帝多病,患無嗣,故天震之,明無後也。六年正月丙寅,雷,又雪。十二月壬辰,大雷。九年十一月甲戌,雷。乙亥,又雷。

其十,惠帝元康九年三月,有聲若牛,出許昌城。十二月,廢湣懷太子,幽於許宮。明年,賈後遣黃門孫慮殺太子,擊以藥杵,聲聞於外,是其應也。

其十一,蘇峻在曆陽外營,將軍鼓自鳴,如人弄鼓者。峻手自破之,曰:“我鄉土時有此,則城空矣。”俄而作亂夷滅,此聽不聰之罰也。

其十二,石季龍末,洛陽城西北九里,石牛在青石趺上,忽鳴,聲聞四十里。季龍遣人打落兩耳及尾,鐵釘釘四腳。尋而季龍死。

其十三,孝武太元十五年三月己酉朔,東北方有聲如雷。案劉向說,以為“雷當托於雲,猶君托於臣。無雲而雷,此君不恤於下,下人將叛之象也。”及帝崩而天下漸亂,孫恩、桓玄交陵京邑。

其十四,吳興長城夏架山有石鼓,長丈餘,面逕三尺所,下有盤石為足,鳴則聲如金鼓,三吳有兵。至安帝隆安中大鳴,後有孫恩之亂。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