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遊戲一場夢 因玩這個他一年就虧掉上海一套房
2019年03月01日14:12

  原標題:一場遊戲一場夢!因為玩這個,他一年就虧掉上海一套房!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圖片來源:攝圖網
圖片來源:攝圖網

  在上海這樣的城市,一套還過得去的房子首付都不會低於100萬,而從農村小鎮走出來的,並紮根一線城市的青年能夠靠奮鬥在上海買下一套房就更不容易了。

  本文就是火山君(微信號:huoshan5188)近期在採訪私募中年輕的期貨交易員在上海買房的故事。他們在期貨交易過程中的泣血故事和投資心路曆程,或許能為普通投資者帶來一些感悟。

  C君是火山君認識近十年的圈內好友,他十年前從上海交大電院畢業後,一直在從事商品交易。C君大部分職業生涯是在滬上某吉投資供職。

  某吉投資是一家大型國際貿易商在國內的投資機構,負責內外貿易的套期保值投資和自營投機交易,保值和投機兩部分共用公司的投資服務資源,但決策、頭寸、核算都是嚴格分開的,互不相關。

  C君是一名一線資深交易員,負責交易國內煤炭方面的期貨如動力煤、焦炭,國外的原油掉期和場外期權、以及國內的石化產業鏈品種如瀝青、甲醇等能源板塊。

  C君還有個遠房表親L君。經C君推薦,L君2015年下半年開始在某吉投資實習,L君跟著C君,較為直接地學習了期貨交易。

  2017年,無論是期貨市場還是股票市場,都是行情較為寡淡的一年,交易都難有較大的成績,但對C君和L君來說,2017年還是有變化、有意義的一年。

  2017年L君畢業了,正式進入職場。計算機專業的市場需求這幾年一直較高,L君並沒有去最熱門的互聯網公司,而是選擇了上海某頭部券商的IT運維崗位,也算是如願進入金融行業。

  L君家境在小縣城算是殷實,他在上海有個相戀三年的女友,也準備結婚了。雙方父母為他們準備了200多萬的首付款。

  2017年C君的大兒子也要上幼兒園了,當C君準備再買套學區房的時候,老婆又給他生了個兒子。

圖片來源:攝圖網
圖片來源:攝圖網

  轉眼到了2018年,此時上海的房價還算平穩,L君覺得年輕就要搏一搏,說服女友先拿出首付中的60萬投資期貨。而C君也決定不買房,給老婆留了三年的房貸和幾十萬的應急備用款後,辭職拿著400多萬開始了個體專職交易。

  2018年年初開始,作為曾經的短暫師徒,C君和L君各自交易,又常常討論著市場行情。

  2018年上半年行情比較寡淡,唯一的亮點是化工系品種在國際原油的帶動下有一波可觀的上升行情。

  然而國內原油上市交易時,國際原油已經從42美元/桶一口氣漲到了65美元/桶,基於C君的分析,由於石油主產國減產協議的約束力以及當時經濟環境下的需求,C君並不看好原油在65美元以上的價格上漲空間,認為安全邊際和盈利空間都不值得大舉參與。

  但隨後國際原油突破了70美元,在此背景下,國內的原油和化工品種在2018年上半年仍然走出了較大的漲幅。C君僅僅少量介入原油化工系的多頭交易,L君則激進地參與了化工系的多頭交易。

  到了2018年8月,C君盈利不足10%,但L君的60萬本金已經變成了100萬。這年8月是個分水嶺,原油市場開始顯示疲弱的勢頭,C君轉變為開始看空原油及化工市場,不過彼時國內的化工品種仍然以強勁的多頭為主。

  8月下旬C君開始做空原油、瀝青、甲醇,L君則集中火力仍然在做多當時漲勢最強勁的PTA。

圖片來源:攝圖網
圖片來源:攝圖網

  很快,原油及化工系繼續強勁上漲,C君之前盈利全部回吐,開始損失本金,L君60萬本金變成權益超過120萬。

  2018年9月原油化工系繼續上漲,但力度在減弱,品種走勢分化更大。C君除了甲醇仍在持有外,原油和瀝青都已相繼止損,L君也開始看空後市。

  去年9月中旬,C君又開始做空瀝青和原油,L君也開始做空化工品瀝青和甲醇,隨後國內原油開始了一輪更猛烈的急漲,臨近“十一”長假,C君和L君都減少了交易頭寸,彼時C君本金虧損到只有300萬,壓力巨大。L君更為積極的風格,致使他本金回撤比例更大,權益回到了70萬附近。

  去年“十一黃金週”過後,化工系隨後開始了急轉直下快速大跌。

  C君和L君也重新開始了空頭交易,但C君本金300萬左右,倉位和頭寸已經重新按新本金保守配置。而L君仍是高倉位做空。

  功夫不負有心人,C君開始盈利,L君的賬戶權益再次回到120萬以上。此時,C君繼續按照400萬的本金配置交易,繼續做空瀝青、甲醇。L君和未婚妻商量之後,又投入了100萬本金,本金160萬,此時權益到220萬。

  去年11月,L君把賸餘的房款全部投入到本金中,合計到了240萬。至11月底,C君的權益超過700萬,淨盈利超過300萬,而L君的權益則超過800萬,淨盈利超過500萬。

  去年12月化工行情出現回抽和停滯,C君積極減倉兌現利潤,L君保持倉位備受折磨,然而也並沒有什麼大的損失。

  去年11月末市場傳言某大頭寸交易者在海外原油市場做錯方向,當時聚會C君和L君討論時認為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麼原油可能還有一跌,大頭寸認輸都是有代價的。

  彼時C君的態度是,這可能的一跌結束後,空頭行情隨時可以結束,輕倉參與,L君則是最後的機會一定要把握住。大家勸L君先把本金拿出來,L君說“等我淨賺1000萬,一定第一時間把本金拿出來”。C君和L君都把12月的重點交易放在了原油上,但是敞口比例差異很大,C君輕,L君重。

上海國際能源交易中心的原油期貨指數
上海國際能源交易中心的原油期貨指數

  去年12月下旬,原油果真有最後一跌,相同的是C君和L君都收益豐厚。C君獲得了近100%的盈利,L君盈利最高的那天離淨盈利1000萬隻差二十幾萬。 L君前後總共本金投入240萬,2018年結束時,淨盈利超過350%。不同的是,在12月的原油下跌中,C君且跌且平倉,L君且跌且加倉。2018年結束時,C君幾近空倉,L君幾近滿倉。

  如果現在是2018年末,這是個完美的結局,資深交易員保守,獲得了將近100%的收益,年輕交易員積極聰明,淨盈利超過350%,甚至半年不到獲得將近1000萬的淨利,一顆交易的新星冉冉升起。

  然而老天並沒有給L君淨盈利超過1000萬後抽出首付款的機會,哪怕就差那麼一點點。

  2019年元旦過後,原油開始了一波淩厲的反彈,短短一週時間,一切都變了。

  3天后L君權益腰斬到不足600萬,高倉位高波動,L君頂著巨大的壓力,想等個再次下跌他就減空單。

  又過了4個交易日,L君已經損失到最初的本金,權益只有200萬出頭了,又過了7個交易日,權益變成140萬,他在巨大的壓力之下終於認輸,崩潰離場。而C君元旦後已經空倉,盈利未受任何影響。

  市場面前,無論是機構還是個體,無論是巨無霸還是小資金,無論是行業專家還是初出茅廬,都是學生,沒有人超然於外。資深交易員都年輕過,但年輕交易員不一定能有機會變成資深,明星年年有,壽星卻沒那麼多。

  所幸交易之外,還有生活,青年交易員C君繼續為家庭奮鬥著,L君過年後就要和女友成婚了,本金損失了,愛情還在。

  (文中交易員均為化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