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講述:從報導“網紅”洞藏酒到“死亡威脅”
2019年02月28日13:33

原標題:記者講述:從報導“網紅”洞藏酒到“死亡威脅”

茅台鎮夜景 圖/新京報記者 鄭新洽

【引言】

茶館里的笑話

貴州省仁懷市副市長鄧帆多年前曾在外地出差時,詢問當地一家茶館的服務員:“你知道茅台酒嗎?”

“我知道,是那個雲南省貴州茅台酒對嗎?”

和鄧帆同行的人當場笑了起來。鄧帆很是詫異,連忙問道:“雲南是雲南省,貴州是貴州省,兩個不同的省份,不是一個地方。你為什麼要這樣說?”

“因為我在網上買茅台酒的時候,包裝盒上寫了雲南貴州茅台酒。”服務員答。

鄧帆聽聞轉身和同行的人說:“聽起來是個笑話,仔細想想,這是在砸茅台鎮的招牌。”

茅台鎮的名氣自不用說,這裏的人世代以做酒為生。但一些商戶想在數以千計的當地白酒商戶中分一杯羹,動起了歪腦筋。他們用假貨衝擊市場,成為鄧帆口中的“砸牌人”。

【發現】

洞藏酒是個三無產品

電商平台上,“茅台鎮洞藏老酒”的名字近期火了起來。這些壇身長毛,看似“老物件”的白酒被標註“茅台鎮”的名片後銷量走紅。

仔細翻看評論,好評差評參半。差評中,有的網友說:“茅台多個鎮,買酒需謹慎”。從這些所謂洞藏酒圖片來看,包裝並沒有發現明顯的商品標示。憑藉曾經對“假茅台酒”進行過調查報導的經驗,記者對這些網紅洞藏酒的來曆大大地存疑。

春節期間,記者來到貴州省仁懷市茅台鎮。赤水河穿鎮而過,這個被稱作“中國酒都”的地方,酒商鱗次櫛比,空氣中瀰漫著醬香酒味。

2月8日到2月18日,記者在仁懷市區和茅台鎮待了整整10天,接觸過很多酒商,當談到這個號稱來自茅台鎮的“網紅洞藏酒”時,這些酒商無一不說這是個三無產品。而仁懷市市場監管局給出的答覆更加確認了這一結論:“早在兩年前就已經禁止生產和銷售所謂洞藏酒。”

【探訪】

黑作坊老闆道出實情

陳建榮是一個生產“洞藏酒”黑作坊的老闆。

記者稱自己是電商平台的白酒經銷商,陳建榮可能覺得“大客戶”來了。為了能做好這單生意,他把自己的作坊包裝成一個具有生產、銷售資質的酒廠向記者進行宣傳。

陳建榮(化名)帶記者去他的作坊,在車上他講述了洞藏酒的內幕 圖/新京報記者 鄭新洽

陳建榮開車把記者帶到他的作坊里。這個酒作坊簡陋,環境髒亂不堪,三個工人正在作坊里灌裝白酒,沒戴手套,也沒有任何衛生防護措施。在陳建榮帶記者參觀時,一名工人把白酒灌進酒瓶時倒多了。這個工人馬上看了陳建榮一眼,趕緊用手摀住酒瓶,酒瓶里的白酒滲過工人的手指縫湧了出來,又流入到酒瓶里。“哎呀,裝多了。”這名工人笑著說。

對於陳建榮來說,當有客人在時,工人的這種操作失誤明顯是不利於生意的。他趕緊掏出一支菸給記者以緩解尷尬氣氛。實際上,工人的這種操作已經違反了《食品安全法》。陳建榮難道不知道嗎?

果然,當問及陳建榮酒廠的營業執照和生產許可證等資質時,他又開始遞煙並不斷重複著:“這些都有,你放心。”然而,工人卻表示,陳建榮的“酒廠”實則已關停,現在只是一個黑作坊罷了。

陳建榮顯然不想丟掉這單生意。他帶著記者去附近的一個酒廠看了洞藏酒的成品。“一箱六瓶,不是真正的洞藏,洞藏只是個噱頭而已,”說著,他當面打開了包裝,六瓶洞藏酒的罈子上長了毛。

“洞藏是不可能的,都是散酒灌裝進酒瓶後,再對酒瓶做舊,”陳建榮說,“只要買來散酒和包裝,用散酒灌裝進瓶子裡,再用紙包住酒瓶,用醬油打濕瓶身,再刷上一層漿糊,在陰暗處放置一個星期左右,毛就長出了”。

至於生產成本,陳建榮道出了實情:一瓶一斤裝的洞藏酒的成本可以控製在5元。

“黑白通吃”的秦總

調查中,記者發現線上線下銷售洞藏酒的商家使用的廠家註冊信息多為虛假,有的甚至盜用其他商家的相關信息。

通過某短視頻平台,記者找到秦總所生產的洞藏酒廣告,秦總是仁懷市一家白酒銷售公司的老闆,有自己的註冊公司。他的妹妹王曉芳曾多次在上述短視頻平台上發佈洞藏酒的銷售廣告。通過王曉芳在短視頻平台留下的微信號,記者最終聯繫上了秦總並最終在仁懷市區一棟居民房內見到他。

秦總很熱情地介紹,他的公司剛成立不久,主營白酒生產和銷售,現在只是暫時租用居民房作為公司的辦公地點。

陳建榮(化名)展示洞藏酒樣品 圖/新京報記者 遊天燚

秦總得知記者在詢問洞藏酒的事情時,他從牆角抱來一個紙箱,打開之後裡面是六瓶長著毛的洞藏酒,上面除了“貴州茅台鎮洞藏老酒”之外,沒有其他任何信息。顯然,這依然是一個三無產品。秦總說,這是他們在各種電商平台上賣得最好的產品。

“可你這是三無產品,”記者問道。

“就是這樣的,一樣賣。”秦總放下手中的酒瓶,坐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搖頭晃腦地笑著說,“我幹了三、四年了,還沒出過事情。”

“被查了怎麼辦?”

誰知秦總立刻收起了二郎腿,提高嗓門說:“你要是出了事情,我給你負責,這個酒是我自己調的,保證沒事。”實際上,根據註冊信息,秦總的公司只有銷售的經營範圍,並沒有生產白酒的資質,更別提“酒是他調的”。

秦總是仁懷市當地人,今年25歲的他自稱做酒十多年。按照她的說法,秦總十幾歲時就開始生產、勾兌白酒。按理說,他應該深諳“販酒之規”。但當提及其白酒生產資質時,他辯稱酒是他大伯家生產的。記者隨後提出想去看看其洞藏酒的生產地時,他卻拒絕了。

自稱“黑白通吃”的秦總表示不怕執法部門的檢查。但在反複詢問下,他承認自己製販的洞藏酒是三無產品。

【後續】

死亡威脅

2月25日,新京報刊發《茅台鎮洞藏酒:被灌製的“三無”網紅》系列報導,以視頻和圖文的形式報導了網紅洞藏酒的製假內幕。

當天上午11時15分,秦總給記者發來短信說,“我麻煩你把視頻刪了,別讓我找關係找你。”

然而,這個略帶威脅口吻的短信由於手機靜音狀態,並沒能第一時間被看到。直至秦總當天中午12時15分給記者打來電話。電話中,秦總口氣強硬地說:“你把視頻刪了。”

“為什麼刪?”

“我調的是好的酒,又不是差的酒。”

“你賣的是三無產品。”記者說。

“你在哪裡?”秦總語速加快,聲調變高。

“在北京,我做的事情是符合程序的。”

“你還符合程序啊?你個XX。”秦總開始辱罵道。

“你嘴巴放乾淨點。”

還沒等記者說完,秦總搶著說道:“我嘴巴放乾淨點?我削死你你曉得不,如果你在仁懷的話,老子絕對派人砍死你。”隨後秦總便掛斷了電話。

當天下午,仁懷警方致電記者稱,秦總已被控製,正在對其進行調查。此時,離記者和秦總通話結束不到3個小時。最終秦總被警方“行政拘留10天,罰款500元”。

警方轉發給記者的秦總的道歉信。仁懷市公安局供圖

當晚,仁懷市公安局刑偵大隊的民警通過微信給記者發來一封秦總的道歉信,稱不該對記者進行威脅,現在也很後悔。記者隨後委託辦案民警轉告秦總,接受道歉,並勸他以後好好做生意,別搞非法的事了。

畢竟他才25歲。

【查處】

兩年前的曝光

報導刊發後,仁懷市委、政府會同當地市場監管部門、公安部門等職能單位立即介入調查。

2月28日,仁懷市副市長鄧帆表示,他們一直在打擊假冒偽劣行為,雖然破過不少案子,但依然有人換著方法造假。

早在2017年,仁懷市就已叫停洞藏老酒等類似產品的生產和銷售。鄧帆也介紹了查處工作的難點,比如在查處時,經常遇到一些正規廠家信息被盜用,或者店家通過刷單提高排名的情況,這些行為都影響了量刑,由於廠家也不主動維權,導致執法、取證困難。

鄧帆說,茅台鎮的品牌是老祖宗留下來的特殊禮物,不能因為假冒偽劣產品把這張好幾代人努力打造的名片給毀了。談及前文中自己多年前在外出差的經曆,鄧帆表示我們現在做的,就是不想讓當年在茶館里的笑話重現。

2月15日,一家銷售洞藏酒的老闆曾對記者說,“前年2月份的時候,一個北京來的記者來我們這裏採訪了一個老闆作假的過程,後來被曝光了就換了個地方繼續做,但最終還是被查了。”

這個老闆口中的報導,是新京報在2017年2月份報導的茅台鎮當地酒商通過灌裝劣質散酒偽造茅台酒的一條龍服務。沒想到,在記者報導當地假酒製售兩年後,依然有陳建榮、秦總、王曉芳這樣的商家頂風作案。

當然,在這些製假商的眼中,只有低成本和高利潤。

(文中王曉芳、陳建榮為化名)

新京報記者 遊天燚 編輯 程磊

校對 郭利琴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