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教育而生
2019年02月28日15:14

原標題:為教育而生

  作者簡介

  平瑞方,80後媒體人,從事多年媒體工作,曾任本報《星週末》主編、專刊部副主任等,主持編輯撰寫《永和》、《天下都城隍》、《馬壁峪》等多本圖書專輯,出版《鄉村中國》、《文明中國》等圖書,現為《行旅人》總編輯。

  王世卿簡介

  碩士研究生,物理教師出身,精於教學研究,現任北京星大路教育集團董事長、山西新大陸學校校長;廣泛涉獵高考九大科目,每年親自和學生一起參加高考,文理科交替,被媒體稱為“高考哥”“恢復高考40年標誌性人物”,2018年報考理科;長期研究藝考升學政策和高考誌願填報,曾為5000名高考生策劃升學方案,成功率99%;提出“中等生”教育理念,致力於“讓中等生考上好大學”,獨創中等生教學體系並應用於教學實踐,創造出連續八年二本以上升學率超90%的“新大陸奇蹟”。

第十二章 破碎的從政夢(中)

  跟著人群走是一種選擇,一種安全的選擇,跟著愛好走,跟著理想走,是冒險的選擇,有不可預料的成功和失敗等在前面,但因為年輕,選擇得起,失敗得起,可預料的未來反而無趣。

——嚴歌苓《老師好美》

  這又是一段艱難的時光。在一些同學的調侃中,高考被當成自己內心深處的“第一次世界大戰”,而考研則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在北京期間,王世卿看到一段英語學習材料上有句話:“Energy,not time,is the most precious resource of our life。”這句話說中了他之前一直有的模模糊糊的感受,為什麼有時候我們覺得時間利用率很高,有時候卻很低呢?這句話道出了原因——我們是靠熱情在做事,而不是時間本身。學習也是如此,你越是喜歡某件事情,你對它投入的時間和精力就越大,剛開始的只是愛好,喜歡它只是一種衝動,只有通過不斷的思考,發現問題,通過新的閱讀解決問題併發現新的問題,然後再閱讀,如此循環往複,學習便成為理性的樂趣,而惟有理性的才是長久的。孔子說,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樂之者。就是這個道理。至於考研的結果,王世卿也非常看得開,當然他想成功,但如果失敗了,那麼你的這些時間會不會白白浪費?許多人都會問這樣的問題,但王世卿卻在想,高一高二那段被人看成是浪費的時間,所學到的卻在大學得到了發揚,如果沒有那幾年奠定的基礎,自己的大學生活就會換一種活法。考研和高考一樣,中國人一生中最集中的學習往往都在這兩個階段,剩下的全部時間所學的知識加起來恐怕也不見得比這兩個階段多。也許失敗後會很失落,但王世卿認為,即使失敗也是有價值的。

  後來,聽取幾位人大學長的建議,他又回到山西備考。這一次,他不再是校園里的“老大”,而是一名每天早晨8時就守在圖書館門前的學生,手裡提一個暖壺,拿3個餅子,除了上廁所,他的全部身心都紮進書本里,用他自己的話說,一口氣緩過來,眼前都發黑。有時,學習英語、政治和專業課煩悶時,他也會站在書架旁,鑽到自己興趣中去,捧著趙樸初的書,李敖的書,陳忠實的書一站就是一個小時。王世卿是真正喜歡閱讀的,他不拘泥於文學體裁,不在意作者背景,他專注於書中傳達的超脫、風趣甚至刻薄,即使僅能領略一二,卻也像親曆人生百態。每當回憶起這段讀書經曆,王世卿會用“忘我”來概括當時的狀態。如今,在諸位大家的著作面前,王世卿就成為了謙遜的學生。對於書,他從來都是敬畏的。他說,那些文字不是簡單的碼列出來的,而是在一筆一劃間傳達著一種力量,讓人低眉、垂目,甚至彎腰。

英語學習的收穫

  在王世卿的幾次高考中,英語成績均未超過80分。他對英語似乎有一種恐懼的心理,甚至認為一般人是學不好英語的,實際上不止一個中國學生如此,所以不斷有人提案要求取消高考與研究生考試的英語科目。在日常學習中,大部分人的英語學習時間要佔據總學習時間的三分之一,但結果依舊不理想。大學期間很多學生花在四六級的時間會非常多,在考研複習階段,儘管很多人會把大部分的複習放在英語上面,但考研成績不達線的大部分都是英語。總而言之,對於大部分學生來說,英語可以說是付出最多,回報最少的一門課。“世界上唯一的恐懼恰恰是恐懼本身。”王世卿後來說,“這說明我們一直沒有找到好的學習方法,並不是因為學科太難造成的。”

  在大學期間,王世卿大一大二的英語成績也不好,上到大三時,突然有一天接觸到李陽瘋狂英語,開始重新燃起學習英語的希望。當時太原師範學院自發地形成了瘋狂英語社,操場上經常可以看見一群大喊大叫學英語的“瘋子”,在其他人看來他們是一群神經病,但他們自得其樂。一 開始王世卿也覺得這樣的情況不正常,但當時他比較崇拜的劉淩晨同學也加入了該社團。劉淩晨是山西省第一位精算師,碩士考入重慶大學,博士在南開大學就讀,現在是山西財經大學的一名講師。在劉淩晨加入了瘋狂英語社後,王世卿對社團的認識發生了變化,在劉淩晨的多次鼓勵下,王世卿也加入瘋狂英語社。有一次,校園里張貼了海報:“李陽老師親臨本校做演講”,他們聚在新修建的操場上,李陽站在舞台上為大家現場發表演講,聽講者心潮澎湃,王世卿的熱情也越點越旺,他迅速購買了李陽瘋狂英語的全套,有磁帶、光盤與書籍。當時在太原的幾場演講中,李陽老師分享了他學英語的勵誌過程,分享了突破英語口語學習的方法,對王世卿來說,這些似乎有醍醐灌頂的效果。

  李陽老師第二次在太原演講是在濱河體育中心,王世卿同樣也去了。由於看演講,他背下了其中的一千句話,憑藉種種努力,他的英語學習得到了明顯的改善。但更大的收穫是,英語學習中內心深處的恐懼感消失,在考研成績中,最擔心的英語成績都達到標準,只是專業成績不夠才未達線。在參加工作之後,使用英語的地方不多,不過在2009年MBA考試中,他只用了幾個月來複習,最終考了73分(滿分100分),這是一個非常不錯的分數。這說明他找到了學習英語的方法,並且這個方法是對的。王世卿開始明白:學習英語或者其他語言先從張口開始,練好口語是關鍵,語言畢竟是要靠說的。

事了拂衣去

  自打下決心考研以來,王世卿就再也沒有打過一次籃球,沒有參加過一次聚會,不過他倒是胖了30多斤。王世卿將雜誌移交給下一屆的學弟張照明,六個月的備考時間里,一切都在按部就班地進行著。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雜誌是他一生中所做的第一份事業,也是他的大學時代的見證。其中凝結著他所有的光榮與夢想。有一些依依不捨,但這時,他已經開始學會從容淡定,不亂於心,不困於情。不畏將來,不唸過往。我們孜孜追求的不就是這種境界嗎?

  王世卿常說,人生其實有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你覺得這個世界不過如此,別人做不好是因為自己沒有出場,所謂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那就是自己的抱負;第二個階段,你覺得自己不過如此,江湖風波惡,在屢屢打擊之下,少年的心要麼千瘡百孔,要麼更加頑強,所謂“世事一場大夢,人生幾度秋涼”,就是此時的心態;第三個階段,你覺得世界和自己原來都是如此,在經曆一次次波折和磨難後,少年開始尋找自己在世界的位置,發現生命的奧妙,每個人都是與眾不同的,我們存在,本身就是生命的意義。所謂“寵辱不驚,看庭前花開花落;去留無意,望天上雲卷雲舒”,便是這種狀況。他以為自己的小學和初中就屬於第一個階段,而高中在忻州時屬於第二個階段,現在則屬於第三個階段。

  對人而言,儒家講中庸,中庸就是人不善不惡的本性,也是人的根本智慧本性。“喜怒哀樂之未發謂之中,發而皆中節謂之和。”“未發之中”就是念頭未起,喜怒哀樂沒有表現出來之時。此時,只有本原的“性”在心中,沒有惡,沒有善,有的只是良知,猶如一個純潔的嬰兒。過了這個“中”就有了好惡,有了善惡,有了人欲。如果表露出來但符合天理,這叫做“和”。“中”是天下的根本;“和”是天下共同遵循的道理。到達了“中和”,天地自然運轉,萬物自然生長,人間政通人和。這是人們追求的一種完美境界。中庸是無法直接定義的,拿食物來講,要鹹但是不能齁人、清淡又不能白開水一樣;拿衣服來講,要質樸但不簡單,有工藝體現但不能花里胡哨;拿人來講,既要能威嚴又能寬懷,能言善辯但又知道什麼時候不該多說。其形態和意義要動態地、靈活地運用,凡事達到一個度後就要節製。

平瑞方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