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日領土爭端問題無法速決
2019年02月28日06:06

原標題:俄日領土爭端問題無法速決

2月16日,正在德國出席慕尼黑安全會議的日本外相河野太郎和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圍繞日俄締結和平條約及與此相關的關鍵問題——“北方四島”(俄羅斯稱其為“南千島群島”)領土歸屬問題舉行了會談。拉夫羅夫重申了日本承認“南千島群島”主權屬於俄羅斯是締結日俄和平條約前提的立場,日方則對此無法認同。這是今年以來兩國外長就此問題進行的第二次會談,雙方立場南轅北轍的狀況並沒有改變。

俄日之間的島嶼之爭包括俄羅斯千島群島和日本北海道之間的國後、擇捉、齒舞和色丹四個島嶼,即俄羅斯所謂“南千島群島”,日本則稱之為“北方四島”。由於曆史原因以及四島所處的戰略位置極其重要,而且四島及周邊海域蘊含豐富資源,導致俄日之間爭執不下。

2018年9月20日,安倍贏得執政自民黨總裁選舉,從而贏得第三任首相任期,有望超過1964年至1972年擔任日本首相的佐藤榮作,成為日本史上任期最長的首相。安倍經濟學成功地使日本經濟走出長達20多年的低迷,發展勢頭良好。具有政治抱負的安倍,夢寐以求的是在政治上有所成就,安倍的第三任首相任期將至2021年9月,安倍希望能夠在日俄爭議島嶼歸屬上取得突破。1月4日,安倍在年初記者會上稱:“北方四島上有許多俄羅斯人在居住。如果島的歸屬變更為日本,必須要讓他們理解。”按照安倍的說法,似乎收回爭議四島已經指日可待。

對此,俄羅斯立即給予迎頭痛擊。1月9日,俄羅斯副外長莫爾古洛夫召見日本駐俄羅斯大使上月豐久,就此向日方提出警告。民意調查結果顯示,96%的俄羅斯受訪者認為,“南千島群島”是俄羅斯不可分割的領土。

日本此時要求俄羅斯將爭議四島交給日本恐怕好夢難圓。蘇聯解體後,俄羅斯經曆了一段極其痛苦和困難的階段。在那樣的條件下,日本都未能讓俄羅斯交出爭議四島,目前的情況對俄羅斯而言,堪稱“輕舟已過萬重山”。

從蘇聯衰落解體而成的俄羅斯,已經重新崛起為世界大國。科索沃戰爭期間正值俄羅斯的極度低落期,但俄羅斯空降兵突然從科索沃首府普里什蒂納機場“神兵天降”,顯示出俄羅斯即使在極其困難的情況下,軍事力量仍可實現快速反應。此後,普京利用烏克蘭內爭之機,讓克里米亞併入俄羅斯,還讓烏克蘭東部數省成為親俄力量佔據的俄烏緩衝地帶。在中東,俄羅斯支持敘利亞阿薩德政權死裡逃生,現在基本解除生存危機並獲得利好局面。

俄羅斯更不會容忍自己在東北亞直接面對美國軍事力量的可能出現。在以蘇聯為首的華約解體之後,北約順勢擴張,不僅前華約成員國如波蘭、捷克、羅馬尼亞、保加利亞等國,就連原蘇聯加盟共和國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立陶宛等也先後加入北約;原本屬於蘇聯的烏克蘭,在其親俄勢力式微之後,也正試圖加入北約。

這就使得領土橫跨歐亞大陸的俄羅斯,不僅在歐洲方向,而且在中亞和大高加索地區,都直接面對美國和北約的軍事力量。除北極和北冰洋地區的冰天雪地之外,俄羅斯周邊現在僅剩東北亞地區,能以“南千島群島”實現與美日軍事聯盟之間的緩衝。而且,依據1951年美國和日本簽署的《日美安保條約》,規定“日本國作為暫定防衛措施,希望美利堅合眾國在日本國及附近派駐軍隊,以防止對日本國的武力攻擊。”

事實是,《日美安保條約》中的這一“暫定”,直到今天尚未改變。也就是說,如果俄羅斯將爭議四島交給日本,美軍即可依據這一條約,在這些島上派駐美軍。

此外,俄羅斯經濟已經止跌回升。美國頁岩油氣資源的大量開發,以及中東伊拉克、敘利亞等國的局勢趨穩,使得國際油氣價格大跌,導致以資源輸出為外彙來源大頭的俄羅斯經濟面臨窘境。但2018年是一個轉折點,據俄羅斯統計局公佈的數字,2018年俄羅斯的經濟增長達到2.3%。所以,無論是軍事上還是經濟上,俄羅斯的困難時期都已經過去。

硬漢普京和曆史上的彼得大帝一樣,奉行“實力原則”。在領土問題上,普京有過非常明確的表態:“俄羅斯國土廣袤,但沒有一寸是多餘的。”1956年的《蘇日共同宣言》是有歸還爭議四島中的二島之說,但俄方開出了“美軍撤離日本”這一日本根本無法“支付”的“天價”。可以肯定地說,如果不是像日俄戰爭那樣用軍隊打敗俄羅斯,想讓俄羅斯放棄用鮮血和生命獲得的爭議四島,是不可能的。

(作者單位:國防科技大學信息通信學院)

吳敏文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9年02月28日 12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