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言君|一眉亂湖凱,何人在身後?
2019年02月27日21:34

李安納和艾榮
李安納和艾榮

  虐殺,徹頭徹尾的虐殺。

  本應是雙雄會,卻在北境多倫多,演變成東北虎與波斯貓之間的戰鬥。儘管名義上兩者都是東岸F4成員,卻打出純一邊倒的視覺效果。速龍能以各種姿勢,各種體位,各種方法修理塞爾特人,而綠衫軍,無可奈何。

  首節尚屬勢均力敵,待到次節,便是北風過境。任憑史蒂文斯如何請求暫停,仍無力彈壓。只能眼睜睜目睹速龍變身哥斯拉,於本方陣營肆意肆虐。至於歐弟,與習慣性的“歐弟砍下3×分卻帶不動”的固有模式不同,今兒歐弟自身表現亦很疲軟。滿打滿算,區區7分。對比與賽季戰速龍前三場場均30.3分11.7助攻外帶6成命中率的華麗演出,天上地下。

  他就這麼呆呆的坐在板凳上,神色茫然,雙目無光,擺出了生無可戀的Poss。畢竟歐弟先前面對鏡頭,剛吹過“不認為能有球隊可以在一輪系列賽里搞定塞爾特人”的牛逼。卻不料僅過三天,便成性感德魯大型打臉現場。

  勝敗乃兵家常事,因而哪怕輸的體無完膚,大可不必放在心上。只是雖說人在江湖走,哪能不挨刀,奈何塞爾特人近來挨刀次數太過頻繁。自打全明星週末後,綠衫軍連折三陣,從小鹿到公牛,再到今兒的速龍,形式還花樣百出,有小負,有意外,還有大敗。

  成串打擊,令向來標榜鐵血團結的塞爾特人內部,隱約產生裂痕。人鋼嘴快的斯瑪特直言不諱,抨擊球隊不夠團結,這一點算是得到賀福特的佐證。球盲鑒定器雖未明說,卻也婉約提及“需要團結一致”。而當記者將是否團結作為問題拋給歐弟時,歐弟沉默不語。

  你可以理解為無可奉告,也可以判斷為心情煩躁。總之對於塞爾特人本賽季的狀況,歐弟充滿失望。本以為三個小鬼當家便能摸到東決地板再加我這樣的德魯大叔怎麼著都能稱霸東岸,卻萬萬沒想到鬧到這個地步。

  相較淪為西岸鄙視鏈底端的湖人,身處東岸的塞爾特人稍好一些。上半區雖求而不得,季後賽入場券畢竟揣進口袋。只要手握門票,一切便皆有可能。只是話又說回來,之所以將塞爾特人定義為“稍好”,是因為紫金與綠衫賽季之初定位不同。湖人雖貼著總冠軍標籤,內核卻是衝擊季後賽併力爭好成績;反觀塞爾特人,從輿論到粉絲,可都是堅定認為東國山河一片綠的。

  是誰導致理論與現實間出現鴻溝?原因有內有外,多種多樣。這其中,一定包含那兩道粗黑的眉毛。論操作手法與狡黠程度,安吉勝魔術師遠矣,魔術師毫無遮掩,簡單粗暴不打碼,直接明牌梭哈,與Tokyo Hot無異;安吉則猶抱琵琶半遮面,我就是不告訴你具體有哪些球員肯定可以交易,籌碼很抽像,表達很含蓄,近似東京愛情模樣。只是無論打不打碼,抽不抽像,不都是迅雷里的違規資源嗎?

  正所謂魔術師大大咧咧的態度,令紫金人心惶惶;安吉笑而不語的做法,同樣在綠衫眾將心中埋下不安的種子。安吉這帶惡人會不會賣掉我?下賽季我會不會繼續身披這件球衣?越不說,越神秘,越神秘,越好奇,越好奇,越百爪撓心,進而迷失方向。

  一支安定團結的球隊,理應我為人人,人人為我;相反一支忐忑不安的球隊,便會心有旁騖,左顧右盼。塔圖姆以成熟淡定聞名,菜鳥賽季便能在東決舞台與阿King談笑風生。只是近來當被問及相關事宜,塔圖姆也表達了對於前景的未知。“我願意在任何地方打球,也願意為任何想要我的球隊打球。”瞧見沒?安吉雖三緘其口,可報紙網站推特上的流言蜚語卻是鋪天蓋地,作為年輕人,又哪能做到與世隔絕將信息源統統切斷,不看報不上網除了打球訓練就是蓋上被子悶頭睡覺?

  這種悄然擴散的負面情緒,不可避免的向歐弟擴散。遙想賽季之初,一度傳出“歐弟承諾與塞爾特人續約”,令波士頓全城張燈結綵。只是時至如今,隨著戰績遠不如預期,歐弟原本堅定的想法也在動搖。至少2月初一字眉事件發酵後,歐弟在回應“是否會與塞爾特人續約”時,便給出了“7月1日後再問我”的答案。隨後又補充並強調,會為職業生涯做最好的決定。

  不妨進行如下推演,進入季後賽的塞爾特人若能先滅費城,再斬小鹿,最後有仇報仇把速龍腦袋擰下來踢皮球,當然能消除一切矛盾;而一旦情況相反剛進首輪即翻船,結局會怎樣呢?摸著胸部捫心自問,這兩種推演,哪種更有可能?哪條路線更容易實現?

  承認吧,兩道一字眉,一東一西,炸了紫金,亂了綠衫。原本湖凱捕眉的格局,也在潛移默化間變成了××在後的局面。道理很直白,湖人撩眉手法太過粗暴,已然令塘鵝產生“我寧可把一字眉餓死,死外面,從樓上扔下去,也不會拿你們湖人一點兒東西”的想法,且這種態度很難轉變為真香。再看塞爾特人,他們確實有更豐厚的籌碼,也確實能給出更具吸引力的報價,但塞爾特人梭一字眉的大前提是歐弟留隊,一旦歐弟續約從定量轉化為變量,安吉原本天衣無縫的宏偉計劃,會不會從根本上被破壞?

  宿敵爾虞我詐,鬧到兩敗俱傷。塘鵝穩坐釣魚台,反正重建在即,今夏價高者得。而一字眉從先前“非湖人不去”的燥熱中冷靜下來後,也含蓄表達了自己的意願。大市場,能贏球。這就完全可以理解了,世人找工作,除了指定單位不可取外,試問誰不想工資高,環境好呢?

  紐約人總經理科特-佩里耳朵長,消息靈通,聞訊後大喜。“湖凱自己作死,同歸於盡,怨不得別人。我紐約乃全美唯二大城市,市場夠大;手裡一把首輪與新銳,籌碼夠多;雖說現在還沒法贏球,但只要一字眉願意加盟,可以讓他想辦法的嘛。”想到這裏,剛準備勢在必得的舉起競標牌,卻猛然間發現一位神采奕奕的白髮老者,舉著近乎一模一樣的競標牌,仔細再看,標牌上還貼了一張“沒有你我們就是西岸第七,有你便能再進一步”的貼紙。

  緊跟著,耳畔傳來一聲炸響。

  “歡迎來到洛杉磯。”

  隨後,那位白髮老者悠悠的說道。

  “我們會引進一位真正的船長,由你擔任大副。”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