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集《紅樓夢》有聲劇大量啟用素人,聲音演員春天來了?
2019年02月27日11:28

原標題:400集《紅樓夢》有聲劇大量啟用素人,聲音演員春天來了?

上海電影譯製廠副廠長、配音演員劉風。 視覺中國 圖

電話那頭,傳來一個低沉寬厚的嗓音。湯姆·克魯斯、史泰龍、裘德·洛、尼古拉斯·凱奇、基努·李維斯……大銀幕前,流水一樣更換的演員,嗓音卻還是同一把。觀眾看得如癡如醉,紛紛寫信過來,堆成小山高,嘩啦啦撲在辦公桌上,像雪片一樣。

上海電影譯製廠副廠長、配音演員劉風回憶起譯製片的黃金時代,感慨萬千。煉就一個配音演員的成本極高:十餘年的基本功,每天12小時的工作,從科班畢業,一直這樣練,練到四十多,才勉強算有了把好嗓子。前幾年,譯製片銷量不行,配音演員的收入跌入穀底,多少好苗子熬不住,轉行了。

當接到《紅樓夢》有聲劇的策劃時,劉風心裡幾百個問號:這能行嗎?有人聽嗎?為了選演員,他往幾家不知名的聲音培訓學校里溜躂了一圈,卻發現裡面坐滿了十幾二十多的年輕人,他們對配音的熱情,連科班出身的學生都比不過。

2月1日起,400集的《紅樓夢》全本有聲劇在喜馬拉雅APP上推出。劉風心想:聲音的春天要來了。他選了寶玉、黛玉、寶釵三位演員,全都是沒有經過專業訓練的愛好者。“就是想打開行業的大門,給熱情的年輕人多點機會。”

2月1日起,400集的《紅樓夢》全本有聲劇在喜馬拉雅APP上推出。 截屏圖

“《紅樓夢》不是那麼好演的”

剛演完第一場戲,黛玉的演員,一個19歲的女生就崩潰了。喜馬拉雅APP里的評論對她毫不留情,說她稚嫩,青澀,實在不像是大家閨秀的小姐。她在片場哭了起來,之後怎麼演,聲音都不對了。劉風著急了,一度想要換演員,但是想了想,這樣對一個初出茅廬的新人,傷害太大。

後來,劉風見平時活潑外向的黛玉不說話了,平時一個人的時候就拚了命地念台詞,反複讀,還自己配動作,瘦削的臉崩得緊緊的,還會抓著寶玉一起練,像著魔一樣。後來,她的狀態就越來越好,在一場和寶玉的對戲中,她自作主張,將手帕蒙在臉上,模仿著黛玉的口吻,天真無邪,播出之後,大受好評。後來劉風才知道,原來這個19歲的女生,學的專業是房地產開發與管理。

“我們這次就是想選一些非專業的演員。”劉風說,“哪怕要花出更多的時間、金錢來培訓,也再所不惜。”他想要一些生活化的氣息,而科班的培訓往往把演員的創作衝動抑製住了。除了黛玉外,節目組選的寶玉,今年22歲,學的是播音主持;寶釵,20歲,還沒上大學。聽眾的評論里,不少人讚美著小演員純淨的音色,但也有人指出他們無論在配音技巧,還是人物表達上,都有缺陷。

對此,劉風擺擺手:“一個人心中,就有一千個《紅樓夢》。”他覺得小演員們有一定天分,但因為年齡和閱曆的問題,演繹不出古代貴族少爺小姐的那份驕矜。“但這有什麼關係呢?藝術都是有缺憾的,我們就是想證明,素人也能扮演這麼重要的角色,讓更多年輕人也能喜歡配音這個行業,加入這個行業。”除了演員外,節目組請的指導專家也是年輕人,大部分只有20多歲,而不是人們傳統認知中白髮蒼蒼的“紅學家”。節目前八十回以甲戌本、庚辰本、己卯本為底本,參考了戚序本、蒙府本等其他脂本,後四十回用的是程乙本。劉風坦言,自己原先對古典文學的造詣不夠深厚,在讀劇本時,屢屢遇到難題。例如多音字怎麼讀、地域方言怎麼處理、古詩詞怎麼用配音藝術來表現等等,“難題太多了,紅樓夢不是那麼好演的。”

這部有聲劇的創作時間為半年,其間大部分時間用於討論和排練,節目中共有448種不同聲音,這需要動用幾十位專業演員,還有錄音師,不少現已有名氣的演員願意加盟進來。“有一個女生叫黃燦燦,是武漢大學的校花,她自願來飾演秦可卿這個角色,而且非常刻苦,也不要報酬。”劉風說,“張國立也願意來做我們的解說,畢竟,大家都覺得這是一件功德無量的事。”

“有聲市場未來的前途很光明”

從入行開始,劉風在配音行業呆了30多年。三十年間,他為觀眾貢獻了《功夫熊貓》中的阿寶、《加菲貓》里的加菲、《哈利波特》里的斯內普教授,以及《黑客帝國》里的尼奧等許多經典角色。

像大多數剛入行的配音演員一樣,他每天早晨8點準時進錄音棚,搬個小板凳,在一旁聽老演員配音,一聽就是一年。上譯廠對配音演員的培訓有一套完整的流程,前兩年基本用來打基礎,從最基本的口型員即數節奏開始。根據原片演員的英文發音口型,對上相應的中文。

10年至15年後,才算是“出師”,可以在影片里飾演一個重要角色。

氣息訓練是他作為配音演員必不可少的基本功。“八百標兵奔北坡”這樣的繞口令,每天都要說上半個小時,彼時的配音演員收入和影視演員平起平坐,有時甚至更有優勢。“影視劇演員兩個月演一集劇,我們一天就能錄兩集。”但隨著經濟的不斷開放,觀眾再也不覺得譯製片有什麼新鮮,這樣一門曾經廣受歡迎的藝術,也漸漸面臨落寞。

配音演員的收入在下滑,對技術的門檻卻越來越高。如今,濃重的翻譯腔和譯製片味,已經不受觀眾歡迎,覺得那太假,反而更喜歡沒經過訓練的、自然的聲音。“也不是沒動搖過,但想想還是不願意離開。”迷茫的日子,劉風也想過轉行、想到發展一些來錢更快的文化產業……但最後還是決定回歸到聲音的本源。

APP截屏圖

為什麼配音行業會沒落?在《紅樓夢》的另一譯製導演張欣看來,本質上還是沒能拿出好作品的緣故。“配音演員得像影視演員,像明星一樣,能吸引觀眾為你走進電影院,為你買票,就為聽你的聲音。”在國外,有聲音樂劇等聲音產品極受歡迎,張欣堅信,中國的聲音市場,未來一定很光明,現在只是還在路上。希望的曙光已經出現了。最近,一部叫做《聲臨其境》的綜藝刷屏配音界的朋友圈,劉風對不少明星的語言表達能力十分佩服:“朱亞文、小宋佳、王千源、俞飛鴻......他們給我的印象,都很深刻。很感謝能有這麼多影視界的明星,帶動整個配音行業,一起進入到大眾的視野。”

遊戲、動漫等二次元文化的崛起,也吸引了更多年輕人的加入。劉風驚訝於孩子們對聲音的熱情和喜愛,回想起上世紀80年代,他坐在譯製廠放映間的摺疊椅上,通往世界的窗戶就打開了。歲月靜靜流逝,時光的魔力將新一代人帶入到聲音的藝術。劉風希望,喜歡聲音的人將會一直在,正如《紅樓夢》一樣,在不同的時代,煥發不同的光彩。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