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城研究再發做空信息 新高教計劃提起法律訴訟
2019年02月27日21:38

  原標題:空城研究再發做空信息,新高教計劃提起法律訴訟

  新京報訊(見習記者高楊)2月21日,空城研究發佈做空報告,指控港股上市公司新高教存在數據造假、利潤注水等行為。次日,新高教發佈澄清公告稱,空城研究的指控及發佈的資料不真實且毫無根據。

  記者注意到,近日,空城研究針對新高教的澄清公告發佈了回應,指控新高教有意迴避核心問題,且無法證明關聯交易不存在。同時,在回應材料中,空城研究對新高教澄清公告的主要論點,逐句作出了反駁。

  對此,新高教認為,空城研究的回應屬失實及具誤導性,公司正收集證據,並計劃就損害賠償或其他補償,向編製或刊載報告有關實體或個人提起法律訴訟。

  空城研究對新高教澄清公告的逐句回應

  新高教:本公司確認該針對貴州學校、雲南學校的指控並不真實,從未為招收學生支付任何佣金。原因是本集團嚴格按照教育主管部門的要求,依法依規開展招生工作,得到了教育主管部門、中學老師以及眾多考生的支持與認可。

  空城研究:新高教的澄清公告迴避做空報告提出的最核心的問題,即新高教與高中老師之間具體的合作關係,以及為什麼高中老師甘願充當推銷員,主動輸送生源。僅憑一句“本集團得到了中學老師和眾多考生的支持與認可”完全無法解釋高中老師的動機。

  新高教:報告中大篇幅攻擊的貴州學校,貴州省招生考試院公佈的該校最低錄取分數線均高於貴州省控製線,故無需花費巨額佣金招收學生。

  空城研究:學校的錄取分數是否高於省控製線,與學校是否需要花費招生佣金之間,並無明顯的因果 關係,特別是當錄取線只有200分時。符合常識的邏輯是,急於擴張的爛學校才需要花費 巨額佣金招收學生,好學校不需要。

  新高教:本集團銷售費用占比與同行業水平保持一致。

  空城研究:高職院校的招生佣金乃行業通病,已經演變為行業內人盡皆知的常態,具有普遍性,這種行業亂象也被主流媒體連篇累牘地曝光過。因此,在這個問題上,引入同行業的銷售費用對比並無說服力。

  新高教:本公司注意到,報告提供了有關貴州學校廣告的數張圖片。本公司認為,發佈廣告在高等教育機構中非常普遍。

  空城研究:我們隨機選取了3所高中進行實地調查,在總共65個高三班級中,有38個班級我們拍攝到了新高教的廣告。新高教迴避解釋也無法解釋的是,為什麼這些廣告能堂而皇之地長期掛在黑板旁,是得到了誰的授權和默許?

  發佈廣告確實在任何行業中都非常普遍,但如果使用了第三方的優質渠道展示廣告,就一定要向第三方付費。如果不付費,那麼新高教的廣告則應該像學生裸貸或者辦證考證的牛皮癬一樣,貼在公廁門背後,而不是教室正中央。如果新高教不認同這個邏輯,請在下一份澄清公告中正面反駁。

  新高教:本公司無法定位報告中所述的12名受訪者,且其中有5人經查確認為虛構(按原文所述信息,在冊學生中無此姓氏),亦從未招聘當中所述的實習生。因此,報告未有為該指控提供有效證據。

  空城研究:我們為了保護被採訪者的隱私,確保其無法被定位和騷擾,在報告中對其進行了匿名處理,只披露了學生的姓氏和專業。我們在報告中如實地記錄了學生給我們的反饋,並對所有採訪證據都進行了保留(包括聊天記錄和錄音),以供在必要的時候提供給監管機構或司法機構。

  新高教:貴州學校及雲南學校堅持實施‘規範招生和品牌招生’,不存在任何形式的有償招生費用,且學校招生行為受到集團監察審計部全程合規監督。

  空城研究:官話套話,無需反駁,自我監督,形同虛設。

  新高教:本公司亦認為,輝煌公司與東北學校訂立獨家技術服務及教育諮詢服務協議在商業上屬合理,乃由於當時尚未取得主管部門對收購的批準以致無法訂立結構性合約,而本公司已就收購給付大部份代價。

  空城研究:該服務合同在商業上是否合理,主要與合同對價是否合理有關係,而與新高教是否付清收購款並無關係。事實上,該合同對價嚴重偏離公允價值,僅為了納入表外利潤而定價,而非根據合同義務的市場價值來定價,因此不具備商業實質。而根據商業常識,東北學校年均營業收入僅有1.2億,不會支付4380萬天價購買所謂的服務。

  新高教:本公司已透過正式刊發的公告向股東及潛在投資者提供更新資料,有關收購東北學校已於2018年12月10日完成,因此,東北學校的賬目自此合併至本集團,而先前的獨家技術服務及教育諮詢服務協議自動終止。

  空城研究:新高教於2018年底完成對東北學校的收購且合併報表,因此按照會計準則對東北學校2018年以前的利潤並沒有合併的權力。新高教意圖以服務合同的形式,於2016年提前吸收東北學校的利潤,以合法繞開會計準則的約束。但該合同必須在公允的對價下達成,否則即為利益輸送。

  新高教:就師生比例而言,新高教的所有學校每年都向地方部門提交該比例,從未遭受行政處罰。以2018年為例,雲南學校、貴州學校的生師比都低於20。

  空城研究:我們嚴格按照新高教自己披露的師生人數,套入中國教育部製定的生師比計算公式,準確無誤地計算出生師比連續3年高於22。

  因此,如果新高教聲稱生師比由於小於20而沒有受到行政處罰,要麼是由於新高教上報給教育部門的師生人數作假,要麼是由於新高教在招股書中披露的師生人數作假。

  新高教在澄清公告中迴避就其在招股書中篡改教育部製定的生師比公式作出解釋,我們希望其能在下一份澄清公告中能明確演示計算過程,以正視聽。

  新高教:報告未有提供從公眾網站獲取的通訊摘錄的來源,而本公司不排除報告作者擬進行惡意競爭的可能性。相反,本集團能夠從公眾網站找出更多來自學生的讚美。

  空城研究:我們在網絡上所有的公開渠道搜索關於新高教的學生評價,除了官方的套話介紹外,大部分為差評,鮮有讚美。而且評論的時間從2013年到2018年均勻分佈,排除了我們惡意競爭或者灌水的可能性。以上信息的真偽,任何讀者都可以在網上進行搜索驗證。

  另外,我們在與學生的訪談中獲得大量聊天記錄,均關於學生對學校的差評。我們考慮在適當的時候披露。

  新高教:本集團高度重視學生在校期間的學習和生活體驗,每學期在校學生的教學滿意度隨機抽查都超過95%。同時,我們還通過校長信箱等渠道,讓學生充分表達意見與提出建議,並由專人負責處理。

  空城研究:內部處理過的數據沒有絲毫說服力。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