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在為車厘子自由焦慮?有錢人已追求幹細胞自由
2019年02月26日20:25

  原標題:還在為車厘子自由焦慮?有錢人追求的是“幹細胞自由”

  當我們還在為“車厘子自由”奮鬥時,不少有錢人已經將“幹細胞自由”作為財務目標。據《中國經營報》報導,疾病面前人人平等可能已是句空話,現在有錢人見面不再比拚好房好車,而是問“你今天打了哪種幹細胞?”

  “現代長生不老藥”?

  幹細胞現已成為國內高收入人群的寵兒。去年4位國內富豪組成“回春團”遠赴烏克蘭每人花400萬元打幹細胞。而在內地,幹細胞存儲更是普遍:有老闆花費上千萬元給全家族都存了細胞。自己、老婆還有孩子則存了10份,夠他們一輩子用了。

  在一線城市深圳,有超過20萬人在華大基因、北科生物等生物科技企業存儲了幹細胞和免疫細胞,儲存的收費分入門級和豪華級,價格從幾萬到幾十萬元不等。

  套餐種類也很豐富,有新生兒臍帶幹細胞存儲,也有成人脂肪幹細胞;有牙髓幹細胞存儲,也有免疫細胞。存儲細胞的主體為40~50歲的中年人,普遍為高知高收入者,對“存細胞”接受度更高。在有了條件之後,他們非常願意為自己和家人花錢買“未來的健康保障”。

  存免疫細胞能增強免疫力,存幹細胞有什麼用?

  隨手打開一家國內的幹細胞網站,上治癌症,抗衰老,下治貧血,高血壓,中間心肝脾肺腎各種疾病不在話下,甚至還能改善性功能。

  當真有這麼神奇?

  幹細胞理論上的確能包治百病!

  用幹細胞“造大腦”

  有這樣一類細胞,能自我複製,並分化成其它種類的細胞,這就是幹細胞,也被叫做“萬用細胞”。就像嬰兒,擁有無限的可能性,給他不同的生長環境,能成長為醫生、建築師、官員。

  根據發育過程中出現的先後次序不同,幹細胞分為胚胎幹細胞和成體幹細胞。胚胎幹細胞的獲得要破壞一個胚胎,某種程度上可以說是“殺人”,因此倫理受限。目前大多研究用的是成體幹細胞。

  如果幹細胞能隨我們心意長成肝、肺、腎,等器官衰老、損壞只要換一下即可,那麼的確可以包治百病,也許最終還能長生不老。

  但事實上呢?

  目前科學家已經實現了將成體幹細胞體外人工培育成“大腦”,但業內把這種叫做“類器官”,因為只保留了部分結構和功能。

 研究人員在觀察培育中的類器官
 研究人員在觀察培育中的類器官

  對幹細胞的研究已有好幾十年,然而最大的突破——“類器官”經常缺少關鍵細胞,只能模擬器官發育的最初階段,質量也不穩定,同樣的方法培育幾個批次的“類器官”常優劣不一,讓人頭疼不已。

 類器官的染色切片
 類器官的染色切片

  原因就在於影響幹細胞分化的因素太多了。

  除了生存環境,擠一下捏一下幹細胞,噴點氧氣、二氧化碳,旁邊放塊吸鐵石都會影響它的分化,讓人不得不懷疑是不是盯著看也會令這敏感的“小女生”害羞。

  無法精準地控製分化意味著器官組織的替代目前只能存在於科幻中。

  間充質幹細胞的神話

  倒也不用完全灰心,有一種幹細胞移植到人體後對很多老大難問題有明顯療效,應用範圍也十分廣泛。

  間充質幹細胞運輸箱,圖片來源:人民網
  間充質幹細胞運輸箱,圖片來源:人民網

  這就是幹細胞中的明星,“間充質幹細胞”(MSC)。它是成體幹細胞的一種,廣泛分佈於人體各組織,獲取非常容易,不用考慮倫理問題,是最有望大規模應用的幹細胞。

無處不在的間充質幹細胞,圖片來源:醫穀
無處不在的間充質幹細胞,圖片來源:醫穀

  明明沒法控製分化,怎麼療效會這麼好?難道只要把幹細胞打到相應器官,它就能自動分化成新細胞?似乎這也太容易了,還費心費力研究細胞分化幹嗎?

  不錯,MSC其實並不那麼“幹細胞”。近年來研究表明,移植到人體的間充質幹細胞真正起作用的不是分化成組織細胞,而是分泌各種蛋白質來調節免疫反應、減少炎症、促進傷口癒合和抑製細胞死亡。它更像一種“藥”。

  《自然》雜誌:間充質幹細胞(MSC)的概念混淆,使那些未經證明的幹細胞療法,更易於推銷給患者。

  因此MSC有掛羊頭賣狗肉的嫌疑,但它的治療效果十分振奮人心,對於糖尿病,關節炎,肝肺纖維化這些讓患者飽受折磨的慢性病都有很明顯的改善作用!

  不過這治標不治本。例如,在對肺部疾病的研究中發現,移植了MSC的患者的呼吸功能沒有改善,肺組織依然千瘡百孔。這種治療方式就像給謝頂的人抹護髮素一樣,抹再多髮型中間也會少一塊。

  為了塑造漂亮的髮型,治本的方法應該是讓頭髮長出來。

  細胞存儲服務靠譜嗎?

  以上分析可見幹細胞的研究仍處於很初級的階段。

  最重要的分化控製取得了初步進展,但離精準仍有很大距離。

  目前最成熟的MSC療法又像個蹭熱點的——打著幹細胞的名號幹著分子藥物的活兒。

  製備MSC需要非常嚴格的衛生環境,高端的製備技術,國內許多公司不知從哪兒借來的勇氣包下一個醫院的小科室,就敢給人注射不知哪兒來的幹細胞。

  操作環境不達標導致的幹細胞汙染,異體幹細胞的免疫排斥,幹細胞突變導致的腫瘤,以及各種還未被發現的問題,都會直接威脅到被移植者的生命。

  而中國早在十幾年前,上至三甲醫院,下到美容院小診所都開設了幹細胞治療中心,很多現代醫學無能為力的需求他們都能滿足。只要掛個幹細胞的名號,收費蹭蹭蹭地往上漲,動輒幾十上百萬元,人財兩空的狀況並不少。我國曾一度叫停幹細胞研究,直到2015年8月出台管理條例後才謹慎放開。

  經過“大躍進”式發展,幹細胞產業在中國也取得了很大進步。2017年中關村“生物銀行”正式落戶中關村生命科技園,收集存儲幹細胞在內的各類生物樣本,用龐大的數據助力疾病的研究。

  國內一線的生物科技公司在細胞存儲方面的技術也非常成熟,甚至支持網上訂購。你還在網購車厘子嗎?人家已經網購細胞存儲了!

  但存儲的繁榮不能掩蓋臨床應用的孱弱。很多細胞存儲公司吹得天花亂墜,等你病重想要用存的細胞時才告訴你他們沒治療資質,要找醫院,然而弔詭的是,幹細胞技術並沒有進入臨床醫療環節。再加上當初簽訂的合同普通人根本看不懂,一問才發現是存儲合同,打官司都難。

  所以,幹細胞要不要存是個見仁見智的事兒,財力富餘存一存也未嚐不可,畢竟可以存儲20年,也許不遠的將來這些幹細胞就能成熟地用於治療。但在當下把幹細胞作為救命稻草可要三思。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