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擰巴”的摺疊屏背後,Samsung、華為、小米誰在狂歡?
2019年02月25日10:06

  來源:36氪

  作者 | 歐陽偉康 編輯 | 長樂

  抓住風口不一定能起飛,但在審美疲勞的智能手機市場,沒有誰想錯過吸引消費者眼球的風口。

  繼Samsung發佈旗下首款摺疊屏手機Galaxy Fold之後,北京時間2月24日晚,華為正式發佈旗下首款5G摺疊屏手機Mate X,8GB+512GB版本售價為2299歐元,折合人民幣約17500元,價格超過Galaxy Fold。

  和Galaxy Fold一樣,Mate X對華為來說也是用來秀技術實力的利器,包括此前展示雙摺疊工程機的小米在內,這波摺疊屏熱潮只是自2018年以來手機廠商們“技術戰爭”的延續。

  而對於持幣待購的用戶來說,摺疊屏目前還處於只可遠觀的階段,即便拋開價格因素,摺疊屏的實用性同樣有待檢驗,真正在摺疊屏中受益的,還是以Samsung、京東方為代表的OLED屏幕廠商。

36氪根據公開信息不完全統計
36氪根據公開信息不完全統計

  “擰巴”的摺疊屏

  以屏幕摺疊方向劃分,目前的摺疊屏手機可以分為三種類型:以SamsungGalaxy Fold為代表的內摺疊,以華為Mate X、柔宇柔派為代表的外摺疊,以及小米工程機為代表的雙摺疊。

  每一種摺疊形式的最終指向都是在單個手機內實現儘可能大的屏幕顯示面積。相比起鏡頭數量、屏下指紋識別區域、屏佔比等數字層面的變化,摺疊屏成功引發是否能成為下一代智能手機形態的討論。但目前來看,摺疊屏更多的是一種“擰巴”的存在,在集合手機尖端科技的同時,在用戶日常使用上卻不夠友好。

  以SamsungGalaxy Fold為例,在配備一塊7.3英吋OLED摺疊屏的同時,還有一塊4.6英吋的副屏用來在摺疊狀態下使用,但Samsung並未在發佈會上公佈Galaxy Fold的厚度,有外媒稱其摺疊後的厚度達到17毫米,為目前主流手機的兩倍,機身厚度表現更為出色的Mate X在摺疊狀態下則是11毫米,但摺疊起來也是一款6.6英吋的11毫米厚手機。

摺疊和展開狀態下的SamsungGalaxy Fold
摺疊和展開狀態下的SamsungGalaxy Fold

  除了機身厚度、重量給用戶日常使用帶來的不便,以及摺疊屏尺寸、解像度、不同屏幕狀態導致的App適配問題外,不同形態的摺疊屏都面臨著各自的挑戰:華為、小米、柔宇的外摺疊需要強化屏幕的保護能力,而Samsung的內摺疊能保證沒有劃傷風險,但對機身鉸鏈設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曾在Samsung供職的知名數碼博主“戈藍”也在微博上表示,“摺疊屏的Demo我最早在2014年就見過了,直到5年後才真正量產,其中的難度可想而知。”餘承東在Mate X發佈會上也稱,華為研究人員對摺疊屏鉸鏈的攻關時間長達3年。

  第一手機界研究院院長孫燕飆對36氪分析稱,摺疊屏是未來手機創新的一大趨勢,但目前的產品成熟度乃至曝出的價格,難以被消費者接納,甚至有些應用還沒有完全跟上。

  這也是為什麼在這一場摺疊屏的狂歡中,無論是已經官宣發售信息的Samsung、華為,還是以技術展示為主的小米,都像是藉著摺疊屏的熱度來給自己品牌和其他產品助威,作為主角的摺疊屏反而成了品牌象徵,為的只是彰顯技術實力。

  摺疊屏為什麼“雷聲大雨點小”?

  在技術競爭已經白熱化的智能手機市場,手機廠商通常遵循著“旗艦手機首次採用,技術成熟後下放至中低端手機”的路線。比如Samsung的A系列配備了曾經旗艦機才有的可變光圈,OPPO成為2018年首先在千元機上採用屏幕指紋識別技術的廠商,vivo近期也準備將升降鏡頭下放至海外中端的V系列產品上。

  彙集各種“黑科技”於一身的旗艦手機可以最大程度上獲得媒體曝光和用戶關注,而在下放至中低端手機後,這些技術將成為產品的差異化競爭力,進而帶動中低端產品的出貨。

  但摺疊屏卻不具備這一特性,奧維睿沃手機產業鏈高級分析師張金陽對36氪表示,下放的過程是部件生產廠商成本降低的過程,基本看(摺疊屏)兩年內是不可能下放的,主要是產能的問題。根據奧維睿沃預測,大量柔性AMOLED產線量產推動下,2019年Samsung、華為等整機品牌的摺疊終端產品將陸續上市,摺疊手機將真正實現量產,預計全年出貨將突破100萬台。

  與全球智能手機市場超過14億台的大盤相比,100萬台實在有些不夠看。不過對華為、小米、OPPO來說,摺疊屏的意義更多的是展現技術實力,除了Samsung、華為之外,目前其他廠商並沒有把摺疊屏做成量產手機並大量出貨的意願。

華為Mate X,圖片來源:The Verge
華為Mate X,圖片來源:The Verge

  雷軍此前在小米9發佈後的採訪環節提到,摺疊屏量產性還不夠好,電池少得可憐,“因為幾折幾折,空間都被佔用了”;OPPO副總裁沈義人更是直言,“摺疊屏造型目前最大的意義在於ID造型的創新探索,兩三年內沒有任何普及的可能性。”

  而即便是產品已經成熟的Galaxy Fold和Mate X,價格也分別達到1980美元和2299歐元,超過通常意義上高端手機價格分界線800美元的兩倍,幾乎不具備大量出貨的可能性。

  因此,對華為、小米、OPPO等國內手機廠商而言,在市場下行的環境中,拿出不菲的研發費用投入到尚未被市場驗證的摺疊屏技術中,更多的仍是在試探技術趨勢、提升品牌在用戶心目中的地位。

  真正在這場創新潮流中大口吃肉的,是摺疊屏背後的柔性OLED屏幕供應鏈廠商。

  一場柔性OLED供應鏈的狂歡

  從林斌展示雙摺疊手機當天(1月23日)至2月22日,A股柔性屏概念股大幅上漲,其中與小米聯合開發雙摺疊手機的維信諾以79.58%的漲幅排名第二,而為華為Mate X提供屏幕的京東方A也以43.23%的漲幅排名第九。

  柔性屏概念股漲勢驚人固然有期間A股市場整體上行的環境影響,但也離不開摺疊屏、柔性OLED屏幕帶來的消息面因素。孫燕飆認為,摺疊屏給廠商帶來的實際銷量是微乎其微的,但廠商做出摺疊屏意味著在柔性OLED屏的技術上正快速接近Samsung,並且在中低端市場可以大規模採用OLED屏幕,這是股價大漲的原因之一。

圖片來源:同花順i問財
圖片來源:同花順i問財

  一位京東方內部人士也告訴36氪,現在整個行業都在往柔性這一塊發展,摺疊屏手機只是一個小的方面,後續應用場景更大。

  對於多年來推動中國智能手機產業向前發展的供應鏈廠商來說,智能手機市場存量競爭所引發的技術競賽正在成為供應鏈廠商新的業務增長點。張金陽對36氪分析,龍頭手機廠商需要開發新技術來保證市場優勢,開始向供應鏈提出新技術開發需求並承擔部分開發風險,供應鏈廠商受到終端市場推動開發新技術、進行新投資,業務進而獲得新增長點。

  不過張金陽也表示,京東方、維信諾能否提升在手機產業鏈中的議價權還需要取決於後續三個方面的表現,“1.柔性OLED是否能在終端市場大規模普及,2.京東方與維信諾能否在產能、良率、成本與產品性能上追趕上Samsung,3.Apple手機是否會全面使用柔性OLED。”

  換句話說,京東方、維信諾等相關供應鏈廠商在這次由摺疊屏、柔性OLED屏引發的狂歡中吃到了“股價飛漲”的肉,但想長期吃肉,真正支撐起股價,更為關鍵的仍是摺疊屏風口之後,柔性OLED屏幕的市場化、規模化進展。

  唯一兼具柔性OLED屏幕供應商和手機廠商身份的Samsung則將成為這場摺疊屏狂歡中的最大贏家。作為屏幕供應商,Samsung已經用Galaxy Fold證明了自己在屏幕方面可量產的技術實力,有業內人士向36氪透露,OPPO、vivo的摺疊屏手機將採用Samsung的屏幕,但發佈時間要滯後;而作為手機廠商,SamsungGalaxy Fold和Galaxy S10系列同場發佈的做法也贏得世界範圍內的媒體關注,儘管Galaxy Fold並不會對Samsung全年出貨量產生多少影響。

  一邊用量產機展示技術成果,一邊將技術賣給其他手機廠商,Samsung似乎又找回了當初在一眾LCD屏幕手機中引領OLED屏幕發展的感覺。

  至於落地的摺疊屏手機,更像是智能手機戰場上被豎立起來的最新旗幟,提振士氣可以,但真正上場肉搏的仍是從低端到高端的全產品線,比如SamsungS10系列、華為下月將發佈的P30系列以及今年來得特別早的小米9。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