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戶”能不能搶到人
2019年02月25日00:54

  “落戶”能不能搶到人

  來源:北京商報

  陶鳳

  上週,國家發展改革委發佈《關於培育發展現代化都市圈的指導意見》,其中明確提出,放開放寬除個別超大城市外的城市落戶限製。個別超大城市,文件中雖然沒有點名,但是大家心裡都有數,大概就是北上廣深。也就是說,無論五湖四海你來自哪裡,有望在絕大部分的城市落戶,不再有這樣那樣的限製。

  政策護航,越來越多的城市早已捲入眼下這輪人才爭奪戰。去年開始,多個城市為了“引才”給戶口,給補貼,這些對於至今在個別超大城市仍只有一張居住證的年輕人來說都是誘惑。每一項政策都像在扯著嗓子向受過良好教育的人才喊:你到底來不來?

  搶人的邏輯再簡單不過。只有人口淨流入的城市經濟才會持續繁榮,各種資產價格才會堅挺,才會有更多的稅收支撐基礎設施建設與公共服務支出。城市歡迎年輕人,因為他們處於生產創新能力最高的階段,個人創造的財富往往要多於消費,個人支付的稅收往往要多於所享用的公共服務。年輕人是一個城市的優質資產,優質年輕人是一個城市的黃金資產。

  資源稟賦是超大城市的鎧甲,成本投入則是它們的軟肋。大城市的資源稟賦太好,獲取的成本投入自然很高。與戶籍掛鉤的是城市的資源稟賦以及獲取這些需要付出的成本投入。年輕人孜孜以求的戶籍,不僅是在一座城市擁有房產住所,也意味著房子車子背後的圈子。

  圈子裡既有醫療、教育、養老等生活配套的硬核,也有製度環境、競爭氛圍、社交方式等生活的外延。那些熱衷馬拉松、慢跑、戲劇、脫口秀的人,不只是在選擇一種喜好與自己對話,他們也在選擇一種方式與自己的圈層社交互動。

  生活中的滿足感有時很矛盾,就像冷峻的時代,總還是裹挾著熱乎乎的都市慾望。身在大城市,年輕人一邊抱怨緊張的大都市,人們在街上不互相打招呼,在地鐵上不看對方的眼睛;一邊也在享受著從一個地方到另一個地方,剛結束跟很多人互動的工作後獨處的自在。生存的緊迫和逼仄,讓年輕人嚮往“逃離北上廣”的從容;不滿足於單線條的場景切換,又讓他們留戀大城市更占優勢的可能性和選擇權。

  落戶容易,想挖大城市的牆腳不容易,比起一紙戶籍,如何提供年輕人所渴求的宜居宜業的製度環境和產業願景,往往更考驗一個城市貨真價實的“引才”能力。到了新常態階段,經濟增長要依賴互聯網、金融、文化創意來拉動,而這正是依賴人本身的行業。與戶籍和城市位置相比,新一代的年輕人更加在意個人的成長潛力及職業發展前景。成千上萬個面臨城市選擇的年輕人,總要在投入和產出之間算筆賬,因為每個人都為自己著想,每個人都為自己奔跑。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