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馬遜創始人貝佐斯:移民火星還不如去珠穆朗瑪峰
2019年02月25日14:24

  新浪美股 北京時間25日消息,據外媒報導,作為亞馬遜的創始人,傑夫-貝佐斯(Jeff Bezos)是地球上最富有的人,但他的終極夢想存在於一家名為“藍色起源”(Blue Original)的名氣相對較小的公司。

  事實上,正如貝佐斯在2018年4月所說,他每年出售10億美元的股票,以便為他的私人航空航天公司藍色起源提供資金。

  貝佐斯當時說:“我相信,隨著時間的推移,藍色起源公司將是我做的最重要的工作。”

  上週二,貝佐斯重新審視了他提出的人類未來的宏偉計劃,並介紹了藍色起源公司為幫助實現這一願景所做的最新工作。這一次,他是在紐約市耶魯俱樂部的一次私下活動中接受了採訪。“翅膀俱樂部”(The Wings Club)是一家專業的航空組織,它組織了這場30分鍾的談話,由《太空新聞》(Space News)的高級撰稿人傑夫-福斯特(Jeff Foust)主持。

  他們的談話涵蓋了從藍色起源公司在開發21世紀火箭發動機方面的進展到批評伊隆-馬斯克(Elon Musk)及其太空探索科技公司SpaceX的火星定居願景。貝佐斯甚至還感謝人們在亞馬遜及其擁有的電子商務公司購物。

  他說:“每次你買鞋的時候,你都在幫助支持藍色起源公司,所以謝謝你。我非常感激。”

  以下為此次訪談的節選:

  當談及貝佐斯的太空旅行的長期願景時,他批評了定居火星的想法——這是埃隆-馬斯克和他的航空公司的夢想。

  福斯特:你對數以百萬計的人在太空工作和生活有著遠大的憧憬。所以,你還有很多工作要做——你接下來打算怎麼做?

  貝佐斯:我已經談過幫下一代人做太空企業家,這一點非常關鍵。如果你看得更遠,或者可以問一個很大的問題,“為什麼我們需要去太空?”為什麼人類需要去太空?這是怎麼回事?”我認為這是一個值得思考的非常有用的問題。

  我的答案和你經常聽到的答案有點不同。有一件事我覺得很沒勁,那就是那種B計劃論,即地球被毀滅,你要去別的地方。我不相信這種論點。

  我們已經向太陽系中的每一個行星發送了機器人探測器。對於那些想搬到火星去的朋友,我想說,“拜託,先去珠穆朗瑪峰山頂住一年,看看你喜歡不喜歡——因為和火星相比,它簡直是一個天堂。”

  他補充說,他的願景是推動重工業和能源生產遠離地球。這樣,我們的地球就開始變得原始,我們就不需要因為人口增長和人們越來越多地開始第一世界的生活方式而飽受食物短缺和配給之苦。

  在小行星上的採礦作業

  貝佐斯:我們想去太空保護這個星球。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公司被命名為藍色起源——這是藍色的星球,這是我們的家鄉。但是,如果我們只呆在這個星球上,我們也不想面對一個停滯的文明,這是真正的問題,這也是一個長期的問題。

  這個星球的資源實際上是有限的。很長一段時間以來,人們一直在預測地球的資源是有限的,但他們似乎總是錯的。你可以追溯到幾十年前,人們預測我們將耗盡這種礦物或那種礦物,但事實證明這不是真的。

  但是你可以得到一些非常基本的東西,這就是這個星球所截獲的太陽能的多少。這是一個微小的行星繞著太陽旋轉,而太陽在到處傳播能量。太陽我們方便享用的核聚變反應堆。它不僅為我們產生核聚變能量,而且還將它到處傳播。但我們只截獲了其中的一小部分。

  一個停滯的生活將是人口控製和能源配給相結合。如果你留在地球上,那就是你要面對的生活。即使效率有了提高,你仍然只能按照定量配給來使用能源。對我來說,這聽起來並不像是一個非常令人興奮的、適合我們後代的文明。

  這不是為我們,這對我們不重要——我們會沒事的。但對我們後代來說,這似乎是一個相當淒涼的世界。

  貝佐斯解釋稱,讓1萬億人居住於太陽系中,而不是讓數十億人僅生活在地球上,這樣會帶來驚人的好處。

  貝佐斯:太陽系可以養活一萬億人,然後我們就會有1000個莫紮特和1000個愛因斯坦。想想那個文明將會是多麼的不可思議和充滿活力。

  但如果我們要做到這一點,我們就必須進入太陽系。你必須獲取太陽輸出的更多能量。我們必須利用太空中的所有資源,包括礦物,而不僅僅是能源。這是非常可行的,但我們必須開始這樣做。

  事實是,我們沒有永遠,第一步——我不知道所有未來的步驟,但我知道其中一步——是我們需要建立一個低成本、高可操作性和可重複使用的火箭。不管你走哪條路,它都要穿過那扇門。

  這是非常昂貴的一步。這就是藍色起源公司專注於它的原因。這不是兩個住在宿舍的小夥子會做的事。但我真的希望我們後代的後代能過上充滿活力的生活和高度文明的生活。但我們得開始了。

  如果他的計劃成功,貝佐斯解釋說,我們不需要成為“行星沙文主義者”和定居在太陽系中的其他行星表面。相反,他認為我們可以建造自己的棲息地,正如物理學家傑勒德-奧尼爾(Gerard O’Neill)在20世紀70年代所描述的那樣。

  貝佐斯:順便說一句,我認為我們不會住在各個行星上。我想我們會生活在巨大的奧尼爾式的太空殖民地裡。幾十年前,物理學家奧尼爾想出了這個主意。

  他問了他在普林斯頓的物理學學生一個非常簡單的問題,但卻是一個非比尋常的問題。那就是:行星表面是人類在太陽系中拓展疆域的合適場所嗎?在做了很多研究工作之後,這些學生們給出的答案是“不”。

  幾十年前,在YouTube上出現了一個有趣的採訪視頻,那是關於艾薩克-阿西莫夫(Isaac Asimov)、奧尼爾和他們的採訪者之間發生的一次有趣的對話。對於阿西莫夫,採訪者說:“那麼,你認為我們為什麼如此專注於拓展到其他行星表面呢?”阿西莫夫說:“這很簡單。我們在一個星球上長大,我們是行星沙文主義者。”

  但是我們將要建造的太空殖民地將會有很多優勢。最主要的一點就是他們會離地球很近。在行星之間往來所需的時間和能量是極高的。但是,如果你有巨大的太空殖民地,那麼人們就可以很方便地往來。很少有人會想要永遠離開這個星球——這太令人驚奇了。

  最終將會發生的事情是,這個星球將被劃為住宅區和輕工業區。我們這裏會有大學等等,但我們不會在這裏做重工業。我們為什麼要這麼做?因為地球是太陽系的瑰寶。我們為什麼要在這裏做重工業?這完全沒有道理嘛。

  因此,隨著時間的推移,這種太空之旅將非常自然地發生。這甚至是在商業上明智的做法,因為地球以外的能源和資源將會非常便宜,工業自然而然地會被那些低成本的環境所吸引。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