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社會保障發展報告(2019):養老金收支壓力加大 建議降低養老保險名義費率
2019年02月25日00:03

原標題:中國社會保障發展報告(2019):養老金收支壓力加大 建議降低養老保險名義費率

本報記者 定軍

實習生 黃佳樂 北京報導

未來誰給我們發養老金?這是一個極其重要的問題。

2月22日,中國社會科學院民族學與人類學研究所與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2日共同發佈的《社會保障綠皮書:中國社會保障發展報告(2019)No. 10》(下稱報告)指出,因為老齡化速度加快,個人賬戶養老繳費被用於支付當期退休者使用,結果職工個人賬戶為空賬,養老金權益債務實際上處於隱性負債狀態。

此外,因為勞動年齡人口每年以三四百萬速度下降,而每年達到退休年齡的新增人口近千萬,中國養老金支付面臨危機。

上述報告測算認為,2015年養老基金收不抵支的省份有6個,但是到2022年,半數省份養老基金將收不抵支,其中個別省份累計結餘耗盡風險加大。

報告認為,要促進養老基金快速增長,核心是要“放水養魚”,讓企業和居民收入能快速增長。在做大經濟總量時,降低稅費繳納比例,實際可以提高整體的稅收和社保費收入。為此,報告建議,可以適度降低基本養老保險名義費率,全國各地的基本養老保險費率可以設定在16%-20%。

浙江大學教授、中國社會保障學會副會長何文炯指出,因為用人單位普遍感到社會保險的繳費負擔過重,尤其是在經濟發展速度趨緩的背景之下。但是如果要維持現在的保障待遇,現在的繳費水平很難降低。所以,要降低目前的實際繳費水平,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半數省份養老金將收不抵支

根據報告的測算,目前全國養老金入不敷出的問題突出。

目前部分省份的養老基金已“不夠用”。如2015年當期收不抵支的省份達到了6個。目前,部分中部省份(如江西、湖北)和西北地區省份(如甘肅、青海、寧夏)基金當期結餘量已經很小,未來2年這些省份會出現收支赤字。

從財政補貼看,政府不斷加大對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金的補貼力度,補貼數額已經從1998年的24億元上升到2017年的8004億元,增長了332.5倍,20年來各級財政補貼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的總數額為4.1萬億元。按照以往的增速計算,2019年各級財政補貼規模將達到1萬億以上,此後每年還需增加一兩千億。

而未來各地養老基金入不敷出的問題還會加劇。報告提供的精算結果顯示,2018-2022年,養老基金收不抵支的省份數量將維持在13-14個,接近全國省級統籌單位的一半,這些省份主要分佈在東北和中西部地區。其中個別省份累計結餘耗盡風險加大,基金結餘向部分省份集中的趨勢愈發明顯。

對此,報告副主編、首都師範大學管理學院副教授龍玉其指出,中國人口老齡化特點是總量大、速度快、高齡化、未富先老。快速老齡化過程中,養老保障體系的建設、養老服務體系的建設並沒有完全做好準備。

“養老繳費時,很多企業不是按實際工資繳納社保費的,而是按最低工資繳的,這導致養老金少繳。但是如果按照規定的要求繳,企業和個人負擔重,這也是問題。”他說。

提高社會福利支出占比

鑒於目前個人養老繳費的賬戶為空賬,未來應加快改革。比如有三種方案可以選擇:

一是將個人賬戶完全虛擬化,放棄做實個人賬戶的提法,把個人賬戶基金和社會統籌基金混合使用,但保留個人賬戶的激勵功能,個人賬戶養老金與個人繳費直接關聯。

二是剝離個人賬戶,將個人賬戶與社會保險強製繳費或社會保障稅有機結合,作為公民領取基礎養老金的基本依據。

三是堅持繼續做實個人賬戶,合併養老保險個人賬戶與住房公積金,實行完全積累型的基金運行模式,類似於新加坡的中央公積金和中國香港的強積金製度。

龍玉其指出,第三種方案改革力度大。中國要實施這個改革的話,有一個情況也要引起注意,就是企業的負擔比較重。

根據記者瞭解,個稅、公積金以及社保費加在一起的話,繳費總額甚至可以達到居民工資的40%或者50%,這對企業和居民均是巨大的負擔。

為此,西北大學教授席恒建議,養老繳費比例必須要較大幅度下調,如此才能促進經濟平穩增長。如果企業負擔重,同時經濟增速放慢了,則未來養老金收支平衡的壓力更大。

要解決養老金支付壓力大的問題,還需要其他配套改革,比如促進生育率提升和延遲退休製度的出台。此外,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瞭解到,中國財政資金較多地用於促進經濟建設支出,對社保和居民福利支出比例尚待提高。

中國社科院副院長高培勇舉例指出,從全口徑預算看( 把一般公共預算+政府型基金預算+社會保險基金預算+國有企業經營預算合一),中國經濟建設方面財政支出大體占40%,社會福利性支出也大體占40%。但歐美國家經濟建設支出最多不超過20%,剩下60%用於社會福利性支出。

“未來中國財政支出結構也要進行調整,這是社會保障提質增效的階段。”高培勇說。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