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中年女星統治荷李活,我們的中年女演員卻沒戲演?
2019年02月24日08:49

  來源:新浪娛樂

  詠梅奪得柏林電影節影后,中年女演員的春天到了嗎?故事可能沒這麼樂觀。

詠梅
詠梅

  “許多國內自媒體報導詠梅用的標題都是‘首次當女主就拿柏林影后’,但換個角度來想,明明有實力拿國際影后的國內優秀女演員,為什麼到現在才第一次演女主?”一位影評人指出,“中年女演員沒戲可演”,依然是國內女演員正在面對的困境。

  演員小陶虹曾將之解釋為亞洲文化大多是偏少女,因此“女演員到了一定年齡,能找來的比較有得演的角色會少之又少。”

  而在荷李活,儘管新生代演員也在崛起,但中年女星依然在統治著荷李活,而在日韓,中年女星也不斷在取得新的成功,甚至一些沉寂已久的女星,也能憑藉優秀作品迅速“翻身“。

  為什麼國內中年女演員的處境似乎格外艱難?國內影視行業對流量明星的推崇和市場的短視被認為是主要原因。“但市場為什麼會獲得這樣錯誤的認知,這才是關鍵,”荷李活並非不存在年齡歧視,50歲的著名女星凱瑟琳·澤塔·瓊斯,就曾因缺乏出演電影的機會而譴責荷李活,但為什麼從行業地位、獎項和票房等多個維度看,荷李活中年女星依然起著中流砥柱的作用。

  隨著詠梅奪得國際大獎,以及國內一批中年女演員的崛起,中年女演員能迎來影視市場上的花樣年華嗎?

  演技派中年女星在荷李活正“青春”?

  荷李活中老年女星對年齡歧視的反抗一直在繼續,就像74歲的海倫·米倫曾經吐槽的:“我們坐著看邦德系列電影,他變得越來越老,他的女朋友們卻越來越年輕。”

  但荷李活中年女星沒戲了嗎?打開第91屆奧斯卡女主提名名單,格倫·克洛斯生於1947年,之前一直以諧星聞名的梅麗莎·麥卡西生於1970年,奧利維婭·科爾曼生於1974年,Lady Gaga生於1986年,但很明顯中年女星佔據了大半壁江山。

  其中33歲的荷李活新演員Lady Gaga以國內影視圈的標準衡量也屬於“半個中年女演員”了,但她們在荷李活的事業都正在走上坡路。而曆年奪得奧斯卡的女明星也以中年女演員為主。

  能夠奪取重要演技獎項的多半是實力派女演員,這或許還不足以說明中年女星在荷李活的地位,再看一下《福布斯》公佈的2018年收入最高的荷李活女明星排行榜前十名:分別是34歲的斯嘉麗·約翰遜、43歲的安吉麗娜·祖莉、50歲的詹妮弗·安妮絲頓、28歲的詹妮弗·勞倫斯、42歲的瑞茜·威瑟斯彭、35歲的米拉·庫尼斯、51歲的祖莉婭·羅伯茨、49歲的凱特·布蘭切特、48歲的梅麗莎·麥卡西和33歲的蓋爾·加朵。

  在荷李活,女演員收入是行業影響力、票房號召力、美譽度和獎項等綜合實力的體現,在很大程度上,這正是最直接的荷李活女星權力榜,而根據國內影視行業對中年女演員35歲分界線的劃分,除了詹妮弗·勞倫斯、斯嘉麗·約翰遜和蓋爾·加朵,以上所有這些荷李活當紅女星都可以歸為中年女星。

蓋爾·加朵
蓋爾·加朵

  即使是去年以 DC 超級英雄電影《神奇女俠》在全美飛速躥紅的蓋爾·加朵也已經33歲,而即將以1500萬美元高片酬主演漫威“黑寡婦”單體電影的荷李活性感女神斯嘉麗·約翰遜也已經34歲,卻依然可以以“中年女演員”的年紀主演以她們為核心的大女主電影。

  這些荷李活頂樑柱級別的女星都是從年輕紅到現在的嗎?但其中不乏逆襲的女星。例如今年獲得奧斯卡影后提名的喜劇胖姐梅麗莎·麥卡西曾長期在《週末夜現場》中模仿名人擔當諧星,在荷李活則一度處於打醬油的位置,直到2012年她憑藉在電影《伴娘》中的表演獲得第84屆奧斯卡最佳女配角提名才時來運轉,而真正奠定其荷李活地位的則是2015年的票房黑馬《女間諜》,這一年梅麗莎·麥卡西已經45歲了。

《SPY》
《SPY》

  類似的中年女星逆襲的例子在荷李活並不少見:《超人:鋼鐵之軀》、《大師》等片女主角艾咪亞當斯33歲那年才憑藉一部《魔法奇緣》成名。

《超人》
《超人》

  近年來在荷李活風頭正勁的《星際穿越》女星傑西卡-查斯坦36歲才憑藉電影《獵殺本·拉登》中的Maya一角獲得第70屆金球獎電影類劇情類最佳女主角。

  “如果是在國內影視圈,這些在35歲上下的女演員很可能已經開始遭遇無戲可演的困境,更不要說憑藉一個重要角色一戰成名,躋身一線女星行列了。”一位國內影評人指出,對於荷李活中年女演員來說,似乎總會有機會迎來遲到的春天,而國內女演員到了她們的年紀,往往只能接到婆婆媽媽的角色了,就算演技顏值在線,又如何能突圍而出呢?

  為什麼日韓影視業也不迷信流量女星?

  為什麼國內中年女演員需要在無戲可演和演出婆婆類角色之間做出抉擇的時候,66歲的梅麗爾·斯特里普依然可以不斷角逐奧斯卡,曾以真人版《101斑點狗》中的庫伊拉一角為觀眾熟悉的格倫·克洛斯還可以在71歲的年紀和33歲的Lady Gaga一起成為本屆奧斯卡女主的頭兩號熱門?

  一個業內比較一致的看法是,因為兩國不同的影視文化以及東亞和歐美不同的社會文化,歐美中年女星更容易得到有份量的角色。

  然後同樣根植於東亞文化的日韓影視產業,也不像國內這樣迷信流量女星。

  去年火爆的韓劇《迷霧》中,已經年近50歲的金南珠憑藉一個強勢中年女性角色重新翻紅。

  而在今年創造了從首播1.7% 的收視到突破20%收視奇蹟的《天空之城》,又令另一波中年女星廉晶雅、李泰蘭等事業再攀高峰。

  而在日本,2019年有望破40億日元票房大熱之作,由木村拓哉主演的、東野圭吾新推理系列開篇之作《假面飯店》的女主長澤雅美,實際上也已經31歲了。

  在日本影壇,類似這樣30+卻依然吃香的女星為數不少,更不用說像吉永小百合這類73歲依然每部新片都能輕鬆攻占票房前列的高齡票房女星。

  “歸根到底是一種商業慣性”,影評人指出,並不是國內中年女演員不如流量女星有號召力,而是資本形成了對流量明星的盲目追逐,輕易將女星粉絲數和商業價值劃等號,留給中年女演員證明自己實力的機會越來越少,而這又反過來影響了創作。

  業內人士指出,從荷李活到日韓,中年女演員的市場前景實際上是由個人實力、商業號召力和資本對該年齡段女演員的商業預期共同決定的。

  在荷李活,由54歲桑德拉·布洛克獨挑大樑主演的網飛電影《蒙上你的眼》能夠打破網飛原創電影播放量紀錄。

  在日本,吉永小百合、天海佑希、米倉涼子這樣的中老年女星就是票房和收視保證;在韓國,近50歲的金南珠、廉晶雅等中生代女星主演的劇集能夠一再創造收視奇蹟。這些商業佳績反過來影響了資本方開發更多圍繞中年女主角展開的故事與題材,從而給更多的中年女演員提供了新的機會,這一切最終構成了一條良性循環的中年女星商業價值鏈,反之,國內中年女演員越是缺乏機會,就越是沒有機會。

  國內中年女演員沒戲,不怪觀眾該怪誰?

  但國內中年女演員沒戲可演,能怪觀眾嗎?“不是國內觀眾不懂得欣賞中年女演員,而是行業和資本誤判了流量女星的商業號召力,低估了這個時代的觀眾審美。”

  在2018年“婦女節”之際,一位名為“SUM不二”的網友受到韓劇《紳士的品格》啟發,提出了《淑女的品格》的創意構思,故事主要講述四個不婚主義大齡女性的四十歲生活,並給出了俞飛鴻、陳數、曾黎、袁泉四位的主演陣容,這個創意不僅受到網友熱烈反饋登上熱搜,最終劇集也正式立項,網友虛構主演名單中的陳數也進入了劇集備案的主演名單之列。

  從去年《延禧攻略》里演技受到觀眾追捧的佘詩曼,以該劇反派角色“高貴妃”和《我不是藥神》中角色迅速走紅的譚卓,到今年熱播的正午陽光“種田劇”《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中飾演 “王大娘子”翻紅的劉琳,正是觀眾一次次將這些演技出色、獨具魅力卻一度沉寂於歲月裡的中年女演員送上事業的潮頭。

《知否》
《知否》

  而流量明星卻正在遭遇一場來自觀眾用腳投票的否定,“整個2018年中國影視產業的現實就是一次對流量迷信的狠狠打臉,那些擁有超高粉絲量的流量明星主演的電影和劇集一再遭遇沉沙折戟,正是觀眾在對這種資本迷信說不。”

  荷李活也經曆過這樣一場觀念反轉的過程,《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等電影的製片人伊麗莎白·甘布勒認為,2006年的影片《時尚女魔頭》中,57歲的梅麗爾·斯特里普飾演的氣場強大的時尚女王不僅在故事中將安妮·海瑟薇壓製的體無完膚,在票房上創造的價值也勝過後者。

《時尚女魔頭》
《時尚女魔頭》

  雖然 “喜新厭舊”是荷李活的天性,但當事實擺在眼前,更多的續集和大製作影片選擇了中年女明星們。

  隨著詠梅奪得柏林電影節影后,國內中年女演員們會贏得本該屬於她們的市場嗎?許多業內人士並不表示樂觀,“即使中國電影市場進入了口碑為王的時代,流量思維依然有巨大慣性,很多資本方寧肯給中年實力派男演員機會,也不肯給實力派女演員機會,說到底是不肯冒一丁點風險。”

  一位影評人認為,中年女演員主動爭取表演機會證明自己的過程,也是改變這種觀念的過程,而只有國內影視行業觀念升級,刺激更多中年女演員擔綱的優秀作品的出現,最終構成中年女演員在行業內藝術和商業上的良性循環,國內中年女演員才能真的 “有戲”。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