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那閨女》 家人位置進行排序
2019年02月23日08:23

來源:高能E蓓子

昨晚的《我家那閨女》建議大家都拽著父母一起多看幾遍。

其中,我印象最深的是PAPI醬的那個觀點——“獨立女性人生最重要排行榜”,Papi給出的排序是:1、自己;2、伴侶;3、孩子;4:父母。

獨立女性人最重要排行榜
獨立女性人最重要排行榜

無論是傅園慧爸爸還是袁姍姍爸爸,都是把孩子放在第一位,自己排在最後。

父母心裡的排行榜
父母心裡的排行榜

我把自己排第一,伴侶孩子父母並列第二(重要程度根據隨機事件波動),而我媽就對我的排序十分不理解,她覺得孩子和父母無論如何都是大於自己同伴侶的。

這也是個非常有意思的話題,如果把你的人生簡化成這四個因素,你會怎麼排列呢?

這個“排行榜”的誕生也有個前情提要,節目中的“大齡”女嘉賓們都過著自在的日子,演播室里的老父親們卻憂心忡忡。

吳昕
吳昕

吳昕爸爸算是催婚老父親中最從容不迫的一個了,起碼沒有當女兒的面懟過她”嫁不出去“。

可吳昕跟閨蜜抱怨,父親嘴上不說,實際也是無死角暗示。

連坐電梯時進來一個小孩,父母看她的眼神都會不一樣。

吳昕
吳昕
袁姍姍
袁姍姍

29歲的“蹦床公主”何雯娜剛退役,正享受單身,家人就開始各種焦慮女兒的婚嫁問題。

女兒這邊剛感慨:“現在一個人太好了,我的人生才剛開始呢”,老父親卻當場黑臉:“你都三十了!”(這個場面是不是很熟悉)

年僅23歲的“洪荒少女”傅園慧,也沒能躲過爸爸安排的各種“相親局”;
年僅23歲的“洪荒少女”傅園慧,也沒能躲過爸爸安排的各種“相親局”;
何雯娜

傅園慧
傅園慧

——”我這輩子就不結婚生孩子怎麼啦?“

——“那你就遺憾,人生不完美!”

“辯論”
“辯論”

很多網友吐槽,這個節目越到後期越像“大型催婚催生現場”,但我覺得不能怪節目組跑偏,“不能將就”和“一定要婚”確實是目前單身女青年(無論是否大齡)和家長們的共同矛盾。

嘉賓和主持一直在探尋兩代人這種矛盾的起源,而papi醬提到的”人生排序“,正好接近兩代人矛盾形成的真相。

焦俊豔對papi醬說:“我理解我爸為什麼著急催婚,就是比如有一天他們年紀大了,不在這個世界上了,可能孩子他覺得是你最親近的人,否則你就很孤單,因為現在大家也沒有兄弟姐妹。”

父母的心願
父母的心願

她說了自己的排名理由:按“陪伴時間”的長短,你自己陪伴自己的時間最長,而你之後的一生是跟伴侶一起過的,孩子和父母都只會陪你走一段路……剩下的路還是他們自己去走的。

papi醬
papi醬

演播室里的老父親們則完全無法理解這種“新新人類”的排序,焦俊豔父親就激動地說他會把孩子或父母放在第一位,“絕不可能把自己放在第一”。

焦俊豔父親
焦俊豔父親

但大張偉似乎抓住了“漏洞”,說“你把想法強加給女兒的時候,也是把自個兒放第一位”……

焦爸爸愣了一下,說:那是一種願望。

大張偉、焦爸爸
大張偉、焦爸爸

誠然,焦爸爸的“願望”是從女兒的幸福出發,但他對幸福所做的定義和評價標準還是只局限於“自己”的經驗,沒有瞭解過女兒的世界。

而這些忠於自己,享受單身生活的孩子,也未必能理解父母的“願望”,於是隨時能變成爭執。

這就是我為什麼對這期節目唸唸不忘的原因:一個看起來很簡單的“排名”,就能折射出兩代人的三觀差異。

演播廳的父親們對papi將“自我”放在父母子女伴侶之前的做法不認同,並不讓人感到奇怪,因為在現實社會中,父輩們,以及被父輩價值觀馴化的年輕人們,都有一種習慣性的“自我後置”。

比如說,很多人都認為婚姻的經營之道是伴侶之間的忍讓與妥協。

袁姍姍
袁姍姍

老話說就是,過日子過的不是看對方有多優秀,而是ta的缺點你是不是都能包容和體諒

就像《父母愛情》里,資本家大小姐安傑(梅婷)和江德福(郭濤)自由戀愛,農民出身的江德福有千般萬般的小毛病,安傑自己也經常diss老公;

《父母愛情》
《父母愛情》

顯然,在安傑心裡,伴侶在她心裡的排序在自己和家人之前。
顯然,在安傑心裡,伴侶在她心裡的排序在自己和家人之前。
《父母愛情》

剛剛收官的《知否》里,盛紘看起來是把自己放在第一位。

但細細研究,不論出多大的事兒,他的處理標準自始至終都以家族興衰、整個大家庭的臉面為第一動機。

《知否》
《知否》

而他的子女們呢,大都唯父母命是從,那麼按排序來說,也就是父母>伴侶>自己。

哪怕狡詐如墨蘭,也不過是聽信著母親的話,給自己的後半生找依靠,沒有自我可言。

《知否》
《知否》

有自我的如蘭,不顧家裡反對嫁給窮酸書生,過得苦的時候也免不得被拿出來當反面教材。

但要說最有記憶點的,還是小公爺齊衡與母親平寧郡主。

作為一直對父母言聽計從的晚輩,小公爺對自己的爸媽從小到大從來不爭議,不反對。

而等到一旦有衝突,齊衡只有認慫的份,因為他把父母遠遠排在自己和伴侶之前。
而等到一旦有衝突,齊衡只有認慫的份,因為他把父母遠遠排在自己和伴侶之前。

平寧郡主瞧不上明蘭的身世,對齊家對齊衡都沒有益處。還用了先下手為強的手段,讓齊衡認明蘭做了妹妹,斷了齊衡的念想。

《知否》
《知否》

直到後來娶的邕王家的女兒因謀逆而被殺,齊衡年紀輕輕成了鰥夫,郡主娘娘才放下臉面,讓齊衡自己考量自己的婚事。

《知否》
《知否》

其實從古至今,“先成家後立業,兒女雙全才算人生圓滿”的觀點一直沒有改變過,只有形式上的區別而已。

接檔了《知否》的《逆流而上的你》,這個家庭中的三姑六婆,父母言行,也能代表傳統的價值觀:孩子>父母>伴侶>自己。

《逆流而上的你》
《逆流而上的你》

年紀最大的事業女強人高紅旗,結婚十年不要孩子,每逢家庭聚餐都是被重點炮轟的對象,為了愛情丁克卻成了全家的“笑話”。

《逆流而上的你》
《逆流而上的你》

剛結婚不久的楊光和劉艾,被兩個媽花式催生,親媽直接打出王炸苦情牌,把他們架在曆史和道德的製高點,被迫接受“什麼年紀幹什麼事”的現實。

《逆流而上的你》
《逆流而上的你》

到了適婚年齡的高蜜,跟媽聊天三句不離找對象,在這種家庭環境中,她也催生了必須要找“三高”男青年趕緊交代了自己的念頭。

《逆流而上的你》
《逆流而上的你》

這樣的劇情,除了高蜜母女倆的婚嫁觀會惹出爭議外,催婚催生的場景我們都習以為常。

而事實呢?

《逆流而上的你》
《逆流而上的你》

只要不是把自己擺在“排序表”的首位,做出怎樣的選擇都會是最大程度犧牲自我的結果。

《逆流而上的你》
《逆流而上的你》

那麼,全員把“自己”擺在第一位的家庭,又會是怎樣的相處模式?

《衝上雲霄》中Sam哥唐亦琛的父母Cammy和Philip,絕對是我見過的最前衛的一對中老年冤家。

唐亦琛父母感情破裂,分開後,各自有各自的人生。
唐亦琛父母感情破裂,分開後,各自有各自的人生。
《衝上雲霄》

和其他總是把”我也是為你好“的老父親不一樣,唐亦琛父親的人生座右銘是:活得比你好。

《衝上雲霄》
《衝上雲霄》

父親一把年紀了仍然活力無限,更熱衷於結交各種年輕貌美的小女友,還叮囑兒子在公開場合要喊他Philip,不要喊他爸。

母親Cammy的人生更精彩。
母親Cammy的人生更精彩。

她在離家不久後,竟發現自己已懷上二胎,可她不願再回到原來的生活中,於是選擇獨力撫養小兒子。

《衝上雲霄》
《衝上雲霄》

為了減少閑言閑語,Cammy乾脆隱瞞小兒子的身世,一出生就將他認作親弟弟,自己則繼續享受單身生活和各種追求。

小兒子就是吳卓羲演的唐亦風
小兒子就是吳卓羲演的唐亦風

父母分開了二十年,雖然唐亦琛也希望能一家團聚,但他並不強求,哪怕有一天父親跟他說“要帶一個女人回來”,他也只能無奈地表示“年紀比我小也無所謂,樣貌比我老就行了”。

《衝上雲霄》
《衝上雲霄》

萬萬想不到,父親Philip帶回來的女人正是他的母親Cammy,原來兩人在意大利重新邂逅,良辰美景之下,兩人一下就“翻撻”了。

只不過,這兩人復合之後也是光顧著自己風流快活了,就連向唐亦風坦白身世、安撫他接受姨甥是他親哥哥的責任,也落在唐亦琛身上。

跑去補度蜜月了
跑去補度蜜月了

復合初期,兩人恩愛如昔,但時間久了,一些老問題再次顯現,要強的兩人經常爭吵、冷戰……

直到後來Philip患上了“不治之症”, Cammy仍對他不離不棄,兩人才決定要珍惜相處的日子,約定一起環遊世界,過上神仙美眷的生活。

《衝上雲霄》
《衝上雲霄》

從Cammy決定一生一世照顧丈夫開始,其實她的”人生最重要“排序也發生了變化,伴侶越過自己,排到了第一。

這樣的家庭關係雖然看起來有點另類,但在這個家庭組合里,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都能根據自己的意誌作出遵從心意的選擇,沒有委屈和服從。

只可惜如此新潮、每個人都能最大程度保有自我的家庭,在整個東亞社會都屬於異類,也不是每個“放飛自我”的家庭都有一位唐亦琛這樣的“定海神針”。

《衝上雲霄》
《衝上雲霄》

Papi醬給出排序的時候,節目字幕是“獨立女性人生最重要排行榜”,這其實也有跑偏的感覺。

因為獨立女性自然有自己的排序,未必要和Papi醬一樣。

實際上,所謂“獨立女性”和“現代價值”的核心意義之一,正是允許價值觀的多元化。

譬如在節目中,按照papi的理論,上一代的“編碼系統”和Papi、焦俊豔顯然是不同的,在大多數長輩那裡,父母、孩子,似乎都該置於自己之上。

但這偏偏是造成年輕一代恐婚恐育的重點……怕沒了“自己”
但這偏偏是造成年輕一代恐婚恐育的重點……怕沒了“自己”
“獨立女性”

所有幸福的人生應該是一樣的,結婚、娶妻、生子,含飴弄孫……誰如果沒有走完這個程序,那就是不幸福。

“不要太挑剔,會過日子就行了”
“不要太挑剔,會過日子就行了”

所以他們在許多時候無法理解年輕人的主張,包括我們現在常說的“不將就”,或者更進一步的“不婚主義”或“丁克”的主張。

任何有違或可能有違“標準程序”的選擇,都是自私,是不懂事。

無話可說
無話可說

當我們抱怨催婚、抱怨自己面臨巨大的精神壓力,經常會忽視了,相比小時候,其實父母從實質上干涉我們的生活已經越來越少了,他們的絮絮叨叨,雖然顯得蠻橫霸道,但歸根結底也只是他們的“表達”罷了。

女兒最重要
女兒最重要

或者我們可以換個說法,這種“排序”本身就是個偽命題——人性最大的特點,就是它無法按照任何理性程序穩定運行。人類的偉大也在於此。

Papi說首先愛自己,這沒有任何問題。

鼓勵父親們把自己排在前面
鼓勵父親們把自己排在前面

可即便是Papi自己,也不會說“自己”的排序永遠高於“伴侶”,因為有種東西叫做“人性”。

鐵達尼號號沉沒,jack和rose的故事已經傳唱了一百年,jack從冰冷的海水裡托起了不朽的愛情。

鐵達尼號號
鐵達尼號號

無數人為之落淚的感情,難道說Jack的排序錯了嗎?如果雙方互換,rose救了jcak,她因此就不是獨立女性了嗎?

當然不會,一名女性是否“獨立”,是否“現代”,在於她是否構築起基於科學與人文精神的價值體系,更在於她是不是真正遵從內心去行動。

同一部《鐵達尼號》里,樂隊和船長把生的希望留給了不相識的婦孺,人類文明在這一刻熠熠生輝。這也是選擇,即便它“不合理”。

鐵達尼號號
鐵達尼號號

同樣的,我們的父輩有權利堅持“父母”應該排序在“自己”之前,這是民族文化和社會環境的烙印。

把整個家放在第一位
把整個家放在第一位

況且,父母真的不可理喻嗎?除了催婚催生,大部分時候,他們已經夠放縱我們了……

只不過他們還要默默地接受一個自己弄不懂的新世界信息,默默把自己的“排序”放在我們之下。

睡懶覺、不做家務、不煮飯純靠外賣……這都不符合父輩的價值觀。他們沒有一點改變嗎?你會為他們的習慣做同樣的讓步和容忍嗎?

吳昕
吳昕

想起最近大火的《流浪地球》,劉培強最後引爆空間站,這誠然是為了人類命運的最後一搏。

劉培強的壯舉
劉培強的壯舉

可劉培強是因為拒絕休眠,才能率先醒來,最終衝進中心控製室。這時他心心唸唸的其實是兒子吧?

拒絕休眠
拒絕休眠

作為超級計算機的Moss,在計算以色列科學家方案的時候排除了引爆空間站這個選項,首先這時候空間站應該已經自我關閉了,無法操作;其次,這時“合理”的選擇就是開始“火種計劃”,救地球幹什麼?

跟兒子在一起最後的時光
跟兒子在一起最後的時光

可是,熾熱的人性比冰冷的算式優越,空間站里的宇航員是有兒子的,他也不會執行“自己》孩子”的價值排序,這一點MOSS沒有算到,也不會算到。

MOSS
MOSS

你也許無法想像,你認為理所當然的婚姻自主權,除了需要自己抗爭,還需要父母在同輩那裡替你開脫辯解。

《我家那閨女》畢竟不是真的催婚節目,生活也不是在催婚中結束的,誰家父母不是最後一咬牙一跺腳,“怎麼了?閨女嫁不出去,養一輩子怎麼了?”

父母是堅強的後盾
父母是堅強的後盾

你不需要他們養一輩子,或許你有更好的教育背景,理念也比他們先進,可是你要知道,父母可能不懂什麼積極自由和消極自由、沒讀過小邏輯,也不看尼采和叔本華,可他們仍然反抗自己那一代人固有的思想和價值觀來包容你。不是因為他們的“排序”里你比較優先,僅僅是因為愛你。

這是人性,而不是程式。

劉培強和兒子
劉培強和兒子

這個世界理應是多元的,男性也好,女性也罷,都應該堅持自己的價值。

可是與此同時,高學曆和現代價值觀也不是用來黨同伐異的。我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這才是文明。微博之類的地方,動輒集群討伐的,我從不承認那和“XX主義”有一毛錢關係,因為真正的主義,有勇氣包容和理解異見。

關於“催婚”這件事,更多是兩代人價值觀的差異導致了衝突和碰撞。

實際上也並不是年輕人單方面面臨精神壓力,而是雙方。

真正超越自己的教育背景和固有思想體系是很難的,對父輩來說是如此,對過於習慣從思想上“俯視”父輩的我們來說同樣如此。

我們比父輩受過更多的教育,理應更理解溝通和包容的重要性,理解這個世界上有不同的人和不同的理念。

埋怨和憎恨上一輩,奚落和嘲諷下一輩,我們都覺得那是Loser的人生吧?

所謂成長,不是用所經曆的歲月來計量的,而是會計算你從過去的歲月中,所獲得的東西。

它們應該讓你不被衝動和煩躁所主導,應該讓你學會理性地思考和分析,學會去和價值觀不同的人交流。

所以,為什麼不由年輕人去主導一場交流呢?沒有需要拯救的流浪地球,沒有全頻段阻塞干擾,你只需要心平氣和地,耐心地,去解釋自己的想法,然後執行它。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