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聯儲三把手:應對通脹的上行和下行風險保持警惕
2019年02月23日00:34

  美聯儲三號人物、在任期間擁有FOMC永久投票權的紐約聯儲主席威廉姆斯,週五詳細評價了影響美國貨幣決策的通脹走勢,並敦促美聯儲在今年重新審議官方通脹目標的框架。

  威廉姆斯承認,美國通脹持續偏低,可能會侵蝕通脹預期錨定於2%的美聯儲目標,事實上,美國通脹預期在最近數年惡化。市場、企業和消費者通過持續疲軟的通脹數據,可能會假設低通脹成為新常態,這也是過去十年歐洲和日本央行面臨的困境。

  但他認為,衡量失業率與通脹之間存在反向關係的“菲利普斯曲線”依舊有效,他自己的研究顯示,低失業率最終仍會觸發物價的上行壓力:

“因此,美聯儲必須對通脹的可持續高漲保持警惕,需要確保趨緊的勞動力市場不會觸發持續的通脹激增。值得用同等力度來警惕的還有,通脹預期不能被錨定在過低水平。”

  他認為,美聯儲不應該對偏高或偏低的通脹預期“無動於衷”(或感到自滿,英文原文是Complacency),美聯儲也不應理所當然地認為,消費者和企業會預期央行將繼續實現其通脹目標。

  雖然講話內容難以明晰威廉姆斯的貨幣政策立場,但根據媒體總結,今日他的論點主要是“警告低通脹預期的風險”,認為通脹預期是保持通脹不會脫軌的關鍵要素,為今年中旬美聯儲重新審議通脹目標框架“提前吹風”:

“需要一種能夠兌現錨定2%通脹目標的戰略。”

  去年11月中旬美聯儲宣佈,將在2019年6月4日至5日在芝加哥召開的會議上,研究用於製定貨幣政策的“策略、工具和溝通做法”。

  從2018年初開始,不少美聯儲官員都建議調整通脹目標框架,他們認為美聯儲可能需要一種新的工具來應對下一次經濟衰退,因為預計利率普遍將比過去低。例如去年3月,亞特蘭大聯儲主席Raphael Bostic表示,美聯儲可以取消2%的通脹目標,轉而用物價水平目標作為新的框架。

  從威廉姆斯今日的講話中可知,美聯儲目前承認,社會上的通脹預期錨定已經低於2%的官方目標,且存在不斷下滑的風險。美聯儲注意到了通脹預期不再錨定在2%目標的現實,暗示審議通脹目標框架後一定會作出相應調整。

  如果仍保持通脹作為“穩定物價”目標的實現手法,不能排除調整的方向是“向下”,即美聯儲未來會修改官方通脹目標至不足2%。因為威廉姆斯提到,與1960年代低失業率推動通脹過高的時期不同:

“通脹動態已經改變,就算物價臨時激增,這種漲幅也不會被嵌入通脹預期之中,因此得以保持通脹不會持續地超過健康水平。”

  他也表示,自己“完全認同”週五新發佈一份論文的觀點,即向上的物價壓力在目前疲軟,新的通脹動態(inflation dynamic)令美聯儲學會“看透”臨時的通脹衝擊,似乎代表美聯儲可以接受通脹預期錨定在2%下方不遠處,但“不能錨定在過低的水平”。

  彭博社認為,也許美聯儲要接受通脹目標達不到2%這個新常態了。一方面,企業和消費者等經濟主體的通脹預期錨定下行,人口老齡化趨勢加劇也很難再觸發高通脹;同時,威廉姆斯一再強調“菲利普斯曲線沒有失效”,過去25年的美國核心與名義通脹率平均值是1.8%。結合當前美國非農失業率為近50年的低位4%,代表失業率也許推動了通脹上行,只是不足2%的老目標而已。

  威廉姆斯的觀點得到舊金山聯儲主席、2021年有FOMC投票權的Mary Daly呼應。她今日也表示,美聯儲應對通脹的上行風險和下行風險保持警惕。不應對美國通脹形勢感到自滿,但也不應當過度擔憂,這一點很重要:

“通脹預期的重要性現在超過以往,鮮有跡象表明薪資通脹失控。美國薪資增速正緩慢地上升,並未出現“令人擔憂的”走勢,而且薪資增長並不會明顯地影響到通脹。美國醫療保健產業曾經推動通脹走高,但現在略微產生拖累。對於美國通脹的擔憂不應當過度地受到對政治擔憂的驅動。”

  2019年票委、聖路易斯聯儲主席布拉德,今日也評價了美國的通脹問題。他認為,美國失業率偏低與物價偏低之間的關聯性是疲軟的,通脹目標“一直都超級成功”。美聯儲不能僅從失業率來“挖掘”關於未來通脹的線索,“我們不能感到自滿。” 他似乎仍支持通脹目標框架,但建議引入更多的參考指標。

  威廉姆斯的講話令美元指數短線下跌,刷新日低至96.43,較日高回落36點,但這一跌幅馬上被收複。美債價格變動不大,10年期美債收益率保持3個基點左右的日內跌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