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億影帝出爐 百億影后在哪?
2019年02月23日18:20

  百億影帝出爐,百億影后在哪?

  文丨大靜

  “男主角”,正在成為理解中國電影的新關鍵詞。

  席捲了58.4億票房的2019年賀歲檔過去後,電影市場誕生了吳京、沈騰兩位百億影帝。據貓眼專業版數據,截至2019年2月21日,兩人擔任男一號的電影(吳京12部,沈騰8部)席捲的票房分別達116.7億、107.87億。同時,黃渤、鄧超、王寶強三位男演員的票房成績分別達99.4億、98.45億、96.78億,距離百億影帝僅剩一“部”之遙。

  大銀幕則被這些百億俱樂部的影帝們“承包”:《流浪地球》中吳京化身拯救人類的“宇宙戰狼”,《瘋狂的外星人》里黃渤將一出啼笑皆非的猴戲一耍到底,《飛馳人生》中沈騰從炒飯攤重返賽車巔峰,《新喜劇之王》里王寶強穿上了白雪公主的戲服。

  更“過分”的是,吳京同時也是《流浪地球》投資人之一,王寶強任大股東的“樂開花影業”正是《瘋狂的外星人》的發行方,沈騰“一拖二”既參演了《瘋狂的外星人》又參演了《飛馳人生》,若再加上週星馳、劉慈欣、韓寒、寧浩、屈楚蕭等一眾人物……可謂從編劇到導演,從出品到發行,從科幻到喜劇,從地球到太空,全是男人,齊齊整整。

  消失的“女主角”

  今年的賀歲檔,是影帝們的“大年”,也是女性角色的“小年”。

  銀幕里的女性角色乏善可陳,除《新喜劇之王》中的如夢和《流浪地球》中的韓朵朵勉強能給觀眾留下些許印象外,以往在電影里佔據重要戲份、能成為影片一大看點、需要濃墨重彩刻畫的“女主角”在電影市場集體失蹤——而這個沒有女主角的賀歲檔竟成了影史最強?換到從前,簡直難以想像。

  在可以稱為華語電影先驅之地的香港,女主角承載著導演的審美觀,曆來是電影中出彩且“攝人心魄”的存在,即便是在武打、黑幫等男人戲題材里,“花瓶”角色也必不可少。

  經典的女性角色包括《笑傲江湖Ⅱ:東方不敗》中的東方不敗、《大話西遊》中的紫霞仙子、《黃飛鴻》中的十三姨、《甜蜜蜜》中的李翹、《新龍門客棧》中的金鑲玉、《喜劇之王》里的柳飄飄、《倩女幽魂》中的聶小倩,以及王家衛電影中永遠的“蘇麗珍”——在《阿飛正傳》中她癡情勇敢、在《花樣年華》里她求而不得、在《2046》里她被周慕雲唸唸不忘。

  女主角們講述了一個個香港故事,引發了一段段江湖恩仇,將女性的美豔、俠氣、神秘、愛情、慾望等闡述的淋漓盡致,林青霞、王祖賢、張曼玉、朱茵、關之琳、張柏芝等大批香港女星則通過這些角色為大眾熟知,影響力和號召力如日中天,導演徐克就曾向媒體表示:“林青霞是上世紀60年代很多年青人的暗戀對象,她代表了一個年代的符號,我們從她的影片里學習愛情生活的經驗。”

  在內地,“塑造”女主角同樣是個重要命題。在特有的曆史、文化和時代背景之下,女主角們“挾帶”的主題更為深刻和厚重:《紅高粱》中的九兒、《一個都不能少》中的魏敏芝、《胭脂扣》中的如花、《霸王別姬》中的菊仙、《陽光燦爛的日子》中的米蘭、《臥虎藏龍》中的玉嬌龍……這些女性角色,既解構了時代,也側面助推了中國第五代和第六代導演的崛起。

  梳理香港、內地兩地影史,不難發現,女主角曆來是電影不可或缺的元素之一。

  百億影帝出爐,百億影后在哪?

  拋開這些經典,即便是近年,高票房電影也離不開“女主角”。

  2011年,年度票房第一的《金陵十三釵》中倪妮驚豔出場;2012年,年度票房第三的《畫皮》里,趙薇、周迅扛起愛情大旗;2013年,《西遊·降魔篇》成為當年唯一一部票房破十億電影,舒淇的月下獨舞成為經典畫面,趙薇導演的《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名列票房第三,楊子姍和江疏影由此走紅;2015年,《捉妖記》以24.4億票房登頂,白百何晉陞30億影后;2016年,《美人魚》總票房達33.8億拿下年度票房冠軍,林允一炮而紅;2017年,影史票房第一的《戰狼Ⅱ》捧紅了盧靖姍,馮小剛更以一部《芳華》捧紅了鍾楚曦、苗苗等新生代女星。

  而這一群體卻在2019年賀歲檔里幾近銷聲匿跡,也由此,百億影帝們迎來高光時刻,百億影后在哪,卻成了謎。

  我們需要釐清的問題是——女主角去哪了?

  今年的賀歲檔,科幻領銜、喜劇陪跑,在一些觀眾的固有認知里,這兩種題材都是男性向題材,而女主角一般出現於側重在家庭、愛情、校園等情感類題材的電影中,她們的缺席,與市場偶然性的題材撞車有著直接關係。

  筆者認為,與這種偶然性相比,這一問題內在的必然性更值得重視——經過了2018年電影市場的起伏、洗牌與重建 ,從資本到觀眾,行業正全面走向理性期,女演員的“票房生產力”正在被重新審視,女主角的消失,或許正是審視之後,市場主動選擇的結果。

  據貓眼專業版數據,截至2019年2月21日,國內個人票房超過40億的女主角共計14人,剔除掉作品不足5部、上榜有一定運氣成分的女星後,剩下共計12人,分別為:白百何(94.71億)、舒淇(63.9億)、楊冪(61.92億)、林允(56.24億)、張雨綺(48.3億)、馬麗(44.92億)、景甜(43.76億)、李宇春(43.57億)、趙薇(43.29億)、周冬雨(42.16億)、姚晨(40.89億)、范冰冰(40.56億),從一定程度上來說,中國的百億影后,極有可能誕生在這12人之中。

  筆者分別在男女主角中選取票房前五名計算“坑產”(總票房/作品數量):男主演中,吳京為9.75億、沈騰為13.5億、黃渤為3.55億、鄧超為4.92億、王寶強為4.84億,人均7.31億;女主演中,白百何為5.26億、舒淇為3.04億、楊冪為2.29億、林允為9.37億、張雨綺為3.45億,人均4.68億。

  也就是說,女主角的“票房生產力”本就大大低於男主角,而近一年來,這個備受期待的12人群體成為娛樂圈負面新聞的重災區,面對著前所未有嚴格的輿論環境,其未來票房的產出能力更難以評估和確認。

  迭出的負面、崛起的叔圈,再難重構的“票房生產力”

  近一年來,本可以憑《情聖2》拿下中國第一個百億影后殊榮的白百何,經曆了“出軌門”、“婚變門”後,折在了吳秀波演藝生涯的最大危機上,《情聖2》先提檔後撤檔,最終徹底無緣賀歲檔角逐;曾以一己之力讓豆瓣評分3.2的《孤島驚魂》拿下8900萬票房的楊冪,在《寶貝兒》中轉型失敗,電影最終票房僅《孤島驚魂》的三分之一;張雨綺人設、婚姻風波不斷;趙薇深陷祥源文化在證券市場的是非之中;范冰冰則因陰陽合同、逃稅風波徹底淡出大眾視線,短期內再難復出……

  迭出的負面新聞帶來了“致命”傷害——曾經“生產票房”的女主角群體成為了“影響票房”表現的存在。

  同時,女主演們的重心也在偏離電影。源起於荷李活的“40歲魔咒”始終縈繞在這個群體周圍,“成熟期”女演員們開始考慮轉型,越來越多地涉足電影之外的其他版塊以求獲得新的突破,如章子怡加盟《妻子的浪漫旅行2》、舒淇入駐《中餐廳》第二季。此外,與男主角們相比,女主角們在娛樂市場中面對的選擇更多,空間更大,林允成了小紅書上的“種草”網紅、周冬雨在高奢品牌中風生水起,而這點,也限製了新生代女主角們在電影事業上的專注與打磨。

  與女主角群體當下處境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以沈騰、黃渤、王寶強等人為代表的“叔圈”,在票房號召力上的全面崛起。

  從2013年的《中國合夥人》、2014年的《心花路放》,到2015年的《港囧》、2016年的《湄公河行動》,再到2017年的《戰狼Ⅱ》、2018年的《唐人街探案2》,銀幕上的雙男主甚至三男主戲蔚然成風。銀幕上大出風頭的背後,“叔圈”也在加碼整條電影產業線的佈局,黃渤名下相關公司達16家,王寶強相關公司共計8家,徐崢共計5家。涉入產業上中下遊無疑將更有利於“叔圈”銀幕形象的打造,而對於代表著電影新票倉的“叔圈”來說,市場環境也極為友好——與女主演們五花八門的“栽跟頭”相比,叔圈最大的瓜不過出在吳秀波身上,還僅屬“作風問題”。

  負面迭出、職業生涯短暫、市場誘惑繁多、叔圈崛起……在自身和外在的種種因素作用之下,女主角們的票房生產力暫難重構。短期內,女主角或許將頻繁缺席於爆款電影中,即便長期來看,中國距離“百億影后”,也還差了一個“女版戰狼”的距離。

  (本文來自於澎湃新聞)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