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向東走出華潤 可否幸福?
2019年02月23日00:30

  來源:證券時報網

  證券時報記者 餘勝良

  告別一個25年工作舞台的時候,總是傷感的。兩個月前,“華潤深圳灣國際商業中心”落成,吳向東現身致辭,感謝各方之後,在致辭的最後部分,開始哽咽起來:“最後,要衷心感謝為本項目付出了智慧、心血和汗水的親愛的同事們(哽咽),你們以自己的實際行動證明(哽咽),個人雖然渺小,卻可以彙聚成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磅礴力量,正所謂萬丈高樓平地起,一磚一瓦、一草一木都是不可或缺的。”

  1993年剛畢業的吳向東加入華潤集團,他是地道的精英派,專業出身,從基層做起,一步一個腳印,在華潤做磚瓦25年,就要被“搬”到中國平安,看著自己一手打造的標誌作品建成,自然有些觸景生情。在告別之前,吳向東馬不停蹄參加了多個萬象城開業:11月10日,石家莊萬象城開業,傅育寧與吳向東同時出席;11月23日,廈門萬象城開業,吳向東出席。萬象城,是他脫穎而出的起點,如今華潤已開業運營的購物中心28個,到2020年時將達54個,預計5年後將再翻倍達到90個。2000年,33歲的吳向東奉命組建華潤(深圳)有限公司,據說公司成立之初,僅有10多人。兩年後,投資40億港元、由吳向東負責操刀的羅湖“萬象城”購物中心動工。一直到現在,羅湖萬象城都是一個地標。

  地產開發派別眾多,如果粗略分,可以分為兩派,一派追求短平快,比如萬科、碧桂園、融創和恒大;一派追求穩準狠,比如華潤、萬達。萬科創始人王石說過,不做商業地產,商業地產會壓占資金,住宅可以快速做大規模,從規模上看,排名靠前的都是做住宅的。但是棋過半局,地產商越來越無法忽視商業地產。因為土地有限,拿地不易,住宅賣了就賣了,商業地產卻可以一直運轉下去,一磚一瓦都要小心應用,才能保證基業長青。香港那些著名的地產公司,都是因為有大量商業地產。王石當年強勢,下屬爭了幾次爭不過,但“寶萬之爭”前後,鬱亮的意見就占了上風,萬科積極開拓商業地產。

  從業務結構上看,華潤住宅和商業地產齊頭並進,而且運營商業地產出色,是地產商中底子最好的一個,這一切離不開吳向東,可以說基因就是吳向東。商業地產並不簡單,佔據有利位置,或者相對有利位置比較容易,但是運作商業地產並不容易,現在商業地產越來越多,競爭激烈,很多生意寥落。能把商業地產做好,絕對需要真本事,吳向東已證明了自己的本事。

  吳向東這一生最大的波折,就是因上司宋林被捕而牽連。據說他和宋林走得很近,一個優秀的央企職業經理人險些因此廢掉職業生涯。這實在是一場考驗,和領導走近,讓領導放心,才能減少阻力,如果能不站隊,有幾個人願意站隊?可惜大家都捲入到這場洪流中,中外皆然。

  吳向東另一件事兒也爆了大名,是被寶能老闆姚建華提名要做萬科董事長。萬科獨董劉姝威曾發文稱,2015年華潤置地將土地出讓價109億元的地塊以4億多元轉讓給寶能,點名吳向東在寶萬之爭中扮演了重要角色。據說,姚建華非常欣賞吳向東,吳向東和姚建華有交往,但兩人是否已上升到同盟的高度?華潤曾試圖吞併萬科,失敗後集中精力發展華潤地產,才有了吳向東的一番功業,吳向東是否看準了萬科持有的大量土地儲備,覺得在商業地產上定有一番作為,不好好發展有些可惜?也有一種說法是,吳向東是被動捲入此事。

  在華潤地產,吳向東雖然沒有牢獄之災,但處境尷尬,明顯已靠邊站,和唐勇成了雙頭局面,華潤地產董事長的位置空置了4年,一直沒有說法,吳向東走的話,這盤棋就重新活絡了。去年業績說明會,吳向東也沒有參加。當吳向東辭職的公告發佈後,華潤的工作人員也舒了一口氣,“終於落地了”。不管怎麼樣,吳向東掌控萬科和華潤平台的可能性早已不在了,他需要新平台。去年華潤地產業績說明會,記者曾詢問“沒有和萬科合併是否遺憾”,有高管稱,不合併在一起,各自發展更好。

  總部位於河北的華夏幸福,現在有了一個很奇怪的格局:吳向東在深圳辦公,要形成雙總部,這也暗示了吳向東的地位,不僅是非要在華夏幸福董事長王文學之下。這好像為吳向東量身定做,好讓他距離他的成名之地更近,也距離平安更近,可以在平安操作地產業務板塊。

  吳向東新加盟華夏幸福,和以前的打法完全不同,兩者都做住宅,萬象城側重商業服務業零售,華夏幸福做的是產業園,招商的一般是工廠企業,偏重實業。後者是荒漠起新城,面積大,基礎差,資金要求更高。華夏幸福前些年受益首都產業大轉移,也受益北京居住人群的近郊置業。王文學做產業園,本來該招商的,自己也做起了實業,這些實業都需要大量投資,再加上住宅限購,一下子資金就緊張了,平安做了二股東,平安還做了很多地產公司的二股東。從以前的經驗看,平安不一定會安心做一個財務投資者,一旦時機成熟就會成為主導者。平安構建了一個龐大的地產業務,需要一個有能力的掌舵者。

  從吳向東要加盟華夏幸福的傳言傳出後,外界都在想他是否可以勝任新職務,畢竟兩個公司有很大不同。曆史上,央企和國企的操盤者,一直是民企挖掘的目標,地產公司人才流動頻繁,一個人走往往還帶動一個團隊流動。當年華夏幸福學習的目標是萬科,王文學從萬科取經,萬科不吝教導,碧桂園從中海地產挖了不少人,引入了新風格。但很多人來了又去,如同趕集一般。2017年11月,保利地產副總經理餘英加盟寶能,但水土不服,2018年12月離開,到2019年1月很快加盟融創。從中海地產到碧桂園的高管們,也大多離開。華夏幸福也挖過很多人,很多人又很快離開。多數空降者有經驗有能力,但很難在新環境中紮下根來。

  吳向東有點不一樣的地方,他有股東背景,一旦得到中國平安董事長馬明哲堅定支持,他就能紮下根來。他已在華潤空轉4年,估計憋了一口氣,要再次展示自己能力,海闊憑魚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