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後掏34萬救“失足大學生”稱其老婆 對方是00後
2019年02月23日12:09

  原標題:小夥掏34萬救“失足女大學生”,警方發現對方是00後少年

  很長一段時間里,小李(化名)也在疑惑自己和馬曉倩之間的關係。

  不可否認,小李也曾對這個漂亮堅強、學曆高卻行事迷糊的小女生有著一份憧憬。

  在自己的微信上,小李對馬曉倩的昵稱是“小老婆”。別誤會,加個小字只是顯得可愛一些。但,這隻是他無法宣於口的私心。實際上,就連小李自己也知道,他和這個女生沒有任何“可能”,就如他自己和馬曉倩聊天記錄中所說的:“我只是你人生路上的一個指示牌,你不能指望著指示牌過一輩子。”

  正如陳奕迅歌中所唱:“流水很清楚惜花這個責任,真的身份不過送運”。或許,小李對自己這一段關係的期待,也如歌詞那樣:“淡淡交會過各不留下印,但是經曆過最溫柔共震”,但他沒想到,這段關係,會以警方的介入而戛然而止。

  2月12日,小李的“馬曉倩”已經被警方刑事拘留。

  派出所門口一度拒絕報案

  他執著相信自己的判斷

  杭州大江東公安分局臨江派出所(原臨江邊防派出所)副所長蔣濤對小李印象很深。

  2018年8月底,蔣濤路過報案大廳,看到一對父子正在門口來回拉扯,從父子倆的爭吵里,蔣濤大致瞭解了兩人來派出所的原因。

  兒子小李在網上認識了一個女孩子,三個月的時間,給人家彙了三十多萬,而這其中很多錢是通過各種借貸平台借來的。

  父親發現後覺得事有蹊蹺,想報案,兒子卻覺得把錢借給對方自己心甘情願,不同意報案。

  蔣濤將父子倆請到一邊,試圖多瞭解一些信息,但小李十分牴觸。

  父親向蔣濤說明了自己懷疑的原因——三個月了,別說見面,連電話都沒打過一個,聲音都沒聽到過!

  事件很大可能是一起電信詐騙案,蔣濤開始幫小李分析,試圖做通小李的思想工作。但小李仍執著地相信自己的對象,拒絕報案。

  面對固執的兒子,老李決定先跟兒子回去,再好好勸說一下。

  第二天,老李終究還是說服了小李,再次來到了臨江邊防派出所,確定要立案,並跟蔣濤說起事情的來龍去脈。

  從交友群開始的緣分

  為救“失足”女大學生

  他傾盡所有

  85後小李,畢業之後就來到杭州,在大江東一家企業從事技術工作。

  跟大多數技術宅男一樣,每天除了工作,小李就宅在宿舍里上網。

  2018年5月的一天,他在當地交友群裡看到一條消息,一位女網友在問杭州哪個酒吧可以陪酒賺錢。

  不忍看著女網友誤入歧途,小李私聊了這位女生,並告訴她,陪酒這種工作千萬不能去做,容易被人占便宜,還有損自己的名譽。

  女網友告訴他,這也是無奈之舉。她叫馬曉倩,是“浙大法學專業大二的學生”,父母是做生意的。現在生意出了問題,家裡被債主找上門,為了幫家人還債,也為了能繼續自己的學業,她不得已才做出這樣的選擇。

  “你現在需要多少錢?”

  “4000。”

  “我借給你!”

  “我沒錢還你。”

  “等你畢業工作了有錢了再還我。”

  ……

  這一天,短短的一番對話後,小李給這位差點“失足”的女網友彙去了4000元。

  之後的三個月裡,馬曉倩先後遭遇了奶奶重病,弟弟打架需要保釋,和朋友投資做小生意失敗,沒錢吃飯,沒錢租房子,去酒吧陪酒被灌醉失身後懷孕需要人流等一系列“不幸”。明眼人看到這裏都覺得事有蹊蹺,可小李卻不這麼認為。

  非但如此,在這個過程中,小李對這位從未謀面的女大學生,由原本的同情變成了愛慕,並默默將她當成了自己的女朋友;而馬曉倩,對於兩人的關係,一直沒有肯定,也沒有否定。

  每每女朋友遇到困難,小李總會傾囊相助,存款用完就跟同事朋友借,同事朋友借不出來,就跟各個網貸平台和APP借。

  短短三個月,他總共給馬曉倩彙了34萬餘元。

  究竟為什麼對網上這個“她”那麼好

  他說:“這是這輩子幹過最瘋狂的事”

  你可能覺得小李是被愛情衝昏了頭。

  其實,小李在這其中的心境,也許遠比我們猜測的來得複雜。

  就如同他自己在和馬曉倩聊天中所說的那些話。

  他說自己——

  “我是典型的如果自己不努力變得更好的話,世界就會拋棄的那種人。”

  “我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我就說說我。我不出眾,很平凡,大學沒心沒肺三年,畢業沒多久就跑到杭州,幹一個完全沒接觸過的行業……那時候邊上的人也不熟,我淩晨一兩點才吃完晚飯,走在路上,我也在想我這算什麼,我也哭過,我也想過死,但是能改變什麼呢?除了讓家人朋友難過,我甚至連名字都不會被提起。”

  “女生,告訴你個不好的消息。5月的體檢,我心律不齊,左側有良性腫瘤。心臟停止或者腫瘤惡化,誰知道呢?生老病死不在我們的掌控之中,但是我們能讓我們的生活更精彩。”

  他好幾次對馬曉倩說——

  “我對你又不謀財又不劫色,我到底圖個啥啊,把自己搞到這個地步。”

  “我是真沒想到,會幫你幫到這個程度。好可惜沒有對你提要求。不過也好,沒有乘人之危。”

  “如果當年我離開了杭州,我沒無聊到進那個群,就不會有這些了。這就是命吧,老天讓我來幫你,估計它也考慮了我能幫多少吧。”

  “我幫助你,是希望你能走出陰影,笑出這個年紀該有的燦爛,可惜有點力不從心。”

  也許,正如小李所說,“這是我這輩子幹的最瘋狂的事”。只是,他的這片好意,並沒有傳達到對的地方。

  網絡那頭那位“可憐的女網友”

  真實身份是一位00後少年

  真相如此殘酷,殘酷到讓小李一度不能接受。

  警察最後查明網絡那頭那個在讀雙學位的馬曉倩並不存在,“她”的真實身份是一個00後的少年……

  2018年8月底,女朋友再次跟小李“借錢”,而各個借貸平台又在跟他催款,無奈之下,小李向父親尋求幫助。

  聽說兒子給認識三個月的女朋友彙了三十多萬,老父親二話沒說,從湖南老家趕到浙江杭州,拖著兒子要報案。

  接到報案後,大江東公安分局刑偵大隊聯合臨江派出所立即展開調查,並迅速鎖定了嫌疑人馬某(男,00後,河南人)。而此時,馬某已離開了浙江。

  接下來近五個月時間里,大江東公安刑偵大隊民警沈嘯波和同事輾轉山東、上海、河南、浙江等地,最終在今年1月底,在浙江寧波將馬某抓捕歸案。

  面對民警,馬某對自己的犯罪事實供認不諱。

  據馬某交代,單親家庭長大的他,初中就輟學來浙江打工。但是,打工很累,看到網上有新聞說,那些人通過電信詐騙來錢又快又輕鬆,他也想試試。

  於是,當時在杭州一家茶餐廳打工的他,註冊了一個資料為女的QQ號,並加了交友群想試探一下,結果一發話就遇到了小李……

  而小李的這三十多萬,基本被馬某揮霍一空,除一部分用於消費外,大部分他用於網絡賭博輸掉了。面對自己犯下的事,面對小李的損失,馬某跟辦案民警說:“警察叔叔,你們把我放出去,我保證兩年內賺足這些錢還給他!”

  目前,馬某已被杭州大江東公安分局依法刑事拘留。

  警方提示

  網絡是個虛擬世界,交友時一定要保持警惕,謹慎判斷,千萬不要被網絡戀情所迷惑。不要向陌生人轉賬彙款,一旦發現網上交友被騙,務必留存證據及時報案。

  深圳市反電信網絡詐騙中心

  多一個轉發,少一個受害者

  深圳反詐24小時專線:0755-81234567

  信息來源:錢江晚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