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年前是林誌穎6年後成郭德綱 民警自黑走紅(圖)
2019年02月23日11:25

  原標題:6年前是林誌穎、6年後成郭德綱,貴州民警“自黑”走紅網絡

  還有13天才滿27週歲的貴州六盤水市警察滾枝森,一夜火遍全網。不是因為他出色的工作能力、立過三等功,也不是因為他辦了一個驚天動地的大案。而是因為他在朋友圈自黑自己銳減的發量和顯老的容貌。

  滾枝森入警6年前後的對比照在網絡上被瘋狂轉發,有好友在朋友圈評論他:6年前是林誌穎,6年後是郭德綱。

大學時的滾枝森。
大學時的滾枝森。

  意外成“網紅”

  還沒女朋友

  2月20日傍晚,“走紅”第五天。在六盤水市區一間偏僻的小飯館里,滾枝森和12位年紀相仿的同事正在吃晚飯。貴州都市報記者剛進門,大家紛紛打趣他:“網紅,這回你認識幾個記者了?”

  滾枝森扳起右手指頭算了算:“三個,我一紅就認識三個記者了,圈子又大了!”雙眼皮兜住他直愣愣的眼珠,憨態可掬的他對面,坐著伶牙俐齒的協勤員小斌。“圈子大了還不是找不到女朋友。你到底灰心沒得?”小斌調侃他。

  “我要是像你一樣有那麼濃密的頭髮,早都找到女朋友嘍。”大家哄堂大笑,滾枝森接著說:“在我們老家那個村,18至35歲娶不上媳婦的光棍不少,加我一個也多不到哪兒去……”大家都笑得喘不上氣,小斌卻不依不饒:“可你是高材生呢,咋就不振作一下給兄弟們做個榜樣?”

現在的滾枝森。
現在的滾枝森。

  擅長“帶兄弟”

  立過三等功

  這13人中,滾枝森和張楷聖是警察,另外有9位是值班隊的協勤員,其中有兩位協勤員身邊各坐了一個文靜害羞的女孩。滾枝森和張楷聖是他們的“領導”:一個是值班長、另一個是副值班長。值一天休一天,但休息的那天基本上都處於備勤、安保、處突或者開會的狀態里,時常還要補一補頭天未完的筆錄或者台賬,完全沒有休息的概念,常常熬一個夜下來,滾枝森就發現頭皮上又多了幾個白點。“那是頭髮毛囊壞死了,我沒對人說起過,但我是知道的。”

  這支11人的隊伍在2月14日移交到滾枝森手上的,成為他來到六盤水市鍾山公安分局川心派出所的第三個警種生涯里的第二個團隊——先後做過社區民警(俗稱“片警”)、刑偵中隊(主要打擊“兩搶一盜”涉財侵財案件)民警的他,現在主要負責所里轄區接處警工作,俗稱“值班警”。

  “說沒有壓力是假話,但弟兄們平時要跟各色人等打交道,交流和放鬆非常難得,因此只要是我得到嘉獎,都要以慶祝的名義請弟兄們吃頓飯。其實主要還是為了總結工作經驗:成功的或失敗的。強調紀律,順道加強感情聯絡,畢竟大家一起出生入死,磨合、協作很有必要。”這在業內叫“帶兄弟”,滾枝森與父母相隔千里、又沒有談女朋友,一人吃飽全家不餓,唯一愛好只有閱讀和健身的他,大部分的支出,用在了工作出成績上。

  2018年,一名被拐30年的女子來川心派出所求助,年僅27歲的他在六盤水僅生活了3年,硬是憑著一股毅力,大海撈針地幫被拐女子找到了家人,因此榮立三等功,並因工作認真受到鍾山分局的個人嘉獎。

  希望更多人理解警察之苦

  “滾枝森是2015年考入我局的民警,也是當年中國人民公安大學畢業考取後至今仍在我局並且是基層一線服務的公務員。”鍾山公安分局政工監督室民警李夢穎告訴記者,滾枝森雖然在鍾山分局的工作年限僅有3年多,但從大二起就在北京市萬壽路派出所、香山派出所等地實習。

  2月15日早上7:51,滾枝森微信朋友圈曬出5張圖片,前4張都是警察圈里善意的自黑和打趣,但第5張是滾枝森6年前和現在的照片對比。左邊是2013年,正坐在教室里書山題海里的滾枝森梳著偏分、嘴角上揚,一身休閑地比著剪刀手;右邊是2019年,滾枝森耷攏著雙眼皮,額頭上面已然光禿禿一片,整個人像一下老了很多歲。

  瞬時警察同事們紛紛進去“補刀”和“跟帖”,沒想到他自己以一本正經的語氣跟大家在留言區里嗨成一片。該組照片當天收到48個點讚和89條評論,親友們紛紛戲謔他:“滾哥,你到底經曆了什麼?”記者注意到,有一條評論是:6年前是林誌穎6年後是郭德綱。

  聯想到基層公安工作的辛苦,李夢穎在徵得滾枝森同意後,將這組圖片發上了微博,沒想到各大網站都轉發了,不僅在各警察類院校火了一把,在各地方頻道自媒體上,滾枝森也霸屏了。

  自從自己火了以後,2月16日上午,滾枝森在微信朋友圈里闢謠:“其實我還沒有超過30呢,不過喊叔叔也不為過了,警察叔叔嘛。”17日上午,滾枝森在朋友圈曬出自己和非洲來的健身好友的合照,一本正經地說:“其實我還不算黑嘛!”

  滾枝森告訴記者,脫髮從大四開始考公務員時就出現了,熬夜和壓力是主要原因,“絕對不是遺傳性脫髮,我父親68歲了,至今頭髮都還是烏黑濃密的。做警察確實很辛苦,希望社會對我們多一分理解,多一分接納。”

  來源:貴州都市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