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網信事業的最前沿
2019年02月23日10:41

  原標題:站在網信事業的最前沿

  來源:光明日報

  “一篇檄文九重天,進京重用夜難眠。欲為網絡除弊事,何懼圍攻披肝膽。”這是國家網信辦原副主任任賢良的言誌詩。他的專著《最前沿:國家網信工作沉思錄》,正是在這種強烈的憂患意識里翻開了篇章,一個勇於擔當、敢於亮劍的網信工作者形象也瞬間躍然紙上。作為一個長期從事新聞輿論工作的幹部,15年新華社記者生涯的積澱,4年多國家網信辦領導崗位的工作,一系列重大輿論引導的實戰,連續4屆世界互聯網大會的籌備,這一切都把作者推到了新聞輿論工作,特別是網信事業的最前沿。

  我們因而有幸在這本書里捕捉來自前沿的思想光芒。站在媒體融合的最前沿。早在2012年,“新興媒體”成為熱詞的兩年前,作者就提出“領導幹部如何面對新興媒體”的命題,呼籲各級幹部把握新興媒體規律,大力扶持新興媒體發展。媒體融合發展的“指令槍”打響後,他又對“新型主流媒體”內涵做出精準判斷,認為它“既不是傳統媒體也不是網絡新媒體,而應是既有傳統媒體的導向意識、深度權威、職業追求,又有網絡新媒體的即時互動、創新時尚、草根親近的‘融媒體’”。站在輿論陣地的最前沿。有人說,網絡輿論場上,往往“真理還在穿鞋的時候,謠言已經跑遍世界”。有鑒於此,作者特別重視突發輿情的處置。在長年的輿論引導工作中,他不僅摸索出了輿情處理的28字“要訣”,還有一套“加減乘除”的法則:“在思想內涵上做加法,在文章篇幅上做減法,在傳播效果上做乘法,在思維定式上做除法”。他把新聞發生後的重要時間節點比作事件的“穴位”,主張找準“穴位”、及時發聲,不做“頭埋進沙子的鴕鳥”,避免負面社會情緒積聚為“潰壩能量”,決不能等到最後“一勺燴”“一鍋端”。站在網絡治理的最前沿。作者呼籲各方責任主體做“網絡生態守護者”,去發現互聯網的“責任與秩序之美”;指出網絡和信息安全不僅僅是技術層面問題,要站在文化和意識形態安全的高度,保衛我們的“文化邊疆”;號召規劃培育骨幹網站,加強“網上正能量建設”;主張借優質內容的“東風”,讓優秀文化以春風化雨的方式吹入百姓“生活肌理”……

  通讀全篇,以人民為中心的互聯網發展思想是一根主線。作者將群眾視為推動互聯網發展的主體力量,主張通過網絡文明素養培育,依靠廣大“中國好網民”,推動治理思路的積極轉變。在互聯網的大潮兩岸,作者密切關注青年和老年兩支網絡力量。他不僅讚同青年是互聯網的未來,要扣好網絡價值觀這顆“扣子”,而且面對“老年人可能會被互聯網時代拋下”的觀點,也有著不同見解。與那些悲觀論調不同,他認為老年人恰恰是互聯網的富礦,值得深度開掘。這種人文主義的凝視,為快速刷新的互聯網時代增添了一抹溫情。

  這是一本個人職業生涯的思考與總結。全書由作者在中央權威媒體公開發表的論文、重大主題活動的致辭演講,以及參加新聞發佈會和訪談活動的現場實錄組成。其中不乏與境外媒體記者“刁鑽”提問的思想交鋒,因此具有鮮明的個人語言風格,也給人以鮮活的現場感。同時從另一角度看,它也可以被視為一部中國互聯網發展的“當代史”。從互聯網之風乍起、吹皺一池春水,到滄海橫流千帆競渡、力構網絡命運共同體,書寫的正是中國互聯網走向世界舞台中心之旅。其間閃爍著那些值得銘記的“高光時刻”,也為讀者提供了一種觀照互聯網發展的思考範式。

  《最前沿:國家網信工作沉思錄》 任賢良 著 新華出版社

  (作者:張曉凡)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