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洛西誓要和特朗普纏鬥 這道檻特朗普難以踰越
2019年02月23日08:03

  原標題:這個女人誓要和特朗普纏鬥

  來源:中國新聞週刊

左圖:佩洛西  右圖:特朗普
左圖:佩洛西 右圖:特朗普

  本刊記者/李靜

  不顧國會參議院民主黨領袖查克·舒默的抵製,也不顧共和黨內部的反對聲音,華盛頓當地時間2月15日上午,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了“國家緊急狀態”行政令。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濫用總統權力”“蔑視法律”的譴責,則是特朗普要面臨的更嚴峻挑戰,他也面臨著可能被提起訴訟的風險。

  特朗普可以借由“國家緊急狀態”跳過國會,獲取足夠的資金用於修建南部邊境牆。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導,一位白宮官員透露,特朗普預計能籌集到80億美元修建邊境牆資金。

  中國社會科學院美國所研究員倪峰在接受《中國新聞週刊》採訪時表示,目前佩洛西只是口頭譴責,但是少數族裔群體是民主黨的基礎選民,而特朗普的修牆計劃針對的正是這部分人。因此民主黨絕不會善罷甘休,代表民主黨的佩洛西將和特朗普繼續纏鬥下去。

  “修牆”鬥法

  民主黨人佩洛西自今年1月3日當選眾議院議長以來,一直圍繞著“修牆”問題與特朗普“鬥法”。在正式當選當天,佩洛西就推動眾議院投票表決新撥款法案,以早日結束部分聯邦政府機構“停擺”局面。

  自2018年12月22日至2019年1月24日,由於特朗普與民主黨就撥款問題始終僵持不下,導致美國聯邦政府一些部門停擺,創下35天的美國政府史上最長關門紀錄。期間,80萬聯邦僱員的工作和生活受到影響,美國因此遭受的損失可能達到30億美元。

  1月16日,佩洛西以政府停擺導致的安全問題為由建議特朗普推遲其原定於1月29日的國情谘文演講,或者以書面形式向國會提交國情谘文。此事發生後不到24小時,特朗普就動用自己作為美軍最高指揮官的權力,拒絕為佩洛西的阿富汗訪問行程提供軍用飛機。隨後,雙方互致信件,進行幾輪隔空喊話。

  最終,這輪“鬥法”以特朗普做出讓步、推遲國情谘文演講而結束。隨後,特朗普在1月25日簽署臨時撥款案,為“停擺”機構撥款3周,並於2月5日在國會發表了上任後第二次國情谘文演講。

  為避免美國聯邦政府再次關門,民主黨和共和黨緊急協商,於2月11日達成初步一致,並在14日通過一份總額超過3300億美元的撥款法案。不過,這份法案僅同意撥款約14億美元用於在美墨邊境指定地區新建約90公里的隔離物,遠低於特朗普此前要求修建邊境牆的57億美元。

  對於作為特朗普重要競選承諾的“修牆”問題,顯然他沒那麼容易妥協了。於是,特朗普另闢蹊徑宣佈美國南部邊境出現“國家緊急狀態”。特朗普稱,毒品和人口販子以及其他犯罪分子“正在入侵美國”,邊境牆將有效遏製這些問題,訴諸行政而非立法手段是為了“更快地造牆”。他表示,即使此舉遭遇法律挑戰,他也有信心“打贏”。

  特朗普難以踰越的一道檻

  特朗普在國會大廈發表他的第二份國情谘文時,南希·佩洛西伸直雙臂帶著意味深長表情的誇張鼓掌姿勢,被網友戲稱為“史詩級鼓掌”。儘管佩洛西次日表示,她向特朗普總統伸出雙臂鼓掌時並沒有諷刺的意味,但鼓掌照片還是一夜間就火遍社交媒體,成了當時表示諷刺的最流行表情包之一。

  今年78歲的佩洛西,曾在2007年至2011年擔任過國會眾議院議長,是美國國會成立218年來首位女性議長,也是有史以來職位最高的女性聯邦官員。這次掌管眾議院,是她時隔8年後再次出任這一職位。

  佩洛西屬於民主黨左翼,政治立場鮮明。她支持寬鬆移民政策,關注人權問題,儘管是天主教徒卻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2003年,小布殊總統發動伊拉克戰爭時,佩洛西是眾院126名反對出兵伊拉克的民主黨議員之一,此後又一直強烈批評布殊政府的伊拉克政策。奧巴馬總統提出醫保改革法案後,她是主要的推動者。

  “佩洛西是非常典型的自由派民主黨人,而且這麼多年來她的立場從來沒有變過,可以說她代表了最看不上特朗普的那批人,在政治理念上,與特朗普完全對立。” 中國社會科學院美國所研究員倪峰告訴《中國新聞週刊》。

  2018年中期選舉,民主黨奪得眾議院控製權後,佩洛西就表示要“恢復憲法對特朗普行政當局的製衡”。

  複旦大學美國研究中心教授韋宗友對《中國新聞週刊》表示,作為一個長期活躍在國會的老牌政客,佩洛西有相當大的勢力以及老練的政治手腕,“政治鬥爭相當有一套”。

  此次中期選舉中,佩洛西在三個月內通過71場籌款活動,為民主黨籌得1.29億美元。從中期選舉投票的11月6日至黨內正式提名議長的22天之內,據《華盛頓郵報》報導,佩洛西在黨內受到一些年輕議員挑戰,但是她在短時間內至少成功使66名議員回心轉意轉而支持她,最終獲得提名。

  在奧巴馬政府時期,佩洛西被認為是2010年醫保法案在國會通過的最大功臣。《紐約時報》和《基督教科學箴言報》等媒體2010年3月報導稱,就在醫保法案推進面臨重重困難,奧巴馬開始打退堂鼓,打算放棄一攬子解決醫改問題時,是佩洛西堅定的立場,使奧巴馬確信推動醫改法案整體通過是最正確的選擇。佩洛西還四處遊說拉票,就在投票前一週,她還一刻不停地跟態度搖擺的議員交談。

  《基督教科學箴言報》評論稱,“佩洛西長期以來一直是一位出色的立法謀士和拉票能手。”

  “遇到佩洛西這樣一個富有經驗又很有政治智慧的政客,可以說是特朗普在國會難以踰越的一道檻。” 韋宗友說。

  1月3日,佩洛西就任眾議院議長幾個小時後,特朗普就突然現身白宮例行記者會,繼續“推銷”邊境隔離牆方案。美聯社報導稱,這是特朗普2017年1月就任以來首次在白宮例行記者會上露面並講話。

  在以往與不同“對手”的交鋒中,特朗普向來口無遮攔,常常在自己的推特上進行人身攻擊。例如稱將他告上法庭的豔星丹尼爾斯為“馬臉”,稱美國前總統克林頓為“野生比爾”“偽君子”,稱參議員查克·舒默為“愛哭鼻子的查克”等。儘管特朗普在接受採訪和推特上沒少批評佩洛西,但目前為止他給佩洛西起的唯一綽號就是她自己的名字:南希。

  傳記《特朗普背後的真相》一書的作者邁克爾·安東尼奧在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說:“這種稱呼要麼是想展示一種挺親密的關係,要麼是想通過去掉她的姓氏來貶低她。但如果這算是攻擊的話,那麼以特朗普的標準,有些異常克製。”

  前眾議院議長哈斯特爾特的顧問、共和黨戰略家費荷里認為,特朗普對佩洛西懷著敬意,“與他怎麼對待別人相比,他對佩洛西始終保持著尊重,這對他而言是很好的政治策略。”

  兩黨裂痕越拉越大

  美國政府和國會在預算問題上爭執不下導致政府關門,曆史上屢見不鮮。但此次關門之所以惹人注目,除了特朗普和佩洛西的極強個性帶來的戲劇效應外,還因為移民問題涉及兩黨執政根基,也突出反映了幾十年來兩黨漸行漸遠的對立態勢。

  根據美國人口普查局的數據顯示,自2000年起,美國的拉丁裔人口已經超越黑人,成為第一大少數族群,墨西哥是美國拉丁裔族群的第一大來源國。美國獨立民調機構皮尤研究中心在2018年進行的一項調查稱,62%的拉美裔人認同或傾向於民主黨,而支持共和黨的拉美裔人只有27%。

  美國拉美裔全國委員會2016年的一項調查數據則顯示,在過去的15年里,拉美裔的入學率大大超過了白人和非裔美國人。18歲以下的拉美裔人總共有1820萬,較2000年增加了47%。

  當前圍繞拉丁裔選票的爭奪,很可能對今後幾十年內的大選形勢產生影響。倪峰認為,無論是為了現在的選票,還是未來的潛在選票,特朗普口中“想要翻越比登珠峰還難”的美墨邊境牆計劃,民主黨都會堅決地抵製下去。

  “今天府院之爭愈演愈烈的局面,與特朗普遇事就要把人逼到牆角的行事風格不無關係,但同時也要看到,自上世紀90年代中期以來,民主黨與共和黨無論在國內經濟、社會議題還是宗教議題上,分歧已經越來越大。”韋宗友告訴《中國新聞週刊》。

  1994年中期選舉中,共和黨在後來的眾議院議長金里奇帶領下,一舉奪得參眾兩院控製權,終結了民主黨連續執掌眾議院40年的曆史,被學界稱作“金里奇起義”,也標誌著共和黨近二十多年保守化的開端。到2010年,極端共和黨勢力掀起“茶黨”運動,至今餘波不絕,進一步將黨內溫和派和中間派的生存空間擠壓殆盡。

  美國民調和政治類新聞網站“538”在2018年12月報導稱,政治科學研究人員使用動態加權提名評分法評估之後,認為現在國會中的共和黨人與上世紀70年代和80年代的國會共和黨人相比,更加保守和右傾。前眾議院議長約翰·博納、俄亥俄州州長約翰·卡西奇等人在老布殊時代曾被視為堅定的保守派,但近些年,他們在共和黨的基本盤選民心中,已經不夠“右”了。

  與此同時,隨著更多年輕議員的加入,民主黨正朝著更加自由化的一端加速邁進。布魯金斯學會2019年1月一篇名為《最新民調顯示民主黨自由派壯大》的文章顯示,克林頓時代,認為自己是自由派的民主黨人只有25%,但到2018年,這個比例上升到了51%。

  韋宗友說,兩黨的分歧和裂痕越來越激化,合作越來越少,是現在修牆問題陷入僵局的根本原因。

  從修建隔離牆兩黨互相掣肘的局面看,倪峰認為,不管是金融監管鬆綁,還是廢除奧巴馬時代醫改政策,特朗普的國內議題都很難再推進下去了。在外交方面美國總統掌握很大的自由裁量權,下一步特朗普極有可能在外交上持續發力,為2020年的選舉謀求政績。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