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DI黑暗騎士回歸 首間CELINE男裝店落戶香港
2019年02月22日18:06

老佛爺Karl Lagerfeld早兩日仙遊,時裝世界都為他哀悼。而老佛爺最寵愛有加的設計師Hedi Slimane(當年他為了想穿得進Hedi設計的極窄西裝,減肥90多磅,成為了時裝界傳頌一時的佳話),其筆下那招牌式的緊窄剪裁男裝,將於下周一(2月25日)以Celine Men的名義登陸香港,在香港開設全亞洲首家Celine男裝專賣店。

首家Celine男裝店落戶香港

Karl Lagerfeld對Hedi Slimane寵愛有加,而在Hedi來說,他則對香港寵愛有加。此話怎說?皆因在他入主Celine成為新任創意總監、並在他一聲令下開設Celine史上首個男裝系列之後,Celine男裝專店的開設,便成為了首批Celine男性時裝迷最關注的事情。終於,在今年2月18日,Celine於紐約Madison Avenue隆重開幕了品牌史上的第一家男裝專店,而香港則獲得Hedi的寵幸,成為了他揀選在美國(Hedi現時的工作基地)境外開設首家男裝店的福地,不單止比日本及中國大陸都更早開店,甚至比Celine品牌的老家巴黎更搶先一步擁有男裝專屬店舖!

香港的Celine男裝專店將會在2月25日隆重開幕,選址於中環置地地庫的男裝樓層,面積113平方米,將會採用與之前Celine店截然不用的全新裝潢及室內設計概念,店內涵蓋ready-to-wear、鞋履、皮具、首飾及太陽眼鏡等所有男裝產品。

讓你愛恨分明

話說回來,早在Celine開設男裝專店之前數個月,我們men's uno已有幸專程飛到東京出席品牌的Summer 19系列傳媒預覽。Hedi Slimane的風格我們都熟悉得簡直像老朋友了,仿佛只是換了個地方、轉了個心情,然後繼續呷著同一杯my cup of tea。說起my cup of tea,Hedi就是那種絕對讓你愛恨分明的設計師,若然他那種黑暗叛逆搖滾風格是你的那杯茶,你自然會成為他的時裝忠粉,由YSL、Dior Homme時代追隨他到如今的Celine Men,不離不棄;但若然不是,你好可能便對他嗤之以鼻。一係愛一係恨,沒有中間的騎牆派。

接手Celine創意總監後的Hedi Slimane,立即驚為天人地宣佈開設Celine男裝系列,而Summer 19系列就是Celine史上首個男裝作品。沒有半點讓人驚訝,這個系列主要靈感都是圍繞Hedi情有獨鍾的50至70年代搖滾音樂潮流,包括50年代末Mod文化的黑色窄身西裝及窄身領呔加上Mod頭;60年代巴黎左岸The Drugstore酒吧餐廳的黑色禮服及窄色乾濕褸;70年代末Cold Wave音樂新浪潮的長方形廓型西裝外套及橫條紋領呔;以及80年代巴黎著名夜店Le Palace和Les Bains-Douches的黑色皮褸加緊身褲。

把一件事做到極致

老實說,這個系列不會給你帶來甚麼巨大的驚喜;而是,你會在裡面找到自己最初愛上Hedi Slimane的原因︰一份義無反顧的黑色冷酷和對緊窄的偏執狂,並且把那件黑皮褸那條窄呔那條緊身褲,去蕪存菁地做到極致!好多人都批評Hedi Slimane不懂做女裝,加入Celine陣營後立即顛覆地開創男裝系列,只是借屍還魂找個女裝品牌做幌子,然後做回他自己喜歡的男裝而已。但有趣的是,在今次Celine Summer 19系列96個造型中,雖說男女裝各佔一半,但大部分男裝設計都傾向unisex,而且都特別設有ladies' size方便女士選購,根本就是為著討好Celine的女顧客而做的,反而讓我們一眾男士恨得牙癢癢的。

除了Ready-to-Wear,今個Summer 19系列還包含了好幾款高級訂製(haute couture)服飾,上面展示了珠片刺繡、水晶鑽及金屬鍊等人手製作裝飾,是既耗時也非常花費心力才能製作完成的高級衣服。例如那件刺繡水晶鑽「箭頭」長方形外套,需要專門師傅以手工於布料上繡上施華洛世奇水晶串,由於水晶串需按照斜角羊毛布上的箭頭圖案刺繡,並保持線條筆直,所以技巧要求極高,也超級耗費時間,總共要八天時間才能完成整個刺繡工序。另一件Christian Marclay聯乘「Beep Beep」刺繡外套更誇張,以手工於絲絨上繡上彩色水晶及珠飾,並且在袖口、衣領及腰身飾以密集的黝黑色羅紋,整整需時一個月才能製成!

噪音變成話題作

說起這個與視覺藝術家Christian Marclay的聯乘合作,我發現了一件頗為逗趣的事情(雖然亦很可能只是我諗多咗)。Hedi Slimane被視為當今時裝舞台上最擅長於製造話題的設計師之一,而今次他入主Celine──由改品牌logo、加設男裝、Instagram舊post大清洗,到徹底拋棄Celine原有風格而我行我素等──都營造了極大的noise。於是,Hedi就索性諷刺地找來Christian Marclay合作,而Christian Marclay的拿手好戲,正是把流言蜚語、對抗性的噪音、爆炸擊打的聲效等視覺化,把noise化成有形的實體。君不見在這些Christian Marclay聯乘的服飾上,「Beeps Beeps」、「Klak, Klak, Klak」、「Zzhaa Zow」等源自漫畫中的擬聲詞及對話框成為了最吸睛的元素,藉此態度挑釁地提醒你︰就算全世界都批評他又如何?Me against the world,Hedi Slimane依然會繼續飾演時裝界的dark knight蝙蝠俠,用自己的法律和標準去處世警世,你奉他為英雄抑或罵他狗雄?I don't think he care。

你可能還對以下內容感興趣

Bottega Veneta 2019秋冬騷 與米蘭實時直播

從hi-street時裝學懂的事 男女老幼衝向高街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