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一次尷尬的做空:報告遭群嘲 分析師直言“沒常識”
2019年02月22日15:50

  來源:港股挖掘機

  人類一思考,上帝就發笑。

  這是一句猶太諺語,當年也被米蘭·昆德拉用來描述人類自身之渺小,以及自作聰明的愚蠢行為。

  進入農曆豬年才半個多月,見慣了國際上各類牛鬼蛇神出沒的港股市場,也被“逗笑”了。逗笑這個市場的,卻是平日裡令投資者和上市公司們聞風喪膽的“沽空機構”。

  於是這句諺語變成了“沽空機構出報告,市場卻發笑“。

  2019年2月21日,一家叫做“空城研究”的機構,發佈了一篇“做空港股新高教集團”的報告。

  “空城研究”(不得不說這個名字起得相當不錯,讓人不禁想起楊坤那首代表作)認為,新高教集團(02001)利潤嚴重造假,還指責新高教是“不折不扣的偽君子”。

  市場本身就是很敏感的,很多人根本不判斷信息準確與否,於是當日新高教收跌13.39%,報4.40港元。

  “人在家中坐,鍋從天上來”,新高教很不爽啊。他們的人仔細讀過了“空城研究”的報告,發現“誤導性嚴重”、“不真實”、“毫無根據“,在和媒體簡單溝通之後緊急組織人員撰寫回應文章。

  “空城研究“的四大指控:1. 通過表外支付的方式隱瞞招生佣金;2. 通過關聯交易輸送利潤;3. 基本辦學條件不合格,教學質量嚴重不達標;4. 學生評價極低,以次充好包裝上市。

  新高教集團一一做了回應:

  1、從未為招收學生支付任何佣金。

  原因是該集團嚴格按照教育主管部門的要求,依法依規開展招生工作,得到了教育主管部門、中學老師以及眾多考生的支持與認可。故無需花費巨額佣金招收學生,而該集團銷售費用占比與同行業水平保持一致。

  2、收購東北學校不是關聯交易。

  公司表示,獨家技術服務及教育諮詢服務協議乃於2016年8月訂立,而當時東北學校仍為獨立第三方,因此,該交易不應視為關聯人士交易。

  3、教育質量不差及生師比例不低。

  就師生比例而言,所有學校每年向地方部門提交該比例,從未遭受行政處罰。以2018年為例,雲南學校、貴州學校的生師比都低於20。

  集團旗下院校擁有高就業率,保持在97% 以上,教學質量不差啊。

  4、學生評價還挺好的。

  其聲譽得到其學生的認可,每學期在校學生的教學滿意度隨機抽查都超過95%。

  總之,突然被做空了,新高教的回應相對還是非常不卑不亢的,用他們自己的話來說,公司將“強勢回應”。

  這麼看來,的確是很強勢了。股價也隨之有所反應,截至2月22日發稿時已有近5個點的漲幅。

  如果你覺得只是被做空一方的回應,完全可以打腫臉充胖子死不承認,還不一定可信,那你就錯了。

  事實上,在多家券商研究所的分析師們看來,“空城研究”這份報告同樣也是漏洞百出,值得“強勢回應”。

  比如國金證券教育與消費行業分析師在其微信公眾號“草叔消費升級研究”中,就直言:

  ”關於新高教集團的‘做空報告’,希望作者可以稍微提高一些對‘常識’的理解。“

  除了證據層面與新高教自身回應的相似之外,這位分析師還對“空城研究”的真實身份與真實目的提出了質疑:

  首先,做空機構有很多,比如渾水這樣的著名機構,但是“空城研究”這個機構,此前從來沒聽說過,搜索關於“空城研究”的內容,只有這一篇,一個從來沒有出過研究報告的“機構”,難免讓人覺得有碰瓷的嫌疑。

  該公司像模像樣的做了個官網,當然,也只有這一篇“報告”。這個英文運用水準,只能說,各位可以看一看。然後最有趣的是,這篇“報告”的文件名是英文,官網上也全都是英文,但是整篇“報告”,全部是由中文完成的,實在讓人摸不著頭腦。

  再比如中信證券的教育行業分析師也在其微信公眾號“學而時思”中,很直白地講道:

  該報告缺乏事實依據和客觀論證,“為了做空而做空”。

  在進入對做空報告質疑的三大核心內容之前,分析師還很“貼心”地列出了做空報告缺乏的一些對教育行業的基本常識。

  1)空城研究做空報告首頁第二段中提到新高教“這家登記為非盈利組織的學校”。根據《民辦教育促進法》等相關法律的表述,“非營利”和“非盈利”是截然不同的兩個概念,非營利是指“公益導向、不以賺錢為目的”,而“非盈利”指“不賺錢”。我們認為這並非筆誤,而是顯示出空城研究缺乏教育行業的基本常識,同時缺乏嚴謹態度。

  2)中國高等教育毛入學率僅45.7%,且中國基礎教育區域發展極不均衡。高等教育毛入學率僅45.7%,意味著超過一半的中國18-22歲的青年沒有機會就讀於本科、專科院校(新高教旗下學校均為本科或專科院校)。做空報告中舉例的赤水三中是中國貧困地區的薄弱學校,本科錄取率約45%,其中一本率僅1%-3%。我們認為,所有的分析應該基於中國和區域教育發展現狀而談。新高教旗下的雲南工商學院、貴州工商職業學院均是國家承認的正規院校,對貴州及周邊地區的學生已形成較強的吸引力。

  俗話說打人不打臉。或許是“空城研究”的報告實在bug太明顯了,才“逼”得中信證券的分析師不得不打一打他們的臉,要先給他們上上課了。

  實事求是地講,在港美股這樣的成熟市場,“做空機構”的存在有它的意義,如果真是上市公司有什麼問題隱瞞了,還不讓人站出來講嗎?

  曆史上不少精彩的做空大戰,都是優秀的研究機構通過縝密的邏輯,詳實的證據,精彩的推演,從而促成的。比如2016年12月,渾水一劍封喉輝山乳業,就相當之經典。

  但做空行為同時也存在著魚龍混雜、真假難辨的現實狀況,曆史上多起重大做空事件事後也被澄清。譬如恒大vs香櫞,到後來被港府判定是香櫞”散佈虛假信息“,從而賠錢且創始人5年禁入香港市場。

  因此如果真遇到目的性太明顯,就像是“為做空而做空”的情況,不僅是投資者和上市公司一時間要吃一悶棍,時間久了,公信力全然沒有,怕是連“做空機構“自身都要泯然於眾人矣。也難怪智通財經CEO要在朋友圈里為“渾水”們的未來捏一把汗了:

  用前文所引用國金證券分析師的話來說就是,專業性是底線,胡攪蠻纏請繞行:

  一個敢於出做空報告的“機構”,其專業性是底線,廣大投資者和分析師們,大概並不喜歡看見這種:邏輯胡攪蠻纏,對行業不瞭解,論證完全沒有證據,和會計法律常識的缺失,而且不看公司公告的“做空報告”。(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