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一封少一封 巴菲特年度公開信週六發佈 看點在這
2019年02月22日11:06

  每年一封公開信都是人們走入“股神”沃倫·巴菲特投資世界的重要路徑。美國時間本週六,巴菲特將如約發佈致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Berkshire Hathaway Inc.)股東的年度公開信。

  股東在審查伯克希爾的資產負債表、收益和收入增長,以及其他財務數據之外,巴菲特的公開信一直廣受關注。

  今年,公開信的內容可能還將涉及公司最新的現金支出計劃、未來繼任者、醫療保健與美國政經等議題。

  據華爾街日報報導,外界非常關注巴菲特如何將手上巨額的現金轉化為等量齊觀的大型投資標的。

  彭博則援引分析師的話稱,伯克希爾目前現金流入的速度快於向外投資的速度,顯示出巴菲特當下很難用自己不斷賺取到的現金被高效地投資出去。

  伯克希爾上週四公佈了其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情況。數據顯示,蘋果公司依然是巴菲特最值錢的股票,所持股份的市值高達393.7億美元。

  其後2-9位依次是美國銀行(220.8億美元)、富國銀行(196.7億美元)、可口可樂(189.4億美元)、美國運通(144.5億美元)、美國合眾銀行(59.1億美元)、摩根大通(48.9億美元)、紐約梅隆銀行(38億美元)、穆迪(34.6億美元)、達美航空(32.7億美元)。

  以上並不能讓分析師滿意。摩根士丹利預計,伯克希爾在2018年的賬麵價值可能只增長了1%。這是自2008年以來最慢的增長速度。

  分析人士指出,巴菲特可以在今年的公開信上談論得話題很多,包括公司投資策略、管理層的繼承、貿易與稅收改革、移民和氣候變化等。

  巴菲特被萬眾期待的2019年公開信有哪些值得關注的重點?

  1 賬上囤積的現金

  截至去年9月30日,伯克希爾持有1036億美元現金,連續第五個季度超過1000億美元。除非尋找到大額交易的機會,不然賬上現金將可能持續居高不下。

  巴菲特上一筆重大交易發生於2016年1月。當時伯克希爾斥資320億美元收購航天製造商精密機件公司(Precision Castparts Corp.)

  根據華爾街日報的消息,伯克希爾擁有的現金與日俱增,2018年預計達到1036億美元。

  圖片資料來自華爾街日報

  在去年巴菲特的公開信中,他就抱怨很難找到具有吸引力的投資標的。今年,投資者與分析師普遍關注有關伯克希爾現金支出計劃的新線索,包括該公司是否會增加回購。

  華爾街見聞此前提到,伯克希爾哈撒韋去年三季度回購了9.28億美元本公司股票,投入的資金超過四年多來的總和。

  在投資股票的策略上,巴菲特和伯克希爾副董事長查理·芒格表示,他們將在股票回購價格上做出讓步,即從過去高於估值的1.2倍上調到高於估值的1.35倍。

  伯克希爾在去年第四季度的普通股淨買入額不足22億美元。這使得公司的現金儲備在過去五個季度保持在1000億美元以上。

  摩根士丹利的分析師在給客戶的一份最新報告中預計,伯克希爾在2019年可能將進行100億美元的回購。

  2 公司未來繼承人

  今年8月,巴菲特將年滿88歲。他的長期搭檔芒格也已經95歲。這兩位伯克希爾的“老兵”未來將選擇誰作為公司繼承者備受關注。

  彭博援引CFRA Research分析師Cathy Seifert話表示,如果巴菲特能在2019年的公開信上透露更多繼承人方面的細節,則更能讓投資者感到驚喜。

  去年升任伯克希爾副董事長的Ajit Jain(現年67歲)與Greg Abel(現年56歲)是外界普遍認為的繼承者候選人。現在他們負責伯克希爾許多日常業務的監管與運營。

  巴菲特曾在去年的公開信上表示,他與公司股東們很幸運擁有這兩位高管。之後就鮮少提及二人。

  此外,伯克希爾還擁有兩名優秀的投資經理,分別是Ted Weschler(現年56歲)和Todd Combs(現年48歲)。他倆負責管理伯克希爾的部分投資組合。

  值得注意的是,Combs 在2016年收購精密機件公司的交易中發揮了重要作用。去年,他則兩次投資於金融技術類公司。

  3 新會計準則下的淨收益

  受到新會計準則和要求,伯克希爾不得不將未實現利潤或虧損計入損益表。而在此前,未實現的投資損益記入了資產負債表的權益部分,但未體現在損益表裡。

  這直接導致伯克希爾去年一季度虧損11.38億美元,為九年來首度出現虧損。

  巴菲特也曾提醒股東,新會計準則和要求將導致伯克希爾的業績出現劇烈波動。但美國的稅改會提振公司的業績。

  摩根士丹利估計,伯克希爾去年第四季度將淨虧損224億美元,而前年同期的利潤為326億美元。

  4 與亞馬遜、摩根大通合作的獨立醫療公司

  巴菲特說,醫療保健的成本不斷增長,對美國經濟造成了巨大的影響。芒格也曾提到,醫療保健是伯克希爾議程上最艱巨的任務之一。

  2018年1月,亞馬遜、摩根大通以及伯克希爾在一份聯合聲明中表示,三家公司計劃成立一家新的獨立醫療公司,作為福利待遇的一部分,以更透明、更低成本的方式為它們自己的員工及家人提供醫療保健服務。

  今年6月,三方已任命知名外科醫生和作家葛文德(Atul Gawande)為獨立醫療公司CEO,並陸續僱傭了骨幹員工。

  分析人士認為,美國最大的銀行摩根大通、全球前十大上市公司之一伯克希爾、科技巨頭亞馬遜三方聯手,將會顛覆醫療行業,並帶來新機遇。

  由於這三家公司均沒有透露太多有關該獨立醫療公司運作的信息,因此巴菲特在2019年公開信上的任何評論都可能影響投資者對這一舉措的看法。

  5 美國政治經濟議題

  這被巴菲特越來越關注。

  在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中,巴菲特公開為民主黨候選人希拉里·克林頓站台。然後他還還批評時任共和黨候選人的特朗普誤導選民,隱瞞納稅申報。

  在美國2020年總統大選正酣之際,巴菲特對於美國經濟與全球貿易摩擦等議題的談論在所難免。

  氣候變化在美國引發的颶風,曾讓伯克希爾的保險業務出現14年來的首次虧損。因此,在美國兩黨就氣候變化爭論不休的背景下,巴菲特可能也有話要說。

  彭博援引Keefe, Bruyette & Woods分析師Meyer Shields的話表示,巴菲特可能會在公開信中談論美國的政治分歧,但會避免就激烈的政治話題發表詳細評論。

  本文來自華爾街見聞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