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冤枉”57天后 趙宇準備申訴
2019年02月22日02:40

原標題:“被冤枉”57天后 趙宇準備申訴

救人卻致他人重傷 被拘14天 昨日領到檢方的不起訴決定書

  “被冤枉”57天后 趙宇準備申訴

趙宇的微博發了妻子和孩子的視頻

2月21日,備受關注的“福州男子救人反被拘”一事又有新進展。事發後第57天,當事人趙宇從福州市晉安區人民檢察院領取到不起訴決定書,由於決定書中被認定為“防衛過當”,而不是正當防衛,趙宇無法申請國家賠償,可能面臨李某追究民事賠償的情況。對此,趙宇將對決定書進行申訴。

救人風波

拉扯中致人重傷

男子被拘14天

近日,“福州男子救人反被拘留14天”的消息持續引發社會關注。2月21日,此事有了最新進展。當日下午,當事人趙宇從福州市晉安區人民檢察院領取到不起訴決定書。

據北京青年報記者瞭解,2018年12月26日晚,趙宇曾製止一名男子對一女子的侵害。趙宇與施暴男子李某拉扯過程中,為了掙脫地方,踹了李某一腳,正是這一腳造成了對方重傷,趙宇被捲入了一個巨大的漩渦。

此後,趙宇因涉嫌故意傷害罪被拘留,14天后,即2019年1月10日,當地檢察院不予批捕,趙宇被釋放,處於取保候審階段。

2月20日,趙宇收到一份移送起訴告知書,其內容顯示,趙宇過失致人重傷一案,福州市公安局晉安分局認為,該案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移送晉安區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

2月21日淩晨,距離事發時間過去了近兩個月,福州市公安局針對此事發佈案情通報,晉安區人民檢察院經審查認為,趙宇的行為屬正當防衛,但超過必要限度,造成了李某重傷的後果。鑒於趙宇有製止不法侵害的行為,為弘揚社會正氣,鼓勵見義勇為,綜合全案事實證據,對趙宇作出不起訴決定。李某因涉嫌犯非法侵入住宅罪已於2月19日在公安機關指定的地點監視居住,公安機關將視其病況採取相應法律措施,案件正在進一步偵辦中。

2月21日下午,趙宇從福州市晉安區人民檢察院領取到不起訴決定書。

最新進展

無法申請賠償

將對“決定書”申訴

2月21日,趙宇的代理律師範辰告訴北青報記者,按照“不起訴決定書”的相關內容,趙宇無法申請國家賠償。可能面臨李某追究民事賠償的情況。我們認為,“該決定書事實認定錯誤,法律適用錯誤,我們將對決定書進行申訴”。

京衡律師上海事務所律師鄧學平認為,趙宇對李某的人身實行了侵害,被害方可以要求趙宇進行賠償。如果趙宇被認定為正當防衛,正當防衛不負法律責任,既包括不負刑事責任,又包括不負行政責任,甚至還包括不負民事侵權賠償責任。這意味著,如果司法機關最終認定趙宇構成正當防衛,那麼趙宇就不應該被追究刑事責任,對於陌生男子的治療及醫藥費用也不用賠償。但趙宇被認定的是防衛過當,雖然檢察院沒有追究他的刑事責任,但法院可以追究他的民事責任,被害方可以要求趙宇進行賠償。

記者追訪

波折57天:從焦慮、無奈到“鬆了一口氣”

2018年12月26日晚,因聽到樓下女子的求救聲,趙宇與陌生男子發生肢體衝突,情急之下踢了男子一腳,造成對方重傷二級,而後被警方拘留。事件發生後的57天里,伴隨著兒子的出生,趙宇有過焦慮、無奈,直到正式收到檢察院的不起訴決定書那一刻,他終於鬆了一口氣。

第一天

改變命運的一腳

22歲的小夥趙宇來自黑龍江,與妻子小吳租住在福州一間公寓里。趙宇在福州的生活簡單幸福,平日裡,他在一家房地產公司做保安,下班後,他一改白天“粗線條”的壯漢形象,對在家待產的妻子小吳悉心陪伴照料。

2018年12月26日晚,趙宇在家裡聽見樓下有踹門的聲音,後來又傳來一女子“強姦!救命!”的呼喊聲。意識到可能要發生不好的事情,趙宇立即趕到樓下查看情況。

“順著聲音過去,我看到一個男的在打一個女的,那女的被掐得喘不過氣,我就過去拉開了那個男的。”趙宇說,那個男子反過來給了他兩拳,打在他的右胸口和頸動脈上。然後他將男子撂倒,卻被男子掐住三個手指,為了掙脫,他用腳踹了那名男子的肚子。事後,兩人被女子拉開,再無發生肢體衝突。

趙宇告訴北青報記者,在事發的公寓樓,他與妻子住在五層,求救女子鄒某濾住在四層。由於樓里住戶較多,趙宇從來沒見過鄒某濾,更別提對她有什麼印象。

但是隨著那天晚上的多管閑事,原本平行線一樣的兩家人產生了交集。

第三天

看守所里不知道兒子出生

2018年12月28日,趙宇陪妻子前往醫院臨產,後被警方帶到晉安分局做筆錄。趙宇向警方敘述了“腳踹李某一腳”的經過,稱“踹李某那一腳”並非故意之舉。

但令趙宇及其妻子意料之外的是,2018年12月29日,事發後的第三天,趙宇被警方帶走,戴著手銬去現場指認,隨後被帶往福州市第一看守所。趙宇告訴北青報記者,在他被帶走之前,他安慰正在待產的妻子說,“我沒事,老婆,你好好的,我不會有什麼事的”。後來,趙宇才知道,小吳由於一直找不到他,情緒激動,哭了一整天,還向醫院寫了出院申請。

在晉安分局,趙宇得知,李某重傷二級,隨後在諮詢律師時,對方稱他有在監獄里度過四年的可能,還要面臨20萬到60萬元的賠償。趙宇說,他自己想不通,為什麼救人了還被抓進看守所。他從未感受到如此的焦慮,他擔心自己的未來,擔心挺著大肚子的妻子。

當他穿著一件短袖上衣和一條單薄的破洞牛仔褲蹲在看守所的牆角時,心裡還惦記著妻子早已過了預產期(2018年12月25日)。當時,他並不知道,在他進看守所的第二天下午(約4點半),兒子已經出生。

第五十二天

開微博求助網友

在看守所外,小吳主動聯繫了鄒某濾與李某,向警方申請對趙宇取保候審。1月10日,趙宇從看守所出來,一個原本體重173斤的東北小夥,體重減輕了將近30斤。據福州市第一看守所出具的釋放證明書顯示,釋放原因為“因檢察院不批準逮捕應立即釋放”,經晉安公安分局決定,予以釋放。

但是,走出看守所的趙宇仍然不能接受有入獄的可能,“我挺接受不了的,她不喊救命、強姦,我也不會去救她。”趙宇對記者說。於是,2月16日,趙宇以“被冤枉的趙宇”為名開通微博,開始在微博上自述整個事情的前因後果,“希望大家幫我呼籲一下這個事情,幫助我一下。”趙宇寫道。

2月17日,趙宇稱,李某向他的家人要求賠償。“我有可能還要在監獄度過3至7年,還要賠償20萬到60萬元。對於剛剛當上爸爸的我,這簡直就是噩夢。”趙宇說。

截至2月20日,趙宇的自述微博引發網友關注,評論數達8.8萬條,轉發量為60.7萬次。短短3天里,在媒體的鏡頭前,重獲自由的趙宇小心地抱著繈褓中的愛子。

他告訴北青報記者,因為自己的事,感覺對妻子和孩子很愧疚,但他表示,從來沒有後悔過救人。

第五十七天

“終於鬆了一口氣”

2月21日,福州市公安局通報稱,鑒於趙某有製止不法侵害的行為,為弘揚社會正氣,鼓勵見義勇為,綜合全案事實證據,檢察院對趙某作出不起訴決定。

21日下午,北青報記者從趙宇處獲悉,16點38分,他在福州市晉安區人民檢察院領取到了不起訴決定書。趙宇告訴北青報記者,“終於鬆了一口氣,不用負刑事責任了”。

此前,趙宇曾告訴北青報記者,妻子小吳也對自己表示支持,稱會一直陪著維權。同時也表示,若以後遇到危急情況,還會第一時間救人,但會把握好分寸。

文/本報記者 張香梅 張夕

統籌/蔣朔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