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地球正經曆第六次物種大滅絕 人類罪魁禍首
2019年02月22日16:00

  原標題:美媒:地球正經曆第六次物種大滅絕 人類是罪魁禍首

  參考消息網2月22日報導 美國《一週》週刊網站2月17日刊登了題為《詳解第六次物種大滅絕》的文章,文章摘編如下:

  全球野生動物的數量減少了50%以上,人類才是罪魁禍首。以下是你需要知道的一切:

  “我們正夢遊到懸崖邊”

  隨著全球人口增長到75億,人類在地球上留下的巨大足跡對哺乳動物、鳥類、爬行動物、昆蟲和海洋生物造成了毀滅性影響。由於我們侵占動物的棲息地、過度捕獵和捕撈、把入侵物種引入新的生態系統、帶來有毒汙染和導致氣候變化,已把成千上萬種物種逼到了滅絕的邊緣。2014年的一項研究發現,在過去40年里,全球野生動物的數量銳減了50%。世界自然基金會(WWF)估計,自1970年以來脊椎動物的數量總體下降了60%。過去20年,美國帝王蝶的數量銳減了90%,約9億只,同時鏽補丁大黃蜂的數量減少了87%。由於過度捕撈,太平洋僅剩下3%的藍鰭金槍魚原始種群。WWF執行主任邁克·巴雷特說:“我們正夢遊到懸崖邊。”

上圖:2015年4月12日,一尾即將放流的中華鱘在水中遊弋;下圖:2015年4月12日,中華鱘從放流通道滑入長江。當日上午,3000尾大規格中華鱘在長江三峽大壩下遊湖北宜昌胭脂園放流長江。(新華社)
上圖:2015年4月12日,一尾即將放流的中華鱘在水中遊弋;下圖:2015年4月12日,中華鱘從放流通道滑入長江。當日上午,3000尾大規格中華鱘在長江三峽大壩下遊湖北宜昌胭脂園放流長江。(新華社)

  脊椎動物至少有338種已經滅絕。如果包括“野生滅絕”和“可能滅絕”的物種,這一數量可能上升至617種。最近在野外滅絕的脊椎動物包括在2018年失去最後一名雄性成員的北方白犀牛和原產於巴西的一種藍色金剛鸚鵡。但地球上99%的物種是無脊椎動物,自1500年以來已知消失的無脊椎物種有40%是蝸牛和鼻涕蟲。其中一種名為夏威夷樹蝸的蝸牛在2019年元旦消亡,它的最後一名成員“喬治”——一隻被稱為“世界上最孤獨的蝸牛”以14歲的“高齡”去世。紐約州立大學生物學家麗貝卡·朗德爾說:“我很難過。因為這是一種非常特殊的物種,很少有人知道。”

  人類活動加速物種滅亡

  據由大約1.6萬名科學家組成的世界自然保護聯盟(IUCN)稱,目前有2.65萬個物種面臨滅絕的威脅。這包括40%的兩棲動物物種、33%的造礁珊瑚種類、25%的哺乳動物物種和14%的鳥類。現在全球僅剩下7000只非洲獵豹,非洲獅子的數量自1993年以來減少了43%。在俄羅斯東南部和中國,只有大約100只遠東豹在野外生存,它們常常因漂亮的皮毛而遭到偷獵。三分之一的昆蟲物種瀕臨滅絕,地球上的蟲子總數每年減少2.5%。生物學家保羅·埃爾利奇說:“全世界有一些物種實際上如同行尸走肉。”

  許多科學家現在認為,人類正在經曆一個“物種大滅絕”時期,即至少75%的物種從地球上消失的時代。地球以某種形式支持生命存在了大約42億年。此前的5次物種大滅絕發生在過去4.5億年中;上一次大滅絕發生在約6600萬年前,當時巨大的小行星撞擊地球所產生的後果是滅絕了恐龍。不過,之前的事件與現在不同,因為它們是由自然災害或地球氣候變化引發的。這一次,推動大規模物種滅亡的是人類。正因為如此,科學界現在開始爭論是否要把當前的地質時代重新命名為“人類紀”。

自2011年開始,多國之間的蘇門答臘犀牛交換配種計劃已開始實施,以免此物種滅絕。(新華社)
自2011年開始,多國之間的蘇門答臘犀牛交換配種計劃已開始實施,以免此物種滅絕。(新華社)

  物種滅絕是地球自然進程的尋常部分;事實上,地球上曾經生活過的物種有99%都消失了。令人擔憂的是最近物種滅絕的速度。自1500年以來一半以上的脊椎動物滅絕都發生在1900年以後。總體而言,科學家估計目前的物種滅絕速度是大自然正常速度的100倍到1萬倍。

  部分可用DNA技術“複活”

  物種的消失可能對人類賴以生存的食物鏈產生災難性影響。維持25%以上海洋生物生存的海洋珊瑚礁已減少50%——到2050年可能會全部消失。據WWF說,幾乎可以肯定的是,這是全球海洋生物減少的原因之一,自1970年以來全球海洋生物總體減少了50%。昆蟲為人類食用的農作物授粉。WWF的巴雷特說:“這遠遠不只是失去大自然的奇蹟。這實際上是在危及人們的未來。大自然並不是‘我們理想中的樣子’——它是我們維持生命的系統。”

一隻站在融化冰面上的北極熊(視覺中國)
一隻站在融化冰面上的北極熊(視覺中國)

  科學家利用DNA技術正在努力重現消失的物種。這項被稱為“滅絕物種複活”的技術很可能至少要再過10年才能問世,但仍有一些可能的辦法。第一種是“後繁殖力”,包括與已滅絕的物種相似的生物交配。第二種選項是複製——一項著名的嚐試是2009年科學家利用一隻滅絕的比利牛斯山羊及其近親——普通山羊的DNA進行複製(這隻複製羊僅存活了7分鍾)。第三種選項是編輯與滅絕物種最接近的生物體的基因,以獲得近似值。這樣的工作現在正在圍繞著已滅絕的候鴿和猛獁象進行。進化生物學家貝絲·夏皮羅說:“如果你願意接受擁有少量猛獁象基因的某種東西,那麼我們可能離它更近了。”但不要指望能看到像《侏儸紀公園》里那樣的霸王龍或迅猛龍。複活滅絕物種需要該物種的DNA,而這種生命分子在分解前只能存在大約100萬年。恐龍的DNA要古老得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