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拾柴火焰高——天津借京津冀協同助力產業升級轉型
2019年02月22日18:15

原標題:眾人拾柴火焰高——天津借京津冀協同助力產業升級轉型

  新華社天津2月22日電 題:眾人拾柴火焰高——天津借京津冀協同助力產業升級轉型

  新華社記者郭方達

  班車貨車不息,人流來來往往。春節過去不久,位於天津市武清區的京濱工業園呈現出一派繁忙景象。

  從園區正門走入,向左不遠便能看到一棟灰色建築,這是北京瑞森同升科技有限責任公司在天津設立的智能製造工廠,一旁的工人正加緊將貨物裝車運走。

  談起京津冀協同,作為瑞森同升高級副總裁兼首席財務官的李陽很是興奮:“公司便是跟隨京津冀協同的腳步成長起來的。”

  生產大型工程機械配套裝備需要土地、環評、資金等多方面支持,在北京擁有研發部門卻難以落地生產,公司曾經的處境令李陽等人頭痛不已。

  京津冀協同發展打開了一條跨區域聯動的路子。

  “研發、製造、精加工,京津冀三地不同的區位優勢讓我們能夠不拘泥於全部流程在一地實現,這有賴於市場、政策等多方面的打通。”

  有李陽一樣感想的企業家不在少數。

  天津卓朗科技發展有限公司總經理張坤宇是個不折不扣的“80後”,而卓朗科技已是國家高新技術企業、天津市首批科技小巨人企業。

  “正是京津冀協同,給我們帶來了廣闊的三地市場。”張坤宇告訴記者,借助互聯網的快速發展,以軟件服務、雲計算為主業的公司在全國的業務高速拓展,但由於三地協同的疊加效應,京津冀業務占比不降反增。

  張坤宇展示了一幅企業業績增長的曲線圖,在2014年處有明顯的“上跳”。“這就是京津冀協同效果最好的說明。”張坤宇說。

  南開大學濱海開發研究院教授周立群告訴記者,與2010年-2013年相比,近幾年間津冀從北京引入專利規模擴大了近三倍。

  “這意味著從單純要企業、要稅收,真正走向了要產業、要科技成果的引入與轉化。”周立群說。

  對此,李陽感觸頗深:“之前在北京,大企業聚集,中小企業錯位競爭空間小,生產也受限製。公司將智能製造工廠落地天津後,突破了生產瓶頸,完成了成果轉化,企業營業額得到了很大提高。”

  數據顯示,2016年-2018年10月份,北京企業在津累計投資金額3590.54億元,占外省市在津投資額的38.9%,占比為各省市最高。

  天津市統計局相關負責人則表示,2016年-2018年上半年,北京來津經營(或在津投資)企業8116家,並呈現區域聚集化、行業高端化特徵,涵蓋17個行業大類。

  “其中服務業行業13個,現代服務業數量居多,主要集中在科技和商務服務業。”該負責人說。

  培養企業如同栽培大樹,引來了好的樹種,也需要適宜的條件。為了使引來的企業紮根,天津在“培土”方面下了大力氣。

  施支持創新的肥。產學研結合不是空中樓閣,需要實實在在的基礎,為此天津引入了中科院計算所天津分所、京津科學技術研究院等一批高水平研發機構落戶。建立了京津冀科技創新券合作機製,支持企業開展測試檢測、技術解決方案等創新活動。截至2018年底,天津市國家級科研院所及產業化基地達到169家。

  澆試點突破的水。升級轉型就是敢試水敢突破,對此天津沒有畏首畏尾。天津自貿試驗區90項改革任務和兩批175項製度創新基本完成,國際貿易單一窗口等15項創新經驗在全國複製推廣,試驗區深改方案獲國家批複,128項任務已完成77項;天津國家自主創新示範區出台了“加快創新創業載體建設的48條政策”等一系列政策,飛騰CPU、麒麟操作系統、曙光計算機等領軍項目紛紛落戶。

  除體製積弊的草。營商環境已成為三地產業協同的關鍵詞之一,打通體製機製壁壘,構築價值的高地。借助“重力勢能”,經濟活水便會自然流淌。天津港口岸降費提效治亂出清;全市金融創新產品超200項,融資租賃全國領先;“放管服”與“一製三化”改革持續推進;“海河英才”助力人才自由流動。

  “加強陸港間新型轉關通關模式合作,建立跨境電商孵化器,強化信息技術在傳統行業的合作應用……”周立群認為,依託京津冀協同,三地在產業合作方面仍有不斷深掘的空間與潛力。

(本文來自於新華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