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軍:小米追求性價比不等於便宜 友商不要跟我們搗亂
2019年02月21日14:53
雷軍展示小米9。
雷軍展示小米9。

  “這是最後一款3000元以下的小米品牌旗艦機型,未來小米品牌將專注做中高端市場。”

  2月20日,小米集團(01810.HK)創始人、董事長兼CEO雷軍在北京發佈會上揭曉年度旗艦手機:小米9。

  儘管雷軍已經提前一週劇透,讓網友對新機價格有所心理準備,但雷軍說,還是擔心步子邁得太大,怕米粉接受不了,“我和其他幾個高管商量了兩天,最終把價格定在2999元起步。”但據記者瞭解,這個價格還是比小米8貴了300元,比更早前該系列標誌性的1999元定價更是貴了50%。

  雷軍會後在接受澎湃新聞等媒體採訪時稱,小米追求性價比不等於定價便宜,“性價比是同樣的性能,價格最便宜,性能最強,而不是講絕對的價錢。”

  “在國產手機平均價只有六七百元的時候,小米手機上來就是1999元,是那個年代絕對的高端。後來,很多米粉要求我們做紅米品牌,但當我們做到七八百價位的時候,又被一些水軍和友商抹黑,給我們貼標籤,說我們賣得便宜。”雷軍說。

  受訪時,雷軍還對結束扁平化管理、高通真假首發、雙摺疊屏技術、成立中國區等近期小米焦點問題一一作出回應。

  回應價格變貴:“性價比曾為小米立下汗馬功勞,而今成束縛”

  關於價格問題,雷軍說,“這是最糾結的,性價比優勢曾對小米品牌的崛起立下汗馬功勞,但如今成為了一種束縛。”

  據介紹,小米9的成本有很大提升:一方面是元器件價格的普遍上漲;一方面導入了更多先進技術和工藝,如全球首發的高通Snapdragon855比Snapdragon845貴20%,Sony相機模組貴了30%,屏幕指紋比後置指紋貴2倍;一方面是小米的研發投入也在不斷加大,2018年前三季度研發投入超過了40億元。

  “現在手機堆料堆太狠,原來手機我記得最早小米1只有一個相機,連前置相機都沒有。到現在前置相機帶背部三個鏡頭,再帶屏幕指紋5um大的微距相機,整個手機上其實是五個相機。這五個相機不僅花錢還占了面積,上下的面積占得越來越多,還有功能越來越多,所以現在手機的成本是因為手機的性能越來越強以後,手機成本也越來越高。”雷軍說。

  2018年,整體智能手機市場下滑,競爭日益激烈。去年底,小米集團拆分Redmi(紅米)品牌後,形成紅米和小米兩個差異定位的品牌,紅米死磕性價比,小米則在性價比基礎上追求極致的體驗。

  “把Redmi品牌獨立,讓Redmi品牌堅持高品質、極致性價比,讓別人在性價比這件事情上不敢跟Redmi較勁,小米品牌也不準備跟Redmi較勁了。在小米品牌的手機上,會讓手機的功能變得越來越強,有時候甚至不考慮有沒有極致性價比,我們只問有沒有極致的體驗,所以它的優先級不一樣。”雷軍說。

  不過,雷軍強調,小米集團不會追求高溢價、高毛利,小米依然會本本分分賣厚道價,硬件上的高溢價小米不會去賺。他重申,小米硬件綜合利潤率永遠不會超過5%。

  申萬宏源電子團隊認為,2018年第四季度,小米系列手機出貨量約為紅米系列手機二分之一,而兩大系列出貨額旗鼓相當。2019年,預計新興手機持續增長,而成熟市場則面臨消費升級,300美元(約合人民幣2020元)以上機型銷量提升是中國旗艦手機的關鍵。小米和Redmi品牌分立運行,有助於突破300美元以上市場。

  市場認為,Apple、華為、小米等手機廠商漲價的背後,除了原材料成本和研發成本的提高的原因外,也因為銷量下滑,需要增加售價來彌補。

雷軍發佈小米9,宣佈TFBOYS成員王源為形象代言人。
雷軍發佈小米9,宣佈TFBOYS成員王源為形象代言人。

  否認不再扁平化管理:“有人說雷軍變了,其實我沒變”

  前幾天,《財經》雜誌報導稱,小米告別了曾經引以為傲的扁平化管理。如今,小米內部頭銜大體分為專員-經理-總監和副總裁及以上,層級共設10級,從13級到22級。專員級別為13級左右,經理為16級到17級左右,總監為19級到20級左右,副總裁為22級。

  而過去,小米只有三個層級:聯合創始人-部門負責人-員工,並且奉行不打卡、不設KPI的政策。《財經》雜誌援引小米一位員工的話稱,小米目前上班要打卡,在今年春節後考勤尤其嚴格,部門也設有KPI。

  “看到那個標題,我有點懵,說小米變了,雷軍變了,其實我沒有變。”雷軍回應稱,小米所有的高管合夥人都在一線,還在堅持超扁平化的管理,“包括過去一週的微博發佈會,都是我自己寫的,過去一週的工作量遠超大家的預期。”

  雷軍表示,目前小米已經有23000名員工,人力資源系統在定人才級別,方便未來進行進一步的人才梳理和培訓提升,“如果不做這些管理升級的話,小米將來很難進化到管理超過10萬人的團隊。”

  “今年小米會巨資投入幹部隊伍的培訓計劃,人才梳理也能更好對不同級別的幹部採用不同級別的培訓方式。還有工程師、專家,應該提供什麼樣的福利、激勵,把這些東西都梳理好,我覺得是小米整體管理升級一個很重要的部分。”雷軍透露。

  成立AIoT戰略委員會:“若不加大AIoT投入,極可能被對手追上”

  今年初,小米推出“手機+AIoT”的雙引擎戰略,把AI(人工智能)和IoT(物聯網)列為跟手機舉頭並進的戰略方向,提出未來5年在AI+IoT領域投入100億元。

  “早期創業的8年時間,小米的核心戰略是以手機為中心,連接所有設備。但是隨著AI技術、小愛音箱等一系列產品崛起,以及我們在電視、家電各個領域的崛起以後,不知不覺我們在AIoT領域已經變成世界第一。”雷軍稱。

  “對手都在追趕,如果我們不加大對AIoT的投入的話,極有可能會被對手追上。而且AIoT也是未來發展最重要的趨勢,所以,最後小米的高管層經過反複的討論以後,覺得我們要加大AIoT的投入。”雷軍透露,目前小米已經成立了AIoT的戰略委員會,加大專項投入,持續保持投資,確保我們在這個領域的優勢。

  雷軍當天還透露,雙引擎戰略具體為“1+4+X”:手機+(小愛音箱、路由器、電視,筆記本)+生態鏈產品。其中,小米AI智能音箱“小愛音箱”已經成為AIoT戰略樞紐產品。

  當天,小愛觸屏音箱發佈,2月28日開啟公測。但由於IoT尚處在市場早期,還有很多不成熟之處,雷軍也呼籲各位米粉多點耐心。

發佈會後,用戶體驗小米9。
發佈會後,用戶體驗小米9。

  什麼是“真首發”:“高通冒著得罪友商的風險來轉發我們的微博”

  發佈會上,雷軍表示,小米9取得了高通Snapdragon855的全球首發,並稱是“真首發”,是小米第一次取代Samsung獲得高通旗艦芯片的全球首發權。

  雷軍會後告訴記者,作為一款旗艦處理器的首發是一件非常難的事情,手機廠商其實需要配合高通研發。“差不多兩年前我們在美國聖地亞哥設立研發中心,從Snapdragon855立項開始,和高通一起討論,中間每一個階段點我們都回顧跟蹤,拿到工程樣片之後每一代的跟進,到1月份我們準備大規模量產。”

  據悉,Snapdragon855是Snapdragon800系列處理器近年來最大幅度的一次升級,採用了7nm工藝製程,全新的Kyro 485架構,最高主頻2.84GHz,單核性能相比上一代提升了45%,GPU提升20%,第四代AI引擎是前代3倍性能。

  “為什麼寫個真首發呢?有的友商打點樣片,做幾台樣機(就說是首發),但這個樣機我四五個月前就有了。做一個demo樣機,跟做上百萬台、上千萬台是兩回事,我們今天說的是大規模量產,也是高通認可的,不是為了噱頭。為什麼高通冒著得罪友商的風險兩次來轉發我們的微博?是因為他們真的認可我們在高端旗艦上下的功夫。”雷軍說。

  成立中國區:“要想跟友商競爭中國市場,難點在提升效率”

  2018年12月,小米宣佈,加強在中國市場投入,將銷售與服務部改組為中國區,任命集團高級副總裁王川兼任中國區總裁,向雷軍彙報。而在此前9月的調整中,王川被任命為新設立的集團參謀部的參謀長,協助雷軍製定集團的發展戰略,並督導各個業務部門的戰略執行。此前,王川負責小米電視業務。

  雷軍表示,小米要想跟友商競爭中國市場,難點在於不能賣那麼貴的價錢,要拚了命提升效率。“我希望川總(指王川)來帶隊,用做產品、做研發的精神來研發一款產品叫新零售。怎麼做中高端,怎麼做體驗,怎麼能夠線下零售和線上電商配合得上,推動產品的效率、演示的效率、銷售的效率和整體的感受。”

  王川告訴記者,接手中國區兩個月的時間,看到兩個趨勢。一是手機廠家都在做全球化和多渠道化,小米會保持在電商上的優勢。二是會進一步滲透線下,讓更多用戶買到好產品,今年會加大這方面的投入。

  “王川領導中國區兩個月的時間,已經讓我看到了中國區巨大的變化。他不是干簡單的銷售,尤其是配合小米系列的手機,推動中國區的產品轉型。”雷軍說,比如這一次小米9的發佈,在店面佈置上有巨大的創新,王川設計了很多場景,比如可以在一個小暗室體驗暗光拍攝。

小米和紅米兩個品牌獨立。
小米和紅米兩個品牌獨立。

  紅米Redmi獨立:“便宜要以高品質為基礎,友商不要披著性價比的外衣搗亂”

  今年1月,小米宣佈開啟雙品牌時代,宣佈紅米Redmi升級為獨立品牌,紅米Redmi作為電商品牌,將成立獨立公司運營,未來紅米Redmi與小米兩者既是同一集團下的兄弟品牌,也是同一市場中的競爭對手。

  “去年第四季度,小米(品牌的銷量)在中國區已經占絕大多數了,相對來說反而我們有點忽略了紅米,所以我們去年年底才決定把紅米改叫Redmi,專門由盧總(前金立二把手盧偉冰)來領軍,整個公司會加大對小米的投入,但是我們不能忽略Redmi對普及智能手機的重大意義。”雷軍說。

  “為什麼Redmi把高品質擺在第一位?因為一便宜就是原罪,所以便宜還得以高品質作為基礎,你賣999元,一上來大家就不信任你。如果不把品質做好,只做便宜,一上來大家就覺得你low。我上次放一句話說,友商跟性價比無關,不要老披著性價比的外衣跟我們搗亂。”

  回應雙摺疊屏手機:“折騰兩年時間,沒大規模量產,各有各的技術”

  1月23日,小米總裁林斌在新浪微博上首次曝光小米雙摺疊手機,遭到專門做摺疊技術的柔宇科技副總裁樊俊炮轟:“屏幕核心技術專利、產線什麼都沒有的手機組裝公司,買個別人的尚未量產的概念柔性屏幕和概念,就說自己攻克了柔性摺疊屏技術?”

  “這絕對叫對於手機工業的無知。”雷總回應稱,摺疊屏的確不是我們小米做的,但是把摺疊屏做成產品的話,這裡面的工作量也是空前的。雙摺疊屏絕對是小米首發的。

  “我們做摺疊屏是從柔性屏開始的,也折騰了兩年時間,讓大家看到摺疊屏是可以雙折的。我一直跟他們說,難道你做汽車你一定要做發動機嗎?不做發動機汽車整廠就沒技術嗎?這不是很可笑嗎?難道你不做發動機,你就做不了飛機嗎?大家知道波音飛機上的發動機全是GE的。大家在不同的領域裡面創新,零部件廠商在零部件技術創新,整機廠商在系統集成上創新,各有各的難度。”雷軍說,這是自己比較憤慨的。

  “頭部企業在研發上都投入了很多錢,都在預研各種各樣的項目。從去年開始,不知道誰帶的頭,就是把預研的技術都開始發佈了,把我們也逼瘋了,但這些預研項目都沒有到可以大規模量產的地步。這兩天在吵架的TOF(3D深度攝像的一種方案),小米MIX3上也幹了。今天手機技術競爭很激烈,我們一直在預研上投入的經費特別多。”雷軍說。

  澎湃新聞記者 楊鑫倢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