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遊戲許可審批申請仍可提交 但獲批唯有等待
2019年02月21日15:00

  消息稱主管部門在本週下發通知,將暫停新遊戲許可申請,材料仍可以遞交給地方局,但無法轉交給最高監管層者。《財經》獲悉其原因是此前積壓要審核的遊戲太多。受此影響,遊戲公司或將繼續承壓。騰訊遊戲內部人士稱,對政策捉摸不透,唯有等待。

  2019年2月20日,有消息稱,相關主管部門在本週下發通知,將暫停地方局遞交新遊戲許可申請。遊戲公司仍可以向地方局遞交申請,但卻無法轉交給最高監管層者手中。在中國,遊戲公司向地方局提交申請,地方局再向總局提交申請。

  一位頭部遊戲公司人士向《財經》記者證實了此事,並稱此是口頭向遊戲公司傳達,沒有對外公開通知。同時,此次通知只是暫停地方局提交申請而非監管部門停止審批。《財經》記者獲悉,總局其實更早就開始不受理地方局的材料了。

  據《財經》記者瞭解,這一次監管部門要求停止提交申請並不意味著監管層對遊戲審批態度的再次轉向。一位遊戲行業資深人士對《財經》記者透露,這一次新的暫停政策最主要的原因是,主管部門因上一輪暫停審批遊戲版號,導致積壓要審核的遊戲太多,因此特別下發通知,要求遊戲公司暫時先別往上送。

  版號是遊戲產品商業化的憑證,2018年3月,由於廣電總局機構調整,遊戲版號審核陷入了大半年停滯。《財經》雜誌曾報導,受此影響眾多遊戲公司裁員、倒閉,版號交易灰色產業鏈興起。去年年底起,版署開始以約每週一批的速度、按排隊順序下發版號。

  有行業人士估計,需要大半年才能消化掉此前積壓的版號。而如今新發放版號的數量較往年大大減少,體現監管正在趨嚴。若如今暫停新遊戲的審批,對遊戲公司來說,或將繼續承壓。

  國際數據機構IDC在2019年1月表示,2018年中國遊戲市場的增長率放緩至5%,低於自2014年以來20%的年均增長率。行業人士對《財經》透露,一些剛拿到版號的中小遊戲公司已經倒閉了。

  目前大廠受影響程度有限

  版號也對騰訊、網易等大廠造成了衝擊。“服務器都是虧錢的,成本巨大。”一位騰訊光子工作室的員工稱。

  此前,外界屢次傳言騰訊遊戲內部大裁員,關於版號問題是否會影響騰訊遊戲部門裁減、海外戰略放緩等問題,騰訊互娛方面對記者表示不便回應。

  不過隨著主管遊戲業務的騰訊副總裁馬曉軼在2018年進入了騰訊集團總裁辦,以及在騰訊集團2018年架構改革中,遊戲業務被單拎出來成為獨立事業群,這都意味著騰訊將遊戲業務放在了一個更高的位置。

  上述員工稱,政策是捉摸不透的東西,內部能做的唯有等待,遊戲研發、運營仍如常。一位騰訊互娛人士對《財經》記者表示,目前存量的遊戲仍然足以滿足騰訊在遊戲業務方面的需求,同時騰訊也在耐心等待版號的批複。

  據《南華早報》,近來騰訊仍希望與《Apex英雄》發行商EA合作,在中國大陸地區代理該遊戲。

  國內監管趨嚴,騰訊也在想辦法應對。據《財經》記者瞭解,遊戲出海將是騰訊遊戲在2019年重點著力的戰略之一,騰訊希望以此來分攤風險。

  英雄互娛副總裁鄭文在接受《財經》記者採訪時表示,騰訊的盤子大,體量大,抗風險能力強,不至於因為一部分產品受到太大影響。當行業均陷入版號停滯時,騰訊的優勢依舊保持著。

  仍有隱憂

  但作為一家遊戲收入占總收入約50%的頂級互聯網公司,遊戲版號牽動的遊戲收入,直接影響騰訊的財報、股價,以及投資人信心。

  2018年第二季度,騰訊迎來了此前三年最低迷的一季,營收增長只有30%,騰訊總裁劉熾平回應分析師提問稱,主要是因為遊戲業務表現比較弱,很多遊戲還沒有實現商業變現,如果完成變現,營收的增長就會回到原有水平。

  未獲版號的遊戲中備受關注的是《絕地求生》,這是騰訊一款接棒《王者榮耀》火爆度的“吃雞”遊戲,手遊《絕地求生:刺Guild Wars場》日活峰值在6000萬,海外版月收入在2000萬美元,但上線一年多來,端遊手遊均未獲版號。

  一位遊戲行業人士對《財經》分析,以《王者榮耀》和《qq飛車》的流水看,騰訊僅在《絕地求生:刺Guild Wars場》一項每月流失的收入就在十億以上,總體流失收入百億以上。

  儘管騰訊方面表示《絕地求生》還在排隊序列中,但部分行業人士對《財經》記者表示,對於《絕地求生》是否能順利獲得版號仍然要打上問號。

  《絕地求生》端遊和手遊至今還未拿到文化部的遊戲備案,一家遊戲頭部公司對記者表示,《絕地求生》還在測試階段,一直在申請備案。

  一方面,行業人士稱,《絕地求生》是“吃雞”遊戲,玩家必須殺死其他人才能存活到最後,勝利者會得到“大吉大利今晚吃雞”的提示,屬於廣電打擊的暴力、血腥類型。2017年底,廣電總局批評“吃雞”遊戲不符合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雖然同為“吃雞”遊戲的網易《荒野行動》拿到了版號,但網易對其內容進行了大量整改。目前《絕地求生》也已將遊戲背景設置成了軍事演習,並把血液顏色由紅色改成了綠色。

  另一方面,上述行業人士對《財經》記者透露,《絕地求生》端遊是由騰訊代理韓國藍洞公司的進口遊戲,或由於限韓令和進口遊戲未開放審批等原因,《絕地求生》拿到版號的進程會更慢。

  野村中國互聯網研究主管史家龍早前亦撰寫報告,指出騰訊大熱遊戲《絕地求生》因為“限韓令”影響而遲遲未能在內地變現。

  此前,有消息稱最早和藍洞洽談《絕地求生》合作的是完美世界,但薩德事件爆發後,完美世界選擇退出。對此細節,完美世界表示不方便回應。

  絕地求生的手遊《絕地求生:刺Guild Wars場》、《絕地求生:全軍出擊》是騰訊光子工作室、天美工作室授權自製的,按理來說走國產遊戲版號審批。但在2月最新公佈的一批版號里,它們繼續缺席。這兩款手遊能否獲得國產遊戲版號,仍備受關注。

  過去一年,騰訊在遊戲監管上遭遇的風波重重,股價也經曆了雲泥之別。先是人民網、《人民日報》接連發五文批評《王者榮耀》,稱其到底“是娛樂大眾還是‘陷害’人生”,馬化騰不得不親自登門拜訪人民網辦公大樓;接著是騰訊wegame平台上線的第一款3A遊戲產品《Monster Hunter》不到5天就被舉報下線,《Monster Hunter》曾火爆到十天預約人數過百萬,但現在上線遙遙無期;之後又有棋牌遊戲《天天德州》宣佈退市,甚至兒童青少年防近視控製遊戲總量的通知也讓騰訊股價大跌。

  去年,騰訊從最高點的475.72港元下跌至290港元以下,市值蒸發超18000億,跌出了茅台與招行的市值總和。

  現在,版號又開始牽動股價。“版號的風吹草動直接影響股價。”一位資深行業人士稱。版署暫停版號審批時,騰訊股價從1月份的峰值縮水了三分之一,開放版號審批前夕,騰訊股價大漲。

  目前騰訊已有兩款功能性遊戲《摺扇》和《榫接卯和》獲得遊戲版號。

  對於騰訊來說,監管風向的變動始終牽動著外界對其的信心,投資人對騰訊其他業務創新的焦慮始終存在。畢竟大船的抗風險能力雖然強,但靈活性也會更差。2018年3月,騰訊第一大股東南非Naspers公司宣佈出售至多1.9億股、價值約106億美元的騰訊股票,這是Naspers公司自2001年以來持有騰訊股票長達17年後,首次做出出售股票的決定。

  來源:《財經》雜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