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海外兵團李倩歐國盃奪冠 越重洋終圓奧運夢
2019年02月21日10:16

李倩
李倩

  2018年9月24日,在西班牙著名旅遊勝地阿利簡迪市,現場數千名觀眾一起見證了波蘭歷史上首位歐洲女子乒乓球單打冠軍的誕生。歐國盃決賽場上,李倩在0比2落後的逆境中背水一戰,比賽被拖入輪換發球,在近幾年調整了技術風格的李倩利用自己攻守平衡的優勢,抓住輪換發球的機會,越打越順,直落四局獲勝,後兩局一共只讓對手拿到了4分。勝利到手,李倩張開雙臂釋放自己,這距離她上一次獲得歐洲冠軍已經整整9年了。

  作為李倩的丈夫,賽後第一時間接到新科冠軍的電話,正沉浸在喜悅中的李倩說:「我感覺還有體力再戰三百回合。」為了不影響接下來的新聞發佈會,我們約定明天再聊。次日通話,李倩感慨地說:「與其說是一場勝利,不如說是對球員多年付出的肯定。」生活需要儀式感,李倩獲勝後,波蘭體育部和乒協馬上給她發來了賀信,所有的堅持和委屈,也許會因為某個美麗的瞬間消散,而這一刻的李倩讓我感覺到,比起喜悅,她收穫更多的是幸福,就像她在現場接受國際乒聯採訪時說的那樣,「這一刻,我很幸運。」

  越重洋,開啟乒乓人生

  中國乒乓球強大的「國球基因」,讓每一名乒乓球運動員從拿起球拍的那天起,就立誌要拿冠軍。時間退回到上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運動員被那個時代賦予了更多的含義,除了為國爭光,還要做到家長口中的「有出息」。他們幾乎每天都被教練和家長諄諄教導和鞭策:「有沒有信心成為世界冠軍?」世界的樣子在每個人的孩童時代都是色彩斑斕的,半大的娃娃誰也不清楚世界冠軍的意義,卻知道當冠軍可以和家長要零錢買零食,所以懵懂的他們面對這樣的問題,一定仰起稚嫩的笑臉自信地大聲回答:「有!」那時候,彷彿成為世界冠軍並不是那麼遙不可及,李倩就是那時開始了屬於她的乒乓人生。

  轉眼5年,立誌要成為「世界冠軍」的豪言壯語一直激勵著李倩,她幾次在河北全省比賽中都拿到了同年齡組的單打冠軍,順利進入河北省乒乓球隊師從唐銀生教練。但漸漸地,看著身邊幸運的師姐們都進入了國家隊深造,依舊兢兢業業在球檯前「耕耘」的李倩,第一次感覺到了成長中的困惑和競爭帶來的壓力,14歲,對於渴望進入國家隊的李倩來說變成了一個尷尬的年紀。一個偶然的機會,在圈內人士的熱心推薦下,波蘭一家傳統球會強隊的主教練NECEK(南塞克)專程來到中國見李倩,經過簡短的交談和測試後,向她發出了入隊的邀請。

  14歲的李倩沒出過國,也沒坐過飛機,那一年她離開家鄉河北保定輾轉萬里之遙,乘坐了飛機、火車、汽車終於來到了球會所在地——波蘭東部城市Tarnobrzeg(塔諾祖比諾格)——一個需要百度才能知道中文名字的波蘭小城,在這裏開始了十幾年異鄉的征程。少小離家,猛然間要面對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這對當時還是一臉稚嫩的李倩來說,能堅持多久是一個巨大的問號。但異國生活一轉眼就是好幾年,回想起來,語言障礙和陌生環境造成的困境沒有難住她,反而是沒有訓練對手成為了她在波蘭最大的「生存」難題。

  大部分歐洲國家乒乓球隊,球員分散在世界各地,只在大賽前安排較短時間的集中訓練。因此在球會的大部分時間,一直以來陪伴李倩左右的除了南塞克教練外,就是訓練對手KINGA(中文名:獅子)和一名來自俄羅斯的50來歲老隊員塔瑪拉。李倩非常感謝她們那些年的幫助和付出,日複一日,年複一年,任勞任怨地陪伴著李倩備戰各種比賽。只是李倩當時沒有想到,完全靠比賽保持競技水平會這麼快擺在她面前,這也變成了套在脖子上的無形枷鎖,隨著時間的推移在慢慢收緊。李倩知道她不能坐以待斃,破局之路提上了日程。

  4年後,2006年在恩師南塞克的幫助下,加入國籍的李倩代表波蘭首次站在了國際公開賽的賽場上。李倩的公開賽首戰是在德國,她勇奪21歲以下組的冠軍,一週後在波蘭主場,第二次參加國際公開賽的她戰勝了當時如日中天的奧地利名將劉佳,將女單冠軍收入囊中。在接下來的兩年里,李倩收穫了不少21歲以下的冠軍,讓她記憶最深刻的是2007法國公開賽,她發著高燒,語言不通買不到藥,只好不停地喝水,在床頭上擺滿了濕毛巾用來物理降溫,比賽完全是靠著意志品質撐到了最後。現在回想起來,李倩感覺當時對自己有些殘忍,甚至不應該這樣去堅持,但在現實困境中學到的東西,是人生最寶貴的財富,直到今天,李倩的身上依舊保持著這份堅韌不拔的優秀品質。

  戰奧運,登上世界舞台

  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夢想。2008年最讓李倩感到自豪的是能回到祖國參加奧運會,她是波蘭女乒歷史上第一位參加奧運會的選手,對於當時漂泊異鄉已經足足6年的她來說,以這樣的方式回國,意義重大。

  北京奧運會是中國綜合國力和改革開放成就的綜合展示,也是全世界海內外中國人揚眉吐氣的時刻。李倩說:「懷著朝聖般的心情,開幕禮站在了國家球場中央,當全場十幾萬人同時高喊‘汶川挺住,中國加油’時,聲浪會把腦袋震得嗡嗡直響,那一瞬間的自豪感,根本無法用言語表達出來。」巨大的球場,讓人窒息的氣氛,群情激昂的呐喊,宏大的開幕禮場景,在每一個人的腦海里留下了深深的印記。

  在奧運會上,儘管李倩很努力,最終的結果還是沒能讓自己滿意。她記憶深刻的更多是賽場之外的場景,輸波後的李倩最喜歡在奧運村里玩跳舞機,「球場失意,舞場得意」,在奧運村里跳到頂尖的她每次上跳舞機都引來一群各種膚色的運動員圍觀,看完她跳舞要和她換紀念章。回家後李倩打開行李箱,數百枚各國紀念章足足有幾公斤重,儼然成為了徽章達人。

  從北京城向南不遠,就是李倩的家鄉保定,遠在異國打拚的孩子回家了,李倩全家人都激動萬分,特地組團從保定來北京看她。到了奧運村隔著鐵絲網打招呼,放下李倩平時愛吃的零食,千叮嚀萬叮囑,才戀戀不捨地道別。李倩說自己的北京奧運會「吃得好,玩得好,打得一般,主要還是首次參賽過於緊張發揮失常,但這就是屬於我的奧運首戰。」

  愛相隨,十年磨成一劍

  我和李倩初次見面是在2006年的波蘭公開賽,當時算是賽場偶遇,之前只是知道我們都來自河北。比賽頭兩天,賽程安排得很緊密,帶隊參賽的我和心存遠大抱負的李倩碰面後沒有多少時間交談,也沒有留存多少深刻的記憶,後來聽說她拿了自己首個國際乒聯職業巡迴賽成人組單打冠軍,讓我開始重新組織腦海中的零散片段。

  轉眼過去兩年,在2008年奧運會期間,我帶著比利時青少年隊在河北正定夏訓。沉浸在自己所熱愛的事業中不能自拔的我,萬萬沒有想到,愛的腳步正在悄悄向我走來。回到比利時後,生活和訓練照舊,一個偶然的機會,被我們重金聘請過來、旅居荷蘭的高水平陪練齊小峰和我聊到了李倩,在這位「月老」的熱心牽線下,開始了我們從相識、相知到相愛的旅程。

本文主人公李倩和作者田子超,是一對甜蜜恩愛,因乒乓結緣的夫妻
本文主人公李倩和作者田子超,是一對甜蜜恩愛,因乒乓結緣的夫妻

  2012年倫敦奧運會止步16強,這是李倩個人的奧運最好成績,那一年過後她將重心移步生活,在德國慕尼黑南部的Bad Aibling——一個地熱溫泉資源豐富、生活節奏緩慢的小城市,我們的寶寶即將出世。那天從早上5點多鍾到醫院,折騰到晚上寶寶才出世,環繞四周的親人們終於鬆了一口氣。

  2015年的蘇州世乒賽,李倩和閨蜜——代表荷蘭的李潔獲得了雙打季軍,準決賽輸給了李曉霞/丁寧,雖敗猶榮。當時作壁上觀的我,遠遠看著李倩和李潔,反觀將近一年時間的恢復歷程,酸甜苦辣湧上心頭,幸福的笑混合著略帶鹹澀的淚水,定格了她們的成功瞬間。

李倩和閨蜜李潔組成跨國配對,獲得了2015年蘇州世乒賽雙打季軍
李倩和閨蜜李潔組成跨國配對,獲得了2015年蘇州世乒賽雙打季軍

  2018年11月初,在國際乒聯年度最佳女子運動員提名名單中,作為波蘭一姐的李倩憑藉2018年歐國盃女單冠軍,2018年歐國盃女雙併列第五,第一位獲得歐國盃女單金牌的波蘭籍球員而獲得提名,為歐洲女乒獲得了一個寶貴的席位。

李倩和田子超一同參加2018年國際乒聯年終頒獎
李倩和田子超一同參加2018年國際乒聯年終頒獎

  每一個時間節點,都用它獨特的方式書寫著記憶,而對於我們的記憶,在此只想說,感謝關心我們的所有人,感恩我們所擁有的一切。

  節選自《乒乓世界》2019第2期

  圖片來源:ittf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