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瑟夫·奈:美對中國實力擔憂成衝突根源
2019年02月21日14:29

  參考消息網2月21日報導 英國《金融時報》網站2月19日發表美國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教授約瑟夫·奈的文章稱,華盛頓的許多人,包括共和黨人和民主黨人,擔心中國崛起將意味著美國時代的終結。這種誇大的恐懼本身就可能成為衝突的根源。

  文章稱,首先,中國目前的經濟挑戰並不像人們所說的那樣令人擔心。“購買力平價”——2014年經常被用於表明中國經濟規模超過美國——是經濟學家用來比較福利的標準。用它來衡量實力是不合適的。儘管許多經濟學家預計中國最終將超過美國成為世界最大經濟體,但估計的時間從2030年到2040年不等,這取決於中國未來的增長率。

  然而,經濟實力並非地緣政治重要性的唯一衡量標準。文章指出,中國在軍事實力和軟實力方面也遠遠落後於美國。美國的軍費開支約是中國的3倍,儘管中國的軍事實力近年來不斷增強,但仔細觀察軍事平衡的分析人士認為,中國無法把美國排除在西太平洋之外。與此同時,根據波特蘭公司公佈的“軟實力30強”指數,中國排在第27位,而美國排在第4位。

  文章稱,就整體實力而言,沒有哪個國家——包括中國——會取代美國的世界地位。俄羅斯人口在減少,且嚴重依賴能源出口;印度和巴西這兩個經濟總量都達到2萬億美元的經濟體仍然是發展中國家。與此同時,俄羅斯和中國不大可能形成真正的聯盟。因此,雖然亞洲經濟的快速增長意味著該地區的權力轉移,但中國在亞洲內部的力量被日本、印度和澳州等國製衡。美國仍將是維持這種平衡的關鍵。

  另一種被誇大了的擔憂是,隨著中國實力增長,它不會對國際秩序作出貢獻。

  文章認為,這誇大了問題。中國從1945年後的國際秩序中受益並作出了貢獻。它現在是聯合國維和部隊的主要資助國,並參與了聯合國有關伊波拉和氣候變化的倡議。中國還受益於世界貿易組織等經濟機構。

  總體而言,中國的行為並不表明它試圖推翻一個它從中受益的世界秩序,反而在謀求擴大自身在其中的影響力。換言之,誇大的擔憂可能是有害的。此外,與20世紀初類比具有誤導性。早在1914年之前,崛起的德國在工業生產方面就已經超過英國。

  文章稱,中國實力的增長意味著美式自由主義世界秩序將不得不改變,全球公共產品的生產將需要分享。因此,我建議美國應做出以下改變。首先,拋棄“自由主義”和“美式”這兩個詞,代之以“開放的國際秩序和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的前景才是明智之舉。雖然中國可能不會取代美國,但中國、印度和其他經濟體的增長意味著美國在世界經濟中所占的份額將不可避免地減少。

  其次,雖然美國的領導地位很重要,但要想成功解決一系列跨國問題,還需要其他國家的合作。美國必須開始思考實現共同目標的能力,這涉及分享權力。

  文章舉例稱,如果中國提高能源效率,減少二氧化碳排放,美國會從中受益。在當今世界,網絡和連通性是重要的力量源泉。目前,以大使館、領事館和使團數量衡量,美國在洛伊研究所的國家排名中位列第一。

  文章還稱,華盛頓還有60多個簽約盟友。特朗普削弱聯盟是自殘,對美國利益的威脅不亞於中國崛起。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