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日強化反艦部署意欲何為
2019年02月21日05:21

原標題:美日強化反艦部署意欲何為

據日本《產經新聞》近日報導,駐日美軍計劃2019年在沖繩部署岸艦導彈,以及“海馬斯”高機動火箭炮系統(HIMARS)和陸軍戰術導彈系統(ATACMS)等反艦武器。此前,美軍前任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斯曾鼓吹在宮古海峽附近部署反艦導彈,以遏製中國海軍進出第一島鏈。

由於陸軍戰術導彈系統最大射程可達300公里,所以理論上只要在宮古海峽任何一端部署這樣的武器,就能實現嚴密封鎖。美軍此舉可謂“圖窮匕見”,其用心路人皆知。

反艦理念的變化

其實在2018年8月的“環太平洋-2018”聯合軍演中,美國海軍、陸軍以及日本海上自衛隊的海基、岸基反艦力量就進行了首次聯合反艦演習。值得注意的是,美日兩國的聯合反艦“首秀”中,美國陸軍從卡車上發射的“海軍打擊導彈”(NSM),以及日本海上自衛隊發射的“12式岸艦導彈”,均為首次實訓亮相。這不僅是美國陸軍有史以來第一次使用岸艦導彈,更折射出美國加強印太地區的軍力部署後,美軍和日本自衛隊加快提升聯合反艦能力的潛在意圖,體現了美日之間新的協同作戰水平。

美國海軍冷戰時期擅長反艦作戰,曾擁有當時世界上最先進的“魚叉”反艦導彈和第一代“戰斧”反艦導彈。蘇聯解體後,美國海軍認為在海上已經沒有任何對手,將發展重點轉向了對地攻擊能力。美軍所有反艦型的“戰斧”導彈全部退役,大部分的“魚叉”反艦導彈被從戰艦上拆除。

美軍裝備的“魚叉”反艦導彈自20世紀70年代就開始服役,與中國和俄羅斯裝備的反艦導彈在射程和殺傷力方面都存在著不小的差距。結果是,美國海軍極為擅長攻擊陸地目標,但對公海上的大型目標卻缺乏打擊能力,反艦能力的不足已經成為製約美國海軍的重要短板。

奧巴馬政府提出“重返亞太”戰略後,美軍在新一代反艦導彈方面的研發開始受到美國國防部的高度重視。時任國防部長阿什頓·卡特曾警告稱,“我們面臨的競爭對手正在公海挑戰我們,我們需要以一種我們過去很長時間都沒有必要採取的那種巨大努力來平衡應對這些先進能力的投資。”為了應對日益加強的反介入\區域拒止“威脅”,美軍不得不重新重視反艦能力,通過升級、改裝、採購相結合的方式,迅速加強以海軍為主的反艦能力建設。

美國海軍近年來反艦力量發展極為迅猛。目前,美軍正在研發的7個反艦型號項目,其中有4個就是艦載型反艦導彈,這與美國海軍“分佈式殺傷”概念的提出密不可分。

2015年年初,美國海軍首次提出“分佈式殺傷”概念,其內涵就是讓更多的水面艦船具備更強的中遠程火力打擊能力,以分散部署的形式在遠海獨立作戰,迫使敵方耗費時間和情報、監視與偵察資源逐一應對美軍的海上力量,從而限製敵方的作戰靈活性。構建新型的反艦導彈體系正是支撐這一作戰概念的核心能力。

對於美國陸軍而言,其自2016年以來一直在發展“多域作戰”概念以及相應的作戰能力,而陸基反艦能力正是“多域作戰”理論重點打造的。該理論要求利用地面部隊,通過在遍佈亞太地區的島鏈部署反艦和防空導彈,阻止他國海空軍在戰區的行動自由。使用陸基反艦導彈打擊海上目標,也與美國陸軍和日本陸上自衛隊一直髮展的“群島防禦”概念不謀而合。

反艦能力的重建

美國海軍認為,來自俄羅斯和中國的海上威脅正在不斷升級,因此需要迅速擴充美國海軍的艦載武器庫。美國國防部在2018至2019財年提交的國防預算中提出,“將繼續儘可能多地用於增加彈藥生產線,尤其是那些專門用於高端戰鬥的彈藥生產線”。

具體來說,美國海軍要求國會撥款2700萬美元,將“魚叉”反艦導彈升級為Block II+版本。該版本增加了GPS和數據鏈,使導彈能夠在飛行過程中切換目標。美國海軍還從洛克希德·馬丁公司購買第二批AGM-158C“拉斯姆”遠程反艦導彈,在2017年首次採購23枚的基礎上又增購了35枚。2018至2019財年,美國海軍將拿出7800萬美元的預算用於升級“戰斧”巡航導彈的對海攻擊版本。根據合同,雷神公司將在2020年交付首批32枚對海攻擊版的“戰斧”巡航導彈。美國海軍還將投資4.9億美元購買125枚雷神公司生產的“標準”系列導彈。這個所謂的“標準導彈計劃”將對美國海軍現役“標準-2”和“標準-6”防空導彈進行改進,使其具備打擊軍艦的能力。

2017年7月,美國海軍與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簽署了價值8650萬美元的合同,為F/A-18E/F“超級大黃蜂”戰鬥機和B-1B戰略轟炸機生產23枚AGM-158C“拉斯姆”遠程反艦導彈。洛克希德·馬丁公司還完成了艦基改進型AGM-158C“拉斯姆”遠程反艦導彈的試驗。2018年12月,洛克希德·馬丁公司宣佈AGM-158C“拉斯姆”遠程反艦導彈已達到關鍵性能指標要求並開始交付美國海軍,並且已在B-1B戰略轟炸機具備初始作戰能力。

2018年5月,美國海軍正式選擇“海軍打擊導彈”(NSM)作為瀕海戰鬥艦和未來護衛艦的採購型號。首批採購合同為1486萬美元,每艘瀕海戰鬥艦計劃裝配兩個四聯裝“海軍打擊導彈”(NSM)發射架。美國海軍計劃2019至2023財年採購共計64枚“海軍打擊導彈”(NSM)反艦導彈。

2016年,美國海軍僅擁有波音公司研製的“魚叉”反艦導彈,兩年後,美國海軍的艦載武器庫存增加到5種反艦導彈,“魚叉”反艦導彈也獲得了現代化改進。

反艦作戰的遂行

由於從沖繩到宮古島海峽的距離是300公里,日本自衛隊部署在宮古島的“12式岸艦導彈”射程只有200公里。所以,美軍計劃部署到沖繩的“海馬斯”高機動火箭炮系統射程在300公里以上,正好可以彌補這一射程空白。除了沖繩,美軍還與菲律賓、印尼等島鏈沿岸國家尋求合作,以構築起一道“反艦火力牆”。那麼,一旦美軍在沖繩等相關島嶼引進反艦火力,將會如何部署並採取何種戰術呢?

讓我們看一看近期美軍進行的作戰試驗,也許會從中找到一些答案。2018年12月,美軍使用KC-130J運輸機,將兩部M142“海馬斯”高機動火箭炮系統發射車,從美國加利福尼亞州彭德爾頓基地空運至猶他州達格威試驗場。在迅速進行了火箭彈發射訓練後,“海馬斯”高機動火箭炮發射車再次由KC-130J運輸機空運返回彭德爾頓基地。這種在戰區內迅速部署火力,隨即轉移陣地部署的新戰術,被美軍稱為“高機動炮兵火箭系統快速滲透”戰術(簡稱HIRAIN)。此外,“海馬斯”高機動火箭炮系統發射車還曾在西太平洋,從“聖安東尼奧”級船塢登陸艦上進行了火箭彈射擊試驗。所有這些,都標誌著美軍在西太平洋戰區的戰術思想正在發生重大轉變。

美軍認為,“海馬斯”高機動火箭炮系統使用反艦導彈,能夠大大提升其反艦戰力和生存能力。此外,發射車由運輸機搭載迅速轉場,不僅能保護它們免受反擊,還能讓對手難以跟蹤。“海馬斯”高機動火箭炮系統所採用的新戰術和新型反艦導彈,可以令美軍迅速完成火炮的目標定位並阻撓對手的調動,這將有效阻止大型軍艦(包括航母)在西太平洋的活動。不過,“海馬斯”高機動火箭炮系統的射程有限,其精度也難以保證。在其部署到島嶼之後,對手的對陸打擊火力完全可以對其構成威脅。所以,美軍計劃將“海馬斯”高機動火箭炮系統部署到沖繩遂行反艦作戰,成效幾何尚難以定論。

對於美國倚重的盟友日本而言,由於在新版《防衛計劃大綱》中已明確提出自衛隊將參與美軍在西南列島的防禦任務,所以未來日本將進一步配合美軍的島嶼反艦作戰。近年來,日本海陸空自衛隊開始集中換裝新一代反艦導彈,通過自研和引進雙管齊下的辦法提升反艦能力。新一代反艦導彈既有亞音速導彈,也有超音速導彈以及高超音速反艦武器,體現了“亞超結合”的發展思路。此外,新一代反艦導彈非常強調遠射程,可在更遠的距離對敵目標發動進攻,這將使日本的反艦能力獲得全面提升。

不難看出,美國及其盟友高度重視反艦能力的發展,意圖在第一島鏈形成近、中、遠多射程覆蓋,不同國家間多平台多彈種配合,陸、海、空跨域協同的新型反水面作戰體系,意圖加強其在西太平洋地區的海洋控製權。未來幾年,當大量新型反艦導彈列裝後,美國海軍很可能會重新獲得其在冷戰時期所擁有的全球領先的水面作戰力量的地位,這將是值得我們高度關注的重大變化。

(作者單位:國防大學政治學院)

慕小明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9年02月21日 11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