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俄暫停履行《中導條約》 “潘多拉魔盒”被打開
2019年02月21日05:21

原標題:美俄暫停履行《中導條約》 “潘多拉魔盒”被打開

美國宣佈自2月2日起暫停履行《中導條約》並啟動退約程序。同日,俄羅斯也宣佈暫停履行《中導條約》(以下簡稱“條約”),並表示將不再就條約進行談判。

美俄暫停履行條約,條約被廢除幾成定局。軍控直接關乎國家安全,軍控條約服務於國家間博弈需要。正如2001年小布殊政府單方面宣佈退出《反導條約》,隨即開始部署導彈防禦系統。近些年來,《中導條約》愈發難以適應美俄在政治、軍事、外交等領域的全方位對抗。在此背景下,美俄均已具備廢約的國內政治條件,條約壽終正寢已是必然。

研發和部署陸基中程和中短程導彈的國際法限製不複存在,雙方便均可放開手腳,有了新的軍事對抗手段,不可避免將引發新的軍備競賽,並嚴重衝擊全球和地區的軍事、政治局勢。

陸基中程和中短程導彈的實戰價值

信息化戰場條件下,廣域態勢感知和精確打擊武器使得前沿部署的兵力難以隱蔽和安全地實施機動,還需承擔戰時被消滅的更大風險。

在前沿基地部署陸基中程和中短程導彈,通過火力機動替代兵力機動,降低部署兵力需承擔的風險,還可大幅提高平時威懾能力和戰時響應速度。

陸基中程和中短程導彈不依賴艦艇和飛機等海空平台,採用車載,機動性好,多為全備彈,對後勤和技術保障要求不高,方便在前沿基地部署,造價和使用成本低,可依託地形隱蔽,戰場生存力強,戰備水平高,戰鬥展開快,毀傷威力大,其500公里至5500公里的射程覆蓋了現代戰爭中最常見的交戰距離,飛行時間短,難以攔截,可攜帶常規、核和特種戰鬥部。

條約被暫停履行後,美國將重點部署陸基“戰斧”巡航導彈。在歐洲部署的陸基“宙斯盾”導彈防禦系統所使用的Mk-41發射裝置,也可發射陸基“戰斧”巡航導彈,且陸基“戰斧”巡航導彈也可攜帶核彈頭。實際上,這也是俄羅斯多次指責美國違反條約的重要原因。

根據條約銷毀的美國“潘興 2”彈道導彈,即使根據當前的標準衡量,其戰技性能仍屬先進,但恢復生產需要較大投入。此外,目前技術難以區分發射的彈道導彈所攜帶的是核彈頭還是常規彈頭,可能引起核戰爭誤判,在歐洲國家部署會遇到較大的政治阻力,也會遭到歐洲國家民眾的強烈反對。

高超音速導彈將是美國陸基中程和中短程導彈的研發重點。實際上,高超音速導彈相當於彈頭可在飛行中段實施機動的彈道導彈,且射程大都在500公里至6000公里,高速度、高機動的性能特徵使其具備更高的突防概率。

美國可在已進入快速採辦流程的“空射型高超音速常規打擊武器”和“空射快速響應武器”項目基礎上,研發陸基高超音速導彈。已啟動的“陸軍戰役火力”項目就是在“戰術助推滑翔”項目基礎上,研發陸基高超聲速導彈。

俄羅斯擁有更多的陸基中程和中短程導彈方案。在宣佈暫停履行條約後,俄國防部隨即提出研發陸基“口徑”巡航導彈和高超聲速導彈的建議。陸基“口徑”巡航導彈可基於在敘利亞戰爭中大出風頭的海基“口徑”巡航導彈研發,可與“伊斯坎德爾”戰役戰術導彈共用發射裝置,若在俄邊境地區部署,其2500公里的射程可覆蓋歐洲全境。即將服役的“先鋒”助推滑翔高超音速導彈可視為陸基中程彈道導彈。

此外,即將部署的“邊界”洲際彈道導彈的測試射程為5000公里,可作為陸基中程彈道導彈使用。即將服役的艦載“鋯石”高超音速反艦導彈經過陸基改裝,“伊斯坎德爾”導彈經過增程,射程均可超過500公里,可研發出新型陸基中短程導彈。

美俄軍事對抗將進一步升級

眼下,北約與俄羅斯在波羅的海方向上處於緊張的軍事對峙態勢,美國與俄羅斯在烏克蘭東部地區以及敘利亞還在打“代理人戰爭”,在這種背景下美俄暫停履行條約,無異於打開了“潘多拉魔盒”,只會造成雙方的軍事對抗進一步升級、安全態勢進一步惡化。

美國可在其位於波羅的海、黑海和中東地區的軍事基地,部署陸基中程和中短程導彈,加強對俄常規打擊和核威懾能力,可對俄羅斯領土的歐洲部分構成直接威脅,可從更多的方向上對俄實施打擊,且更加難以防禦。

例如,陸基中程和中短程導彈從愛沙尼亞發射,分別僅需4分鍾、1分鍾就可打到聖彼得堡和莫斯科。相比之下,美國在位於俄羅斯周邊的前線機場部署的戰鬥機戰時生存力低,在俄羅斯周邊海域部署的航母艦載機航程不夠,在本土和英國部署的戰略轟炸機反應速度慢,還均需突破俄嚴密的防空反導體系。

此外,陸基中程和中短程導彈可與在羅馬尼亞、波蘭部署的陸基“宙斯盾”導彈防禦系統,以及在歐洲周邊海域部署的“阿利·伯克”級導彈驅逐艦搭載的海基“宙斯盾”導彈防禦系統一道,針對俄羅斯構建起更為嚴密的空天一體化地區性攻防體系。

俄羅斯是大陸國家,國土遼闊,陸上國境線漫長,與多國接壤,部署陸基中程和中短程導彈的條件優越,能夠以更高效能和更低成本對歐洲及其周邊地區構成威脅。實際上,這也是前幾年俄國內退約呼聲高漲的主要原因。

若在加里寧格勒部署陸基中程和中短程導彈,射程可覆蓋波羅的海國家和西歐全境。若在克里米亞部署,射程可覆蓋黑海國家和中東歐全境。若在位於敘利亞的俄軍基地部署,射程可覆蓋地中海東部和中東全境。若在俄南部地區部署,射程可覆蓋巴爾幹地區和地中海北岸全境。若在遠東地區部署,射程可覆蓋日本和韓國全境。

最大輸家是歐洲

美國應該認識到,在其位於歐洲和印太地區的海外基地部署陸基中程和中短程導彈,無疑是一種將其海外基地所在的國家和地區“綁上美國戰車”的變相強製行為。

這種行為最終不會利己,畢竟國家安全是國家間互動的結果;這種行為最終必然害人,境內部署有美國陸基中程和中短程導彈的國家和地區,註定會成為戰時俄羅斯等國的首輪打擊目標。

當初美俄簽署條約,最大贏家是歐洲。美蘇冷戰期間,兩國在歐洲部署攜帶核戰鬥部的陸基中程和中短程導彈,增大了歐洲爆發核戰爭風險。條約簽署,不但消除了美蘇兩國保有和部署陸基中程和中短程導彈的巨大經濟負擔,同時也極大改善了歐洲的地緣安全環境。

條約被廢除後,最大輸家也是歐洲。美俄在歐洲恢復部署陸基中程和中短程導彈,意味著雙方軍事對抗的再次升級,歐洲需面對常規乃至核戰爭的更大風險,勢必加劇歐洲本已緊張的地緣政治局勢。

安全上,北約與俄羅斯的軍事對峙升級,將使得歐洲在安全上更加依賴美國和北約,本已啟動的歐盟防務自主化進程將受到沉重打擊。

政治上,美國部署陸基導彈必然會引發歐洲國家在應對俄軍事威脅問題上的嚴重分歧,造成歐盟的國際事務話語權被嚴重削弱,政治一體化進程將繼英國脫歐後再次受挫,歐洲國家內部的社會矛盾和階層分裂也將因此進一步加劇。

經濟上,歐洲地緣政治形勢趨於緊張,將驅使國際金融資本流出歐洲,本已增長乏力的歐洲各國經濟將雪上加霜。

正因如此,歐洲對美俄暫停履行條約的反應最為強烈。德國《曼海姆晨報》認為,美國退出國際條約的行為令人沮喪,由此引發的軍備競賽對歐洲尤其危險,必須採取一切政治手段阻止。事實上,特朗普政府相繼退出《巴黎協定》和伊朗核協議,歐洲都是最大受害者。歐洲再次成為美俄博弈的“人質”,這也是由其地理位置決定的宿命。

冷戰時期的情景似乎正在重演。近年來,隨著美俄全方位博弈的升級和深化,“新冷戰”一詞被頻繁使用。美俄暫行履行條約,只不過是“新冷戰”背景下的一個體現。

核軍控前景悲觀

針對陸基中程和中短程導彈威脅,需大力加強空天一體防禦體系建設,力爭做到儘早發現、儘早預警、儘早攔截。但是,陸基中程和中短程導彈留給偵察預警系統的時間很短,組織和實施攔截的難度很大,各國現役空天防禦系統的作戰能力均難以滿足要求。

加強核威懾可能是更現實的選擇。事實上,俄羅斯軍政高層曾多次發出警告,在俄遭受打擊難以避免的情況下,將發動“預防性”的先發製人核打擊。此觀點在俄新版《國家安全戰略》和《軍事學說》中都可找到依據。

當前,美俄均在大力推進核武庫建設,核力量對國家安全的終極支撐作用凸顯。信息技術迅猛發展,核武器可做到更小當量,同時具有更高打擊精度,並可大幅減小附帶殺傷,相當於降低了核武器的使用門檻。

美國出台預算1.2萬億美元、為期30年的規模龐大的核武庫升級計劃,啟動了替代“民兵”的新型洲際彈道導彈、“哥倫比亞”級彈道導彈核動力潛艇、B-21戰略轟炸機、B-61-12戰術核武器升級等項目。

俄羅斯穩步推進戰略核力量現代化建設,開始研發下一代戰略轟炸機PAK-DA,穩步建造“北風之神”級彈道導彈核動力潛艇,“亞爾斯”機動型洲際導彈批量裝備編隊,“薩爾瑪特”新型洲際彈道導彈即將服役。

《中導條約》被廢除,可能成為推動核軍控條約體系坍塌的第一張多米諾骨牌。條約簽署於1987年,是人類裁軍史上首個徹底銷毀一個武器門類的軍控條約,具有重要曆史意義,對於遏製軍備競賽、緩和地區形勢,發揮了重大作用,並與《削減和限製進攻性戰略武器條約》等核軍控條約存在依存關係。

有《中導條約》被廢除這一“前車”,國際核軍控體系將再次面臨考驗。美俄在2010年簽署、2011年生效的《削減和限製進攻性戰略武器條約》將於2021年到期(條約有效期10年)。對於該條約的命運,美俄兩國學術界普遍表示不樂觀。

核霸權是美國保持軍事霸權的根本倚仗,而俄羅斯是擁有與美國相當的核力量的唯一國家,因此,美國堅持追求對俄佔據核力量優勢。俄羅斯在長期承受美國軍事壓力、常規力量處於相對劣勢、經濟實力難以提供支撐的情況下,只有不斷加強核力量,甚至被迫核擴軍。

回想奧巴馬總統曾因倡導“無核世界”榮獲諾貝爾和平獎,直至特朗普政府暫停履行《中導條約》,國際形勢波詭雲譎,戰爭乃至核戰爭的風險增大,這樣戰略博弈的後果,最終沒有誰會是真正的贏家。

李大鵬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9年02月21日 12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