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女首富渡劫:資產暴跌73% 其父是“賭王”左右手
2019年02月20日19:20

  來源:時間財經

  公司被MSCI剔除,還差點強製退市。

朱李月華(右)與父親李慧文
朱李月華(右)與父親李慧文

  出來混遲早要還的。

  中國香港政府憲報2月15日公告稱,香港證監會要求凍結長江證券(香港)、海通國際、金利豐旗下數個客戶賬戶的資產,總價值為38.15億元。

  原因是某上市公司2015年集資時,兩名該上市公司高級管理人員涉嫌披露虛假或具誤導性資料以誘使進行交易,該上市公司從此募集活動中公集資38.15億元。

  此外,該兩名人士還涉嫌透過在英屬處女群島(BVI)註冊成立並由二人全資擁有及控製的公司挪用上市公司於2015年集資所得的部份資金,款項達2.58億元。

  至於為何導致上述三家證券公司旗下的數個客戶賬戶要求被凍結,公告顯示,部份被挪用的資金存入了一間公司A,而公司A持有上述被證監凍結的賬戶。

  金利豐作為該三家證券公司中國唯一一家港公司,其創始人朱李月華在香港金融界是少有能與男性富豪掰手腕的“證券一姐”——在2018年的香港富豪榜中,朱李月華以120億美元的身家穩坐香港女首富寶座。

  金利豐官方介紹自己的業務為提供全面金融服務,包括證券經紀、包銷及配售、保證金及首次公開發售融資、企業財務顧問服務、期貨經紀及資產管理服務。此外,公司還在澳門提供博彩及酒店服務。而在業內人眼中,金利豐是通過多種手法幫助中國內地企業在港“借殼”上市融資提供協助、運作港股市場上三四線細價股上市及“借殼”等活動聞名。因此朱李月華素來有“殼後”之稱。此外,因其父李惠文為澳門博彩業元老,朱李月華還有著“賭廳公主”的稱號。

  但2018年對於朱李月華來說並不順利。在最新的2019年香港富豪榜單中,朱李月華不僅失掉了香港女首富位置,還成為財富降幅最大的香港富豪。其個人財富在2018年由120億美元下滑至33億美元,蒸發了73%,排名下降21位。

  此次部分賬戶被凍結,或許還只是開始。某香港上市公司前高管羅明偉對時間財經表示,這可能涉及到金利豐證券幫助國內某公司實控人利用BVI和香港殼公司挪用上市公司募集資金,或已觸犯了香港財經法規。

  流年不利

  值得注意的是,這不是金利豐第一次受到此類處罰了。2018年9月,金利豐同樣出現在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的憲報中。因涉嫌在一筆涉及上市公司的可疑交易中,串謀該集團的某些管理層,策劃欺詐性的計劃,被停止其有關賬戶的所有交易,上限102億港元,是港股史上最大凍資規模。

  金利豐金融集團行政總裁朱李月華此前在出席香港金融服務界新春酒會時表示,證券行客戶戶口被凍結的情況多見,收到監管機構或其他監管機構信函亦屬業界常事,只不過刊憲就稍微少見。

  早在2018年1月末,金利豐也經曆一波利空。當年1月29日香港證監會發佈公告指出,截至當年1月8日金利豐金融股權過度集中於少數股東,向市場提出警告。公告顯示,公司前20名股東共持有股權合共占已發行股份91.653%,即公司只有8.347%股權由公眾股東持有。

  羅明偉強調,大股東高度控盤,容易操控股價,所以香港和大陸一般要求上市公司大股東持股不能超75%,公眾股要超四分之一。如果大股東持股比例超限一段時間,一般要強製退市。

  受此影響,金利豐次日暴跌30%。雖然金利豐及時聲明,查詢後確認公眾持股已超過25%。可隨後幾日內股價持續跳水。

  禍不單行。2018年5月15日,環球指數系列之MSCI香港指數進行調整,剔除金利豐,導致其股價連跌3日。生效期2018年5月31日前後又生一波跌行情。

  除了頻頻被點名,金利豐本身的業績也在走下坡路。公司2018年中期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9月31日的六個月營業額為15.71億港元,較去年同期的16.16億港元減少約3%;公司擁有人應占溢利同比減少35%;公司每股盈利較去年同期減少約35%。

  具體而言,澳門博彩及酒店業仍維持增長,占公司總收益約69%的保證金及首次公開發售融資的業務板塊變動不大。但公司主要收入來源之一證券經紀、包銷及配售服務收益較去年同期減少約26%,占本集團總收益由去年的9%降為7%;主要包括企業財務顧問服務、期貨經紀及資產管理的其他金融服務的收益減幅達44%,不過該類收益僅占公司總收益約2%。

  公司解釋,環球金融市場動盪,中國國內GDP增速呈輕微放緩跡象,令市場充斥審慎投資氣氛,導致金融活動於本期間內卻有所減慢,香港證券市場日均交投量下降。

  “朱太”兇猛

  雖然金利豐2018年業績不佳,但也改變不了朱李月華被人津津樂道的傳奇。

朱沃裕、劉鑾雄、朱李月華、李惠文
朱沃裕、劉鑾雄、朱李月華、李惠文

  朱李月華原名李月華,1958年出生在香港,14歲移民到美國唸書,因與朱沃裕結婚,冠以夫姓,才改名為朱李月華,因此後來她也被人們稱一聲“朱太”。婚後夫妻二人在美國拓展房地產業務。直到1992年,離鄉餘20年的朱李月華回香港發現香港正處於高速發展,隨即選定證券行業開始新的事業。

  因為此前朱李月華也並無專業的證券經驗,雖然丈夫修讀會計,但夫妻倆還是屬於邊學邊做。但是在風聲鶴唳的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期間,金利豐竟奇蹟般激流勇進。朱李月華此後公開便是,金利豐未倒在金融危機中,關鍵在於自己沒有炒賣股票,也不讓下屬炒股,處理客務也十分審慎,甚少參與投機炒賣,這才能安然渡過股災。

  穩住腳跟後,金利豐通過幾次“大招”奠定了自己的江湖地位。中策“蛇吞象”收購南山、豪賭電訊盈科私有化成為當時的議論焦點。但總結其規律可知,金利豐瞄準的是港股中的細價股,所謂細價股即低價股,公司股票的發行股數比較少,股價低,市值也低,類似於今天所說的“垃圾股”。這些股票通常融資困難,因此國際投行一般不屑於接觸。而金利豐則正好利用這點來掙錢。

  首先是滿足這些細價股公司的融資需求,金利豐向大批低價股公司大股東融資,並收取高息。而當公司無法償債時,金利豐便通過股權抵押獲得公司控製權,即獲得“殼股”,隨即聯合一些富豪往殼股中注入概念資產,發動富豪一起加入進行造勢,最終吸引本地散戶甚至內地資金湧入,金利豐和香港富豪則高位套現,獲利豐厚。

  可見,朱李月華操作的關鍵在於能聚集一群富豪造勢,其“賭廳公主”的地位顯然能幫上不小的忙。要知道朱李月華的父親李惠文在澳門賭業中是叔父輩分級別的人物,被認為是澳門“賭王”何鴻燊的左右手,業內人稱“福哥”。有傳聞,賭王何鴻燊每賺100元,李惠文就占20元。

  依託父親在香港的地位,朱李月華身邊富豪雲集。在運作中策集團以“蛇吞象”方式收購中國台灣南山人壽時,劉鑾雄、張鬆橋和鄭裕彤組成的“鐵三角”便給予了真金白銀的支持。

  為何被稱為“蛇吞象”,是因為中策集團當初實在不值一提。在金利豐運作中策就之前,中策集團停牌前的收盤價僅有0.38港元,屬於典型的細價股。2007年8月末,金利豐作為配售代理,以每股0.33港元的價格為中策集團分兩次共配售15.88億股配售股份,占到發行股本的360.25%。

  同時金利豐還將為其發行總額最多13.2億港元的可換股票據,到期日為2010年年底。若均以0.33港元的價格在2008年悉數轉換,該公司將發行40億股新股,占已發行股本約907.45%。

  這一輪資產膨脹還不夠。中策集團意欲以167.7億港元收購南山人壽97.59%股權,但中策集團本身並無資金,金利豐便開始顯示其手段。金利豐在2009年計劃將向最少6名人士配股集資78億元。值得注意的是,中策集團當時市值僅5億多元。金利豐確實做到了,朱李月華的富豪朋友劉鑾雄、張鬆橋和鄭裕彤便參與認購了78億元的可換股票據。作為配售代理的證券商金利豐收取2.5%的配股佣金,賺得1.95億元。

  此後,朱李月華還聯合一些知名集團以及政界人士組成博智財團,一度拿下了南山人壽,但因南山業務員也數度上街頭抗議等因素,台灣金管會於駁回該收購議案。雖然此次收購併未成功,但業界看到了朱李月華的打法:不僅單純提供金融服務,還會聯絡多方獨家資源,全力負責促成項目,因此獲得不少富豪青睞,李嘉誠兒子李澤楷將電訊盈科私有化便是金利豐作為主力在踩空,因此金利豐被業界戲稱為“富豪禦用證券行”。

  但朱李月華動則幾十億元的資金操作,常常損害了上市公司小股東的利益。以上述中策集團發行13.2億港元可換股票據為例,若配售完成及可換股票據以每股0.33港元悉數轉換,當時公眾股東股權將由71.46%直接下降至5.23%。朱李月華在損不足而補有餘中大掙一筆,甚至不惜遊走在規則的邊緣,屢被香港特區相關政府部門盯上似乎也在所難免。(北京時間財經 陳世愛)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