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奈兒老佛爺離世:生前每天工作16個小時
2019年02月20日20:12

  香奈兒老佛爺離世,生前每天工作16個小時,越是厲害的人對自己越狠

  老佛爺(Karl Lagerfeld)個性鮮明、心直口快,對待工作一絲不苟,是個十足的完美主義者。

  整個時尚界都在為“老佛爺”的去世而悲泣。

  2月19日晚,知名設計師、香奈兒藝術總監,被稱為“老佛爺”的卡爾·拉格菲(Karl Lagerfeld)在巴黎去世,享年85歲。

  作為活躍於時尚圈60多年的設計師,Karl Lagerfeld以常年戴著墨鏡、一頭白髮、腦後拖著辮子的招牌造型,為人們所熟知。1965年,Karl Lagerfeld擔任Fendi的首席設計師,1983年,擔任香奈兒首席設計師,被稱為20世紀和21世紀最高產的設計師。80歲高齡時,他還能保持每年平均設計14個新系列。

  老佛爺在時尚界光芒四射,為人處事也是眾目焦點。老佛爺個性鮮明、心直口快,對待工作一絲不苟,是個十足的完美主義者。他也有溫柔一面,這部分他的貓最懂。

  工作狂

  “工作就像呼吸一樣,如果沒法呼吸就要出事了。”

  Karl Lagerfeld是出名的工作狂,堪稱高產設計師。他每年要為香奈兒設計八個系列,既有成衣,也有高定,為Fendi設計五個系列,為同名品牌“Karl Lagerfeld”設計數個系列,外加準備多場走秀。他在為自己的第一場香奈兒秀做準備的時候,一天工作16個小時。

  高產源於逼迫自己不斷向前。“房子裡最重要的傢俱就是垃圾桶!我不保留任何東西,手稿、照片、衣服通通不保留!我應該要生產,而不是回憶!” 這種逼迫是全方位的,除了設計,藝術、政治、電影、音樂、當下潮流等都是他用來讓自己活在當下的工具。他曾焦慮地對友人說,自己必須找到當下所有需要知道、需要瞭解的事情。

  Karl Lagerfeld勤奮過人,所有設計稿都堅持自己手繪。“我不與藝術家合作。所有東西都是我自己畫的。” 勤奮的同時,還追求高標準。99%的手稿都無法令他滿意,最終的歸宿只能是垃圾桶。成功的作品會被保留下來,在香奈兒、Fendi的產品里能找到和這些手稿對應的裙子,一模一樣。

  他還兼任攝影師,作品發表在全球各類雜誌,時常在美術館開設展覽。香奈兒的圖錄也多半出自他手。Karl Lagerfel還是一名作家,能用英語、法語、德語和意大利語進行閱讀,寫書,有一本年度暢銷書,還開了一家書店。

  毒舌成癮

  “胖女人在時裝界無立足之地。”

  Karl Lagerfeld是時尚圈有名的“毒舌”,他對大眾審美持苛刻態度。舒適的運動褲,他認為“是為對生活失去希望的人準備的”。個頭不高的男人,他稱其是“變相殘廢”。

  最廣為傳播的是他對肥胖者的犀利言論。Lagerfeld曾經是一個微胖人士,經過13個月的減肥,怒甩42公斤。2009年,他在接受《焦點》雜誌採訪時表示,“胖女人在時裝界無立足之地,那些說苗條模特很醜的人,都是拿著薯片坐在電視機前的胖大媽”。

  這讓他陷入了輿論危機,還一度惹上官司。2013年,他在一檔脫口秀節目中表示,肥胖人士所產生的健康問題拖了巴黎人民健康指數的後腿,還給巴黎的醫療機構帶來壓力。隨著人們對時裝界模特體重的苛求越來越不滿,以及因體重造成的歧視逐漸為社會所關注,巴黎女性組織將Lagerfeld告上法庭,事後其支付了高額的賠償金,卻依舊堅持自己的觀點。

  他似乎不怕得罪人,要是真得罪了,就送個包去道歉。一些政界要人、社會名流都被他吐槽過。

  2011年英國王室婚禮後,Karl Lagerfeld評價凱特王妃不過“有一個漂亮的輪廓”。凱特的妹妹也中過標,“凱特王妃的五官和輪廓代表著浪漫和優雅,而她的妹妹就遜色許多,我不喜歡她的長相,她最好看的是背影。”他說。

  對於自己太“毒舌”的行為,Karl Lagerfeld承認自己並不是一個大度的人,“報復別人的確是種邪惡的心理,但我認為以牙還牙是人之常情”。

  Karl Lagerfeld不在意我們的看法,永遠活得自我而霸道。口無遮攔的他並沒有因為毒舌而一落千丈,他的愛恨分明受年輕人喜歡。

  忠實貓奴

  “我從沒想過自己會如此迷戀一隻貓。”

  Karl Lagerfeld有柔軟的一面。他一生未婚,在巴黎公寓里,朝夕相處的是一隻名為Choupette的貓,還給貓冠上了自己的姓氏。作為“時尚界凱撒大帝”的愛寵,Choupette活成了最奢侈的貓。

  每天Karl Lagerfeld會與Choupette在同一張桌子上共進午餐和晚餐,“她不喜歡在地板上吃東西,我不得不把食物放到桌子上。她的餐具都是戈雅(Goyard)的,一個專門盛水,一個專門放她的小肉餅,還有一個裝肉醬,每樣都要事先準備好,然後她再選擇。”

  Karl Lagerfeld對Choupette的愛時尚界無人不知,他談起Choupette來總是滔滔不絕。在某次採訪中,Karl Lagerfeld提到了這隻貓的奢侈生活,“Choupette是一隻極其美麗的貓,有兩個女仆,一個廚師,一個私人理髮師和許多鑽石項鏈。”

  Karl Lagerfeld與Choupette相伴了近7年,在他心中,Choupette已經不是一隻寵物,更像一個伴侶。“她幫助我成為一個好人,儘管它已經被寵壞了,但你可以在她身上看到很多感人的地方。”他說。

  2013年,Karl Lagerfeld公開表達了對Choupette的寵愛,“目前還沒有人類和貓結婚的先例,我從來沒想過自己會如此迷戀一隻貓。”

  Choupette在時裝界留下了自己的印記。Lagerfeld親自為它拍攝寫真大片,找法國漫畫家出了一套以自己和貓為主角的插畫,安排了模特表演和產品合作。2014年,Choupette做了兩個代言,一共賺了300萬歐元。Karl Lagerfeld說,Choupette 只走精品路線,寵物廣告和食品廣告是絕對不接的。

  Choupette還擁有一個專門的社交媒體主管來運行她的Instagram、Twitter、Facebook和博客,這些都被稱為Choupette的日記。在ins上,Choupette擁有超過12萬的粉絲。

  Lagerfeld曾談到對葬禮的想像:不想被土葬,希望被火化,一部分骨灰和母親的骨灰一同揮撒,另一部分骨灰和愛貓Choupette撒在一起。

  Lagerfeld離世後,留下了諸多財富,還有他心愛的貓,接下來的日子不知Choupette將怎麼過。

  對於香奈兒,一個年營收約為96億美元的品牌(2017年),這恐怕是創始人Coco Chanel去世後面臨的最大挑戰。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