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總裁說起土味方言,國產動漫放飛自我了?
2019年02月20日20:13

原標題:霸道總裁說起土味方言,國產動漫放飛自我了?

隨著中國國產動畫近年來的快速發展,不論是數量還是質量都有非常大的提升,很多優秀的作品深受廣大粉絲的喜愛。而如果要說國產動畫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地方,可能就是配音里各種魔性的方言了,無論是《一人之下》里馮寶寶的四川話,還是《羅小黑戰記》里府先生的東北話,不僅非常貼近角色設定,也給人一種親切的感覺。

除此之外,許多動畫乾脆推出了方言配音版,比如《通靈妃》與《熊出沒》,前者推出了河南話版與東北話版,而《熊出沒原始時代》則有五個方言版本。這些花樣繁多的方言,究竟為中國動畫帶來了什麼?

《通靈妃》河南話版中彈幕對於方言的討論。

方言的流行是亞文化的流行?

實際上方言在全國流行文化中的地位與很多人印象中的不同,它並不是一種亞文化,而是在當下流行文化中佔據主流地位的東西。

以東北話和四川話這兩種在當前的各種文化作品中最常見的方言為例。東北話在全國的流行得益於春晚中東北話語言節目的強勢輸出,四川話的流行則是伴隨著多部高票房的川渝話電影與遍地的川菜館子。

在當下互聯網流行語里,隨處可見四川話或是東北話流行語。無論男女老少,雖然可能沒看過《賣拐》,但是一定會說忽悠;雖然可能沒看過《瘋狂的石頭》,但是一定會說錘子。可見方言在流行文化中的地位。

因此,從流行文化的角度來說,方言不僅不是亞文化,反而是主流得不能再主流的東西,已經深刻地融入了我們的日常生活中。

為什麼要用方言來給動畫配音?

實際上,在動畫作品里使用方言來配音非常常見,比如在日本動畫中,就大量使用了許多方言與方言配音,《名偵探柯南》里的服部平次是大阪人,講的是日本的關西方言,因此動畫版里經常會有柯南用一些關西方言梗來揶揄服部平次的劇情。

隨著國漫的發展,對於配音的要求也越來越高,除了要有感情投入這些傳統要求,如何更加貼近人物也是新時代國產動畫配音的要求。以《一人之下》為例,女主角馮寶寶是四川人,一直在四川長大,用四川話配音會讓整個人物非常自然與真實,喜劇效果上也要比用普通話好,完全沒有出戲的感覺。

我國地域廣闊,在地方上擁有豐富的方言系統,因此在動畫里來自全國各地的角色們最合理的自然是說著自己的方言才真實,《一人之下》中除了馮寶寶的四川話,還有王也的北京話,賈正亮的陝西話等等,不僅讓人物更加飽滿,也添加了一絲更加生活化的氣息。

而對於一些在全國範圍內都有廣泛知名度的方言來說,一些作品會全篇都使用一種方言來進行配音,不僅有利於該作品在當地的推廣,也可以製造出更多的營銷熱點。

方言能為國產動畫帶來什麼?

可能有許多國產動畫粉絲對於方言配音仍然不太能接受,但是對於國產動畫來說,方言的重要性可能比想像中的要大。

如果說精良的製作和足夠的預算是國產動畫發展硬件上的保障,那麼,方言可能就是國產動畫發展在軟件上的補充。

國產動畫人長期以來飽受“動畫就是給孩子看的”這種觀念的困擾,在故事上只能不斷地走小眾化路線,追求技術上的創新卻沒有帶來現象級作品,換句話說就是出圈難。

而方言很有可能將會成為這種現象的一個突破口。對於仍然掌握著話語權的70後、80後來說,方言相對於普通話會更加親切有代入感,接受度更高,許多小眾題材很可能通過一個方言配音就能擴大受眾,這種宣傳上的意義是普通話配音甚至是日語配音都做不到的。

雖然方言配音對於國產動畫來說很重要,但是仍然不能濫用。拋開推廣普通話這個意義,方言仍然是一個地域性非常強的東西,因此大量使用方言配音會造成一些地區的觀眾難以接受,反而造成潛在受眾的流失。

如何在方言配音上尋求更好的平衡,去利用方言配音擴大更多的受眾,將會是未來國產動畫製作者們需要認真對待的問題。

□袁蕾(娛評人)

新京報編輯 吳龍珍 校對 翟永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