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加中央市場,歐洲最大的農貿市集該怎麼逛?
2019年02月20日09:31

原標題:里加中央市場,歐洲最大的農貿市集該怎麼逛?

很多人說,在歐洲旅行,教堂、廣場和博物館就是“三大件”,不過於我而言應該是四大件,再加上市集。

在歐洲逛市集,永遠不會有千篇一律之感。有大有小,有普通集市也有特色集市,有露天的也有室內的,有廣場上隨便擺擺的,也有坐擁幾百年曆史的……漢堡魚市讓我愉悅,德國明斯特集市讓我見識了宜居之城的美妙,在匈牙利傑爾偶遇的郊外集市,簡單淩亂卻讓我感受到了當地人真實的生活,布達佩斯中央市場的熱鬧和宏大讓我差點暈頭轉向,荷蘭鹿特丹的天幕市集充滿了現代建築的創意之美,顏值高到嚇人,法國南錫的老市場讓我一大早便大快朵頤……去過那麼多市集,從未失望過,也時刻能保持驚喜。

這一次,是拉脫維亞首都里加的中央市場。

里加老城,中央市場所在的建築為四個連為一體圓棚,實際上是五個圓棚,另有一個獨立在外的建築。本文圖片攝影均為 葉克飛

城里還有一座橋,借鑒了中央市場的造型

歐洲最大市場之一,早年是機棚

站在里加的聖彼得教堂塔樓上,可以看到整座古城的景緻。河對岸就有大片茂密森林,森林覆蓋率高達44%的拉脫維亞,即使是首都中心也不例外。

但更美妙的是老城。我登過許多教堂的塔樓,它們都是城市的製高點,總有不一樣的風景。平心而論,里加老城雖備受讚譽,但在我心裡,它的“屋頂顏值”遠遠比不上佈拉格、布魯日、克拉科夫、斯特拉斯堡……但如果你曾漫步老城,就會知道在這稍嫌平庸的屋頂之下,是一座何等曼妙的城市。它有古樸而韻味悠長的老城,有令人歎為觀止的新藝術建築街區。視線稍微遠移,便可見到由五個大圓棚組成的中央市場。

從聖彼得教堂開車前往中央市場,不過十分鍾,即使是步行,也只需要二十分鍾。之所以要強調這一點,是因為幾年前曾讀過一本台灣作者的遊記,酷愛在旅行期間矯情病發作的作者,將中央市場之旅稱作冒險,因為這裏“遠離市區、品流複雜、建築破敗,讓人望而生畏”,可自己“勇敢踏上征途,深入當地人的生活,感受到了不一樣的世界”,然後吧啦吧啦說了一通旅行的意義。

雖然里加老城範圍不大,但十分鍾的車程肯定沒出市區,更不要說什麼“遠離市區”了。建築也並不破敗,那一帶因為臨近鐵路,所以舊時是倉庫城,這些磚造建築單調且稍嫌陳舊,但卻是歐洲城市在鐵路和港口旁常見的景緻。而且,中央市場固然是當地人熱衷的去處,但就像布達佩斯的中央市場、慕尼黑的維克圖阿連市場一樣,它早已承載了觀光功能,壓根算不上冒險。

逛魚市

里加中央市場是歐洲最大的市場,於1922年開始計劃修建,1930年落成。最初並非用作市場,而是專門停放德國齊柏林飛艇的機棚。

那個年代,齊柏林飛艇可是赫赫有名。1900年,德國齊伯林伯爵製造了第一艘硬式飛艇。它使用結構完整的龍骨保持氣囊外形,採用活塞式發動機作動力,性能好,裝載量大。於是,齊柏林飛艇公司應運而生。飛艇不僅民用,也用於軍事領域。

一戰期間,它成為德國空軍主力,用於偵察、搜索和救援等。由於當時飛機剛剛出現,載量較小,對地面轟炸威脅不大,因此,德國在1917年之前一直用龐大的齊柏林飛艇對英國、比利時和法國進行轟炸。面對這個龐然大物,當時的飛機一籌莫展,直到1916年,幾種新型航空機槍子彈問世,英軍才改變了這一局面。

一戰後,齊柏林飛艇仍是民用航空領域的重要選擇,但隨著飛機的逐漸成熟而沒落。1937年,德國興登堡號空難發生,人們對飛艇漸失信心,將之拋棄。

由五個大圓棚組成的里加中央市場,當年就是機棚。總面積達到驚人的七萬多平方米,攤位達三千多個,有專門的魚市、菜市、肉市等。

市場外的露天攤檔

最搶眼的是魚市,最難忘的卻是蘋果乾

停好車,走進市場,第一個大棚就是魚市。

100分的中國市場,魚市起碼貢獻了70分。在歐洲逛市集,不管露天還是室內,最大的感受就是乾淨。與國內魚市永遠濕漉漉的地面不同,歐洲市集沒有所謂生鮮,因此地面乾爽,總能保持乾淨。另一個感受則是爽快,因為都是明碼實價。

很多中國人有個錯覺,認為沒有生鮮,就意味著食材不新鮮,其實大謬。歐洲人的食材同樣新鮮,只是將殺魚之類的過程前置,不在市場內完成。另外,老外酷愛的魚生等食材,必須經過放血、排酸和冰凍等過程。

里加並不靠海,但拉脫維亞有著綿長海岸線,最近的海濱城市尤爾馬拉距離裡加僅僅二十公里,里加人也因此酷愛海產。各種各樣的鮮魚,即使在海邊長大的我,也只能認個三五成。因為海產豐富,人口又少,所以更多的魚被製成熏魚和醃魚,大大小小,有整隻開邊燻製,也有切段醃製,還有細長魚身捲成一個大球後醃製,雖然知道吃起來都不免過鹹,可好奇之心足以讓我邁不動步。在魚生中,三文魚和吞拿魚占了極大比例,似乎也是購買者的首選。一塊塊大如枕頭的三文魚肉,在保鮮膜下透著光彩,比它更豔麗的則是大盆裝的三文魚籽,一顆顆晶瑩剔透、紅如胭脂。這些食材雖常見,可一旦海量呈現,也是驚人。

生鮮魚檔

市場里出售的魚生可以即食,墊在魚生下面的硬麥麵包滲入了魚油,更加好吃

若以我所去過的室內市場類比,格局與里加中央市場最為相似的當屬匈牙利布達佩斯中央市場。不過匈牙利作為內陸國家,更吸引我的是肉類和香腸,當然還有質量不遜色於法國、價格卻只有法國一半的鵝肝。熟食無法帶回中國,作為罐頭愛好者的我就總是退而求次,每次在歐洲旅行都帶回不少罐頭。在布達佩斯帶鵝肝醬罐頭,在里加當然要帶魚罐頭。里加中央市場魚市的罐頭品種極多,也是我們唯一可以帶走之物,難免買上一堆。

若想現場吃吃喝喝,魚市和菜市的兩個大棚之間的連接位置便有一家小店,各種新鮮魚生擺滿櫥窗。滋味自是鮮美,可我更推薦的是墊魚生的硬麵包,魚油滲入麵包,入口綿軟且充滿香氣,真是拿錢來都不換的美味。

旁邊的菜市可算是小清新最愛,我們平時所見的歐洲集市照片,也多是菜市的紅紅綠綠。此時恰好是南瓜當季,有攤主在攤檔上方掛了一排小南瓜,一看就是只看不賣的裝飾品,頗有奇趣。還有攤主掛起一串串大蒜,顏值比南瓜低,可也饒有趣味。不買菜的我們,倒是被一檔攤主叫住,讓我們嚐試一袋其貌不揚的東西。

袋子是最簡陋的塑料袋,裡面的東西一片片並不規則,我卻極感興趣,因為那是我從小就喜歡的蘋果乾。當年物流尚不發達,水果還分地域,遠不似今日。青島的冬天,唯一水果便是蘋果,尋常人家都是一筐筐地買。新鮮水果匱乏,果乾就成了許多人的選擇,蘋果乾最是平凡,我卻一直喜歡。

蔬菜攤檔的顏值也很高

眼下這袋果乾,毫無包裝和加工,入口是酸酸甜甜的清澈味道。在拉脫維亞乃至歐洲的秋天,走到哪兒似乎都能見到蘋果樹。那些自家院子裡的果樹,結滿了小小的蘋果,郊外的蘋果林,蘋果跌落滿地也無人撿拾。這些小蘋果因為偏酸,製成果乾反而更易入口。

相比魚市的高顏值,這其貌不揚的蘋果乾似乎更能代表我心中的拉脫維亞——小國寡民,卻早已走出陰影,變得繁榮富庶。與此同時,經濟增長並未使人們忘記生活本原,44%的森林覆蓋率和各種看似尋常卻有滋味在地化物產,便是明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