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佛爺”卡爾·拉格斐去世,他在另一個世界依然很酷
2019年02月20日12:26

原標題:“老佛爺”卡爾·拉格斐去世,他在另一個世界依然很酷

他,去世了。被稱為時尚老佛爺的卡爾·拉格斐,代表著奢侈品牌香奈兒的一個時代。

他為這一品牌服務36年,創下旁人難以企及的高度,也將藝術天賦展現給世人。他將設立個人藝術廊視為人生夢想,時裝設計、攝影、出版、插畫、舞台藝術……他從未想過停下腳步。

來自外國媒體方面2月19日的消息,著名時裝設計師、攝影師、出版人,有時尚老佛爺之稱的卡爾·拉格斐

(Karl Lagerfeld)

去世,享年85歲。拉格斐所在的品牌chanel香奈兒官方宣佈了這一令人傷心的消息——他與這一品牌簽下了終身合同,為這一品牌服務長達36年,創下了時尚界紀錄。法國當地媒體報導,拉格斐去世的時間為當地時間2月19日上午。2月18日晚上,他住進了位於法國首都塞納河畔納伊區的一家美國人開設的醫療機構,並於第二天上午在這家醫療機構去世,死因尚不明確。

卡爾·拉格斐(1933-2019),圖片來自《衛報》。

自1955年起,卡爾·拉格斐以法國時裝設計師皮埃爾·巴爾曼

(Pierre Balmain)

助手的身份開始自己的時裝生涯,1983年起,開始擔任Chanel藝術和創意總監,並在奢侈品牌Fendi芬迪擔任創意總監。在時尚界,他是最為受人敬仰的時裝設計師,他擁有無以倫比的設計天才,每年為chanel香奈兒製作八個系列包括成衣和高定在內的時裝,為Fendi芬迪製作五個系列,同時還為自己的時裝品牌設計。他同樣是一位優秀的攝影師,不僅拍下了諸多時尚大片,還舉辦過自己的影展。他當然也是一位出版人,拉格斐在巴黎七區開設了一家名叫7L的出版機構,出版的圖書主題橫跨時裝、攝影、文學、廣告、音樂、報業、插畫等領域。2014年9月20日,他首次發行了自己的報紙《卡爾日報》,用以展示他的最新設計、評論文字、攝影作品以及一些設計手稿——堪稱他個人的宣傳陣地。

上述成就之外,精通德、英、法、意等語言的拉格斐還創立了自己的香水公司,曾經為安徒生童話《皇帝的新衣》繪製插圖,為佛羅倫斯歌劇、蒙地卡洛芭蕾舞蹈、薩爾斯堡音樂節等藝術活動設計舞台服裝。與此同時,拉格斐還是一位聲名頗著的減肥達人——他成功在13個月內減掉了42公斤,並與他的減肥醫生讓-克勞德·赫德瑞特

(Jean-ClaudeHoudret)

合作出版了一本減肥指南《3-D》。這本書一經出版便大獲成功,暢銷至今。因為取得的諸多成就,拉格斐還登上過法文字典《拉魯斯小百科詞典》

(《Le Petit Larousse》)

2009版的封面。

拉格斐去世的消息公佈以後,設計師朵納泰拉·範思哲

(Donatella Versace)

在社交應用照片牆

(Instagram)

上發佈了一張自己和拉格斐的照片表示哀悼,他說:“卡爾,你的天才感動了很多人的生活,尤其是詹尼和我。我們永遠不會忘記你不可思議的才華和無盡的靈感。我們一直在向你學習。”

他被稱為“時裝界的愷撒大帝”

“一次的成功不具備意義,你要超越它,最好還能有所不同。”——卡爾·拉格斐

白色馬尾紮辮,皺紋下依然具有光澤的皮膚、一成不變的嚴肅襯衣和領帶,款式雷同的招牌墨鏡,以及黑色皮手套——一直以來,卡爾·拉格斐都以這近乎招牌式的造型亮相於各種場合,不願意摘下墨鏡,是因為他喜歡觀察別人,卻不喜歡被別人觀察到自己,而且他固執地認為,墨鏡會讓自己“看上去和善一些”。拉格斐對時尚領域的影響非常巨大,再加上德國血統的緣故,他被人們稱為“時裝界的愷撒大帝”,也被親切地譽為“時尚老佛爺”。

2018年巴黎時裝周上的香奈秋冬時裝秀,圖片來自《衛報》。

拉格斐的身世生平資料存在著許多疑問。按照公開的資料顯示,1933年9月10日,拉格斐出生在德國漢堡,他的父親奧托·拉格斐是一位商人,擁有一家生產和進口淡牛奶的公司。拉格斐的母親名叫伊麗莎白·巴赫曼,在遇到奧托時,伊麗莎白是柏林地區的一位內衣銷售員,她的父親也就是拉格斐的外祖父卡爾·巴赫曼則是天主教中心黨的一位政治家。1930年,奧托與伊麗莎白結婚。1931年,拉格斐的姐姐瑪莎·克里斯蒂安(或稱克里斯特爾)出生,除此以外,他還有一位同父異母的姐姐西婭,來自於他父親的第一段婚姻。

Chanel香奈兒 2019春夏高定系列時裝秀上的模特兒,圖片來自《衛報》。

人們認為,拉格斐不僅謊報了自己的出生年份,還虛構了父母的身份背景。在許多介紹中,拉格斐至少將自己的年齡說小了五歲,他聲稱自己出生於1938年,是德國的伊麗莎白和瑞典的奧托·路德維希·拉格費爾特所生,不過這一說法已被證實是完全錯誤的,因為拉格斐的父親奧托來自漢堡,而且一直生活在德國,與瑞典毫無關係。拉格斐生前堅持認為沒有人知道他的真實出生日期,他曾經公開宣佈將於2008年9月10日慶祝自己的七十歲生日。在2009年2月的一次公開採訪中,拉格斐聲稱自己既不是1933年出生,也不是1938年出生。在2013年4月,他又宣佈自己出生於1935年。但根據1933年他父母發佈的出生公告和漢堡地區的洗禮登記冊上的記錄,都顯示他出生於1933年9月10日,他的一位同學也證實他出生於1933年。拉格斐的姓氏有兩種拚法,不過他傾向於使用和父親一樣的拚法,認為這樣聽起來更加商業化。

雖然憑藉自己出眾的設計才華,拉格斐的名字享譽整個世界的時尚圈,不過他並沒有什麼傲人的學曆。拉格斐在巴黎萊卡蒙田中學完成了自己的中學學業,並沒有獲得過任何拿得出手的學曆證明。但在他年僅17歲的時候,就在國際羊毛局舉辦的服裝設計比賽中脫穎而出,摘得了最高獎項。他有著令人難以企及的設計天賦和時尚眼光,在開啟自己的職業生涯以後,他僅僅三年就出任了巴黎老品牌讓·巴杜

(Jean Patou)

的藝術總監,但他顯然不滿足於這種生活步調,對曆史、建築、音樂等領域都充滿興趣,懷著極大的熱情吸納這些知識。

卡爾·拉格斐為巴黎老品牌讓·巴杜工作時的照片,攝於上世紀六十年代。圖片來自《衛報》。

為同一品牌工作是咬著尾巴原地打轉

“擁有可能是一種累贅,你不能被東西所牽製。”——卡爾·拉格斐

今年1月下旬,Chanel香奈兒 2019春夏高定系列時裝秀如期在巴黎大皇宮發佈,卡爾·拉格斐卻罕見地缺席了這一活動,引發了外界對他身體狀況的猜測,以及對Chanel香奈兒“後老佛爺”時代的激烈討論。這一發佈活動最終由Chanel香奈兒創意工作室總監維吉尼亞·薇亞德

(Virginie Viard)

代為謝幕,當時人們認為這或許是拉格斐即將退休釋放的一個信號。品牌發言人隨後澄清了這一消息,表示他是因為長期工作,身體過於勞累而缺席。事實上,自從去年1月起,很多人就開始猜測拉格斐的身體狀況可能出現了問題,並敏銳地注意到他在時裝秀後登台時行動有些遲緩。

維吉尼亞·薇亞德(Virginie Viard),被業界認為是接掌香奈兒的最合適人選。

儘管拉格斐的健康狀況出現了問題,他依然嚴格要求著自己,事實上,他原本想要出席Chanel香奈兒 2019春夏高定系列時裝秀的第二場,最終卻未能如願,只能委託助手代表他並問候客人。而按照原本的計劃,他還將於本週出席下個月香奈兒女裝秀的試裝。似乎只有死亡,才能讓他放棄工作。

事實上,閱讀可能是拉格斐唯一所能接受的休閑,他曾經多次在採訪中表示,“不工作我可能會死。”去年底,憑藉紙牌屋火遍全球的美國視頻內容商Netflix推出了一部由安德魯·羅斯執導的紀錄片《7 Days Out》,從時尚、體育、太空和食物方面入手,記錄了這些領域佼佼者們七天的生活,在時尚領域,羅斯記錄了拉格斐籌備Chanel香奈兒2018高定大秀七天的故事,從片中可以看到,他高度參與設計細節的決策。記錄一個高級定製系列誕生的過程,讓服裝產業的從業者對這部影片趨之若鶩。

紀錄片《7 Days Out》劇照。

在拉格斐看來,同時為不同品牌工作,為自己注入許多靈感,他認為“那些只為同一個品牌工作的設計師……他們開始重複自己的經典,在原地打轉,咬著自己的尾巴。”而在品牌之間的移動不會讓自己變得麻木。

紀錄片《7 Days Out》劇照。

人們難以接受拉格斐的離去,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他已經在時尚圈整整活躍了六十多年,從未缺席。

他認為香水和服飾具有同等意義

“我愛改變,不留戀任何事物。”——卡爾·拉格斐

1974年,卡爾·拉格斐成立了拉格斐香水公司,隔年發表了CHLOE香水系列。在他看來,香水和服飾具有著同等重要的作用。但拉格斐並不會滿足於只停留在某一個領域,或者享受既有榮譽和地位給自己帶來的一切,他渴望著改變,正如他自己所說的那樣:“我愛改變,不留戀任何事物。”

當然,拉格斐真正名聲大震是在他成為Chanel香奈兒首席設計師以後,當時他已經49歲,香奈兒的靈魂人物加布里埃·可可·香奈兒

(GabrielleBonheur Chanel)

已經去世十二年,這一品牌無可避免地走向了衰敗。香奈兒本人對這一品牌的影響是巨大的,在拉格斐還未出生時,她已經是一位風華正茂的真正美人兒。香奈兒曾經創造了一個商業帝國的傳奇,是法國最為富有的女人,這在蘭登書屋出版於2014年的《小姐:可可·香奈兒和她的發展史》一書中都有記錄。而拉格斐成功接續了這一傳奇,讓香奈兒的畢生心血在接下來的36年里蓬勃發展。拉格斐的去世,則重新掀開了這一尷尬的局面——誰能夠接續屬於那個傳奇女人的商業傳奇?會是維吉尼亞·薇亞德嗎?

上映於2017年的法國紀錄片《卡爾·拉格斐:孤獨的時尚大帝》

(Karl Lagerfeld: A Lonely King)

可能有助於我們更好地認識拉格斐。在這部由魯多夫·馬康尼執導的影片中,時尚界的愷撒大帝拉格斐,戴上了他的招牌大墨鏡、頭梳光鮮馬尾、十指滿戴戒指,展開他炫麗而充實的一天……似乎全世界所有美麗的男人和女人,都渴望著獲得他的親睞,他似乎擁有著某種神奇的魔法,讓那些深處時尚界的男女煥然一新,擁有更加出眾的氣質和外表。這部紀錄片將他生活、工作、設計服裝珠寶等所有的細節都展露無遺,片中拉格斐本人還討論了對愛情看法,對童年的回憶等內容,本色出演了一個真實的卡爾·拉格斐。

《卡爾·拉格斐:孤獨的時尚大帝》海報。

拉格斐的出名,自然也大大提升了他的心愛寵物舒佩特

(Choupette)

在時尚圈中的地位。是的,將工作視為自己幾乎全部生命的拉格斐擁有一隻心頭愛寵——名叫舒佩特小公主的貓咪。幾年前,英國每日郵報網站曾經發表過一篇文章,透露舒佩特的年收入超過三百萬歐元(約合人民幣2294萬元),而它在為自己專設的社交網站上,人氣也超過了十萬。

日本潮流紙藝家田中信(Shin Tanaka)親自操刀設計的老佛爺與舒佩特紙娃娃。

靠減肥法寫成一本超級暢銷書

“人們仰慕你,然後忘記你。”——卡爾·拉格斐

卡爾·拉格斐的減肥故事往往為人們所樂道,在這個故事里,拉格斐為了穿下心愛的衣服——由艾迪·蘇萊曼設計的吸血鬼風格男裝,而痛下決心減肥。正如他所說的那樣,“我的減肥動機僅僅是為了服裝,而不是出於健康的考慮,或是吸引更多人的目光”。在13個月的時間里,拉格斐減掉了42公斤,他的減肥法為眾多時尚人士所追捧。拉格斐本人更是用文字記錄下了自己的減肥心路曆程和減肥法,並與自己的減肥指導醫生合作出版了一本有關減肥法的圖書《3-D》,所謂3D,指的是Designer(設計師)、Doctor(醫生)、Diet(減肥)。減肥的結果更令他欣喜,不僅讓他得償所願,還成功擁有了“和18歲時一樣結實苗條”的體形,以及“每晚7個小時的充足睡眠”。

“節食減肥並不是簡單地吃什麼和不吃什麼的問題,它分前、後兩部曲。 頭6個月是基礎。一片烤麵包和半杯葡萄汁就是我的早餐。中餐和晚餐,我通常吃些豌豆、蘑菇之類的蔬菜,還有魚。儘管不大愛吃牛肉或羊肉,但每週我都或多或少吃一些。我還定期補充維生素。按規定,我每天應喝3升水,但我不喜歡喝那麼多,就用無糖飲料代替。不喝咖啡不飲酒,這些對我來說都是樂事一樁,因為我本來就對它們沒什麼興趣。

節食的後6個月,早晨我常吃兩個無脂酸乳酪和烤麵包,午飯堅持吃魚和蔬菜。一週中有一天我還會吃一些無脂奶酪。晚上常喝的是蔬菜湯,或是一種加了水果的香草湯,營養十分豐富。”

儘管通過減肥擁有了標準身材,不過拉格斐在某次採訪中表示,他並沒有為此付出運動,“我的醫生反對我運動!不過我走很多路,然後在拍攝的過程中,我通常都站著,幾乎十幾個小時都沒坐下。我不喝酒、不抽菸也從不嗑藥,這些都有助於維持身材。”拉格斐稱自己一直遵照醫生讓-克勞德·赫德瑞特的話,讓自己生活在一種“無重力”狀態中。全麥麵包、少量白肉,大量的魚和水果 (蘋果、梨子、芒果、鳳梨)成為他的全部飲食,他甚至放棄了自己最愛的能多益

(Nutella)

巧克力,最多舔一舔就會吐出來。當然,這一飲食習慣也改變了拉格斐的生活模式,為了避免麻煩,他很少出門應酬。當然,在文章中他還不忘了表明自己的立場:“ 如果胖上個十幾公斤或是穿不穿時尚的衣服,對你來說都無關緊要,那我這篇文章就不是為你寫的。”絲毫沒有忘記自己宣傳時尚的使命。

卡爾·拉格斐,圖片來自《衛報》。

多年前,在英國《衛報》的一次採訪中,拉格斐說:“我總是認為我很懶惰,也許我可以做得更好,我可以更加努力。我總是感覺到有一堵玻璃牆,讓我不能夠獲準通過。也許當我通過以後,一切就都結束了。”是的,很令人傷心,一切都結束了,那個屬於卡爾·拉格斐的時代,屬於老佛爺和時裝愷撒大帝的時尚世界。拉格斐終於打破了他人生中的玻璃牆,離開了他從未懈怠過的時尚圈,也許,他只是想要休息了。

作者

:何安安

編輯

:走走、覃旦思;校對:翟永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