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新“空軍一號”2024年有望交付 機型仍為波音-747
2019年02月20日23:19

原標題:美國新“空軍一號”2024年有望交付 機型仍為波音-747

參考消息網2月20日報導 美國大眾科學網站2月18日發表了羅布·維爾格的題為《新“空軍一號”2024年到來》的報導,文章編譯如下:

2024年某個時候,如果一切按計劃進行,無論到時候美國總統是誰,都將得到兩架新專機:也就是未來版的“空軍一號”。目前的機型是波音-747,接下來的機型同樣是波音-747,不過它們將是一種比此前飛機更長、更寬、航程更遠、速度更快的新機型。

就像白宮一樣,“空軍一號”也是一個應該超越任何一屆總統的象徵。“它不代表某位總統,”美國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航空航天安全項目主任托德·哈里森說:“它代表的是總統權威和美國政府。”

以下是對下一版本“空軍一號”——美空軍稱之為VC-25B——的瞭解。

美國總統並不是一開始就乘坐波音-747專機。《空軍一號:總統及其飛機的曆史》一書的作者肯尼思·沃爾什指出,杜魯門總統希望他的雙引擎專機“獨立”號有一個獨特設計。沃爾什說,“它被噴繪成一隻老鷹的樣子”,甚至還有“尾羽”。

資料圖片:美國現役VC-25A“空軍一號”專機。(圖片來源於網絡)

資料圖片:上一任“空軍一號”VC-137專機,基於波音707改進而來。(圖片來源於網絡)

後來,艾森豪威爾總統有了一架4引擎波音-707噴氣式專機。沃爾什說,這架專機具有“軍隊風格”。

直到甘迺迪政府,這架專機——就是艾森豪威爾的波音-707——才有了與今天“空軍一號”類似的藍白色外觀,“空軍一號”也是在那時得名的。

沃爾什說:“他們想要一個不會與其他飛機混淆的空中交通管製代號,而‘空軍一號’似乎有某種威嚴”。當然,這個代號也成了一個公共術語。

沃爾什表示,甘迺迪把它變成了“一架總統專機”。1959年至1990年,4引擎的波音-707噴氣式客機一直作為“空軍一號”使用。

資料圖片:美國前總統老布殊在“空軍一號”上接受記者採訪。(圖片來源於網絡)

今天的“空軍一號”可追溯至喬治·H·W·布殊(老布殊)時期。他是第一位乘坐至今仍在服役的波音-747-200——即VC-25A——的總統。

哈里森說:“升級的基本原因是現有專機機群正在老化。”改用較新的飛機顯然能帶來現代化的好處——發動機效率和可靠性更高,同時也是安裝新型防護和通信設備的機會。

【延伸閱讀】末日之翼:美指揮機可命令潛艇核反擊

2017年2月3日,綽號“瘋狗”的美國防部長馬蒂斯首次飛抵韓國進行訪問。細心的軍迷們或許有注意到,他搭乘的專機並非普通客機,而是著名的E-4B“守夜者”核戰指揮機,該型機是專供美國最高指揮當局,在美本土遭遇核(常規)打擊時,臨時擔任空中指揮所,用於協調和指揮美軍戰略核打擊力量,本圖集將為您揭秘這架有“末日之翼”之稱的神秘軍機。

E-4系列指揮機的曆史可追溯至20世紀70年代,當時正值冷戰高峰。美軍設想美本土若遭到蘇聯全面核打擊時,如果像夏延山地下核指揮部這類固定設施被摧毀,還能有一種能夠避開地面核爆區、迅速轉移到安全地帶的空中指揮所,E-4系列應運而生。為了能抵禦核爆後產生的EMP(電磁脈衝)攻擊,E-4的飛控、航電系統均採用了傳統模擬式飛行儀表。 圖為1979年5月,E-4B正在進行地面抗EMP攻擊測試。

E-4系列由波音747-200B寬體客機改裝而來,共製造了4架:3架E-4A和1架E-4B(搭載有更先進的通信設備),首架E-4A於1973年首飛,1974年12月投入服役,到1985年1月時,4架全部升級至E-4B的標準。E-4B共有3層艙室,上層為駕駛艙和乘員休息室。中層可搭載乘員94人。從前向後有最高指揮當局辦公室、會議室、參謀人員工作區、通訊中心和技術控製中心等。圖為E-4B剖面結構圖。

E-4B高空巡航資料圖。

作為備用核反擊指揮部,E-4B搭載有13套專用通信設備及46組天線,其中包括位於機背整流罩內的超高頻衛星通信天線(可與部署在全球各地的美軍指揮部進行通信)以及佈置在機尾的可用絞盤收放的全長達8千米的超低頻拖曳天線(用於同水下的戰略核潛艇進行通信)。E-4B最多可搭載114名乘員。圖為作戰參謀室資料圖,可見其搭載的電子設備均經過抗EMP攻擊設計。

由於作用重大,美軍高度重視E-4B的維護和使用,現役4架E-4B(每架造價高達2.6億美元,1998年面值)全部駐紮在美本土內布拉斯加州的奧福特空軍基地,由美空軍第55聯隊第1空中指揮控製中隊擔負日常飛行和維護任務。圖為E-4B側繪圖。

E-4B指揮機資料圖。

E-4B以波音747為平台改裝而來,保留了747的滯空時間長以及跨洲際飛行能力,E-4B最大巡航速度0.8馬赫,不進行空中加油時的最大航程為1.1萬千米,最大滯空時間超過150小時,在經過空中加油後,其航程和滯空時間仍可擴展。圖為E-4B正在進行空中加油。

E-4B進行空中加油時的特寫照片。

E-4B“國家空中指揮中心”(NAOC)徽標。

冷戰結束後,E-4B指揮機除進行警戒任務外,有時也會客串軍政高層專機使用。從1994年8月起,E-4B還可以擔任民用救災的任務。一旦國家出現重大災情,E-4可以通過現代化的通訊指揮能力,根據災情處理的需要做到快速反應。為了給予美國國家指揮當局直接的支持,每天至少有1架E-4B在美軍駐全球各大軍事駐地中的一個的上空盤旋警戒。圖為2017年2月3日,美國防部長馬蒂斯搭乘E-4B抵達韓國烏山空軍基地。

圖為馬蒂斯乘坐E-4B抵達日本後,日本電視台對E-4B的簡介,可見“最後之翼”和“末日飛機”的字眼。

圖為馬蒂斯搭乘的E-4B飛抵韓國烏山空軍基地時,跑道上還有一架A-10攻擊機在警戒。

E-4B正面特寫。

E-4B起飛資料圖。

E-4B指揮機資料圖之二。

E-4B指揮機資料照。

圖為遊戲中,玩家製作的E-4B指揮機(近)與“空軍一號”(遠)專機建模進行編隊飛行。

(2017-02-09 08:25:00)

【延伸閱讀】不能輸!特朗普要給“空軍一號”換大床 向普京專機看齊

參考消息網7月25日報導 領導人專機象徵著國家地位以及權力,尤其是一些大國領導人的專機如同“超級明星”般聲名遠播。但是由於這些飛機的獨特地位和用途,外界很多時候是只聞其名卻難窺其實,神秘感更增加了其“魅力”。

美國總統專機“空軍一號”被稱為“空中白宮”,對於大多數人來說可謂是如雷貫耳,在荷李活所有的末日題材電影中幾乎從不缺席。而被稱為“移動克里姆林宮”的俄羅斯總統專機雖然在知名度上稍遜一籌,但是在軟硬件上都可與“空軍一號”相媲美,甚至在一些方面還能“壓過一頭”。

2018年2月,特朗普與波音達成了一項生產兩架新“空軍一號”的“非正式”協議,預計造價為39億美元。而白宮和波音公司表示,2016年該項目的預計造價超過50億美元。

外媒繪製的新“空中一號”藝術圖。

而據英國《鏡報》報導,目前特朗普使用的“空軍一號”價值10億美元,而普京專機(1架定製的伊爾-96-300)造價約為5億美元。

如果單從造價上來比較的話,普京的專機比“空軍一號”還是要“寒酸”很多的,與新“空軍一號”就更不可同日而語了。

美俄的總統專機在用途上有著很大的相似性,所以在硬件設施上就有很多的相通之處,比如在通信方面,設計理念始終秉持著“總統在地上能幹什麼,在空中也照幹”的原則。

普京專機配備了俄羅斯最先進的通信設備,可以確保總統從任何高度同世界任何地點取得聯繫,而且信號經過了特別加密處理,可防竊聽,有效保證總統“在空中可以指揮一場戰爭”,包括核戰爭。

資料圖:普京的專機。

“空軍一號”上配備了世界上最先進空中通信設備,能為美國總統提供來自全球的資料和數據傳送。“空軍一號”機身上還裝配有多重脈衝頻率的無線電通信設備,即便是遭遇核爆炸影響,機上人員依舊可以與外界進行流暢的通訊。

而在安全性以及防護系統上,美俄的總統專機都要求“萬無一失”。

據俄羅斯《觀點報》,普京專機裝備最新的“警報器-3”全向報警自衛裝置,當敵方攔截與瞄準雷達從任何方向照射飛機時,它就會提醒機組人員採取防護措施。專機還配備“總統”自衛系統,不僅能幹擾敵方雷達,還能使飛機免受紅外製導導彈的攻擊。

“空軍一號”可使用其自身攜帶的系統干擾敵方雷達、迷惑導彈瞄準系統使其無法鎖定目標。當有導彈來襲時,“空軍一號”可發射大量信號彈誘騙導彈攻擊虛假目標,因此也被稱為“世界上最安全的飛機”。

無論如何,美俄總統專機上的硬件幾乎代表了兩國在相關領域的最高水平,至於孰優孰劣很難做出客觀評價。但是在速度、體量以及內部裝潢上,比較起來就要容易得多了。

而今正在使用的“空軍一號”,以及在波音-747-8飛機基礎上改裝的未來“空中一號”都要比普京專機更大也更快。但是比起“空軍一號”的霸氣十足來,普京的專機則被外媒稱為“奢華典雅”。

據稱,普京專機內部設計靈感源於俄羅斯藝術。據專機空乘人員介紹,機上有特意為總統規劃的活動和工作區,還有休息區、豪華浴室、淋浴間。真皮沙發、桌子、椅子全都鑲有金邊,臥室有特大號雙人大床,還有一條又長又寬的走道,讓“好動”的普京活動筋骨,此外,機上還有健身房。

普京專機的內部裝潢顯然要壓過特朗普的“空軍一號”,但是這一“落後局面”有望在新“空軍一號”上得到扭轉。據阿克西奧斯新聞網報導,特朗普不僅希望新“空軍一號”重新粉刷為紅、白和藍色,而且還特別提到專機上的總統床要更大、更舒適一些,更像他私人飛機上的總裁式生活設施而並非現今沙髮式睡床。(文/董磊)

特朗普希望新“空軍一號”上的床更大、更舒適一些。

(2018-07-25 00:06:02)

【延伸閱讀】差點變成美國總統專機的MV-22

最初將直升機作為美國總統出行工具的曆史可以追溯到1957年的艾森豪威爾時期。現役作為“海軍陸戰隊一號”的VH-3D是從1978年開始替換前任VH-3A的,至今已服役了37年。

圖為美國前總統布殊準備乘“海軍陸戰隊一號”起飛。

圖為美國總統奧巴馬和“第一夫人”米歇爾準備乘坐“海軍陸戰隊一號”起飛。

除了VH-3D外,尺寸小一些的VH-60N“白鷹”偶爾也會客串“海軍陸戰隊一號”的角色。

圖為美國總統奧巴馬準備搭乘“白鷹”起飛。

“9·11”事件之後,美國國防部於2002年啟動了代號“VXX”項目的總統專用直升機替換計劃,幾經周折後,2010年,美海軍宣佈在新一輪招標中,將新銳的V-22傾轉旋翼機納入了候選範疇。圖為正在更換總統專機 塗裝的MV-22運輸機。

圖為HMX-1(綽號“夜鷹”)總統專用直升機中隊機庫中的MV-22運輸機。

之後HMX-1中隊對V-22進行了長時間測試。圖為換上“陸戰隊員一號”塗裝的MV-22傾轉旋翼機在進行展示。

圖為美國高層政要在位於匡迪科的美軍陸戰隊基地參觀MV-22。

在匡迪科基地展示的“總統專機”塗裝版MV-22。

圖為總統專機塗裝版的MV-22準備起飛。

圖為HMX-1中隊試飛MV-22。

由於V-22曾一度有較高的中標希望,藝術家還繪製了“總統專機”塗裝的V-22飛過白宮上空的想像圖。

HMX-1中隊試飛MV-22。

遺憾的是,在深思熟慮後,美國海軍於2014年5月7日將價值12億美元的合同授予了西科斯基公司,後者將製造6架VH-92總統專機,替換服役多年的VH-3,成為新一代“海軍陸戰隊一號”。

圖為藝術家繪製的VH-92飛行想像圖。

(2015-05-08 08:14:47)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