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嘉賓丨汪冰:如何正確欣賞達·芬奇
2019年02月20日18:57

原標題:我有嘉賓丨汪冰:如何正確欣賞達·芬奇

毋庸置疑,達·芬奇是世界上最著名的跨界奇才,他也是文藝複興時期最完美的代表。他不僅是《蒙娜麗莎》和《最後的晚餐》這兩幅曆史上最有名繪畫作品的創作者,還熱衷於科學和工程技術研究。他曾試圖創造飛行器、軍事機械,甚至機器人,無數天馬行空的想法震驚著500多年後的我們。那麼也許對於這樣一個人,我們只有用天才這個詞來形容,但是《列奧納多·達·芬奇傳:從凡人到天才的創造力密碼》作者其實並不這麼認為,他認為達·芬奇的創造力密碼是可以被我們破解的。那麼我們如何去正確地理解達·芬奇?如何正確地欣賞這位天才?本期我們就請《列奧納多·達·芬奇傳》譯者汪冰來和大家做分享。

我是汪冰,也是沃爾特·艾薩克森——《喬布斯傳》作者——的最新作品《列奧納多·達·芬奇傳》的譯者,很榮幸並感謝新京報和中信出版社給我這樣一個機會和大家圍爐夜話。

當我進入直播間之後,我發現有朋友已經說了,達·芬奇就是天才,天才是無法模仿的,像李白一樣。我非常讚同這樣的觀點,他是天才,但他也是凡人。實際上我們今天來圍觀列奧納多·達·芬奇,不是為了成為他,我們也沒有必要成為他,實際上我們是希望大家能夠通過圍觀列奧納多·達·芬奇,收穫一些貢獻自己人生智慧的見識。

我現在已經把天才請到了我們的群裡,這就是列奧納多·達·芬奇的一幅存世的肖像作品,是一幅油畫,也是《列奧納多·達·芬奇傳》的封面所採用的圖,我想看到它,很多人都會有自己的聯想。達·芬奇和拉菲爾、米開朗基羅一樣是文藝複興的三傑之一,其實達·芬奇和他們兩位又有一個顯著的區別,就是達·芬奇所鑽研和感興趣的領域遠遠不止於藝術和繪畫,他創造了多個世界上的第一,比如下面這張圖所顯示的,我們看到在這張圖上有很多列奧納多·達·芬奇所創造的世界第一,所以愛因斯坦就不禁曾經說過,如果達·芬奇的科研成果在當時得以發表的話,科學進步也許可以提前30到50年。

實際上,列奧納多·達·芬奇對世界萬物都有一顆不竭的好奇心,在這一點上和愛因斯坦是非常接近的,也正是因為這種好奇心,所以他涉獵的領域並不拘泥於所謂的畫家身份,其實他更是一個科學家,或者說他是一個對萬事萬物都想去解碼的人。今天我們所說的欣賞達·芬奇,就是從一個世界解碼者的角度來瞭解達·芬奇。我不知道大家在年底的時候有沒有想過要換一份工作,如果讓你寫職業簡曆,你會如何描述自己的職業經曆?在列奧納多·達·芬奇快30歲的時候,他也寫過一封著名的求職信,這封求職信很有特點,我現在就亮出來跟大家分享一下。

這封求職信因為比較長,所以我只從書上截了後半段。我們可以看到在這封求職信上列奧納多列舉了自己的很多能力,如在戰鬥的時候挖地道和壕溝、製造堅不可摧的裝甲戰車、大炮等。在長達十條的能力簡介當中,在最後他講到了自己在建築方面也很有天賦,在最後的最後他只是順便說了一句,也就是這張圖片上畫紅線的部分,“在繪畫領域我也無所不能,不遜於任何人。 ”

有沒有覺得很有趣?在佛羅倫斯已經小有聲名的列奧納多·達·芬奇,在給一位軍閥統治者,也是一位,後來的米蘭公爵寫求職信的時候,居然把自己的繪畫天賦放到了最後,這是為什麼呢?我覺得其實這封信也是瞭解列奧納多·達·芬奇的一個重要的入口,這裏邊講到了列奧納多·達·芬奇的很多抱負,這些抱負和繪畫無關,和他特別關注的一個領域就是軍事戰爭,包括武器都是非常相關的,他偏偏把自己的優勢(繪畫)放到最後,這是為什麼呢?

其中的原因可能是列奧納多·達·芬奇希望我們瞭解和認識他的樣子。他其實不想只被當作一個畫家,他也不想只被看作一個懂得拿畫筆或者雕刻刀的人,他希望自己被當作一個武器工程師、被當作一個科學家、被當作一個工匠、被當作一個建築師、被當作城市規劃師;而畫家只是身份之一。但可惜的是可能更多的人只是記住了他那兩幅最著名的作品,《最後的晚餐》和《蒙娜麗莎》。如果我們想用更綜合的方式去欣賞這些藝術作品的話,不妨從科學家、物理學家、光學家、或者工程師的角度去看待這些作品。

在我們今天將要解讀的列奧納多的幾幅作品中,我也想告訴大家,實際上列奧納多·達·芬奇傳達的不僅僅是他對美的理解,更多的是蘊含著他從自然界、從這個世界中所獲得的科學密碼。所以我想說列奧納多·達·芬奇的繪畫作品實際上是他研究世界的論文和總結。

下面我想花一點時間簡單地介紹一下列奧納多·達·芬奇的出身,我覺得這件事情在理解和欣賞達·芬奇的時候是不能夠忽視和錯過的,因為這影響了他一生的人生軌跡和走向。首先,列奧納多·達·芬奇是一個私生子,他的父親來自世襲的公證員家庭,而他的母親是一位農家女,他的母親在15歲的時候和回鄉的父親有了肌膚之親,但是他的父親當時和門當戶對的另外一位女士已經有一紙婚約在身了。

於是在他的母親懷孕之後,他爸爸就安排了一樁婚姻,讓他的母親嫁給了當地的一個農民。列奧納多·達·芬奇在出世之後,在很長的一段時間里,他實際上是和自己的祖父、叔叔一起生活在大家庭當中。父子關係對列奧納多·達·芬奇有深遠的影響,首先私生子的身份讓他不可能子承父業。在當時他的父親有機會給列奧納多·達·芬奇轉正,當時貴族有權利可以通過一種儀式性的行為把私生子的身份轉成合法的繼承人,但是他的父親沒有做這件事情,而且在他父親離世的時候,遺囑中也將列奧納多·達·芬奇排除在遺囑之外,所以他和父親的關係是比較疏離的,但是他的父親對他的人生也有很大的影響,比如說最大的貢獻之一就是替他找了一個好老師。

這個老師是一位著名的藝術匠人、也是一名藝術家,叫韋羅基奧。在韋羅基奧的作坊里,列奧納多學到了很多的東西,當時的作坊有點像臨街的店舖。在這個作坊當中除了要做具體的執行工作以外,還會有設計,大家在一起協同工作。金匠、雕塑、鎖匠這些人的店舖都緊鄰在一起,在工閑時候他們會相互交流。所以在那個時候的佛羅倫斯、在這樣的作坊當中,列奧納多·達·芬奇接觸到了很多不同領域的知識和技能。

在列奧納多·達·芬奇和父親的關係當中,還有一個問題是他很少能享受到父愛。在傳記作者的眼中也會發現,列奧納多·達·芬奇一生都在尋找一種讚助人,即尋找一個能夠無限包容、支持他的讚助人。他一直希望有一個讚助人能給他穩定安穩的生活,讓他自由地從事他的發明創造和藝術創作。他也一直在不同的讚助人之間來回轉換,直到最後他才找到了一個真正的知音——法國國王。說到這兒,可能很多人都想知道,少年時候的列奧納多·達·芬奇長什麼樣子,我給大家一張圖。

這座雕塑很出名,雕塑的主人公是大衛,也是後來米開朗基羅所雕塑的大衛,但這是少年時候的大衛。這個雕塑的作者恰恰就是達·芬奇的老師韋羅基奧。在這件青銅像中,作者發現實際上他的老師韋羅基奧換了一個新的模特,和他以前使用的模特是不太一樣的,而這個時候恰好是14歲左右的達·芬奇剛剛到韋羅基奧的作坊里工作,所以現在很大可能性上認為這個模特就是達·芬奇本人。這個銅像其實有很多值得去研究的地方,其中有一點就是大家可以注意雕塑的姿勢,它不是一個完全的正面像,它的身體是在扭動當中的。

達·芬奇的人體肖像中都是3/4,側位很少見完全正面向。他的老師韋羅基奧非常善於刻畫扭轉的動作,達·芬奇也深諳此道。達·芬奇跟他的老師還學到一件事情,可能不是什麼優點,書中有提到就是說他的老師韋羅基奧不是屬於很守時的人,他對作坊里的人沒有實行嚴格的監督。所以後來達·芬奇加上他自己的天性使然,他在不守時這件事情上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他的很多作品都爛尾了,沒有辦法及時交付,但是爛尾是有原因的,我們稍後會說。除了不用子承父業當公證人之外,我們都能猜到如果達·芬奇成為公證人,對公證人這個職業可能是個災難。他不用去接受正統的教育,沒有成為公證人,解放了他,所以最終他只上過一個算盤學校,學到了一些商業算術,最終他成為了經驗和實驗的信徒,也就是他學會了在實際的生活當中去學習、體會和解碼。

從這樣一個角度來講,我覺得私生子也解放了他。達·芬奇有很多特別的特質,比如說他是個左撇子,“左撇子”讓他的個性又多了一筆,左撇子不僅成為他的特徵,後來也成為鑒定他作品的重要證據。剛才這張圖就是達·芬奇筆記上的一個草稿,如果大家在畫素描的時候畫陰影,如果你是右力手的話,你現在就可以在紙上畫一畫,你會發現你畫引線的方向,也就是傾斜的方向和這幅圖應該是相反的。因為列奧納多·達·芬奇是左撇子,所以他畫引線的時候和右力手的人是不一樣的,傾斜方向是相反的,在後來鑒定作品是否為達·芬奇真跡的時候,我們也會用上這個證據,就看引線的傾斜方向是哪裡,不過足以證明達·芬奇並沒有掰成一個右力手,而是選擇了堅持用左手來繪畫和書寫。

特別是他的文字是鏡像體,文字也需要用鏡子的方式才能夠正確地顯示。這種鏡像體的書寫方式,也是為了適應他左撇子的書寫方式。後世有很多人推測他這麼寫是不是為了防盜?是不是為了保密?其實不是的,他這麼寫的一個重要的原因是因為這更符合他的書寫習慣。說到這兒,我簡單小結一下,達·芬奇私生子的出身解放了他,不用成為一位公證人,同時也放他到自由的天空當中;但是同時這種私生子也給了達·芬奇一種沒有歸屬的感覺。他一輩子從某個角度都是家庭的局外人,他和這個世界的關係很有意思,他是一個很棒的觀察者,他又很難融於他所在的每一個組織,似乎他總是以一個異類的方式,以不同的眼光打量著一個我們所謂的正常世界,很多人也知道書中專門講到他是同性的性取向,在這方面他並沒有排斥和壓抑,他採取的態度和米開朗基羅完全不同,米開朗基羅很壓抑,他有一個強烈的宗教信仰的壓力,而達·芬奇很接納。實際上達·芬奇一輩子都在做一件事情,就是發揮自己的優勢,而沒有把更多的時間跟自己的弱點做鬥爭,我想他實現自己的願望相當強烈,他沒有用盡一生成為別人,這對我們也是一個很重要的提醒。

說了達·芬奇的出身,我們來講講我們怎麼來欣賞達·芬奇的作品。從一個科研論文的角度,從達·芬奇給世界解碼的角度。

我們先來看第一幅圖,這幅圖名叫《博士來拜》。這個圖是一個草圖,最終這個作品並沒有完成。《博士來拜》講的是耶穌誕生的時候,東方三位智者,也有人說是三個國王來朝拜他,同時周圍還圍繞了很多來參觀的或者來圍觀的群眾。我們看到這幅草圖中有很多人物,中間是聖母抱著剛剛出世的耶穌,旁邊有三位智者,還有一些來自圍觀的群眾或者是相關人等。這幅畫沒有完成的一個重要原因是這裏邊有幾十個人物,這幾十個人物在達·芬奇的眼中,他們並不是彼此孤立的。首先達·芬奇認為光線會彼此影響,比如說一個人物身上的光線會影射到另外一個人物身上;陰影也會相互影響,你的陰影和我的陰影可能在我們彼此的身上互相疊加和影響;還有來自不同的物體的陰影的投射會改變我們身上陰影的顏色。光影在這幾十個人物和後面的動物身上會彼此疊加和影響。

還有另外一個就是情緒。 達·芬奇很注重情緒,這幾十個人除了他們看向耶穌之外,他們互相之間還有情緒的互動,這就變成了一個非常複雜的充滿了N多變量的數學體。既要考慮到人物的光線和陰影,還有人物情緒的互相影響,於是這個作品就變成了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達·芬奇之所以中途輟筆,是因為他覺得如此複雜的一個作品很難完美地表現出來。達·芬奇的完美主義讓他的很多作品都半途而廢,他最終傳世的作品是15幅,加上去年拍出天價的那幅一共是16幅。

他的完美主義影響了他的創作數量,但是卻大大地提升了他作品的質量。可能很多人都覺得達·芬奇這樣的完美主義沒有必要,但是恰恰是這樣的完美主義讓他不是個匠人,而是個大師,他對光線有一種執著的要求,剛才講到了《博士來拜》這幅草圖中的諸多變量讓他覺得很難實現以外,我舉一個特別簡單的例子,下面給大家看一張圖。這幅作品叫做《音樂家肖像》。如果大家能夠放大了仔細地看的話,大家能觀察到音樂家的兩個瞳孔是不一樣的。音樂家的左眼是對著光的來向,而右眼並沒有那麼直接的衝著光的方向;我們都知道面對強光的時候瞳孔會縮小,弱光的時候瞳孔會放大。所以音樂家的兩個瞳孔大小不一,左眼因為更直接地受到光照,所以比較小。而右眼瞳孔就相對來說大一些。確切的說這可能是一個音樂家轉頭的瞬間,可能右瞳孔很快也會出現一些變化,這就是一個動態的瞬間,這種微妙的變化就是達·芬奇所追求的。

下面我們再舉一個非常著名的例子叫《岩間聖母》,《岩間聖母》畫的也屬於宗教題材,有聖母和聖子,還有他們在逃難途中遇上的施洗的聖·約翰。

我們可以看到這幅圖中也存在著嚴謹的科學規律。因為叫《岩間聖母》,聖母子是在一個岩石構造的洞穴當中,實際上這個洞穴在地質學上是非常精確的,大部分的石頭都是風化的砂岩,這是一種沉積岩。但是聖母頭頂的正上方和畫面的右上方突出的那種嶙峋的岩石在陽光的照耀下泛著微光,這些叫灰綠岩,是火山岩漿冷卻後形成的一種侵入岩。 列奧納多·達·芬奇科學到什麼程度呢?他還細緻地繪出了聖母頭頂上方的砂岩和侵入岩之間的水平接縫。還有一點是植物,我們注意到在前景的地方是有植物的,列奧納多·達·芬奇畫的植物生長的位置完全符合自然規律,它們沒有辦法在堅硬的火成岩中生長,它們只能在沙化程度更高的砂岩區域中紮根;而且這些植物的種類也符合時令和生長特徵。不僅如此,他還找到了一個接近宗教題材的象徵性的植物,所以它不僅符合嚴謹的科學植物的生長規律,同時又滿足了繪畫的象徵要求。

幾乎在列奧納多的所有作品中,我們都能看到他不僅是在畫一幅畫,他更是在畫對這個世界的理解和觀察,所以從某個角度這些畫就是他的科研報告。

現在我要說的是在去年拍出的一幅價值數十億人民幣的、被認定是最近發現的列奧納多·達·芬奇作品的畫作。這幅畫作曾經在科學性方面存在一個極大的爭議點,這畫不知道大家在去年的新聞中有沒有看到,實際上是被稱為第16幅列奧納多·達·芬奇的傳世作品,這幅畫叫《救世主》。我們剛才都說到了,列奧納多·達·芬奇的作品是非常講究科學性的。

這件作品之所以存疑,是因為其中一個科學細節不符合物理光學的原理。細節在於救世主左手上的水晶球,如果大家小時候玩過玻璃彈珠的話,就會知道透過一個玻璃球,至少和他僅接觸的手會出現一些光學上的折射,然後我們看到的物體的影像會出現顛倒和變形。而在這幅圖中我們看到耶穌基督左手水晶球所接觸的手掌部分,包括後面的近景沒有發生任何的折射,這對一個在光學上幾近完美要求的人來講是不可思議的。

傳記作者對這幅畫給出了一個解釋,他說也許列奧納多·達·芬奇想賦予耶穌基督一個特別的能力,就是他可以讓在我們的肉眼中和世界中發生的折射在他那是不會發生的。還有人猜測的另外一個原因是,如果耶穌基督手中的水晶球影像發生了一個激烈的畸變的話,有可能會喧賓奪主,讓我們的注意力分散,而不會集中在他的身上。

下面我給大家展示一幅作品,這幅作品也從另外一個側面證明了列奧納多·達·芬奇的科學強迫症。這幅作品叫《荒野中的聖傑羅姆》,它表現的是一個聖人在沙漠中經受這種試煉,其實是他自己隱蔽的修行活動,他拿一個石頭捶向胸口來贖罪。這其中有一個解剖學的細節,在列奧納多早期的作品中,他畫的胸鎖乳突肌,也就是在從鎖骨到頸部的肌肉上,一直是錯誤的,1480年開始畫這幅畫的時候,他還不知道這塊肌肉是兩塊,他覺得是一塊肌肉。

可是到1510年的時候,他在解剖學中發現原來胸鎖乳突肌是兩塊肌肉,這個時候就說明了他之前的作品犯了錯誤,但是我們注意到這幅在1480年左右創作的作品的解剖居然是正確的。後來經過科學分析,我們發現了其中的原因是因為原來最初的底稿上沒有那兩塊頸部肌肉,它們的繪製技法也和畫面的其他部分是不同的,在完成最初的人物勾勒之後20年,列奧納多·達·芬奇才把這些重要的肌肉部分添加上去。他也是結合了自己在1510年冬天的一些新的解剖學發現。列奧納多·達·芬奇表面上是在畫畫,實際上他是在畫對這個世界的理解,他學到的解剖學知識、地質學知識、植物學知識統統都放到了他的藝術作品當中。

說到列奧納多·達·芬奇的作品,《蒙娜麗莎》則不能不被提及,我們花一點時間來分析一下《蒙娜麗莎》是如何證明“列奧納多的藝術作品是他的科學論文”的。圍繞著《蒙娜麗莎》有爭議,也有研究,還有很多人都讀過關於它的神秘故事。

我今天解說的是兩個科學現象,第一個是無論你走到哪個方向看《蒙娜麗莎》這幅畫,你都會覺得蒙娜麗莎在盯著你,我選擇了這幅網上找來的圖,就是把它放到了一個破碎的窗戶後邊,你依然覺得這個人好像總在盯著你,大家有沒有想過這是怎麼做到的?實際上不僅是《蒙娜麗莎》,列奧納多·達·芬奇的其他作品中也會出現這種現象,你總覺得無論你在這個人的正前方,還是從一邊移動到另外一邊,人物視線一直跟隨,有點像我們小時候覺得月亮總是跟著我,其中的原因是什麼?因為在二維平面上列奧納多·達·芬奇所繪製的人的目光是直視我們的。這樣的話,在二維的畫面當中,你把它的眼神畫成是直視的時候,即使你走到畫面的側面,你依然覺得它在直視著我們。這裏有個反例,我從網上找到了旺仔牛奶的瓶罐,這個包裝的特點就是無論你怎麼看,你總是覺得它沒看你。無論你走到任何角度,覺得都是直視的,這被稱為蒙娜麗莎效應,但是比起蒙娜麗莎效應,更有意思的是蒙娜麗莎神秘的微笑,我試著以書中的內容為基礎,跟大家解讀一下她的微笑為什麼那樣難以琢磨。

這是一張圖,圖的左邊是列奧納多·達·芬奇在他的解剖學筆記中對嘴唇肌肉和運動的研究。如果大家能放大看的話,就會發現他畫了有不同表情的很多時候,比如撅嘴的時候,嘴唇的肌肉是怎麼樣的?在筆記頁的最上面,他畫了一個輕描淡寫的嘴唇草圖,我專門放大了,就在剛才那張圖片的中間部分。如果大家仔細看的話,你會注意到這個嘴唇的特徵是嘴角實際上是微微向下的。

《蒙娜麗莎的微笑》給人難以琢磨的感覺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當嘴角的線條是向下時,這個人實際上不是微笑的。但是這幅圖的光影效果讓你覺得嘴角輪廓是向上的,儘管它的線條嘴角輪廓實際上是向下的,於是就出現了一個不可捉摸的笑容,你時而覺得她微笑,時而覺得她沒有微笑,而且盯著的時候還會發生一些變化。後來有科學家專門對其中的科學原理做了研究,發現人的視網膜上不同的區域感知能力是不一樣的。

所以當我們用目光直接盯著她的嘴部看和用餘光看的時候,會出現不一樣的結果。哈佛大學醫學院的神經科學家瑪格麗特·利文斯通認為,當你看這幅畫的時候,如果讓目光落在背景或者蒙娜麗莎的手上,那麼你對她嘴部的感知主要就是低空間頻率的,不是基於線條,而是基於光影的。這個時候你看起來比直接盯著她的嘴唇要快樂許多,大家也可以去試一試,看看這個研究者說的是不是在理,列奧納多的其他兩幅作品中也出現了類似的現象。

看到這兒,我想再把列奧納多的三幅作品放在一起,給大家揭示達·芬奇在認識世界過程中非常重要的認識方式。這三幅畫的背景區域都有遠山和一條蜿蜒流淌過來的河水。這是列奧納多·達·芬奇非常喜歡的一種背景,這個背景意味著什麼?

實際上列奧納多·達·芬奇一生都在做一件事情,他會覺得地球的宏觀世界與人體體內的微觀世界存在緊密的連接,他覺得人和世界有科學規律上的連接、有精神上靈性方面的連接,於是他的作品當中人物和後面的背景都是用這種人和蜿蜒過來的河水這種自然的血脈連接,這是他在認識世界中的一個方式。其中的核心是:他覺得萬事萬物間都是有聯繫的,人和自然界也是有聯繫的;由於數學不好,他沒有辦法推導公式,於是他用幾何學的相似性來推導數據。這幅畫是他的筆記中的一幅,他在左邊畫的是種子發芽,右邊畫的是人的血管的分支結構,他通過這樣的方式尋找一些類似和相關的規律。 他想知道在萬事萬物之後的這種和諧的規律究竟是什麼?這才是一切美背後的密碼。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說,我們看列奧納多·達·芬奇的作品,我們在欣賞的不僅是美,而是他解碼到的那些密碼。下面我就舉一個小例子,經過觀察,列奧納多發現樹幹和樹枝的關係——樹枝的直徑加在一起等於樹幹的直徑;換句話說就是樹枝的粗細加在一起,就等於樹幹截面的大小。這個規律現在認為是可以適用的,也被稱為達·芬奇的樹法則。

後來列奧納多根據樹法則,還研究了河流的分支,他發現如果支流的流速和幹流是一樣的話,那麼支流里所有的水量就等於幹流的水量。現在還有人在研究列奧納多·達·芬奇提出來的樹木分枝的規律,並企圖研究究竟是為什麼,有人認為這和植物對風的適應有關係,這些足以證明達·芬奇能從萬事萬物的相似性中去推測出自由體,並把這個規律顯現在他的藝術作品當中。沃爾特·艾薩克森發現喬布斯真正欣賞的人不多,但達·芬奇是其中之一,這是因為達·芬奇做到了把藝術和科學完美地結合在一起。

喬布斯在蘋果的新品發佈會上放過一張幻燈片——這個圖標是技術和人文科學的交叉路口,其實藝術和人文科學的交叉路口,也是人類和感性和理性連接的路口、左腦和右腦連接的路口。今天剛有一家著名的國產品牌手機發佈了新品,它的廣告詞就是“一面科技 一面藝術”。

我們今天用了短短的時間來分享如何正確地欣賞達·芬奇,就是想告訴大家,如果我們能夠從達·芬奇的作品中看到感性和理性的完美結合、美的感動和對科學規律的完美的體現,可能就是對我們最大的啟發。

這幅圖是達·芬奇筆記中出現的另外一幅草圖,我們看到在左邊是一個老邁的老年人,然後右邊畫了一些水流,水流也是列奧納多·達·芬奇特別喜歡的畫的一個圖案,這兩個圖案這樣並排在一起,讓人不禁感覺好像一個老者在看著時光的流逝,發出了很多的感歎。對列奧納多·達·芬奇來說人生真的太不夠用了,他可能需要活幾輩子才能窮盡他所要瞭解的問題,或者每一輩子他又會生出更多的為什麼。但是當我看到這幅圖後特別有感觸,就是達·芬奇用他的一生做了很多的事情,我們也許沒辦法成為達·芬奇,但你的一生你希望能完成一些什麼呢?

誠然,就像有的朋友在開頭所說的,達·芬奇是個天才,我們有的時候覺得自己難望其項背,不過成不成為達·芬奇並不重要,我們需要花一輩子的時間成為別人嗎?當然不,我希望大家都能夠發揮自己的優勢,找到自己的天賦,更重要的是找到自己對世界的好奇,有人說過好奇讓死神走開,我覺得好奇不僅讓死神走開,也讓生活變得快樂,每日能夠刷新,所以如果你會覺得每天的生活很無趣的話,我覺得除了抱怨生活之外,不妨想想為什麼同樣居於一個世界,我們看到的和達·芬奇那麼不一樣。

本週預告:

謝泳談錢鍾書:大師往事與風采

時間:2019年2月21日20:30—21:30

參與方式:掃瞄圖中二維碼

廈門大學教授、學者謝泳將自己定位為“喜歡讀錢鍾書的愛好者”。在近年的閱讀中,他將關於錢鍾書的資料集結起來,貫之以發現性的眼光和精妙解讀,成書《錢鍾書交遊考》。

在書中,謝泳談及了錢鍾書的學術態度、其作品中為人津津樂道的索隱、他與其他學者之間的交往和思想比較,以及新舊交替時期人心的嬗變……其中有許多問題角度新穎,頗有趣味。如錢鍾書對徐誌摩、曹禺等人的看法;為什麼錢鍾書在自己文字中不願提及魯迅等等。

這些研究文章從一個個小角度進入,為我們展現了一個不太為人熟知的錢鍾書,更展現了錢鍾書在治學、為人方面的風采,彰顯出一代大師的精神品格。此外,許多錢鍾書的觀點、言論在書中都屬首次披露。

本期“我有嘉賓”,我們就請來謝泳老師,來和大家分享他對錢鍾書的研究所得。歡迎你的參加。

作者

:汪冰

編輯

:覃旦思;校對:薛京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